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简简单单练个武 > 第一百七十四章:葬刀谷,面见宗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欧阳世家上空,一阵阵恐怖的压迫感如瀑布垂落。


        

这威势,充斥天地,笼罩山脉,山野之间,无数异兽匍匐在地,皆是感受到了惶恐不安。


        

这是修罗之怒!


        

而就在一个个修罗宗弟子积蓄真气,准备攻击先将欧阳世家的驻地来一波大清洗时,计无暇仿佛注意到了什么,轻咦一声,“这欧阳世家怎么这么安静?”


        

他们这么多人前来,欧阳世家却半点反应都没有。


        

连半个出来解释的人都没看到。


        

“快看,那是阿修!”


        

这时,雪不染注意到了宁修,身影快速掠下,来到宁修面前,连忙上前查看,脸上布满了担心之色。


        

宁修淡淡一笑,“雪姐姐,你放心吧,我没事。”


        

“李雀说你为了救他们,孤身一人引开了欧阳世家的追兵,甚至还有一个通神武者,你担心死我了。”


        

看宁修没事,她才松了口气。


        

倒是计无暇走上来,看到安然无事的宁修后,没有感到太大意外,“我就说他没事吧,有你给的琉璃金火镯,就算有事也是欧阳世家的人出事。”


        

别人不知道了琉璃金火镯的威力,她还不清楚?


        

就欧阳世家那个老掉牙的通神武者,哪是对手?


        

唯一担心的便是通神境独有的伤神之招,但她又了解到宁修乃是精神力天才,对此招应该可以免疫。


        

所以宁修没事,并没有太出乎意料。


        

其余人也一一上前关怀慰问。


        

尤其是李雀,叶紫铃两人就差纳头叩拜了。


        

“宁师兄,这一次多亏有你,我跟叶师妹才能够保住一命,多谢!”李雀就要在宁修面前跪下。


        

众目睽睽之下,宁修自然不会受他这一大礼,将他搀扶起来,道:“都是自家师兄弟,无需多说。”


        

一旁的白老摸了摸胡须,看着宁修无比满意。


        

“李雀,你们能这么快回到修罗宗,带来援兵,已经做得很好了。”宁修淡淡笑道。


        

“多亏了宁兄引来了其他人,我们才能顺利回到修罗宗。”李雀说道,看着宁修眼中露出尊敬。


        

“没有人去追你们吗?”


        

“没有。”


        

宁修眸光微微一闪。


        

没人去追李雀,叶紫铃……


        

难道欧阳世家不在意背叛之事是否暴露,一心一意就想除掉我吗?我跟他们哪来这么大仇?


        

宁修内心有些许疑惑。


        

“宁师兄,这些人都是你杀的吗?”


        

叶紫铃看着四周的尸体突然转移了话题问道。


        

宁修微微颔首,“嗯……”


        

接着,他将事情的经过跟白老娓娓道来,这其中也包括自己已斩杀欧阳洪,欧阳风的事。


        

众人闻言,眼中的敬畏之色越发浓重了,一个人单挑一个世家,还杀了通神武者,这也太厉害了吧!


        

“你做得很好,回去之后,宗门一定会好好的奖励你的。”白老满意的一笑。


        

他望向欧阳世家的其他人,眼神瞬间变得冷漠,朝其余人淡漠道:“欧阳世家的人,杀无赦。”


        

“是。”


        

一场血腥的屠戮上演。


        

欧阳世家的人几乎被屠了大半,而且是无差别的。


        

哪怕是老弱妇孺也没放过。


        

这很残忍,但不可否认,只有这般残忍,修罗宗才能对宗门范围内的其他势力形成强而有力的震慑!


        

才能使修罗宗威严不倒。


        

在屠杀之后,修罗宗开始搜刮欧阳世家的财产,然后将部分人抓捕起来,准备审问背叛始末……


        

这其中,还有一些后续工作要做,但这些与宁修已经无关了,该得的好处,他已经在修罗宗众人还没有来之前就已经得到了,现在就差等回宗门再接受褒奖了。


        

…………


        

修罗宗上空。


        

宁修等人御空而归。


        

“这一次收获不小,虽然血晶,银元之类的宝物我没有多拿,但仅仅是饕餮神功,还有那异兽之心,这些一但消化,我的实力一定会提升不少。”


        

“另外,还有宗门的嘉奖……”


        

宁修心中有些期待。


        

而就在即将抵达核心区的时候,一阵惊人的煞气突然从一处山谷中冲天而起,贯入云层!


        

宁修等人受到惊扰,纷纷神色微变,望向那煞气的来源,只见一处山谷中,有猩红的煞气缓缓扩散,隐约之间,众人仿佛听到了一声声亡魂凄厉的咆哮之声。


        

那煞气,太过恐怖。


        

哪怕是宁修已修成罗刹血影,但也觉得心悸。


        

就在煞气扩散之时。


        

山谷上空,一张罗刹鬼脸蓦然形成,缓缓朝着山谷镇压而去,使得煞气迅速的收缩返回。


        

宁修看着那鬼脸,“那是……宗主。”


        

“的确是宗主的罗刹影。”计无暇在一旁点点头。


        

“那山谷中,有什么?”


        

宁修好奇问道。


        

“那里是修罗宗的禁地,名唤葬刀谷,据说在那里葬着一把刀,但此刀太过凶厉,全宗上下,即便是宗主也无法将其掌控,而且此刀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爆发出煞气,只有宗主能够出面镇压。”计无暇解释道。


        

“刀……”


        

宁修不禁想起之前与云老谈话时提到的一把刀,隐隐有所猜测,“那把刀,是不是叫幽冥斩?”


        

计无暇意外的看了他一眼,随即恍然道:“我听说你在外门的时候跟云老相识,手中的虎鬼也是云老帮你打造的,知道幽冥斩倒也不是不能接受……不错,这把刀便是幽冥斩,是云老亲自打造的一把凶兵!”


        

“云老说过,打造这把凶兵是他这一生最后悔的一件事,师姐,你知道这其中原因吗?”


        

“听我师傅说过,据说六十年前,修罗宗得到了一块绝世罕见的血晶,云老主张将其打造成凶兵,为修罗宗提升战力,那把刀,历时三年而成,但刀成之时,天地变色,日月失辉,凶煞之气笼罩整个修罗宗,参与铸刀的十一个铸刀师,三个长老,六十一个弟子当场被煞气撕裂而亡,只剩下云老一人活了下来……”


        

“更关键的是,这把刀铸成之后,根本无人能够掌控,一但靠近,便会遭遇煞气侵蚀,轻则丧失理智,重则当场死亡,无奈之下,修罗宗只要将此刀扔在这山谷中,并且每隔一段时间来镇压此刀煞气,另外,若是有一些犯了大错的弟子也会被扔进这山谷,受煞气侵蚀之苦,啧啧,那滋味,我想你们不会想尝试的。”


        

计无暇似乎想起了什么,打了个寒颤。


        

宁修好奇道:“师姐进去过?”


        

“当年年少轻狂不懂事,以为自己是命定的执刀之人,便想去试一试,可惜只是远远看了一眼那把刀,我就退出来了。”计无暇也不嫌丢人,淡淡笑道。


        

宁修远远的看了一眼葬刀谷,道:“为了炼这把刀死了这么多人,难怪云老说这是他最后悔的事了。”


        

“是啊,听说云老自此事后也是身受重创,自觉无颜待在这核心区,便自行退到了外门区域了。”


        

“原来如此……”


        

葬刀谷的事,只是宁修等人回宗的一个小小插曲。


        

“宁修,你与我去见见宗主。”


        

回来后,白老朝宁修说道。


        

见宗主?


        

宁修不禁想到了那日与雪不染重逢时,被宗主隔空敲了一下脑袋的事,恭敬道:“是。”


        

他把自己随身的行李交给雪不染,让对方帮自己带回去,然后随着白老前往第一峰。


        

这是宁修第一次进入核心三峰。


        

在这里,他感受到了一股比其他地方要浓郁的灵气波动,山野之间还生长着各种各样的药材。


        

仅仅是这第一峰,就是一块巨大的资源宝地了。


        

来到第一峰山顶,这里有一座庄严的宫殿,白老进入后朝着殿中一个黑发中年男子躬身行礼。


        

“宗主。”


        

宁修也跟着行了一礼,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修罗宗主,看起来四十出头,面容俊郎,双目有神,穿着一身黑色宽袖长袍,黑发随意束在脑后,有几分潇洒。


        

这是一个中年帅大叔。


        

“先坐下吧。”


        

修罗宗主淡淡一笑。


        

“是。”


        

两人坐下后,白老开始阐述欧阳世家背叛始末。


        

“我们审问过欧阳世家的几个高层,他们口供几乎是一致的,在三个月前,欧阳世家的少主欧阳宇在出外游历的时候结识了紫莲宗的一个真传,两人迅速坠入爱河,而以此为契机,欧阳世家与紫莲教的高层开始有了联系,并在紫莲教一连串利益诱惑下,决定背叛……”


        

“据说,紫莲教还根据欧阳世家的功法特点,为他们提供了大量的强大异兽血肉,助他们修行,这其中甚至还包括了一颗蛟龙之心!”


        

白老娓娓道来。


        

蛟龙之心……


        

宁修在一旁闻言,心中一动。


        

看来十有八九就是自己得到的那颗异兽之心了。


        

宁修不动声色。


        

“蛟龙心,大部分异兽身上最有价值的是血晶,但对于欧阳世家这种修行特殊功法的人来说,蛟龙心与蛟龙血晶并没有太大的区别,紫莲教用一颗对自己用处不大的蛟龙心换取了欧阳世家的投靠,倒是不亏。”


        

“嗯,只是我们搜遍了欧阳世家上下,也没有找到那蛟龙心,或许是被欧阳世家的人用了。”


        

说到这,白老看了一眼宁修。


        

在他们去欧阳世家前,宁修便打服了整个欧阳世家了,若说那蛟龙心最可能被谁拿了,非他莫属。


        

但白老并未说出来。


        

但他的眼神,宁修注意到了。


        

被发现了?


        

不过宁修依旧镇定自若,并未自乱阵脚,而修罗宗主看了他一眼,问道:“宁修,白老带人去欧阳世家之前,就你与欧阳世家接触得最多,可有要补充的吗?”


        

宁修想了想,说道:“我听欧阳世家的人说过,三个月前,他们遇到了一场兽潮,而引发兽潮的异象与在紫罗山脉出现的异象如出一辙。”


        

“长生法器嘛……看来紫莲教对那长生法器的掌握速度比我预想的要快一些啊。”修罗宗主淡淡道。


        

他这话也佐证了宁修的猜想。


        

那件长生法器的确是让紫莲教的人夺走了。


        

而紫莲教很可能就是在欧阳世家所处的地方实验法器之力,顺便展现力量,震慑欧阳世家,武力与利诱双管齐下,才使得欧阳世家彻底背叛修罗宗。


        

他隐隐有种预感。


        

欧阳世家的背叛,很可能只是紫莲教,修罗宗这两大宗门对决的一个前兆而已。


        

接着,修罗宗主又询问了一些小细节,宁修将自己知道的娓娓道来,然后对方便让他先行离开了。


        

“呵,老白,你觉得此人怎么样?”


        

修罗宗主对白老说道。


        

白老想了一会,然后轻笑道:“虽有小贪,但却知分寸,那蛟龙心十有八九便是他拿了的,但欧阳世家的其他财富,他却没有多拿,此外,这一次能以一己之力抗衡整个欧阳世家,实力,胆识都非比寻常。”


        

“此子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嗯,紫莲教与修罗宗开战在即,我们需要的便是他这样的人才,与其相比,一颗蛟龙心又算什么呢,而且他能毁灭欧阳世家,这本就是他该得的,另外,该给的还是要给,不然显得我们太过小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