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简简单单练个武 > 第一百四十七章:修罗宗的真传弟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罗刹院……”


        

宁修看着眼前的令牌,眼中露出一抹异色。


        

在出发紫罗山脉,执行支援任务之前,他便听风酒说过,这一次的支援任务有进入核心区,成为真传弟子的机会,而黄矿主也说过自己会有机缘上门。


        

故而他已经相信了李冠说的话了。


        

自己这是被核心区的人看中了。


        

“好了,我还要再去给其他人送令牌,至于你能不能进入核心区罗刹院,就看你自己了。”


        

说完,李冠便径直离开了。


        

“此人实力不俗,中了我那等程度的迷药,居然还能安然无事的离开,而这样的高手,居然亲自跑腿送令牌,这核心区的底蕴,非内门外门可比啊。”


        

宁修暗自想道。


        

而出了别院的李冠连忙取出一颗解毒丹服下,嘀咕道:“好小子,他这院子可是一个毒窟啊。”


        

出了宁修别院的李冠刚要离开,可却在湖畔看到了一个正在垂钓的老者,脸色微微一变,连忙上前躬身行礼,“第三峰长老李冠,见过云老。”


        

云老看了他一眼,淡淡笑道:“原来是小冠啊,好些年没见了,没想到你都已经当上长老了。”


        

“没想到云老还记得我。”


        

“嗯,我虽老了,但记忆力还是不错的,记得上次见面,你还是个预备长老呢。”


        

“是的。”


        

“这次来这外门做什么?”


        

“给一个弟子送罗刹令,让他前去参加考核。”


        

“原来如此,是给宁修送的吧。”


        

“云老认识此人?”


        

“嗯,这孩子,不错,或许能成气候。”


        

“能得云老看重,是这宁修的福气。”李冠深深看了一眼宁修所处的别院,眼中露出一抹意外。


        

“去忙活你的事吧。”


        

“那在下便不打扰了。”


        

李冠鞠了一躬后再缓缓退下。


        

而别院内,宁修此刻正在把玩着手中的罗刹令,这令牌跟内门弟子令牌一样,都是玉制的。


        

不同的是,内门弟子令牌是白玉制的。


        

而这罗刹令牌,是青玉制的,正面雕琢着精美花纹以及罗刹二字,背面则是一张鬼面图案。


        

宁修看了两眼,将其收好,去缉凶司的时候,找风酒说了一下关于自己要去参加考核的事。


        

风酒恍然大悟,“难怪我帮你申请前往内门都被拦截下来了,看来就是因为这考核了。”


        

“应该。”


        

跟风酒简单交代几句后,宁修便离开了,他要回去为三天后到来的考核好好做准备。


        

他做的准备不多,无非就是制毒,修行。


        

三天时间,悄然而过。


        

宁修带着罗刹令,御刀前往核心区域。


        

核心区域很好辨认,远处那三座耸立云霄,宛若三把拔地而起的神剑的山峰,便是核心区的标志。


        

那是核心三峰。


        

宁修御刀前往核心三峰,很快便越过了外门区,来到了内门区域,他明显感觉到,内门区域的灵气比起外门要浓郁不少,底下一栋栋建筑也比外门华丽奢侈。


        

仿佛在这里,没有贫穷,没有杀戮。


        

好的就跟天堂一样。


        

而此时。


        

一道剑气破空而来,锁定宁修,宁修不敢大意,以掌化刀而出,将那剑气击碎。


        

“什么人,竟敢在内门御空而行?!”


        

一个冷漠的声音响起。


        

只见一栋高楼上,一个黑衣男子冷眼盯着宁修,身上散发的真气波动,赫然是化液九重。


        

内门,不准御空?


        

宁修知道是自己疏忽了,身影一闪,来到地面,拱手道:“在下宁修,正要前往罗刹院参加考核,途中经过内门区域,不知此地规矩,冒犯了。”


        

说着他取出罗刹令表明身份。


        

“罗刹院……”


        

那黑衣男子深深的看了宁修一眼,收敛了气息,说道:“要去核心区,需要经过浮空桥,否则你过不了死河的,沿着天泉路直走便可抵达浮空桥了。”


        

“多谢指点。”宁修拱手道。


        

他不再御空,离开后根据抵那黑衣男子的指引找到了天泉路,顺着路直走,而沿路两边,各种商铺林立。


        

兵器,丹药,药材,布庄,酒楼……


        

应有尽有。


        

跟玉罗城比,差不了多少,只是更加的华丽不凡。


        

但同时,宁修也注意到在暗中,似有不怀好意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流转,不过这些目光在注意到自己腰间的罗刹令后便一一收了回去,取而代之的是忌惮了。


        

显然,这内门并不像外表看上去那般平静。


        

同样是明争暗斗,尔虞我诈。


        

宁修没有太过在意,很快,他便来到了天泉路的尽头,而在这里,有一条奔流不息的大河。


        

河水滔滔不绝,宛若一条白龙。


        

不仅是这样,宁修仔细看,发现这大河之中没有丝毫生机,河水干净透彻得匪夷所思。


        

死河……


        

宁修想到了黑衣男子对这条河的称呼。


        

显然,这不是一条普通的河。


        

宁修看不出有什么门道,但却本能的对这死河感到畏惧,接着他看到在河上有一座桥。


        

而在桥的另一边,正是修罗宗核心区。


        

而这座桥很是奇特,它是漂浮在死河上空的。


        

“难怪叫做浮空桥了。”


        

宁修靠近桥,走了上去,刚走出没几步,他便感觉到从那死河之中传出了一阵巨大的吸力。


        

仿佛要将他从桥上拉扯下去。


        

宁修有些心悸,知道一旦落入死河之中,只怕没有好事,于是运转体内真气抵御死河的吸力。


        

顶着吸力,他一步步度过死河。


        

浮空桥不过几百米,对于一个先天来说也能眨眼便过,可宁修这个化液却是走得小心翼翼。


        

等他度过浮空桥上,体内真气已消耗了一小半,花了一会功夫才从天地间吸够灵气恢复过来。


        

“好诡异的死河啊。”


        

宁修看着身后那奔流不息的河水暗自忌惮。


        

他转身便离开,可突然,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宁兄!”


        

听到这声音,宁修头也不回,继续向前走去。


        

“宁……”


        

声音那声音突然戛然而止,宁修转身看了一眼,只见那叫他的人已经上了浮空桥。


        

显然,死河的诡谲力量使得对方不敢分心了。


        

而那人,宁修认识,正是易继风。


        

宁修没有理会对方,继续朝着前方走去,没走出几步便看到了一张路牌,上面有指示罗刹院的方向。


        

此外路牌上还有其余几个标注。


        

如藏书阁,第三峰,幻影楼之类的地名。


        

只不过现在不是观光旅游的时候,宁修顺着罗刹院的方向走去,而走到一半,身后再度传来易继风的声音了,“宁兄,等等我,别走得那么快嘛。”


        

易继风追了上来。


        

对于这个想找自己分出高下的家伙,宁修谈不上讨厌,但也没有什么好感,对他的态度很是冷淡。


        

而他也注意到,对方腰间挂着一块罗刹令。


        

显然跟他一样,对方是来参加罗刹院考核的。


        

见宁修没有理会自己,易继风也没有在意,而是神秘一笑道:“宁兄可知道这一次来参加罗刹院考核的除了你跟我之外,还都有什么人吗?”


        

宁修闻言,来了点兴趣,“都来了谁?”


        

“我也不知。”


        

宁修翻了个白眼。


        

不知道那你故作神秘干嘛?


        

“无聊。”


        

不久后,宁修便看到了一座建立在山崖边上的巨大院子,而在院门外,竖着一块石碑……罗刹院。


        

石碑旁,还有十余人站着。


        

而这些人身上都带着罗刹令,而更让宁修感到意外的是,他在这群人当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慕容秋水。


        

“慕容姑娘!”


        

他走上去打招呼,而慕容秋水也注意到了他,但脸上并没有太大的意外,“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连她都能来参加这罗刹院考核。


        

宁修能来,在她看来,再正常不过了。


        

“真没想到能在这遇到你。”宁修很是惊喜,也注意到距离上一次见面,对方的修为长进了许多。


        

竟是一举达到了先天八重!


        

这种进步,在所有从大周来的武者中,除了宁修还有还未露过面的雪不染外,没人比得上。


        

看来,自上次见面后,慕容秋水有不小的机缘。


        

不然凭借单纯的苦修,基本不可能突破到这境界。


        

不过宁修没有多问,只是为对方高兴。


        

两人在一边叙旧。


        

只不过,宁修也在暗自观察着四周的武者,发现这些人除了修为不错之外,也都是各有各的特点。


        

比如有一个胖子,他手里拿着两根鸡腿正吃得满嘴流油,而在他的脚下,已有几十根鸡骨头了。


        

也不知道他究竟吃了多少。


        

还有一个女子,她拿着一面铜镜,正在对着镜子梳妆打扮,举手投足间,妩媚妖娆。


        

尤其是眉眼间的一滴美人痣,更是勾魂摄魄。


        

还有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家伙,对方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不知是男是女,也没透出什么修为波动。


        

但给宁修的感觉,却是在场所有人中最危险的。


        

很快。


        

来罗刹院的人越来越多,已经有三十二人,这些人来到后,各自站在一边,似在相互戒备。


        

咯吱。


        

此时,罗刹院的大门打开。


        

只见一个个年轻男女从其中走出,而在他们看到宁修等人后,脸上都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不仅如此,他们身上悉数爆发出无比强大的气息。


        

随便一个都有化液七八重的修为。


        

甚至有好几个人的修为已达到了元海之境!


        

浓烈的压迫感,将院门外的三十二人完全笼罩。


        

一些人忍不住身躯微微颤抖着,看着眼前这些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年轻男女,眼中露出深深的震撼。


        

这些人便是修罗宗的真传弟子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