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简简单单练个武 > 第一百五十七章:突破元海,凶兵虎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瓶极品玉清丹有十颗,但宁修觉得还是有一些不够,于是他前往真传弟子的兑换处,花了不少贡献点又兑换了几瓶极品上清丹,以备不时之需。


        

一切准备就绪后,他找计无暇请了几天假。


        

计无暇看出他的状态,笑着道:“祝你顺利。”


        

“多谢。”


        

回到屋内,宁修取出一颗极品玉清丹服下,丹药入腹,化作暖流融入真气,使得真气为之激增。


        

宁修盘膝而坐,引导真气向着任督二脉交汇点也是起点的一个穴道冲击而去。


        

此穴名唤曲骨穴,乃任督二脉之起,也是二脉交汇之处,而在这穴道之中,更潜藏着一处人体秘藏。


        

唤,元海!


        

故而曲骨穴也被武者叫做元海穴。


        

轰!


        

在宁修引导下,磅礴真气冲击曲骨穴,但却遇到了一层无形的壁障,将真气阻隔之外。


        

这是元海壁障,想要打破这壁障,绝非易事,哪怕是完全化液后的真气冲击,也很难打破。


        

化液之前的真气,更连撼动这壁障的力量都没有。


        

第一次冲击被壁障拦下,宁修并不气馁,一次又一次的冲击壁障,而极品玉清丹也一颗颗送入口中。


        

在丹药之助下,他的真气越来越磅礴,冲击的力量也逐渐提升,那元海壁障不断发出轰鸣之声。


        

轰,轰,轰……


        

在数不清第几次冲击后,宁修感觉经脉已经有些涨痛的时候,壁障蓦然出现了一道裂痕。


        

一道微光从那壁障中蔓延而出。


        

宁修见状脸色大喜,一鼓作气,冲击壁障,伴随着一声前所未有的剧烈轰鸣,壁障上的裂痕越来越多,逐渐扩散,随即轰的一下,壁障彻底炸裂。


        

一阵明亮的光芒从穴道之中闪耀而出,而宁修似看到了一片无比宽广的天地,有种豁然开朗之感。


        

穴道中,光芒照耀而出,其中夹杂着一股无比浓郁的生命能量逐渐蔓延至宁修全身,使得他那因为冲击元海境而有些负担过重的经脉迅速的复原。


        

甚至更加的坚韧!


        

任督二脉主人体气血。


        

而过多的气血会化作生命能量潜藏在元海之中,这股能量在人体遇到危机时可能会被激发。


        

这也是为什么有些人能在遇到生命危险时突然爆发潜能,力挽狂澜的重要原因。


        

而宁修自修行以来,服用过大量的天材地宝,什么麒麟血,千年灵芝,人参,雪莲,在系统简化后,他有时候都将这些天材地宝当饭吃的。


        

加上修行龙象大力这种练体功法。


        

这一切都使得他元海中潜藏的生命能量远远超过寻常武者,这股能量随着元海壁障被打破后宣泄而出,逐渐融入他的身体,使得他的肉身更进一步。


        

这也算是突破元海后的意外之喜了。


        

真气涌入元海之内,逐渐填充这片天地。


        

宁修内视元海,突然瞳孔倏然一缩。


        

“武者元海,刚刚开辟之时,至多五十丈,之后随着真气不断填充,元海也会慢慢扩大至百丈,若使得这百丈元海充盈,便是元海九重了……”


        

“但,我这方元海的空间竟有……两百八十丈!竟是寻常武者的数倍之大,而且,这还是刚刚开辟出来的元海,今后还能扩大至何种地步,尚未可知。”


        

宁修有些震惊。


        

没想到,自己的元海居然如此异于常人。


        

他再联想到之前那股滋养身体的生命能量,“看来是我服用了太多天材地宝,除了积攒起了不少生命能量外,更在不知不觉间使得元海变大了许多。”


        

这倒是一个不小的惊喜。


        

元海越大,证明他可以储藏的真气也越多,而两百八十丈的元海,这将让他在元海境的上限难以估量。


        

突破元海境后,宁修并没有立即出关,而是好好的巩固了一番,并又服用了十几颗极品玉清丹。


        

又是半个月时间过去。


        

他已经彻底巩固了元海境界,不仅如此,体内真气在元海中的规模也达到了二十丈。


        

虽然距离将两百八十丈元海完全填充还有不小的距离,但刚突破便有如此进境,已是非常难得。


        

“二十丈元海,元海二重境!”


        

宁修握紧了拳头,嘴角微扬,非常满意。


        

他真气在体内运转,发出呼啸声,犹如汹涌波涛。


        

渐渐的,他真气透体而出,在身后逐渐凝聚出一尊狰狞虚影,这虚影,似人似兽,有四肢,青面獠牙,身上透着浓烈煞气,双眼闪烁着冰冷杀意,凶悍非常。


        

这是罗刹诀达到一定火候后形成的罗刹幻影!


        

宁修的混元一气在融和了罗刹诀真气后,多出了一些煞气的特性,同时也将罗刹虚影的能力保留下来。


        

在他达到元海境后,也凝聚出了这尊虚影。


        

如此一来,他在战斗中又多出一种手段。


        

“算算时间,我进入罗刹院已过去一个多月了,拜托云老炼制的凶兵估计也快成了。”


        

宁修想起自己让云老炼制的凶兵,打算出去看看。


        

出屋后,他腰间直刀出鞘,御刀离开。


        

由于内门区域禁止御空,他落地行走了一段时间后才继续御刀前往玉罗城,而在来到玉罗城后,他便发现了一些不对劲,街道上巡逻的人比往常多了一倍,而且在人群中还有不少伪装成普通人的缉凶司捕快。


        

宁修在缉凶司待过一段时间,还做过捕头。


        

他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有大案件。


        

而且很可能是不下于昔日那宗堕仙散案的大案。


        

虽然宁修现在不是缉凶司的人了,但他的几个朋友都还在缉凶司,想着到时候再去问问。


        

眼下还是先去找云老要紧。


        

他一路来到东区郊外,他没有隐藏自己的身份,不少人都注意到了自己这个曾经的缉凶司捕头。


        

更因悬赏的事,有些人更是露出不怀好意的目光。


        

但当这些人在看到他腰间那代表真传弟子身份的青玉令牌后便一个个打消了心思,不敢轻举妄动了。


        

对于四周的变化,宁修是有所察觉的。


        

他不禁微微一笑,“真传弟子的身份还真好用。”


        

真传弟子数量不多,每一个都有成为宗门中流砥柱的潜力,是修罗宗的重点培养对象。


        

若有谁敢在修罗宗的地界谋害一个真传弟子,那凶手要面对的就不仅仅是缉凶司了。


        

内门一百八十八区乃至核心区的长老都会出动。


        

这样的阵仗,即便是通神也很难逃出生天。


        

很快。


        

宁修来到了东区郊外,也看到了自己昔日住的那栋别院,现在还是空空如也,没有人住。


        

宁修也没再进去。


        

他径直找到了云老,而云老修为也是不俗,在他来到的时候便已经察觉到了他。


        

“宁捕,哦不,现在应该叫做宁真传了,你可算是来了。”云老打开大门,看着宁修玩味一笑。


        

注意到宁修的进境后,他眼中露出一抹异色。


        

元海二重……


        

这家伙的实力提升得也太快了吧。


        

“见过云老,我这次是来拿兵器的,不知道是否已经铸好了?”宁修有些期待。


        

“早就好了,就等你来拿了。”


        

云老说着,让宁修进入,然后取出一个木盒。


        

“自己打开吧。”


        

宁修打开木盒,下一瞬,一抹红光照耀而来,红光中蕴含着一股令人胆寒的煞气,恍惚间,他仿佛看到了一头狰狞的穷奇在朝着自己咆哮,非常骇人。


        

红光散去。


        

宁修这才看清了眼前这把刀。


        

样式与自己现在用的直刀没有太大区别,唯一的区别便是那银亮的刀身上透着丝丝猩红。


        

刀锋更有煞气萦绕。


        

凶!


        

这是宁修对这把刀的第一印象。


        

这把刀,仿佛是一头活着的凶兽,随时都可能从那木盒中冲出来,将自己生吞活剥。


        

“好刀。”


        

宁修赞叹一声,非但没有害怕,反而直接上手,握着刀柄,将刀拿在手中仔细打量。


        

一股更加惊人的煞气从刀中顺着手臂侵蚀而来,直冲宁修脑海,一声声穷奇咆哮,在他脑海回荡。


        

这咆哮声带着一股令人窒息的疯狂之感。


        

若是普通人,现在早就将这把刀扔掉,不敢再碰。


        

但宁修目光微微一凝,精神力超乎寻常的他丝毫不惧,口中默念心若冰清,将那股疯狂之感给驱散。


        

不一会,咆哮声渐渐停止。


        

宁修握着刀,挥舞了两下。


        

刀锋破空,发出凄厉之声,似将空间撕裂,挥舞之时更伴随着煞气冲击,威能远超寻常兵器。


        

宁修越看越满意。


        

而一旁的云老也在时刻关注着宁修的变化,看到他从看刀到握刀,再到试刀,整个过程中都没有表现出丝毫异样,仿佛那刀上煞气对他毫无影响。


        

这让他眼中逐渐凝聚出一抹异样。


        

“好小子,竟能无视此刀煞气,你果然不俗!”


        

“云老谬赞,此刀,我很满意,云老的技艺果然炉火纯青,在下佩服。”宁修恭敬道。


        

“呵,我一生炼制过不少凶兵,此刀在我炼制的所有凶兵中也排得进前十了,自然不凡。”


        

前十?


        

这让宁修来了一点兴趣,“不知道云老炼制过最好最得意的凶兵是哪一把?现又在何处呢?”


        

“我炼制过的最好的一把凶兵,也是一把刀,名唤幽冥斩,但此刀,却不是我最得意的刀……相反,此刀不祥,非人所能驾驭,炼出此刀是我这一生做过的最后悔的事……”云老悠悠一叹,眼中露出些许伤感。


        

宁修心中咯噔一下,知道自己的问题恐怕是触碰到对方的伤心往事了,便转移了话题,道:“云老,我这把刀既是你所炼制的,便麻烦你为此刀赐名吧。”


        

“这应该是你这个主人的事吧。”


        

“呵,我这不没啥文化嘛。”


        

“你小子……好吧,那让我想想,此刀最关键的铸材乃是穷奇血晶,穷奇似虎,长有翅膀,好吃人,更有传闻,一些强大的穷奇可做驾驭魑魅,统御百鬼。”


        

“如今,穷奇陨落,化作铸材,自身也沦为刀中亡魂,既然如此,那便将其称为……虎鬼!”


        

宁修握着凶兵,淡淡一笑,道:“凶恶如虎,残暴似鬼,虎鬼刀,多谢大师赐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