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简简单单练个武 > 第一百一十六章:斩杀王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宁修的出现让王琦瞳孔倏然一缩,分外震惊,他下意识的说道:“不可能,你应该中毒死了的啊!”


        

中毒死了?


        

对方知道他是中毒的。


        

“你果然与那红樱有所联系,甚至知道是她下毒杀我,又或者,是你让她下毒杀我的。”


        

宁修说完,眼中杀意暴涨,怒火充斥心头。


        

【真气+9】


        

【真气+16】


        

想到自己若不是在家中常备千年灵芝,只怕他现在可能都变成尸体了,他内心愤怒,对王琦杀意暴涨。


        

这强烈的杀意甚至超过了对武清风,叶惊尘的。


        

直逼当初他对烈火门主的杀意。


        

没有任何犹豫,他一步跨出,身法施展,凌寒刀大开大合,刀势宛若无边火海,倾泻而下!


        

王琦低喝一声,弯刀猛然抬起抵挡凌寒刀,但双刀接触刹那,他感觉到一股澎湃巨力涌来,让他的手臂微微颤抖,双膝一弯,差点跪在了地上。


        

“你的实力……”他脸色一变,为之骇然。


        

宁修刚进入缉凶司的时候,实力不过先天二重,远不如他的对手,可现在却已超过先天二重不知几倍。


        

凌寒刀被挡下,宁修左手紧握成拳。


        

百步杀拳施展!


        

凛冽杀气仿佛化作千军万马,伴随着狂暴的拳势轰出,将面前的空气给打爆,发出轰鸣巨响。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


        

王琦同样抬掌轰出,他是先天七重,虽然施展血遁大法而有些虚弱,可也不是轻易被拿捏的。


        

拳掌相击犹如两座小山对碰,双方各自被震退。


        

宁修落地瞬间,身影宛若炮弹般再度激射而出,凌寒刀疯狂挥舞,一刀接一刀,饱含凛冽杀意。


        

而王琦也不甘示弱,知道这一战是厮杀,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不顾血遁大法的副作用,直接施展全力,先天七重的真气爆发,手中弯刀转动,比起宁修那大开大合的刀法,他的刀刁钻而毒辣,灵活而多变。


        

但宁修却仿佛早已熟悉他的刀法般,身影变换,身法施展,在他是刀法中游走,竟是躲过一招招致命的刀招,而他的每一次斩击,王琦却只能硬碰硬,每次碰撞带来的冲击力都在加重他的伤势,让他苦不堪言。


        

“可恶,你对我刀法为何如此熟悉?”


        

王琦不解。


        

“比起捕头的刀,你差远了。”


        

宁修冷笑道。


        

在六队的时候,他跟风酒时常切磋,对方的刀法缥缈难测,变换无常,与王琦的刀法有些类似。


        

他在与风酒对战的过程中早已积累了不少经验,因此对付王琦这种诡谲刁钻的刀法,早已经驾轻就熟。


        

他想杀王琦很久了,自然要有所对应,跟踪发现对方的两处住处,学习如何对抗对方的刀法……


        

这些,都是他的应对。


        

加上自己远超以往的修为,他今天必杀王琦!


        

“可恶!”


        

王琦似乎被逼入了绝境,手中弯刀连连挥舞,错乱的刀光密密麻麻,在宁修的眉梢,在眼前,在看不见的死角疯狂划过,寻常先天武者面对这种刀法,只怕早就被王琦给大卸八块了,但宁修却应对得从容不迫。


        

可突然,凌寒刀与弯刀再一次触碰。


        

只听见咔嚓一声,刀身骤然断裂!


        

宁修脸色微变,王琦却是脸色一喜,“哈哈,你修为不错,但可惜没有一把好兵器啊。”


        

他趁势猛攻,刀法凌厉刁钻,宁修手中凌寒刀断裂后,威能大减,赤焰刀法无法完全发挥,在这种情况下竟是反过来被压制住了,一时间险象环生!


        

只见他步伐变换,七幻身法施展。


        

一时间,空中出现了一个个宁修的身形,每一个都栩栩如生,让人眼花缭乱,足以迷惑视线。


        

可王琦眼中却是闪过一抹异色。


        

“等你用这一招很久了!”


        

正如同宁修要杀他,会事先调查他的住处以及武功路数,他也会反过来调查宁修。


        

知道对方除了刀法外,最优秀的便是身法!


        

他岂会没有准备?


        

早就在他刚才与宁修战斗的时候就将自己随身的一个香粉洒在对方身上,他可以凭借这香粉来判断宁修的本尊位置!但他并没有声张,假装出慌张无措的模样。


        

而在下一瞬,他反手一刀劈向自己身后。


        

“死!!”


        

弯刀破空,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光,眨眼间,便将宁修的身躯一分为二,断成两截的衣服飘落在地……


        

衣,衣服?!


        

不好,上当了!


        

王琦神色大变,内心涌出一阵惶恐。


        

下一瞬,他身后传来一阵巨力,恐怖霸道的掌力轰碎了他的护体真气,将他的脊骨轰断!


        

“逃!”


        

王琦用出最后的力量,想要御刀逃走,可地上那一截凌寒刀的断刃陡然飞起,将他的胸口贯穿!


        

可即便是这样,王琦依旧还没有死去,只是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他的生命力很顽强。


        

可他也知道自己难逃一死。


        

临死前,他怨毒的看着宁修,“红樱是不会放过你的,在她背后,藏着一个你无法抗衡……”


        

他话没说完,宁修便上前一掌将他脑袋轰裂。


        

只见他那无力垂下的右手衣袖间有一个管子掉了出来,里面有几根细如牛毛的毒针。


        

他临死也还想用毒针偷袭宁修。


        

杀死王琦后,宁修松了口气,他看了一眼地上那被劈成两截的衣物,与王琦交手的时候,他便已看出对方将一袋香粉洒在他身上,于是他将计就计,施展七幻身法的时候将沾染了香粉的衣物脱出混在一个残影中。


        

也正因为如此,被迷惑的王琦将衣物当成了他的本尊,出手之时,也给了宁修杀他的机会。


        

“上次跟捕头交手的时候,捕头也利用酒气来判断出我的位置,让我发现七幻身法的不足之处,这才加以防备,不然这一战怕是不会赢得如此容易。”


        

宁修暗自想道。


        

接着,他在王琦身上一阵摸索,找到他的弟子令牌后,将其中的贡献点全部转移到自己手中的令牌。


        

这一战,他获得500能量点,以及760贡献点!


        

此外,他还从王琦身上找到了一把钥匙。


        

他想到了什么,走进木屋,从对方床底下挪出一个黑色的铁箱,这铁箱坚固无比,宁修刚才尝试用凌寒刀将其劈开,但却没能在上面留下半点痕迹。


        

箱子上,还有一个钥匙孔。


        

宁修将钥匙插了进去,将铁箱打开,只见里面只有几十张纸,上面写着‘大通钱庄’四个大字。


        

“这是钱庄的银票?!”


        

宁修眼前一亮。


        

金元银元由于重量不小,大额度的金元银元不方便携带,往往都会将其兑换成金票银票。


        

大通钱庄,便是后土最出名的几家钱庄之一。


        

宁修看了一眼票据,上面的额度不小。


        

随便一张都有五百一千银元的额度。


        

“发财了!”


        

宁修眼前一亮。


        

在缉凶司的人来到之前,宁修把这些银票金票都藏好,随即他来到木屋外,在王琦身上摸了几把血,抹在自己身上,佯装出一副大战之后,受伤不轻的样子。


        

而不久后,风酒等人一路追寻至此。


        

在看地上的王琦尸体,以及在一旁气喘吁吁,满身血迹的宁修后脸色一变,连忙走上去。


        

“宁师弟,你没事吧。”


        

风酒关心的问道,但当他摸到宁修的手时,便察觉出对方气息看似紊乱,但脉象却是平稳如常。


        

他眼中露出一抹异色。


        

“是你杀了王琦?”


        

三队捕头看了一眼宁修,并未发觉对方异常问道。


        

“是。”宁修点点头。


        

“你不是死了吗?”三队捕头疑惑道,最近,宁修已死的消息在缉凶司内传开,不过众人并未过多追究。


        

但现在,宁修却好端端的出现在他们面前,不仅如此,还反杀了王琦,这实在让人震惊。


        

哪怕王琦用了血遁大法,身体虚弱,但好歹也是一个先天七重,而宁修,进缉凶司才一个月而已。


        

这个新人,恐怖啊!


        

“宁修是为了调查得意楼而假死的。”


        

风酒在一旁说道:“好了,现在先把王琦的尸体带回去缉凶司,跟总捕头交差吧。”


        

“嗯。”三队捕头点点头,带人在木屋内搜了一圈后,看了宁修一眼后便带人离开了。


        

见众人都走后,风酒拍了拍宁修的肩膀,道:“好了,这里没外人了,不用在这跟我装了。”


        

宁修笑了笑,“恭喜捕头,这次铲除得意楼还有王琦,这总捕头之位,非你莫属了。”


        

“这其中有你小子大半功劳呢,你放心,这事我会跟总捕头说的,到时候少不了你的奖励,话说,你小子怎么就知道王琦会来这里呢?”风酒问道。


        

“我曾经跟踪过王琦,知道他在这玉罗城有两处住所,我将堕仙散放在他常住的那处别院后,为了以防万一便来了这里,想着他若是逃走,应该会来这。”


        

“呵,拿了不少好东西吧。”


        

风酒揶揄道,他不是傻子,三队捕头也不是,他们都知道,王琦在那样的情况下都要跑来这里,说明这里藏着对他很重要的东西,比如……全部的家当。


        

“嗯,是有不少金票银票……”


        

宁修也没想着独吞。


        

但风酒摆了摆手,道:“不用跟我说,这一次你功劳巨大,而且王琦也是你杀死的,无论是他的贡献点还是金票银票,你私底下拿了没人会说什么,至于六队的其他人,这次侦破案件,缉凶司会论功行赏的。”


        

这一次用堕仙散陷害王琦,是宁修的主意,人也是他杀的,风酒自己也只是打了一下配合。


        

对他来说,能得到总捕头之位已经很满足了。


        

“回去后,我请大家吃酒。”宁修笑道。


        

“好,不过这一次的案件还没有彻底结束,从老鸨的口中得知,得意楼堕仙散的幕后主使是花魁红樱,此外此人在玉罗城还有好几处制散窝点,司里已经决定今晚出动,将这几个窝点一网打尽,还有发布通缉令,全城通缉红樱。”风酒灌了一口酒说道。


        

“今晚的行动,我会参加的。”


        

“不用了,你这不是受伤了吗?”风酒玩味道,知道宁修装伤是想要藏拙,不然一个刚入缉凶司一个月的新人毫发无损的斩杀捕头王琦,这传出去让人震惊。


        

“那好,我回去好好休息。”


        

宁修点点头。


        

这一次,他的收获已经够大了,没必要再贪功了。


        

…………


        

夜。


        

缉凶司内,一个个捕快出动,他们穿着缉凶司的制度,上面镌刻着鬼面图案,犹如鬼魅般在夜色下穿梭。


        

每一个人身上都带着血腥煞气。


        

玉罗城内的众人都被缉凶司的动作吓到了,黑暗自中的那些魑魅魍魉全都被吓得躲藏起来。


        

所有人都知道,缉凶司如此大规模出动,今晚的玉罗城注定不平静,势必是要见血的了。


        

果然,在缉凶司众人出动不久后,玉罗城中各处传来了厮杀声,血腥气在城中悄然弥漫。


        

这一夜,是躁动的血夜,凄厉的夜风带着血气,连皎洁的月光都带上朦胧的血光。


        

而比起外界的厮杀。


        

没有参与行动的宁修则是待在自己屋内。


        

他在美滋滋的数钱。


        

“五百银元,一千五百银元,两千银元……”


        

将从王琦那里得来的银票金票一张张放在桌上,看着那渐渐叠加起来的票子,他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


        

而接着,他看见了一张较为特殊的银票。


        

这张银票的边缘有银色的丝线缠绕成花纹,银票的材质也比其他银票坚韧许多。


        

这不是普通银票,这是……秘银票!!


        

而这张秘银票上的秘银额度是……一斤!


        

宁修吞咽了一下口水,一克秘银约等于一百银元,这一斤秘银就等于足足五万银元啊!


        

再加上其他银票金票加起来,共计银元八万六千八百,金元八千六百!!


        

他,发大财了!


        

“王琦与红樱勾结售卖堕仙散,这赚取的利润的确巨大,但无论如何,触碰堕仙散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堕仙散害人不浅,丧尽天良,各门各派对于此物的态度向来是零容忍,一发现,必斩无赦。


        

宁修清楚的知道这一点,而且他自问还是一个有良知的人,这堕仙散利润再大,他也不可能去触碰。


        

很快。


        

一夜时间过去,玉罗城中的厮杀渐渐平息。


        

天蒙蒙亮。


        

风酒回到了春雨楼,找到宁修,从脸色看,对方有些疲惫,一夜厮杀,他消耗了不少。


        

“情况如何了?”


        

“还行,玉罗城中的制散窝已被一网打尽,相关的人等也杀得差不多了,倒是那红樱,至今未曾露面,也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也许已经逃离了玉罗城。”


        

“嗯,捕头辛苦了,先回去歇着吧。”


        

“那红樱曾想要毒杀你,如今她还未落网,你自己小心点。”风酒打着哈欠,提醒了一句。


        

随即他便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宁修关上门洗漱了一番,打算出门去趟缉凶司,此次他收获了不少贡献点还有银票,这些都是可观的修行资源,他打算去领赏处再兑换一些有用的资源。


        

另外,他的凌寒刀断了,也该再寻把兵器,虽然他手头秘银不少,血蝙蝠还有王琦加起来的有一斤多,可距离打造一把秘银刀还是差了一些,他打算再攒攒。


        

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轰鸣声响。


        

一阵强烈的真气波动传来。


        

其中一股真气的波动,他很熟悉,是风酒的。


        

“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