夜间
落秋中文 > 简简单单练个武 > 第四十九章:伶牙俐齿雪不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烈火雄直奔玄冥教。


        

这个消息传开后,引来了各方关注。


        

毕竟,这是青州近十年来出现的第一个宗师,而玄冥教则是雄霸青州数十年的霸主。


        

谁都想知道,谁能真正的屹立不倒。


        

玄冥教地界,碧月城。


        

一个身着红色长袍,上面有火焰图案的老者背着一把大刀缓步走来,这老者一头灰白色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上,面容和蔼,但双眼却时不时的露出冷冽之光。


        

最让人在意的是。


        

老者的身上散发着一股灼热的气息。


        

他四周的空气,都在他的气息下变得扭曲。


        

街道两边的小贩都不禁汗流浃背。


        

“这位小哥,你可知道此地的玄冥教分舵在哪?”


        

老者朝拉住一个路人笑问道。


        

“往这条街直走,尽头就是了。”


        

“多谢小哥了。”


        

老者行了一礼,十分有礼貌。


        

他朝着街道尽头走去,很快便来到了玄冥教分舵。


        

“老头,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离开。”


        

一个分舵弟子说道。


        

“呵,可这里是老朽想来的地方。”


        

老者呵呵一笑,随即抬手朝那个弟子抓去,对方根本反应不过来发生什么,脑袋便被对方的手掌盖住。


        

下一瞬。


        

一股霸道至极的灼热真气汹涌而来!


        

那弟子连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发生,身体便被点燃烧成了一截焦炭,整个过程不到一个呼吸。


        

这吓坏了其余人。


        

“鬼,鬼啊!”


        

剩下的几个人连滚带爬的冲进分舵内。


        

老者身影一闪,后发先至的冲进分舵内,而他经过之后,那几个玄冥教教徒身体全被点燃,冒出火焰,在地上翻滚哀嚎,不一会便被烧死。


        

老者视若无睹,走进分舵,接着分舵内火光冲天。


        

当老者再度走出来的时候,整个分舵除了那燃烧的熊熊烈火外,就只有地上那一具具焦尸。


        

而老者,毫发无损。


        

不少人被吸引了过来,看着老者脸色狂变,仿佛在看着一个从烈火中走出的魔神般。


        

“从今往后,碧月城由我烈火门接管了。”


        

老者淡淡的声音传开。


        

有人猜出了他的身份,瞳孔震荡。


        

“烈火门宗师,烈火雄!”


        

烈火雄没有理会众人的震惊,灭了碧月城的分舵后便径直离开,在他走后,有一个身着青衫,手中拿着纸笔的男子来到,看着已被烧成灰烬的分舵不禁惊惧。


        

接着,他在纸上写道:“八月十一号,烈火门宗师烈火雄来到碧月城,以一己之力毁灭玄冥教分舵,分舵之内,死者浑身焦黑,已无人样,死状骇人……”


        

写完这些,他吹了一个口哨。


        

一只白鸽飞来。


        

他将信件绑在白鸽脚上,传讯回到听风楼。


        

不久。


        

听风楼的快报上便记载了此事。


        

而不仅仅是碧月城,玄冥教三十八城,烈火雄每到一城,便会将那里的分舵给摧毁掉。


        

仅以一人之力,便震慑住了整个玄冥教。


        

宗师之威,可见一斑。


        

无奈之下。


        

玄冥教传讯给各地,让所有分舵教众化整为零,隐藏起来,顺便监视烈火雄的一举一动。


        

玄冥城,霸刀堂。


        

东方初正在看着分舵传来的关于烈火雄的讯息。


        

“首领,烈火雄现在距离玄冥城不足八百里,按照他现在的前进速度,不出三天便可来到这里,到时若还没有应付之法,只怕玄冥教就要……”


        

云老怪在一旁说道。


        

他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但大家都心知肚明。


        

“三天?呵,你小看宗师了,以宗师的脚力,日行千里不过等闲,只要他愿意,半天便可到玄冥城,他现在,不过是在聚势。”东方初冷然说道。


        

“聚势?”


        

“对,他要的不仅是摧毁玄冥教,更要让烈火门的威势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这些天,他接连摧毁玄冥教分舵,展现宗师手段,如今这听风楼的快报上几乎每一件都与他有关,这种声势,近十年来前所未有,通过这一点,烈火门的威望也在水涨船高,同时,我玄冥教的教众也每日活在担惊受怕中,心理承受压力极大,只怕等他真正来到,玄冥教就要未战先败了……”


        

东方初缓缓说道。


        

他的神色也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他知道烈火雄的算盘,但却没有好的应付之法。


        

宗师……


        

不管他有什么办法,在这两个字面前都稍显无力。


        

“我去找宁修,不能让烈火雄继续嚣张下去了。”


        

东方初起身离开霸刀堂。


        

玄冥教总舵,少年楼。


        

东方初缓缓来到,迎面撞上了常护法,白护法。


        

“见过副教主。”


        

两个护法拱手行礼。


        

虽然他们是李清芷那边的人,但东方初现在是玄冥教的副教主,权力极大,他们明面上还是要服从的。


        

“嗯,教主出关了没有?”东方初问道。


        

“还没。”


        

“哼,还不出关,她难不成是在突破宗师吗?难道非要等烈火雄将玄冥教毁了她才出关吗?身为一教之主却在我教危急时闭关不出,你们真觉得她配当教主?”


        

东方初冷哼一声,对李清芷极其不满。


        

常护法,白护法闻言,眉宇微蹙。


        

“罢了,我也不跟你们说什么了。”


        

东方初摇了摇头,便要离开。


        

可这时。


        

一个淡漠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六年前,教主初登教主之位,那时正值上任教主逝世,玄冥教各大分舵动荡之时,是教主在一月之内走遍玄冥教三十八城,以一己之力镇压各大分舵!”


        

“五年前,青萍门率众进攻玄冥教,青萍门主仰仗三品巅峰修为,强行夺取玄冥教三座城池,是教主亲自出手,以初入三品的修为硬拼青萍门主,将其逼退。”


        

“三年前,玄冥教地界遭遇大旱,颗粒无收,百姓苦不堪言,那时玄冥教倾尽所有救灾,期间一批赈灾银被连云寨所劫掠,教主亲赴连云寨,与其交涉无果,以重伤为代价击杀连云寨上下三百余人,夺回赈灾银。”


        

“还有两年前黑环山之战,半年前执事刘青衣叛逃事件……在玄冥教风雨飘摇的这六年,是教主以一己之力稳住局势,她若不配当教主,那请问是出走六年,对玄冥教不闻不问六年的副教主你吗?”


        

东方初闻言,缓缓转身。


        

只见雪不染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原来是教主身边的丫鬟啊,怎么?你区区一个丫鬟想要插手我与教主之间的事吗?”


        

东方初淡漠道。


        

“并不是,只是想告诉副教主,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杆秤,谁为玄冥教付出过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你或许可以武力夺取玄冥教,但却,拿不走人心。”


        

“哼,伶牙俐齿。”


        

东方初的眼神渐渐冰冷。


        

看着雪不染,眼中有杀意在闪烁。


        

可这时。


        

自不远处,一股强大的真气波动骤然爆发。


        

众人望向真气爆发的方向,不禁惊讶,尤其是雪不染和东方初更是眼前一亮,“是少年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