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简简单单练个武 > 第一百二十八章:蜃楼上的刺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


        

距离紫罗山任务也越来越近,而在这段时间内,宁修并未出行,一直待在自己的别院内修行。


        

除此外,他也一直在修行那门在古玩街获得的神秘功法清心无尘,一句心若冰清天塌不惊,一天都要反复念上几百遍,渐渐的,他也发现了这功法的一些玄奥。


        

几天修行下来,他感觉自己的感知力越发敏锐。


        

这功法能够提升感知力。


        

这个发现让宁修无比惊喜,越发勤奋的修行着这门功法,当然,其他方面,他也没有落下。


        

七情刀法,毒道,真气修为,齐头并进。


        

毕竟,他修行不同于他人。


        

比如修行清心无尘诀的时候,只需要口念心若冰清天塌不惊便可,双手还可以继续做其他的。


        

练刀,钻研毒道都行。


        

他知道自己现在被悬赏追杀,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跳出一个杀手,所以修行起来格外的尽心尽力,不敢有丝毫怠慢,恨不得将一天拆成两天用。


        

而在他的忙碌中,前往紫罗山的日子也到了。


        

这一天,宁修穿戴整齐,背好刀,身上带好各种各样的毒药,他的这件衣服是他找人专门订制的,内里藏着多个口袋,放着五十几种不同的毒药。


        

这其中甚至有好几种见血封喉的剧毒,寻常人根本就不敢这么带在身上,这要是不小心泄露出一点,死的就是自己了,但宁修百毒不侵,根本无所畏惧。


        

准备好后,宁修拿着报名表,前往此次任务的集合地点,地点不在玉罗城,而是在云月城的一个港口。


        

当宁修来到的时候,虽然早有预料,但还是被吓了一跳,因为来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港口上人头涌动,众人摩肩接踵的。


        

“这一次前去紫罗山,别的不说,单单是报名就能获得一百贡献点,若是表现可以,贡献点还能再翻上几倍,除此外,更有着进入核心区,成为真传弟子这种相当于一步登天的机会,来了这么多人,倒也正常了。”


        

宁修暗自想道,随即在人群中观察了起来。


        

想看看这次来报名的都有些什么人。


        

除了外门弟子外,宁修注意到,这里有一些弟子的穿着打扮明显异于寻常弟子。


        

在他们腰间的弟子令牌……是玉制的。


        

而这些玉制的弟子令牌代表着一个身份……


        

内门弟子!


        

宁修仔细观察这些内门弟子,其修为无一例外,大部分都达到了先天九重,甚至在这之上。


        

想从外门弟子跃迁成为内门弟子,有两个办法,一是积累足够的贡献点,并得到内门区长的引荐,二则是在外门任何一个部门积累足够的经验,修为达到化液境界,便可被直接调往内门,任职区长之位。


        

比如缉凶司上任总捕头便是第二种办法晋升的。


        

而在宁修眼前的这些内门弟子,显然有很大一部分是以第一种办法进入内门区域的。


        

至于那些跟上任总捕头一样进入内门的,无一例外全都是化液境界,身上散发着极浓重的威压。


        

这些人站在港口,自成一块区域,无人敢靠近,以彰显出他们那远远超过寻常外门弟子的身份。


        

宁修看了一眼,便转移了目光,可突然,他敏锐的察觉到有一缕若有若无的杀意落在自己身上。


        

他望了过去。


        

那是一个年约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身着白衣,腰间左侧挂着剑,右侧挂着一枚玉制的弟子令牌。


        

宁修眉宇微蹙,内门弟子对自己有杀意,但自己从未见过此人,看来又是一个为了悬赏来的。


        

而那内门弟子看到宁修望了过来,眼中异色一闪而过,“居然能察觉到我,这般感知不似寻常先天啊。”


        

他收回了目光,不再理会宁修。


        

但宁修却是时刻关注着他,渐渐的,他也从别人的口中得知了这个内门弟子的身份。


        

内门三十七区区长,赵恒,修为……化液!


        

而除了这个内门区长,宁修也在其他一些弟子身上察觉到了若有若无的敌意,数量超过了十个。


        

宁修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情况比他想的还要严峻一些呢。


        

一纸悬赏,将他推到了风口浪尖,成为众矢之的。


        

“宁兄!”


        

一个惊喜的声音突然传来,只见一个身着青色长袍的男子朝他走来,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儒雅中年。


        

看到这两人,宁修眼前一亮。


        

“张兄!叶前辈!”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久违了的张青,叶欢。


        

“呵,宁兄这声前辈我可受不起了,现在大家同在修罗宗,你叫我叶欢便可以了。”叶欢笑道。


        

“嗯,叶兄,久违了。”


        

旧友重逢,宁修有些欣喜,但一想到自己如今的处境后,他深吸了一口气,道:“与两位重逢,我本邀请两位开怀畅饮,但现在,两位还是与我保持距离吧。”


        

叶欢闻言,自然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宁修被悬赏的事,他们也有所耳闻。


        

“宁兄……”张青有些担心。


        

宁修笑了笑,“无需担心,我没事,这一次的紫罗山任务只怕风险不小,两位要小心些了。”


        

说完,他便走到一边,跟两人拉开距离。


        

张青还想上前,但却被叶欢拉住,他摇了摇头,说道:“便听宁兄的吧,相信他会有办法应付的。”


        

张青踌躇不前,随即无奈一叹。


        

不一会。


        

苏雪眉,陈无上等几个从大周来的宗师也来到了港口,他们聚在一块,叙旧了一番。


        

而他们也注意到独自一人站在角落,远离人群,宛若一匹孤狼般的宁修了。


        

“宁公子怎一个人站在那,也不过来打声招呼?”


        

苏雪眉说道便要上前,却被陈无上拉住,他淡淡说道:“宁公子是不想连累我们啊。”


        

“啊,这……”


        

苏雪眉与陈无上是在情报司工作的,对于悬赏之事也知道,跟张青一样,她也无奈的叹了口气。


        

角落中。


        

宁修看着张青几人齐聚,在边上叙旧,注意到他们的修为或多或少都有长进,甚至一一突破到先天,不由得笑了一下,“看来大家在修罗宗过得还不错。”


        

很快。


        

一艘蜃楼缓缓来到了港口,从上面走下来了一个老者,老者扫了一眼港口后道:“所有报名参加紫罗山任务的人,请拿出你们的报名表,排队上来吧。”


        

众人一一登上蜃楼。


        

这是宁修第二次上蜃楼,也不算多么陌生了,比起第一次乘坐的那艘蜃楼,这一艘要更加的大,船头到船尾足足有上千丈,船上楼阁亭台林立,无比豪华。


        

在交上报名表后,老者便让人给大家安排了房间。


        

内门弟子与外门弟子被划分成了两块区域,能明显的看出,内门弟子住的要比外门住的要好许多。


        

蜃楼起航,腾空而起,前往紫罗山。


        

宁修待在自己的房间内修行。


        

此次前往紫罗山,预计要两天时间,这两天内,蜃楼内可以提供食宿,于是傍晚的时候,宁修便去了一趟蜃楼的食堂,找了一些吃的回来。


        

虽然身为先天九重的他,几天不吃不喝也没事,但是相信不会有人喜欢饿肚子的感觉。


        

“咦?”


        

站在门口的宁修突然眸光一凝。


        

他的门把手,被下毒了。


        

剧毒!


        

宁修神色平静,没有声张,仿佛没有发现般,伸手抓住门把手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真气+67】


        

而在宁修进屋后,他对面的一个屋子悄然打开,一双眼睛盯着宁修的屋子,眼中露出一抹得意,“中了我的千蝎毒,不出半个时辰,你就会毒发身亡的!”


        

半个时辰后,一个青年从对屋中走了出来,戴好手套,小心翼翼的打开宁修的屋子,进入后,他看到宁修此刻正躺在床上,没有半点呼吸,看样子已中毒身亡。


        

“呵,三十万金元是我的了!”


        

青年淡淡一笑,眼中露出火热。


        

他取出一把匕首,想要将宁修的脑袋割下,但却见此时,床上的宁修突然暴起。


        

青年脸色大变,不好!!


        

他身影当即爆退,想要离开,可却见宁修五指微微张开,一股强大的吸力从他掌心中暴发,青年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朝着宁修而去,被他掐住脖子。


        

下一瞬,青年只感觉体内真气不受控制的朝宁修流淌而去,青年脸色大变,疯狂的挣扎起来,溢散的真气冲击着屋子,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但这并没有用。


        

青年一身先天七重的功力很快便被吸得一干二净!


        

宁修五指再用力,掐断了对方的脖子。


        

他神情平静的取出一包化尸粉倒在青年尸体上,血肉顿时发出滋啦滋啦的声音,迅速的化作血水。


        

屋外。


        

一些弟子听到动静,出来查看,待看到是从宁修房间传来的话,心中已经有所猜测。


        

有人先行一步下手了。


        

等到动静没了后,他们面面相觑。


        

那人成功了吗?


        

他们等了好一会,也没看到有人从宁修屋内出来。


        

又过去了两个时辰。


        

一个弟子开始挨个挨个的敲门。


        

宁修听到动静,开门查看,一个弟子对他道:“宁修,你被分配到紫罗山十七号矿脉,预计明天到达,记得去报道,离开前请带好你的随身物品。”


        

“嗯。”宁修点点头。


        

修罗宗在紫罗山这块区域有不少资源产地,这一整艘蜃楼的弟子也不都是全部前往同一个地方。


        

那弟子跟宁修说完后,便开始敲宁修对面的屋子,可一连敲了十几下也没有人回应。


        

那弟子眉宇微蹙,“不在吗?”


        

他直接推开房门,发现门也没锁,房间内,空空荡荡的,他让人去找,但也没发现。


        

“我刚才看到李源去宁修房间了。”


        

突然有人说道。


        

宁修看了那人一眼,随即打开房门,众人望去,却见房间内同样空空荡荡,除宁修外没有半个人影,而这房间不大,也不可能藏得下一个人而不被发现。


        

只不过,众人倒是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气。


        

那负责通知众人的弟子看了宁修一眼,随即便不再追究,只是心里也明白,那叫李源的弟子只怕再也见不到了,而其余人内心生出一股莫名寒意。


        

李源死了。


        

而且死得连尸体都看不见。


        

想到这,众人看着宁修眼中带着忌惮,一些跟李源一样想要对宁修下手的弟子也都收起了心思。


        

宁修关上房门,坐回床上修炼,而在屋内的一张地毯上渐渐变红,仿佛是被血迹沁透。


        

渐渐的,那地毯浮现出了一个血色的人形,而在那地毯下,正是李源那被化去尸体但却还未干的血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