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简简单单练个武 > 第一百二十三章:白小雨真正的目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想着明天的行动,宁修扛着一大袋毒药回到别院。


        

而在回别院的路上,他经过一座湖泊,微风拂过水面,泛起碧波涟漪,他看到有湖泊上有小舟游弋,看到湖畔有老者垂钓,这些人都是住在附近的。


        

宁修看了一眼便要离开。


        

“小友可是那七号别院的家眷?”此时,一个笑声响起,那垂钓的老者转身看向宁修问道。


        

宁修微微颔首,“我的确住在那七号别院。”


        

“呵,这几天,惨叫声响彻四周,连我这耳背的老头子都听到了,不知道是在做什么呢?”


        

老者好奇的问道。


        

“那是在下在审问犯人,多有打扰了,我会注意一下的。”宁修道,这几天的确是他有失考量了。


        

看来下一次实验毒药,要先把人毒哑了才行。


        

“我住在八号别院,在炼晶司任职,小友呢?”


        

“我是缉凶司的捕头。”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宁修也没隐瞒自己的身份。


        

同时,他脑海中也浮现出关于炼晶司的信息,这个部门十分特殊,一般不参与其他部门的工作,他们主要的工作便是将从异兽中提取的血晶进行提纯。


        

在各大部门中,这个部门并不起眼。


        

连宁修也很少听闻这个部门的事。


        

“哦,缉凶司的捕头,这么年轻……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小友应该就是宁修宁捕头吧。”


        

老者眼中有异色一闪而过。


        

“正是。”


        

“呵,果然,早就听说缉凶司出现了一个了不起的新人,年纪轻轻便担任捕头之位,前段时间还与现任总捕头风酒破获了一宗堕仙散大案,我一直想要见见,没想到居然与我成了邻居了。”老者笑道。


        

“哦,竟是那个传说中的新人捕头吗?”


        

小舟缓缓靠岸,一男一女走了下来,男的看上去四十出头,相貌儒雅,而那女子三十左右,五官清秀。


        

这两人都穿着修罗宗的弟子服饰,一个胸口上绣着一个天工,一个则是绣着一个丹字。


        

天工司,炼丹司。


        

宁修脑海中浮现出这两个部门,此外,他还从这两人身上感受到一股不俗的压迫感。


        

这股压迫感,不下于上一任的总捕头。


        

甚至可能更强。


        

这几人在外门,绝不是普通的弟子。


        

“呵,小友,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分别是天工司以及炼丹司的司长,你可以称他们为王大师还有端木大师,至于我,不嫌弃的话,叫我一声云老便可。”


        

那垂钓的老者笑道,收起了垂钓的工具。


        

宁修放下扛着的袋子,朝三人一一行礼。


        

司长……


        

地位相当于缉凶司的总捕头。


        

这三人果然不简单。


        

“哦,这种气息是……毒药?”


        

此时,那炼丹司的女子,也就是端木大师轻咦一声看向了宁修旁边的大袋子。


        

里面的毒药并未露出来,但她还是闻出来了。


        

“正是。”


        

“宁捕头买这么多毒药,是要做什么呢?”


        

“在下最近正在钻研毒道,买些毒药回去,打算自己配置一番。”宁修没有隐瞒。


        

“原来如此,我擅长的是丹道,但毒与医与丹有相通之处,对于毒药,我也略知一二,或许我们以后有交流的机会也说不定。”端木大师笑道。


        

宁修眼前一亮,“一定。”


        

端木大师是炼丹司的司长,其炼丹水准一定非同凡响,而且敢说出这样的话,想来在毒上的造诣也不凡。


        

若能与其交流,对自己来说,也有百利无一害,甚至还能帮助自己的毒道更进一步。


        

几人交流了一番。


        

随即宁修便与三人告别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云老摸了摸胡子,笑道:“你们看这个小家伙怎么样?”


        

“才刚见面,又怎么能轻易下定论呢,不过年纪轻轻便当时缉凶司捕头,修为达到先天六重,定然有不凡之处,可与我们交谈中,却无太大的傲气……我觉得不差,这以后高低也能当个内门的区长吧。”


        

“呵,我觉得不止,他有望进入核心区吧。”


        

“进入核心区……那就要看他以什么样的身份进入核心区了,年轻有为的真传弟子,年老体衰,潜力耗尽的宗门长老,这两者都是在核心区,可地位却有着天壤之别,前者前途无量,后者终生难有再进。”


        

三人交流了几句,随即便不再理会。


        

在他们看来,宁修不过是一个稍有天姿的少年,年轻的先天六重境,别人见得少,可他们却见多了。


        

对于宁修,他们只是略有期待。


        

但也远远谈不上寄予厚望。


        

…………


        

回到别院,宁修将那刻有内有恶犬的木牌给摘下。


        

进去后,他看了眼铁笼内的黑风煞老大和老六,这两人也注意他回来了,眼中不禁露出畏惧。


        

宁修没有理会他们,扛着毒药进屋。


        

不久后。


        

他端出一个饭桶放在两人面前,“吃饭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皆是有些迟疑,这几天,宁修也会给他们吃饭,但那些饭,都是被添了料的。


        

每次吃完饭,他们都会被饭里的毒药折磨一番。


        

可若不吃饭,他们就被饿死。


        

这几天被连番折磨下来,虽然痛苦,可宁修却迟迟没有要杀他们的念头,摆明了要将他们留下来当药人。


        

虽然痛苦,可这也让两人燃起了一丝希望。


        

只要不死,便有希望。


        

现在,他们已经不想再寻死了。


        

他们想要活下去,哪怕是受尽折磨,但只要能够活下来,便总有机会逃出这个恶魔的手掌心。


        

在此之前,要先吃饱饭。


        

不然中毒的时候,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


        

他们撑起身子开始狼吞虎咽了起来,很快,一大桶饭便被他们吃得一干二净了。


        

接着,他们坐在原地,等待着毒发。


        

果然。


        

不一会,他们的喉咙渐渐变得灼热了起来,他们长大嘴巴要惨叫,发泄痛苦,却发现自己越想叫出声,喉咙的那股灼热痛楚便越强烈。


        

渐渐的,他们趴在地上捂着喉咙不断翻滚。


        

待痛苦渐渐消失后,他们盯着宁修想要说什么,可张了张嘴巴,依旧是发不出丝毫声音。


        

他们,变成哑巴了。


        

宁修点了点头,道:“这下以后能清净一些了。”


        

接着,他没有理会身后黑风煞老大,老六那怨恨的目光,泰然自若的进屋吃了个晚饭。


        

第二天。


        

出门前,他取出一颗药丹混在黑风煞的早饭里,两人吃完后当即昏睡了过去。


        

这是一种迷药。


        

至少在两天内,这两人是醒不过来了。


        

关好门窗,挂上牌子。


        

宁修径直前往玉罗城门口,很快便见到了与他约定的白小雨,对方同样是只身一人。


        

“宁捕头,你来了。”


        

“嗯,白队长,只有我们两个人,你确定没有问题吗?”宁修看了看白小雨四周道。


        

“宁捕头放心,我已经调查清楚了,走吧,我在路上与你细说。”白小雨说道,接着便御剑而起。


        

宁修也随之御刀,两大朝远处掠去。


        

路上。


        

白小雨说道:“这次劫走我货物的一共有五人,为首的是一个先天六重的武者,名唤雷云,擅使掌法,所用的霹雳掌乃是一门玄阶下品武学。


        

至于其他四人,为三男一女,修为远不如雷云,分别是先天三重,四重,你我二人联手,足以应付。


        

这一次,不求杀敌,只要夺回货物便可,事情办成后,我会支付给宁捕头一千贡献点的。”


        

一千贡献点,不少了。


        

要知道,通缉犯红樱在幕后贩卖堕仙散,修为又是先天八重,可这样也才八百贡献点而已。


        

现在只需要帮白小雨对付几个先天三重,最强的也就先天五重的强盗,连黑风七煞都可能不如。


        

这样便可获得一千贡献点。


        

这绝对不亏。


        

“对了,不知道白队长丢失的是什么货物?”


        

“是一批价值二十万银元的药材。”


        

价值二十万银元的货物,在修罗宗来来往往的诸多货物中,二十万银元不算多么巨大的数目。


        

可对于白小雨这样的队长来说,二十万银元可能就是他奋斗半辈子也得不来的财物。


        

丢了这么一批货物,一但上报,白小雨虽然罪不至死,可这后半辈子也很难再有晋升之途了。


        

所以他才来找宁修,要他相助夺回货物。


        

两人御刀御剑,很快便掠过上百里,来到了玉罗城外的一座山脉内,这里已经快出了修罗宗的地界了。


        

“这座山脉,南接修罗宗,北靠紫莲教,那雷云在夺了货物后,便来到了这里,据我猜测,他们这是打算将货物卖给紫莲教。”白小雨说道。


        

紫莲教,与修罗宗一样是后土南域的一流门派。


        

而同为后土南域的门派,彼此又靠得近,紫莲教还有修罗宗这两大宗门时常有发生摩擦。


        

雷云将货物抢了再卖给紫莲教,十分正常。


        

甚至他们就是紫莲教安排的也说不定。


        

两人深入山脉,白小雨找到了一座山峰,在那山峰上有一所大宅院,在白色雾气笼罩下若隐若现。


        

“这里便是雷云他们的根据地了,宁捕头,我从那南边突入,至于北边便交给你了。”


        

“好。”


        

宁修收起直刀,收敛气息,缓缓朝宅院靠近。


        

进入宅院后,他看到大堂内有几个人,仔细一数的的确是如白小雨所说,是五个人。


        

其中有一人的气息要比其他人强许多。


        

“什么人?”


        

大堂内传出一声冷喝。


        

被发现了?!


        

而那几人当中的一个大汉也随之出手,身影宛若一道魅影般闪身而出,朝着宁修轰出一掌。


        

宁修五指一握,百步杀拳施展。


        

拳掌相击,各自震退。


        

宁修眼神一凝,这力道,绝对不止是先天五重!


        

情报错误?


        

宁修疑惑时,他身后有一道破空之声忽然传来,只见白小雨冲了出来,“宁捕头,我来助你!”


        

他悍然出手,从宁修身后击出一掌。


        

但目标却是,宁修!


        

而他的实力,也十分强大,竟是达到了先天八重!


        

这一掌之下,宁修的护体真气受到冲击,在破碎之后,那巨大的反震力将他击进大堂。


        

宁修只觉得五脏翻滚,眼神不禁一凝。


        

中计了。


        

白小雨的目标不是这群人,而是他。


        

但,为什么?


        

他与白小雨无冤无仇,对方为何害他。


        

宁修心中疑惑之时,紧握直刀,戒备四周,只见白小雨与大堂中的其余几人走了上来,将他包围。


        

“为什么杀我?”宁修问道。


        

“呵,宁捕头,你还不知道自己现在的人头在黑市价值多少吧?”白小雨淡淡一笑,道:“三十万!不是银元,而是金元,你的人头在黑市价值三十万金元!”


        

宁修脸色微变。


        

他被悬赏追杀了?是谁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