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简简单单练个武 > 第五十四章:张青的剑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在玄冥教内安插的探子回报,东方初已经在准备人手,明天就会攻来!”雪不染朝众人说道。


        

众人闻言,眼中闪过凝重之意。


        

他们很清楚。


        

东方初的实力惊人,如今更掌握了玄冥教,麾下有贺州六怪这种高手,凭他们这点人手,只怕不是对手。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要不,我们先离开?”


        

蛇仙姑提议道。


        

“我赞同,以宁兄的天赋实力,假以时日一定能够成为宗师,到时再回来拿来玄冥教也不迟。”王羽道。


        

“你们要走可以,但她走不了。”这时,欧阳明日指着床上的李清芷道:“她伤势刚刚稳住,要是再遇到一点什么情况,引动伤势复发,神仙也难救了。”


        

“既然如此,那便准备迎战吧。”


        

宁修平静的说道。


        

众人闻言,沉默不语。


        

任谁都看得出来,这一战,他们赢的几率很小。


        

他们当中,唯一能与东方初打的,也就宁修,但东方初绝不会傻乎乎的跟宁修单打独斗。


        

他麾下还有贺州六怪,还有玄冥教诸多战力。


        

这些人一哄而上,足以消磨宁修大半力量,到时候再对上东方初,初入二品的宁修,几乎必败。


        

“贺州六怪交给我。”


        

雪不染淡淡道。


        

“你的伤势……”


        

“无需担心,纵然拼命,我也会拖住他们。”雪不染取出一个药瓶,眼中露出一抹惋惜,“只可惜,你给我的这颗二品养气丹,我来不及炼化了。”


        

若她能晋级二品,如今也不会如此被动。


        

夜已至,月光如水,铺洒在死人谷。


        

大战将至。


        

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凝重之意。


        

屋内。


        

宁修正在陪同李清芷,期待对方醒来,不过他在一旁无论说些什么,对方都始终没有反应。


        

她躺在床上,恬静安详,宛如一个睡美人。


        

“睡美人需要王子来吻醒的,虽然我不算王子,但你也不是公主,我吻你,你会醒吗?”


        

宁修半开玩笑道。


        

他看了看四周,没人。


        

要不,试试?


        

他缓缓把头伸过去,李清芷那白皙得近乎无暇的肌肤,红润的嘴唇,精致的鼻梁在他面前渐渐放大,若有若无的幽香在他鼻尖萦绕,让他心猿意马。


        

自己这样,算不算乘人之危啊?


        

宁修突然想到,停在半空,没有再靠近。


        

咯吱。


        

此时,房门突然打开。


        

宁修连忙缩回脑袋,一副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他看了一眼身后走来的人,是欧阳明日。


        

不过对方此刻手里正拿着药箱,似在收拾东西。


        

“欧阳大师,你这是要走了吗?”


        

宁修问道。


        

“你们把战火引到我这死人谷,我一个医师,可不想在这白白丢掉性命,等你们打完了我再回来。”


        

欧阳明日淡淡道。


        

宁修也没有想要挽留的意思。


        

不过他注意到对方的药箱里有几个药瓶,里面装着一些绿色的液体,看上去晶莹剔透的。


        

“这是什么药?”


        

“毒药。”


        

“毒药?有多毒?”宁修眼前一亮。


        

明天与东方初一战,势必危险,自己要不在冷刀上抹上一点毒药,找机会阴东方初一把?!


        

“此毒名唤暴血,是我用了十三种阴寒毒虫的毒液外加十四种珍稀药材调配成的,服用之后,功力可以提升一倍!”欧阳明日看了一眼药瓶,自豪的说道。


        

“提升一倍功力??这也是毒?”


        

“我还没说完,虽然可以提升一倍功力,但盛极而衰,功力耗尽后,骨骼血肉内脏都会被毒性融解,除非有火鳞丹那种至阳丹药进行压制,否则必死无疑。”


        

“有火鳞丹,可活?”宁修眼前一亮。


        

“你别妄想了,你那片鳞片只炼制了一颗火鳞丹而已,而且就算你再有鳞片,可眼下时间紧迫,我也没功夫去给你找药材再炼制一颗了。”欧阳明日道。


        

火麒麟的鳞片,宁修记得李清芷身上还有一片的。


        

宁修想了想,道:“这暴血,可否卖我一瓶?”


        

“怎么?你想要搏命?”


        

“呵,以防万一。”


        

欧阳明日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扔给他一瓶暴血。


        

“多谢。”


        

“能别用,就别用,你还年轻,有大好前途,在这里送了性命就可惜了。”欧阳明日劝道。


        

“我有分寸。”


        

屋外。


        

月光下。


        

一阵笛声在寂静的死人谷内回响。


        

是蛇仙姑在吹笛子。


        

篝火边上,李云鹏,张青,白雨菲等人聚在一块。


        

一曲毕,众人忍不住鼓掌。


        

“仙姑吹得真好。”


        

“此曲只应天上有啊。”


        

若是平常,被众人这一番恭维,蛇仙姑一定会得意洋洋,但现在她看着众人,叹了口气,“话说,你们真的做好准备了吗?明天一战,九死一生啊。”


        

众人沉默了。


        

气氛变得有些肃穆。


        

他们都还年轻,也都是玄冥教的年轻俊杰,虽然不比天骄榜的那些天骄,但将来也都大有可为。


        

若是这么死在这里,他们自然是心有不甘的。


        

“你们离开吧。”


        

此时,雪不染平静开口了,“这一战生死难料,以你们的资质,回玄冥教,东方初不会为难你们的。”


        

玄冥教需要人才。


        

东方初知道这一点,这也是他之前对宁修不留余力拉拢的原因,但可惜,他掌控不了宁修。


        

但张青,柳羽等人,只要他们愿意回玄冥教,为东方初效力,对方倒也不会赶尽杀绝。


        

“我不回去,宁兄是我朋友,对我有恩,我现在若是走了,他日无颜去九泉之下见师傅。”张青说道。


        

“我也不走,我们忠于教主,忠于那个有教主的玄冥教,别人认东方初是教主,我们不认。”


        

“我也一样。”


        

柳羽,李云鹏,白雨菲几人相继表态。


        

“你们不走,那我就先离开了。”


        

蛇仙姑缓缓站起来,咬牙说道:“说到底,我加入霸刀堂也是被逼的,我本来就不是玄冥教的人,没必要在这里为了李清芷拼命,我还有万蛇林,还有好多好多钱没有花完,我不想在这里死去。”


        

众人看着她,没有说什么。


        

张青笑了笑,“蛇仙姑,我们明白,你走吧。”


        

“对不起。”


        

蛇仙姑朝众人深深鞠了一躬,然后转身离开,三步一回头,随即咬牙消失在夜色中。


        

“好好休息一下吧。”


        

张青对众人说道。


        

“嗯。”


        

众人也不讲究什么了,随便找了处空地休息起来。


        

天将亮时。


        

张青缓缓起身,看了一眼还在休息的众人,在看看木屋,随即朝着木屋深深鞠了一躬。


        

他转身朝着山谷外走去,眼中带着决然。


        

死人谷外。


        

东方初带着贺州六怪,以及数百教众来到。


        

清晨的死人谷,有雾气笼罩,东方初并未让人立即进入,而是打算等雾气消了再说。


        

此时,山谷内传来一阵脚步声。


        

众人凝神望去,只见一袭青衫身影从雾气中走出。


        

“是他,张青?”


        

“只有他一个人?”


        

在场众人面面相觑,觉得奇怪。


        

东方初眸光一闪,“宁修呢?”


        

“宁兄还陪在教主身边,我先来迎接诸位。”


        

“呵,张兄,只有你一个人吗?其他人不会已经逃走了吧。”东方初身边的林川开口说道。


        

看到他,张青眼中露出一抹恍然,“原来你一直都是东方初的人,难怪东方初这么快就攻来。”


        

“张青,你是一个人才,如今大局已定,你还是乖乖投降,与我一起为教主效力吧。”


        

“我拒绝。”


        

“那就别怪我了。”


        

林川眼中狠色一闪,朝着张青一步掠出,四品修为爆发,磅礴真气朝对方轰去,要将对方一举拿下。


        

但却见张青并指成剑,一剑刺出,锐利的剑气让林川瞳孔骤缩,惊骇欲绝,“怎么可能?!!”


        

剑气如迅雷,贯穿了林川胸口,将其击毙。


        

而张青的指尖,也有鲜血流出。


        

此刻的他,站在山谷入口,身形挺拔,身上剑气若隐若现,整个人散发着锋芒毕露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