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简简单单练个武 > 第一百三十一章:抢异兽,令人忌惮的宁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宁修记得自己在厮杀的时候杀了九头异兽,全都是堪比先天境的异兽,尤其是黑铁猿,魔力兔更是堪比先天九重的存在,它们身上的血晶应该价值不少贡献点。


        

宁修开始打扫战场,找寻自己杀过的异兽,将他们一一堆在了自己旁边,而此时不远处,有几个武者正发生激烈的争吵,似乎在为了异兽的归属而冲突。


        

他没有理会,继续找寻自己杀的异兽。


        

“一,二,三,四,五……”


        

宁修数了一遍,还差三头。


        

他仔细的找了一遍,总算是找到了另外三头异兽的尸体,他杀的异兽很好辨认的,除了七情刀法留下来的痕迹外,上面还有大量的毒素。


        

可是当他拖着剩下的三头异兽回来时,却发现自己堆在一起的异兽尸体旁边多了三个武者。


        

这三人穿着白衣,腰间挂着白色的玉制弟子令牌。


        

是内门弟子。


        

宁修走了上去,“麻烦让一让。”


        

“让一让?”


        

其中一个内门弟子听到这话,不由得眉宇微蹙,说道:“让什么让?这些异兽都是我们杀的。”


        

宁修明白了,这几人是来抢异兽的。


        

他杀的这几头异兽都很不俗,其中的血晶能换不少贡献点,所以引来了这几个内门弟子的觊觎?


        

不对。


        

身为内门弟子,他们的实力不下于先天九重,杀的异兽应该不会比他差到哪里去才怪。


        

他们是故意针对自己。


        

宁修看了一眼不远处,只见赵恒在一旁抱着肩膀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一幕,是他指使的吗?


        

其余人也注意到了宁修这边的动静了。


        

“是周林他们。”


        

“我听说,周林是在内门第三十七区做事的,而那赵恒又是三十七区的区长,这人是受赵恒指使的吗?”


        

“啧,这宁修得罪了赵恒,果然没好日子过啊。”


        

“他本来就被悬赏追杀,若不是黄矿主在这,他早就死了,还想有什么好日子呢?”


        

众人议论纷纷,而宁修看了一眼周林几人,淡淡说道:“这几头异兽上的刀口是我的刀法所致。”


        

“刀法?”


        

周林冷笑一声,背后一把大刀骤然出鞘,插在宁修的面前,一股强烈的刀压猛的扩散开来。


        

先天九重!


        

“我也有刀,我也会刀法,这些异兽身上的刀口明明就是我留下的,你还想抢,你要不要脸了?”


        

宁修眉宇微蹙,随即便漠然转身离开了。


        

众人愣了一下。


        

就这么走了?


        

他们还期待能看到一场火并的呢。


        

不远处,刚想起身来查看情况的黄矿主也不禁有点疑惑,这小子,就这么咽下这口气了吗?


        

“原来这宁修这么孬啊。”


        

“我还以为是个人物呢,没想到,别人几句话,一拔刀就把他给吓走了,不过如此嘛。”


        

众人摇了摇头,有些失望。


        

“哈哈,还算识相。”


        

周林哈哈一笑,眼中露出不屑之色,随即便拿着刀与身边的两个伙伴开始解剖异兽的尸体。


        

鲜血迸溅,落在他们身上,他们却不以为意,从尸体中掏出一颗颗血晶,眼神带着丰收的喜悦。


        

“这小子杀的异兽质量都很不错嘛。”


        

“的确,这些血晶估计都够我们换小两千贡献点的了,哈哈,来报名参加这次任务果然没错。”


        

而被抢了异兽的宁修,拖着剩下的三头异兽尸体来到边上,也开始用刀解刨,取出血晶。


        

他的刀干净利落,很快便取出好几颗血晶。


        

有几人看着他手中的血晶,不禁眼馋。


        

“这宁修如此懦弱,别人一拔刀他就不跟与其相争了,我过去恐吓一番,或许也能占点便宜。”


        

有武者暗自想道,便要行动。


        

一共三人起身,朝着宁修走了过去,但还未等他们跟宁修搭话,旁边突然就传来了一阵惨叫声。


        

只见在解刨尸体的周林几人突然发出惨叫声,全都躺在了地上翻滚着,只见他们的脸上席卷上一层乌青之上,身上那沾染了异兽血液的地方全都开始腐烂,露出森森白骨,模样无比骇人,吓得众人脸色狂变。


        

“怎么回事?”


        

“发生什么事了!”


        

赵恒,黄矿主上前查看。


        

“救我,救我!”


        

周林的半边脸已被腐蚀得差不多了,血肉模糊,狰狞如厉鬼,朝黄矿主几人发出求救。


        

有人想上前,却被黄矿主拦住,“别过去。”


        

他看得出,周林几人已经没救了。


        

“救我,救我……”


        

求救声渐渐弱了下去。


        

周林几人倒在了地上,身上的血肉不断被腐蚀,露出了白骨,内脏,触目惊心。


        

众人不禁头皮发麻,“这是怎么回事?”


        

“看样子,他们是中毒了。”


        

黄矿主看着那几头被解刨的异兽尸体,让人抓来了一条狗,将其扔了过去,不一会那狗便惨叫着死去。


        

众人瞳孔狂颤。


        

异兽的血有毒?!


        

没听说这些异兽的血有毒啊。


        

等等。


        

众人猛的回过神来,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一旁依旧在解刨异兽尸体,对外界置若罔闻的宁修。


        

“是你!”赵恒脸色阴沉的看着宁修,“是你下的毒!好歹毒的手段,看来留你不得!”


        

他拔出长剑便要出手,但黄矿主却是制止了他,看向宁修道:“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我没下毒害他们,但这些异兽是我杀的,是被我毒杀的,它们身上带着毒很正常,我以为几个内门师兄经验丰富,应该能够察觉到的,没想到……唉。”


        

宁修叹了口气,一副惋惜的模样。


        

但在场哪里有人会相信他的说辞?


        

这家伙,明明就是故意的!


        

本以为对方是孬种。


        

没想到居然是个小毒物啊!


        

黄矿主也不禁深深的看了宁修一眼,他刚才也跟其他人一样,以为宁修有些懦弱了。


        

现在看来,对方哪里懦弱啊,分明是太狠了。


        

刚才对方若与周林几人正面冲突,那他必然会前来调解,对宁修最好的结果便是异兽还给他。


        

而那样,周林几人也不会死。


        

宁修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便以退为进,将异兽给了几人,用异兽上的毒毒杀了几人。


        

可偏偏,他却无话可说。


        

一来,是周林抢夺异兽在先。


        

二来,宁修下毒杀的是异兽,不是人,是周林几人没有看出来,抢夺异兽,自己害了自己。


        

“此事就此平息,不得再起冲突,我在这里再说一句,自己杀了几头异兽,你们自己心里清楚,谁敢再惹是生非的话,别怪我剑下无情了!!”


        

黄矿主冷喝一声,目光扫过众人,眼中带着严厉的警告,身上散发着的压迫感,让人不敢忤逆。


        

赵恒对于这个结果显然是不满意的,他狠狠瞪着宁修,但却碍于黄矿主的威严却是无可奈何。


        

宁修没有理会对方,只是默默的走到那几头被周林几人抢去的异兽边上,将周林几人身上掉落的血晶一一收好,然后再把那几具异兽尸体拖到自己身边。


        

“你们有什么事吗?”


        

宁修看着那几个走向自己的武者淡淡道。


        

这几人连忙摇头,“没事,没事了。”


        

他们本来也是想跟周林几人一样,来抢异兽的,但此刻看到周林几人的下场,哪里还敢行动?


        

他们畏惧的看着宁修,随即连忙走开。


        

退回去后,其中一个武者不放心,连忙从身上拿出一颗丹药服下,其余两人见状,问道:“你吃什么?”


        

“解毒丹。”


        

“你被下毒了吗?”其余两人脸色不禁微变。


        

那人摇了摇头,“不知道,但宁修如此狠辣,我们刚才意图不轨,谁知道对方有没有对我们下毒?”


        

此言一出,其余两人也觉得有道理,但他们却是欲哭无泪,“我,我们没带解毒丹啊。”


        

“别看我,我也只有一颗而已。”


        

那服用了丹药的武者淡淡说道,这是谎话,他身上其实还有两颗,但这两人与他不熟,他没必要给丹药。


        

那两个武者脸上的悲戚之色更浓重了,在忐忑中过了一个多时辰,见没有毒发迹象后才渐渐松了口气。


        

另一边。


        

宁修已经将异兽的尸体都解刨得差不多了。


        

在他面前,一大堆血淋淋的异兽零件摆在地上,此外,在他面前还有三四十颗大小不一的血晶。


        

这些血晶大的有拇指大小,小的只有沙砾那般,加起来不到两斤,其中大部分是从魔力兔,黑铁猿身上取出来的,按照他的估计,这些血晶能换三四千贡献点。


        

算是一笔不小的收获了。


        

宁修拿起一颗血晶仔细打量着,“听说提纯过的血晶可以用来炼化,提升武者肉身气血以及修为,若是运气好,还可能获得异兽之力,也不知道效果如何?”


        

说起来,他还没有炼化过血晶。


        

不知道与玉清丹相比,哪个效果更好一点。


        

不过他身上的血晶都没有提纯过的,身上蕴含着异兽独有的煞气,贸然使用有兽化风险,虽然听说有不少武者为了追求力量,甘愿兽化。


        

但宁修还是不想冒这个风险的。


        

将血晶收好后,宁修便回到自己的住处。


        

接下来的日子跟宁修在玉罗城的时候差不了多少。


        

异兽没来的时候,他们的行动还是很自由的,想修行就修行,想睡就睡,只要别擅自离开矿脉便可以。


        

转眼间,七天的时间过去了。


        

这七天时间,异兽没有再来,而宁修在这矿脉中修行,感觉体内的真气越来越粘稠。


        

距离化液境界,越来越近,但他的修行速度却也越来越慢了,因为他带来的玉清丹已经用完了。


        

他倒是可以用毒药代替。


        

但这些毒药是他的保障之一,他不想轻易动用,而且这些毒药的效果也比不上玉清丹。


        

“去找一趟黄矿主,看看他哪里有没有上清丹。”


        

宁修暗自想道。


        

他去找了一趟黄矿主,让他惊喜的是,对方那里的确有不少上清丹,他兑换了一批,修行恢复正轨。


        

回去的路上,他心情不错,吹着口哨,沿路遇到他的一些弟子却都是唯恐避之不及。


        

自从周林的事情后,宁修毒物的名头便传开了。


        

谁也不想跟一个全身是毒的人靠得太近。


        

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中了毒。


        

而宁修也乐见其成,没人来打扰他,再好不过了。


        

想到这,他脸上的笑容更浓郁了。


        

“咦。”


        

突然,宁修仿佛看到了什么,走到一个正在挖矿的工人旁边,那工人吓了一跳,连忙退开了好几步。


        

而宁修没有理会他,而是蹲了下来,盯着矿石旁边的一株草直看,眼中渐渐露出了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