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简简单单练个武 > 第一百一十五章:你还有什么解释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得意楼内。


        

六队,三队,四队等人合力,将得意楼中的武者一举镇压,除了老鸨外,他们一共击杀了三十七人。


        

这其中甚至还有好几个先天修士。


        

但宁修扫了一圈,却没有发现红樱的踪迹。


        

对方,跑了。


        

宁修眉宇微蹙,刚才情形混乱,红樱跑了也不是不可能,但此人留着终究是个祸害。


        

“捕头,收获怎么样?”


        

“啧,这得意楼实在是太大胆了,宁师弟,你可知道我们这一次收缴了多少堕仙散?”


        

“多少?”


        

“三千两百斤!光是制散的药师就有三个,这么多的堕仙散,绝对不可能只供这小小的一个春风楼,他们应该还有更多的销售渠道。”风酒说道。


        

宁修看了一眼那些被收缴的堕仙散,这些堕仙散是一种灰色的粉末状物质,被装在一个个瓶子里,他趁着众人不注意,上前查看时偷偷的藏了几瓶。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不远处,风酒眼神一凝。


        

他让其他人先带着被抓捕的涉案人员回缉凶司,然后来到宁修面前,道:“你要做什么?堕仙散这种东西乃是万恶之源,碰不得,快拿出来。”


        

他以为宁修是好奇,想要试试堕仙散的滋味。


        

这种情况,他不是没有见过,但无一例外,那些因为好奇而尝试堕仙散的人,全都付出了巨大代价。


        

“捕头放心,这堕仙散我不会乱用的。”


        

“不行,拿出来。”


        

风酒没有答应,还是一脸的严肃。


        

“捕头,事实上,我是打算……”宁修见左右无人后,将自己的算盘跟风酒说了一遍。


        

风酒听完,一脸古怪,“你确定要这么做?”


        

“是。”


        

“那好,我帮你。”风酒点点头。


        

…………


        

缉凶司,地牢内。


        

风酒正带人在拷问得意楼的老鸨,此刻,那老鸨披肩散发的被关押在牢房中。


        

仔细看,她此刻脸色苍白,手脚在发抖,看着牢房外的几瓶堕仙散,眼中带着浓浓的渴望。


        

“说吧,交代一切的幕后主使,这堕仙散,就是你的了。”风酒看着老鸨淡淡道。


        

老鸨还在硬撑着。


        

风酒笑了笑,将一瓶堕仙散倒在了地上,老鸨连忙冲上去,像狗一样伸出舌头要舔地上的堕仙散,但由于她身上被束上了锁链,无论怎么做都碰不到那堕仙散。


        

风酒喝了一口酒,随即吐在地上冲掉了堕仙散,然后又将桌上的一瓶堕仙散扔进旁边的火盆里。


        

“不要,不要,给我啊。”


        

老鸨急着哇哇大哭。


        

风酒把玩着最后一瓶堕仙散,淡淡道:“就剩最后一瓶了,不说的话,我可就要扔了。”


        

“我说,我说,是是红樱,半年前,她来到了玉罗城,买下了春风得意楼,开始暗中制作堕仙散……”老鸨连忙说道,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交代。


        

说完,她渴望的看着风酒手中的堕仙散,“我知道的全都交代了,现在可以把散给我了吧。”


        

“可以啊。”


        

风酒笑了笑,然后随手将最后一瓶堕仙散扔进火盆中,“不好意思,手滑了。”


        

“啊啊啊啊,我的散啊!我的散!”


        

老鸨顿时疯狂的大叫起来,看着风酒,眼中带着浓浓的仇恨,“你这个混账,你不得好死!!”


        

对老鸨的诅咒,风酒不以为意,他走出牢房,来到了缉凶司的大堂,缉凶司的捕头都在这了。


        

他们看着风酒,眼中带着敬佩,羡慕。


        

这一次能够将得意楼的堕仙散生意一网打尽,明面上便是对方的功劳最大了,在加上他实力不俗,在众人看来,对方成为总捕头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风捕头,向大家总结一下得意楼的事吧。”


        

总捕头说道。


        

“是。”风酒点点头,“这一次摧毁得意楼,共缴获了堕仙散三千六百多斤,击杀涉案人员三十六人,但除此外,我在拷问时发现了一件相当严重的事,那就是我们缉凶司有人跟得意楼勾结,从中赚取巨大利益。”


        

此言一出,众人脸色大变。


        

各门各派对于堕仙散向来是零容忍的态度。


        

一但发现,立斩无赦。


        

缉凶司,居然有人与得意楼勾结?!


        

“这个人就是……王琦王捕头!”


        

风酒指着王琦冷声道。


        

王琦立即勃然大怒,“你放屁!风酒,大家都知道我与你向来不和,你不要以为立了功就能污蔑我!”


        

“哼,我有线人曾经看到你的手下李鑫曾去过得意楼后院,你敢不敢让李鑫出来,让医师检验一下他体内有没有堕仙散的成分?”风酒冷笑道。


        

“李鑫在两天前便外出查案,至今未归。”


        

“哦,是吗?这么巧,不会被你灭口了吧。”


        

“放屁!就算你说李鑫有吸食堕仙散的习惯,但这些都是他个人习惯,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总捕头,我申请调令,搜查王琦的住处。”


        

风酒对总捕头说道。


        

“缉凶司绝对不能出现有人与堕仙散相关的事,王琦,为了自证清白,你可敢让风酒搜查你的住处。”


        

总捕头望向王琦道。


        

“哼,有何不可。”


        

王琦点点头。


        

他的确有在暗中与红樱联系,参与堕仙散的利益分配,可这些事他都做得极其隐秘,从未留下半点破绽。


        

他相信即便让风酒去搜查也查不出什么来。


        

“好。”


        

风酒点点头,立即带人前去搜查。


        

王琦的住处位于玉罗城南区七街的一处别院,占地极广,一看就知道租金不便宜。


        

风酒阴阳怪气道:“大家同在缉凶司工作,我怎么就住不起这样的豪宅呢?”


        

“哼,你没本事怪得了别人?”


        

“我的确是没有与堕仙散贩子合作的本事。”


        

风酒带着六队的人走进别院内,翻箱倒柜,一番搜查,但除了一些金元银元外,并未搜出什么。


        

“我根本就没有与得意楼勾结,你们当然搜不出什么东西来了。”王琦撇嘴道。


        

“等一下,颜玉,把这张地毯掀开。”


        

风酒让颜玉把地毯掀开,只见地毯下面有几块地砖有些凸出,风酒上前将地砖拿起来,下面有个洞,里面藏着一个盒子,打开后,里面放着好几瓶堕仙散。


        

“王琦,你还有什么好解释!!”


        

风酒爆喝一声,拔出直刀。


        

“不可能,这里怎么会有堕仙散?!这是陷害!”


        

“事到如今,还想狡辩,走,跟我回缉凶司跟总捕头狡辩去吧。”风酒冷笑道。


        

王琦知道,自己被算计了,若是这么跟风酒回去的话,自己一定是死路一条。


        

“王捕头,清者自清,若是你是被陷害的话,相信总捕头会给你一个公道的。”三队捕头说道。


        

王琦脸色阴沉至极。


        

问题是,他也不清啊!


        

“走!”


        

王琦没有任何犹豫,立即冲出了别院,而风酒几人追了上去,双方追赶间爆发冲突。


        

面对风酒,三队捕头还有其他捕快的追击,王琦几乎没有任何胜算,他陡然爆喝一声,身上真气蕴含着一股血气骤然爆开,化作一道血色流光飞速掠向远处。


        

速度之快竟是让风酒几人来不及反应。


        

“血遁大法!”


        

风酒脸色微变。


        

血遁大法乃是一门副作用很大的武学,但却能在短时间内让使用者的速度暴增,快速逃命。


        

施展血遁大法的王琦在眨眼间便掠出几里之外,遁入人群之中,消失无踪。


        

“必须尽快回去,收拾东西离开玉罗城!”


        

一条荒野小道上,王琦急急而奔,不顾刚施展完血遁大法后的疲惫感,朝着自己另一处住址掠去。


        

很快,他便看到了一间小屋。


        

可就在他即将进入之时,屋内陡然爆射出一道澎湃的刀气,王琦脸色一变,腰间弯刀出鞘斩出。


        

砰!


        

双刀相击,王琦被震退两步。


        

只见木屋之内,一个少年缓步走出,而此人,王琦并不陌生,但在他的印象中,此人应该死了的啊!


        

“宁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