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简简单单练个武 > 第九十六章:齐百川的传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


        

宁修正坐在屋顶,晒着月光。


        

【真气+1】


        

【真气+1】


        

感受着体内虽然增长缓慢,但却实实在在在提升的真气,他脸上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资质差又如何,小爷有挂。


        

接着,他深吸了一口气。


        

【真气+3】


        

太上凝气诀自行运转。


        

他站起来开始拉伸身体,左脚拉伸,右脚拉伸,背部拉伸,腹部拉伸……


        

【医王经熟练度+3】


        

【医王经熟练度+2】


        

医王经效果发动,在这过程中,他的真气在朝着奇经八脉的任脉冲击而去,尝试将其撞开,不过任督二脉作为八脉中的最后两脉,却不是那么容易可以破开的。


        

这段时间,宁修一直在修行医王经,但也只是感觉任脉关卡有所松动而已。


        

但他并不气馁,他相信自己持之以恒,总有一天会打通任督二脉,踏入先天之境。


        

“咦……”


        

正在拉伸屋顶上拉伸的宁修突然察觉不远处传来一阵异样的声响,只见有几道身影朝自己这里冲来。


        

最前面的一人是齐百川,他身后还有几个追杀者。


        

“宁修?”


        

齐百川看到宁修,眼前一亮,踉跄的身形猛然一蹬来到对方面前,但却因为过重的伤势,倒在了旁边。


        

铁狂等人追杀而来,看着左手拉着左脚脚踝的宁修眉宇微蹙,这人大晚上不睡觉,在屋顶上做什么?


        

“宁修,齐百川冒犯了我家主人,这是我们与他的事,还请你行个方便,不日,我会登门拜谢。”


        

铁狂知道宁修实力,所以显得十分客气。


        

“这恐怕不行,齐百川是我朋友,我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你们杀了。”宁修笑道。


        

“朋友?齐百川消失江湖二十多年,最近才复出,你跟他怎么会是朋友?”铁狂明显不相信。


        

“呵,前几天刚交的。”宁修笑了笑,看着地上的齐百川道:“是吧,朋友。”


        

“对,老夫与宁小兄弟一见如故。”


        

铁狂知道这两人满口胡言,但却也没有办法,宁修不想让他们杀齐百川,他们便没有那个机会。


        

“走。”


        

铁狂说道,带人撤离。


        

而宁修看着躺在屋檐上的齐百川,查看了一下对方的伤势,很严重,非常的严重。


        

可以说是风中残烛,离死不远了。


        

最重要的是,对方的经脉支离破碎,即便是能救回来,体内真气也要废了七八成。


        

以对方的年纪,要重修回来基本不可能了。


        

“还真是严重啊。”


        

宁修扛起对方,跳下屋檐。


        

“为何帮我?”齐百川问道。


        

“没什么,只是看武清风不爽而已,他要杀的人我就要救,仅此而已。”宁修说道。


        

“是吗?你这般任性的武者,真是少见……”


        

齐百川说着,意识逐渐模糊。


        

接着,头一歪便晕了过去。


        

慕容秋水,叶欢几人察觉到动静,出来查看,几人将齐百川带回屋内,简单的做了一下治疗。


        

“可惜,欧阳大师不在这里,他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他的造化了。”叶欢无奈道。


        

“这种伤势,能活下来也基本成废人了。”


        

慕容秋水在一旁道。


        

他们都清楚,齐百川算不上是个好人,毕竟吸功大法恶名远扬,被对方吸走功力的武者不知凡几。


        

所以得知齐百川的情况后心中也没多少波澜。


        

宁修甚至还有心情到院子继续晒月光拉伸。


        

但没多久,叶欢从屋内出来,对宁修道:“齐百川已经醒了,他想要见你。”


        

“我知道了。”


        

宁修进屋,看到起身坐在床上,脸色苍白无比的齐百川,“你伤势极重,现在需要静养。”


        

“呵,我的伤势我知道,即便活下来,一身修为也要废了,那还不如死了呢。”


        

“哦,随便。”宁修平淡道。


        

齐百川也不介意,继续道:“我出生于一个武道世家,一出生便被寄予厚望,但可惜,我根骨平平,与他们想象中的天之骄子相差甚远。


        

我也因此在家族中饱受白眼,后来,我父亲由于后继无人,家主之位被夺,我母亲被羞辱致死,我侥幸逃出生天,从那天开始我便发誓一定要获得力量!


        

我混迹江湖,当过杂役,马夫,甚至是奴仆,不惜一切获取武学秘籍,终于让我融和各门各派的武学,创出吸功大法,我学有所成后回到家族,将杀害我父母的叔伯,还有那些羞辱我的人的功力吸得一干二净……”


        

宁修在一旁听着。


        

某位哲人曾经说过,人与人的悲欢并不相通。


        

他没有经历过齐百川经历过的事,所以内心并没有太多的感触。


        

“咳咳……”似乎说到激动处,齐百川咳了两声,吐出一口血,他继续道:“二十年前,我与武清风一战时,他暗中向我下毒,使我败北,而这一次,他则以多欺少,但不管是何种手段,我终究是赢不了他。


        

如今,我就要死了。


        

但我死可以,我的吸功大法还有这一身功力却不能失传,宁修,我要将这一切给你,但我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替我杀了武清风,以慰我在天之灵!”


        

齐百川的话让宁修眼前一亮。


        

原来是送经验来了。


        

早说嘛!


        

他神色一正,“武清风也曾想杀了我,他也是我的敌人,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他的。”


        

“好,我信你!”


        

齐百川如今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正如他说的,即便他能活,修为也要被废,那时他再也奈何不了武清风,倒不如将这一身功力以及吸功大法传给宁修,让宁修代他向武清风报仇。


        

他五指一抓,一股恐怖的吸力从他掌心爆发,宁修感觉有一股吸力将自己给笼罩。


        

不过这吸力奈何不了他,他主动走了上去。


        

只见齐百川抓住他的手,体内那股浩瀚真气竟犹如浩瀚江河汹涌而出,朝他灌注而来。


        

刹那。


        

他体内的混元真气自动运转,同化齐百川的真气。


        

而察觉到混元真气的存在,齐百川眼中露出一抹异色,“好特殊的真气,竟能快速同化我的真气,不过这样也好,能让你更快的吸收炼化掉我的真气。”


        

“现在,我将吸功大法的口诀传你,记好了!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夺他人之功,纳己之经脉……”


        

宁修一边接收齐百川的功力,一边记下吸功大法的口诀,而在这过程中,由于齐百川的功力太庞大,他竟是体内的经脉仿佛要被撑爆了一样。


        

他盘膝而坐,不断运转混元一气,同化真气。


        

但这治标不治本,他现在的处境是经脉不足以承受突然暴涨的真气,想到着,他双脚向着两边张开,来了一个一字马,通过拉伸来引导真气冲击任督二脉。


        

“你这是在做什么?”齐百川一愣。


        

“没什么,你继续。”


        

不一会,齐百川便将吸功大法的口诀全部口述完。


        

【检测到吸功大法,是否花费200能量点简化】


        

“是。”


        

【吸功大法简化中,简化成功】


        

【吸功大法=张大嘴巴吸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