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简简单单练个武 > 第一百八十二章:城主的讯息,牡丹凋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离开天云城主府的宁修并未直接离开天云城,而是来到了元晶市场找到了刘云飞。


        

而刘云飞也看到了城主府上空发生的事,知道血牡丹找到了天云城主作为庇护。


        

“宁师弟,一个血牡丹不用太放在心上,以你的成长速度,假以时日,她不过就是你眼中的一蝼蚁,翻手便可以拍死了。”刘云飞淡淡一笑道。


        

宁修闻言淡淡道:“刘兄,你跟其他人先行回宗门后,我会尽快跟你们汇合的。”


        

“哦,宁兄还想继续留在这?”


        

“嗯,我想再观察两日。”


        

宁修点点头。


        

这血牡丹留着终究是一个祸患,对方今天可以派蝙蝠王来杀他,明天同样可以再派其他人。


        

反正这死仇已经结下了,那便只好不死不休了。


        

刘云飞想了想,“好,那我祝宁兄顺利了,只不过那天云城主实力强大,你万不可与其硬碰硬。”


        

“我知道了。”


        

天云城主的修为已接近神游境了,这样的实力,宁修就算是再冲动也不会鲁莽的。


        

很快。


        

刘云飞回到了蜃楼,用购置来的元晶补充蜃楼的动力,然后便与众人返回宗门了。


        

宁修看着远去的蜃楼,返回了天云城,易了容,在城主府附近找了一间客栈暂时住下。


        

他思考着与天云城主见面时对方所说的话。


        

“只要我还在城主府,小友便动不得她……”


        

换句话说,只要对方不在城主府便行吗?


        

看得出,天云城主是不想与修罗宗为敌的,但碍于面子以及跟血牡丹生意上的交情才出面……


        

另一边。


        

城主府内。


        

血牡丹看着修罗宗那远去的蜃楼不禁松了口气。


        

“老板,宁修他们已经离开了,我们要不要也回蜃楼,尽快回商会?”血牡丹旁边的一人说道。


        

血牡丹摇了摇头,“不,修罗宗的蜃楼是走了,但宁修走没走却不一定,或许他就隐藏在城主府外的某个角落,就等着我们出去送死呢。”


        

她很谨慎,没有贸然离开城主府,想了想,“你找人去给兄长传讯,让兄长派人来接我。”


        

“是。”


        

那人点点头便下去安排了。


        

“血老板受惊了,这几日便在我这好好歇息吧。”


        

天云城主淡淡笑道。


        

血牡丹款款行礼,“多谢城主仗义施手了,这次回去后,我必备上厚礼,再次前来登门拜谢。”


        

“血老板客气了。”


        

天云城主笑了笑,然后让人下去给血牡丹几人安排住处,等对方离开后,他对身边的一个老者道:“你下去调查一下那个追杀血牡丹的少年的身份。”


        

“是。”


        

不久后,老者便拿着一份情报呈交给天云城主。


        

“这么快?”


        

“嗯,最近这个少年在修罗宗的名气很大,调查起来也容易,这个少年很不简单,城主自己看吧。”


        

天云城主拿过情报查看起来,越看眼神越凝重。


        

“不到半年便从一个小小的缉凶司捕快一跃成为了修罗宗真传,而且还是修罗宗千百年来唯二打通幻影楼的武者,其姐姐还是修罗宗有史以来天赋最强的几人之一,第三峰的少主,最恐怖的是此人居然在半年内便从先天晋级到如今足以斩杀通神的地步……”


        

天云城主有些坐不住了。


        

他蹭的一下站起来。


        

实在是这份情报过于匪夷所思了,宁修的履历太过惊人,哪怕是他这样的高手看了都心悸。


        

“这情报上都是真的?”


        

“或许有所夸大,但大部分应该是真的。”


        

老者拱手道,表情也非常凝重,“城主,此子不可小觑,他虽然还只是修罗宗真传,但绝对不弱于三峰的少主,甚至成为三峰少主也是时间问题,再加上他的姐姐……不得不说,咱们这一次是摊上大事了。”


        

天云城主揉了揉眉心,“这个血牡丹,还真是给我找了一个不小的麻烦啊。”


        

“城主,血老板与宁修的冲突,宁修本就占理,我们没有必要插手的,要不把她赶走吧?”


        

“说得轻巧,现在她就在城主府,赶走她简单,但她身后站着的可是血浮屠,那可是一个亡命之徒,将他惹怒了,我天云城可没好果子吃。”


        

“可血浮屠再凶,也比不上修罗宗啊,这宁修将来铁定是要成为修罗宗核心人物的,此时与他交恶,难保他将来不会找城主的麻烦。”


        

天云城主思索了一会,随即朝老者道:“宁修此刻在何处?不会真的已经离开了吧?”


        

“没有,根据咱们在城中的碟子来报,他此刻正住在城主府外的悦来客栈。”


        

“呵,看来他读懂了我的暗示,管家,你亲自去一趟客栈,传达一下我的意思,就说……”


        

…………


        

城主府外。


        

宁修正透过屋内的窗户时刻关注着城主府。


        

蓦然。


        

他注意到城主府外有一只白色的飞鸟掠出,宁修认得那飞鸟,那是一种名唤千里鸽的信鸟,此鸟飞行速度极快,日行数千里,是一些人专门饲养来传讯用的。


        

修罗宗内也有大量类似的信鸟。


        

宁修身影一闪,御刀而出,以最快的速度朝那信鸟追去,而察觉身后有人在跟着自己,那信鸟扑通扑通的翅膀,飞得更快了,宁修冷笑一声,斩出一道刀气。


        

嗖!


        

刀气破空,将信鸟斩落。


        

宁修在半空中将其接住,从对方脚上的信筒中取出一分信件,打开一看,这是血牡丹的求救讯号。


        

而她求救的对象正是血浮屠。


        

“是猜到我还没有离开,不敢贸然出城主府,所以打算找人来救援,血浮屠……”


        

宁修脑海中浮现出一些关于这血浮屠的信息。


        

后土八大毒王之一,专门走私堕仙散,各大宗门眼中的毒瘤,但却凭借着高强修为以及暗地里经营起来的庞大势力生存多年,使得各方为之忌惮。


        

宁修看了一眼城主府,眼神闪烁,那血浮屠比起天云城主更难对付,若对方来了,他就只能先离开。


        

幸好这信鸟让他拦截住了。


        

但保不齐对方还有其他的传讯手段。


        

自己要注意一下。


        

宁修对城主府的观察越发仔细了,但血牡丹自进了里面,便一直没有再出来,连个面都不露。


        

“这位小友,可否让我在这里坐一会?”


        

这时,在宁修对面走来了一个老者。


        

宁修看了对方一眼,眸光一闪,认出了对方,这人是城主府的管家,这两天内他看到对方出了几趟门,有时是去购置城主府的生活物品,有时是去打理城主府的生意产业,对方在城主府中的地位很高。


        

整个天云城都对此人感到敬畏。


        

而如今,这么一个人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坐在了自己面前,而他也隐隐感受到了对方身上的气息。


        

通神。


        

虽然比不上天云城主,但比起宁修之前遇到的七莲长老,蝙蝠王都要强上不少。


        

对方认出我了。


        

宁修脑海中念头一闪。


        

不过想想也是,易容术可以改变容貌,但却难改气息,在一些感知力敏锐的武者面前形同虚设。


        

宁修的衣袖间已有毒粉在悄无声息的蔓延出去,他放在空晶里的虎鬼刀也随时准备取出。


        

对方虽是通神,但他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斩杀过通神武者了,真打起来,他一点也不怕。


        

而且,他也没从对方身上感受到杀意。


        

那管家继续道:“小友在天云城住得可还适应?”


        

“还行。”


        

“呵,我家主人用了几十年时间才建立起了这座城池,这些年来与各方势力周旋,谁也不愿得罪,着实是辛苦,但可惜,不是所有势力都愿意给面子的,比如城外的黑云寨,隔三差五的就在商道上劫运财物,明天我家主人便打算亲自出马,去端掉这个山寨,还天云城一个朗朗乾坤了。”那管家看着城主府喃喃说道。


        

似在感慨城主的不易,又好似故意说给宁修听。


        

说完,他便起身朝客栈外走去。


        

仿佛该传达的信息已经传达完了。


        

宁修听完他说的话,嘴角微微上扬,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天云城主是个聪明人。”


        

离开客栈的管家从怀里掏出一颗解毒丹服下,摇了摇头道:“这家伙还真狠,对我这么一个老人家都舍得下这么重的毒,要不是有两把刷子就要倒在里面了。”


        

第二日。


        

宁修依旧在客栈盯着城主府。


        

不久。


        

他便看到了天云城主带着一批亲卫离开,似去城外剿匪了,而那管家也带着一些人出门采购物资。


        

宁修眼前一亮,机会来了。


        

城主府内。


        

血牡丹察觉了一丝不对劲,她迅速前往天云城主的书房,问一个仆人,“城主人呢?”


        

“城主今日出城剿匪了。”


        

“什么?那管家呢?”


        

“管家今天出去采购一些生活物资,另外,还要去几家商铺对一下这个月的账目。”


        

“不好!”


        

血牡丹心中生出一丝不妙。


        

她连忙叫来自己的人,“现在立即离开这。”


        

“血老板,要回去了吗?”


        

“不,去城外找城主。”


        

“城主去剿匪,我们去干嘛?”


        

“别问那么多,总之只有在他身边,我们才是最安全的。”血牡丹快速的说道。


        

即便天云城主不想庇护她,但碍于血浮屠以及过往在生意上的交情,只要自己在他面前,他便只能勉为其难的出手,可对方若不在,那麻烦就大了。


        

血牡丹几人迅速便要赶往城外,但就在几人出了城门的那一瞬间,一道身影突然挡在了他们的面前。


        

来人一袭黑色深衣,手中握着一把直刀,少年脸上带着几分稚气,但双眼却是透着浓得化不开的杀意。


        

那杀意,刺入骨髓。


        

明明此时艳阳高照,阳光明媚动人。


        

但血牡丹几人却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脚底板陡然生出一股寒意直冲天灵,在他们的头皮炸开。


        

来人正是宁修!


        

“走!!”


        

血牡丹尖叫一声,便要逃走。


        

但宁修手中的刀已然出鞘了,迅猛的刀光犹如一道闪电霹雳般划破长空,裹挟着磅礴的威势以及滚滚真气斩出,十数丈的刀影将她完全笼罩!


        

这一刀,可斩通神。


        

血牡丹见状,脸色狂变,激发身上的一件晶宝,一道金色的壁障陡然凭空凝聚,但就在刀与壁障冲击的瞬间,巨大的力量使得壁障炸裂,血牡丹更因为那巨大的冲击力整个人宛若炮弹般倒飞而出,砸进城主府。


        

在她身旁的几人也立即朝宁修发起了攻击。


        

但他们的实力尚未突破通神,修为可能都比不上宁修,怎么可能与他这个战力远超同境的怪物相比呢?


        

虎鬼刀弥漫着蒸腾的煞气。


        

刀锋划破长空,狂乱的刀势宛若倾盆大雨!


        

七情刀法喜若狂!


        

刀光伴随着血雨,伴随着飞舞的残肢,血牡丹身边的几个护卫几乎在瞬间就被砍杀掉。


        

有城主府的护卫见状要冲上来协助,但宁修一步跨出,真气之海爆发,真气如潮,冲击四面八方。


        

一个个护卫全都被震退了出去。


        

而宁修再一步跨出,迷踪步施展,身影宛若鬼魅般难以揣摩,蹿入人群,竟无人能捕捉到。


        

被宁修一刀砸飞的血牡丹从废墟中站起来,披肩散发的她已无妩媚妖娆的风采,俏脸一片苍白,还未等她做出什么反应,一道身影已然来到她的面前。


        

阳光照在宁修的身上,他的影子笼罩了血牡丹,对方看着他,如看着死神,眼中带着浓浓的惊恐。


        

“宁修!有话好说,不要杀我,我这些年做生意积累了不少财富,我都可以给你!”


        

“还有,我兄长是血浮屠,你要……”


        

宁修没有理她,虎鬼刀已举起劈下,这血牡丹也是一个修为不俗的武者,虽然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但还是奋起反抗,手中出现一把长剑挡住了宁修的刀。


        

铿锵一声,刀剑相击,火花迸射。


        

宁修注意到,血牡丹那把剑的剑身之上隐隐有暗金色的光芒流转,这是一把精金武器。


        

但看了一眼,宁修便不再理会,又是一刀劈落。


        

这一刀,比刚才那一刀还要猛,血牡丹根本挡不下来,碰撞的瞬间,剑便被击飞了出去,握剑的手更是骨骼裂开,血流不止,她吓得花容失色,迅速施展一门身法,但宁修刀势一转,四周有刀气纵横,化作囚笼。


        

困愁城!


        

身法被限制,血牡丹终于退无可退,被宁修逼到了死角,伴随着刀光一闪,对方的脖颈被撕裂,一颗秀美的头颅高高抛起,跌落尘埃,香消玉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