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简简单单练个武 > 第一百二十九章:十七号矿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十六号雪峰药田到了!”


        

蜃楼上,老者的声音响起。


        

一个个弟子走出船舱,隐约间看到了一座被白色雾气笼罩的山峰,在那山峰上,一片片药田若隐若现。


        

宁修站在甲板,看着一个个弟子御剑离开。


        

其中,苏雪眉,张青,叶欢几人也被分配在这片区域,宁修看了他们一眼,而他们似也有所察觉,回望一眼,微微颔首,随即便一一下了蜃楼。


        

众人离开后,蜃楼继续启航。


        

约半个时辰后,老者的声音再度响起,“十七号矿脉到了,请被分配到此地的弟子收拾好行李下船。”


        

十七号矿脉,正是宁修被分配到的区域。


        

他真气运转,直刀出鞘,御刀便要下船,而此时在他旁边,一个淡漠的声音传来。


        

“哦,没想到你也被分配在此。”


        

一个穿着白衣的中年男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宁修。


        

那人是,赵恒。


        

在港口曾向宁修表露出杀意的内门弟子。


        

宁修眸光微微一闪,没有理会,御刀下了蜃楼,而赵恒眼中有冷意流转,御剑跟了上去。


        

被分配到十七号矿脉的,除了宁修,赵恒外,还有几十人,内门外门的都有。


        

而被分配的人越多,证明此地的异兽灾害越大。


        

此时,这几十人看着御刀御剑离去的宁修,赵恒都不禁跟了上去,不少人都是去看好戏的。


        

“呵,这宁修被悬赏三十万金元,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如今下了蜃楼,这宁修危险了啊。”


        

“听说昨天有人想向他下手,但却连尸体都找不到了,可见此人还是有一些手段的。”


        

“那又如何?现在要杀他的可不是什么后天先天的外门弟子,而是化液境的内门区长。”


        

云层中。


        

宁修御刀朝下方的十七号矿脉掠去。


        

在他后面,赵恒穷追不舍,身上散发出锐利杀意。


        

“宁修,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先天与化液之间的差距,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弥补的。”


        

赵恒的声音遥遥传来。


        

他御剑的速度很快,几乎没用多久时间就已经跟到了宁修的身后,随即真气运转,凝气于指,指尖有剑气吞吐,便是一剑将宁修从空中斩落。


        

但突然。


        

他脸色微微一变,体内真气竟是出现了躁动,脸上也渐渐浮现出一层乌青之色。


        

他,中毒了。


        

宁修居然是在御刀的过程,在身后洒下了毒散。


        

“可恶!”


        

这毒随着他真气运转,不断侵入血肉骨髓,赵恒不得已收敛真气,想要先将体内毒素驱逐。


        

可这时,在他前面的宁修却是陡然转身,脚下直刀已握在手中,一刀斩出,便是七情刀诀怒问天!


        

金刚怒目般的一刀蕴含着强烈刀意,撕裂云层!


        

赵恒脸色大变,连忙取出一块拇指大小,散发着淡金色光芒的晶体,注入一道真气。


        

顿时,一道金色透明的壁障出现在他面前。


        

砰!


        

刀气斩在壁障上爆出庞大气浪,宁修借助着这股反冲之力,下坠的过程中再度御刀。


        

他看着身处壁障,脸色难看但毫发无损的赵恒,眼中露出一抹异色,“原来这就是晶宝……”


        

晶宝,一种用元晶或血晶制作出来的宝物,根据晶体的特性以及炼制手法的不同,也往往有不同的作用。


        

血晶普遍都是血红色的。


        

而赵恒拿出的那块晶体却是金色的。


        

应该是元晶宝物。


        

“没想到居然着了这小子的道了,害我损失了一次晶宝使用机会,可恶,可恶!”赵恒看着手中那块黯淡了不少的金色晶体一阵心疼,一边大骂,一边驱毒。


        

而在不远处看到宁修表现的众人不禁面面相觑。


        

“赵恒居然使用晶宝了!”


        

“啧,这宁修了不得啊,不过是先天境界,却能逼得赵恒动用晶宝,他怎么做到的?”


        

“刚才看到赵恒的脸上似乎出现了乌青之色,好像是中毒了,这宁修居然还精通毒道。”


        

众人议论之时,宁修已经御刀来到了矿脉。


        

漆黑的土地,漫天的粉尘,一个个矿工拿着采矿的工具正在幸苦劳动,这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而这其中大部分都是有点武力的后天境武者。


        

他们大都来自于修罗宗高压统治下的宗门,有的是交不起税,有的则是因为与修罗宗作对……


        

待看到御刀而来的宁修后,不少人好奇的看着他。


        

“看什么看,继续干活。”


        

一个冷喝声响起。


        

众人不敢怠慢,继续做着自己的事。


        

宁修看向出声的人,对方是一个身着灰色长袍,身形健硕的络腮胡子大汉,他手中拿着一根长鞭,脸上布满凶煞之气,四周工人看到他都忍不住露出惧色,一个个低头干活,生怕一个怠慢,长鞭就会落在自己身上。


        

“你就是宗门派来镇压异兽暴乱的人吧。”


        

灰袍男子看着宁修,神情却是和缓了不少,他刚才也看到了宁修在空中与赵恒的战斗了,知道对方的实力不俗,而且以先天抗衡化液,是一个罕见的人才。


        

“是,在下宁修,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我姓黄,这十七号矿脉便是由我负责的,你叫我黄矿主便可以了。”黄矿主说道。


        

而赵恒等人也一一落到了矿脉上,赵恒已经将体内毒素驱逐干净,盯着宁修,眼中有杀意在凝聚。


        

宁修手握直刀,随时戒备。


        

“好了,都是同门师兄弟,别打了,你们既然是宗门派来支援的,那在这里,便要听我的。”


        

黄矿主说道,与此同时,他身上渐渐释放出一股无比强大的压迫感,远在赵恒之上。


        

赵恒见状,渐渐收敛了杀意。


        

黄矿主满意一笑,“这样就对了,都跟我走吧,现在先带你们去住的地方。”


        

众人随着黄矿主离开,而在路上,他们看到在矿脉不远处有一个大坑,坑洞内散发着阵阵腐臭气息,进去一看,发现那坑内密密麻麻的都是尸体。


        

有人的,也有异兽的,而大部分的人类尸体,身上都有被撕咬的痕迹,十分凄惨。


        

“这些都是最近异兽暴乱的受害者,奶奶的,老子我在这里看守了好几年,过几个月便能调回内门了,到时候凭借这份资历,也能成为预备长老,现在偏偏出现了这档子事。”黄矿主骂骂咧咧的说道。


        

内门弟子想要晋级,进入核心区,成为长老,除了修为以及贡献点外,最主要的还需要有资历。


        

比如黄矿主,从修罗宗来到这偏僻的矿脉,为宗门看守资源产地,每年为宗门提供了不少矿石资源。


        

这便是提升资历的一种途径。


        

黄矿主带着众人来到矿脉不远处的房屋住所,宁修看了一眼,此地虽然简陋,但对他来说倒也不是问题。


        

倒是那赵恒看着眼前简陋的屋子眉宇微蹙,“我们大老远的从宗门来到这,就住这种地方?”


        

“宗门派你们来这里,不是让你们来这享福的,有的住就不错了,这下次异兽暴乱的时候,你们还能不能回到这里都还不一定呢。”黄矿主撇了撇嘴道。


        

宁修问道:“矿主可知异兽暴乱的原因?”


        

“不知道,只知道每次异兽暴乱前,紫罗山脉的深处便会出现异象,所以说,在下次异象出现后,你们所有人都要备战了。”黄矿主淡淡说道。


        

“什么样的异象?”


        

“到时候你们自然会看到了,相信你们会终生难忘的。”黄矿主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


        

随即,他交代了几句便要离开,在走之前,他看了众人一眼,沉声道:“现在异兽暴乱,你们每一个人都是宗门派来相助的战力,我不希望你们在私底下自相残杀,若你们谁敢私自争斗,别怪我不留情面了。”


        

他说这话时,目光在宁修,赵恒身上停留着,显然这话主要是说给他们两个人听的。


        

等他走后,众人各自找好住处,而赵恒深深的看了宁修一眼,“你运气很好,但不会每次都这么好。”


        

宁修没有理他,只是平静的找了一处屋子住下。


        

“哼。”


        

赵恒冷哼一声,碍于黄矿主的警告,没有出手。


        

夜晚。


        

宁修在屋子内盘膝而坐修行。


        

他现在的修为已经达到先天九重,体内真气运行速度将近瞬息百里,而下一步,便是真气化液了。


        

如果说,先天境的战力标准是用真气运转速度来判定的,那化液境,便是靠真气的强度。


        

当真气达到一定强度后,真气便会由气态朝液态转变,这时候的真气已经不叫真气,而是叫,真元!


        

故而化液境也会被称为真元境。


        

“我的真气已经十分充盈,而且这段时间修行明显能够感觉体内的真气渐渐有了一种……黏稠感。”


        

“看来我距离化液也不远了。”


        

宁修暗自想道。


        

根据他之前与赵恒的短暂交锋看,以他现在混元一气的真气强度,某种程度上可与化液境的抗衡一二,一但真气开始化液,赵恒便不足为惧了。


        

第二天,清晨。


        

宁修缓缓睁开双眼,他走出屋外,先是看了一眼门上的药粉有没有被动过的痕迹。


        

没有,看来昨晚没人想来偷袭他。


        

虽然有黄矿主的警告,但宁修还是不大放心的,在他看来,只有自己才是最值得相信的。


        

宁修打了盆水,洗了把脸。


        

突然,紫罗山脉的深处,一道紫色光柱突然冲天而起,紫光之中,一个个婀娜多姿的虚影浮现,在天边起舞,或妩媚,或清纯,或威严……


        

而此时旭日东升,晨曦刚笼罩大地,在配合天边的婀娜身影,眼前一幕,如梦似幻,让人忍不住看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