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简简单单练个武 > 第一百五十五章:姐弟重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转眼之间,又是两天时间过去了。


        

宁修在核心区内的修行也渐渐进入正轨,每天早上起来做三千个俯卧撑,修行龙象大力,挥刀三千次,感悟意与招的结合,然后再去罗刹院修行。


        

回来后,用晚上的时间修行罗刹诀。


        

很忙碌但很充实。


        

而他从紫罗山带回来的那些血晶也都被他给一一炼化,修为正式晋级到了化液九重。


        

距离元海,只差一步。


        

铿锵!


        

刀与剑在擂台上相击,擦出一连串火花。


        

宁修,易继风正在擂台上切磋着,而这已是两人这两天以来的第七次切磋了。


        

他们在借切磋的功法,感悟武学与意的结合。


        

但距离第二层意发并进的层次,还有些许距离。


        

倒是慕容秋水,她的意虽然不如两人的强大,但在武学与意的结合方面却是十分有天赋,进步比两人快。


        

计无暇说,对方再过几天便可达到意发并进。


        

“宁修,我有事想找你帮忙。”


        

宁修与易继风切磋完后,张百练突然找到他说道。


        

这还是对方第一次主动找他谈话。


        

两人来到一颗树荫下,宁修问道:“什么事?”


        

“你说过你精通毒道对吧?”


        

“略懂。”


        

“师姐说我的偃甲攻击方式太过单一,我想在我的偃甲内藏一些毒,攻击的时候可以攻其不备,所以想找你帮忙,帮我制作一些毒药。”张百练说道。


        

“嗯,想法不错,你要什么毒药?”


        

宁修倒是不介意帮忙。


        

“麻痹类的毒药。”


        

“可以。”


        

宁修点点头,从衣袖内取出一个小瓶子,“这是绿毒蜥蜴的气囊做的粉末,遇水成气,哪怕是化液境的武者吸入,三个呼吸内都会神经麻痹,动弹不得。”


        

说着,他又拿出一份毒药,“这是软骨散,虽然效果没有绿毒蜥蜴的毒来得厉害,但胜在无色无味,药粉洒进空气里面,防不胜防,化液也很容易中招。”


        

张百练接过毒药,道:“多谢。”


        

“不用客气,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如果可以,我还想要一种足以致命,最好是元海境也难以抵挡的剧毒。”张百练想了想道。


        

“嗯,你看这两个怎么样,这是赤蜥毒,是我用赤鳞虺跟绿毒蜥蜴的毒结合起来的猛毒,寻常元海境碰上一滴都会身体僵硬,肉身被腐,你不是有蛇形兽甲吗?可以把这毒填充到偃甲的獠牙里面。


        

还有这个金化粉,可以让人金属化,同样对元海境有很大作用,另外,对异兽的效果更加明显。


        

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了?”


        

宁修正在给张百练介绍自己的毒药,却见对方此刻正一言不发,那张脸没有表情,更像一个木偶了。


        

而在不远处,计无暇几人看着宁修,也不自觉的退后了几步,看着他眼中带着古怪与忌惮。


        

“宁兄,你身上一直都带着这些毒药的吗?”


        

张百练问道。


        

“是啊,行走江湖,以备不时之需嘛。”


        

“是方便杀人越货吧。”


        

易继风嘴角抽搐了一下说道。


        

他对宁修的毒早有耳闻,但没想到这么夸张,各种剧毒随身携带,也不怕毒死自己。


        

就在宁修与张百练研究给偃甲填充什么毒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不小的骚动。


        

“怎么回事?”宁修几人面面相觑。


        

倒是计无暇若有所思,“看来是她回来了。”


        

她看向宁修,玩味一笑。


        

罗刹院门口。


        

一道雪白倩影款款而至,来人身着白色长裙,乌黑长发如瀑,腰肢纤细盈盈一握,肌肤赛雪,而她的面容亦是精致,气息清冷,仿佛不识人间烟火的仙子。


        

四周众人看着那女子议论纷纷,眼中露出羡慕。


        

“这就是第三峰的三少主啊,还挺漂亮。”


        

“啧啧,容颜算什么,最重要的是此人天赋,十七条武脉,十条上品,七条极品!这种天赋,自我修罗宗建宗以来都没有出现过几次啊,甚至惊动了宗主。”


        

“常人有武脉,已是天才之姿,咱们罗刹院的,基本每个人都有那么几条武脉,但大都是中下品,偶有上品就已难得了,此人却是十条上品,七条极品,说一句天纵之姿也不过分,此人将来或可成天人!!”


        

“天人之姿,比起普通真传要强太多了。”


        

女子进入罗刹院后,没有理会众人的议论,自顾自的走向某个班级,众人看着,有些意外。


        

“她去的方向,好像是……十班吧。”


        

“十班?那个内外门弟子组成的新班级,她一个第三峰少主,没事情去哪里做什么?”


        

“这十班可不简单,听说第三峰的二少主在那里当首席呢,我看她是去找她师姐的吧。”


        

十班。


        

宁修等人听闻外面传来的躁动,有些好奇的要去看看,可突然便看到一道雪白的倩影走来。


        

看到那倩影,众人不由得愣了一下。


        

倒不是此人好看到惊为天人的地步,当然,此人也的确是好看,但关键的是此人身后正跟着一大批人。


        

此刻罗刹院中,她便是焦点。


        

而宁修也看到了来人,神色一怔,有些恍惚。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来人便已经走到他面前,在众人瞠目结舌下张开双手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阿修,好久不见了。”


        

宁修鼻尖有幽香萦绕,软玉在怀,熟悉的人此刻正抱着自己,他脸上也不禁露出笑容。


        

“雪姐姐,好久不见了。”


        

来人正是雪不染。


        

而就在姐弟重逢之时,其余人早已目瞪口呆。


        

作为修罗宗有史以来最为出众的天才之一,雪不染的一举一动都是引人注目的。


        

在未来,她甚至可以代表修罗宗的门面。


        

现在,这个修罗宗的未来门面却在大庭广众之下对着一个男子投怀送抱,这让众人如何不震惊?


        

“什么情况?这人跟雪不染什么关系?”


        

“天啊,十班居然有这种人物?”


        

易继风,云霓,纳兰纯几人同样震惊,倒是慕容秋水抱着刀,看着这姐弟重逢的一幕只是淡淡微笑。


        

“慕容姑娘,这女子跟宁师兄什么关系啊?”


        

纳兰纯好奇的问道。


        

宁修的修为比他高,所以他一般都是以师兄称呼。


        

其余人倒是各有各的叫法。


        

“雪不染是宁兄的姐姐。”


        

“原来如此……咦,不对啊,一个姓雪,一个姓宁的,怎么会是姐弟呢?”纳兰纯又有点意外。


        

“不是亲的。”


        

“哦。”


        

其余人也听到慕容秋水的话,恍然大悟。


        

原来是姐弟啊。


        

虽然不是亲姐弟这一点让一些人有些在意,但也理解了为何雪不染看到宁修会这么激动了。


        

“雪姐姐,这四周很多人都在看着呢。”


        

宁修拍了拍雪不染的肩膀道。


        

“走,咱们去其他地方,让姐姐好好看看你。”


        

雪不染拂袖一挥,一把长剑从她衣袖间飞出,她拉着宁修,直接跳上长剑,御剑离开了。


        

只剩下还在交头接耳的众人。


        

计无暇站在原地,有些不满,“好你个雪不染,真是有了弟弟就忘了师姐,我这么大个活人没看到?”


        

…………


        

一处山崖边上。


        

宁修,雪不染两人从飞剑上下来。


        

看着宁修,雪不染眼中带着欣喜,“让姐姐看看你瘦了没……嗯,没瘦,还壮了一些。”


        

宁修笑了笑。


        

心想自己每天三千个俯卧撑又不是白做的。


        

“姐姐这么久没与你联系,可有怪姐姐?”


        

雪不染突然忐忑的问道。


        

“雪姐姐言重了,我怎么会怪你呢,当初要不是你在刘棠长老面前举荐,我甚至都进不了修罗宗呢,再说了,我知道姐姐这么久没联系我,是在闭关吧。”


        

“嗯,我有十七条武脉,但武脉闭塞,短时间内无法觉醒,这段时间,是师尊在帮我打通。”


        

“现在可是成功了?”


        

“已经打通了,因为十七条武脉与体内奇经八脉相连的缘故,我的修为也有了长足的进步,如今已是化液境,阿修,你的修为……”雪不染停顿了一下,有些意外的看着宁修,竟是感知不出对方的修为。


        

“化液九重。”


        

宁修淡淡一笑。


        

“什么?九重,这么高!”


        

雪不染有些吓了一跳,要知道打通武脉后,她从后天一举跨越先天,成为化液已是非常惊人。


        

但宁修,现在却是化液九重,比她高出一大截。


        

震惊之后,便是欣喜,雪不染抱着宁修笑道:“我就知道阿修你一定可以,什么劣等根骨,都是那些人有眼无珠,现在你是化液九重,又是真传,比姐姐我厉害多了,有你这么个弟弟,姐姐我可太骄傲了。”


        

她喜不自禁的揉着宁修的脸。


        

宁修看了一下四周,没有其他人在,也就任由雪不染揉着了,说道:“姐姐才厉害,罗刹院内的人都在说你有天人之姿,将来肯定比宗主还厉害。”


        

“嘘……这话可别乱说,让宗主听到就不好了。”


        

雪不染嘘了一声。


        

“啊,在这也听得到?”


        

“神游之境,其神可遨游太虚,出现在方圆千里的任何一处地方,有一次,我在第三峰,宗主隔着百里距离便能与我师尊对话呢。”雪不染说道。


        

“估计宗主也不会专门盯着我们这两个小辈吧,而且我只是说说而已,宗主不至于那般小气吧。”


        

宁修无所谓的笑道。


        

而他话音刚落,只见虚空之中,一个鬼脸突然凭空形成,朝着宁修的脑袋撞了过去。


        

这鬼脸,不伤肉身,只伤神。


        

宁修痛呼一声,脑袋像被弹了一下有点晕乎乎。


        

雪不染脸色微变,连忙起身对虚空拱手,“吾弟没有冒犯宗主的意思,还请宗主见谅。”


        

“呵……”


        

一声轻笑声响起,随即便再也没动静了。


        

宁修揉了揉头,看了一眼雪不染,好奇道:“雪姐姐,宗主这是走了吗?”


        

“应该吧。”


        

“啧,没想到宗主还真的在看着我们呢。”


        

这宗主,这么闲的吗?


        

当然,这话他现在也只敢在心里说说了。


        

另一边。


        

第一峰内,一个身着漆黑长袍的中年男子缓缓睁开双眼,轻笑道:“十七条武脉的雪不染,精神力天才的宁修……这对姐弟,有几分意思呢。”


        

“多大年纪了,还偷看人家姐弟重逢,你也不觉得害臊。”男子旁边,一个白发女子淡漠道。


        

“只是好奇而已,这姐弟两若培养得当,将来定可成我修罗宗中流砥柱,师妹,你说我要不要将这宁修收进第一峰,当我的亲传弟子呢?”


        

“你是宗主,你自己看着办吧。”


        

修罗宗主思索一番,道:“再观察一段时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