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简简单单练个武 > 第一百九十三章:上官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处丛林内,戴着面具,一袭黑衣的八苦之主正坐在一块大青石上,而在他四周,躺着一具具尸体。


        

有紫莲教的,也有修罗宗的。


        

两大宗门开战,这紫罗山脉早已经混乱无比,沦为修罗场,而八苦突然来到这里,自然不可避免的被卷入其中了,身为黑市杀手中最有名气的几个之一,八苦之主自然不会畏惧,也出手击杀了一些人。


        

也算是磨炼一下剑法,顺便收集一些财富。


        

只要不做得太过火,修罗宗还有紫莲教是不会去管他的,这两大势力的眼中,现在只有彼此。


        

“啧,真不愧是大宗门的弟子,身上居然随身带着几万金元。”八苦之主拿着一沓金票啧啧称奇。


        

要知道,他刚入杀手这一行时,辛辛苦苦十几年都攒不了这么多,有时候买一些丹药都花完了。


        

而这些大势力的核心弟子,一个个都吃喝不愁,身上随身带着一堆银元金元,这条件太优渥了。


        

嗖。


        

一道黑色身影犹如鬼魅般出现在八苦之主后面,拱手说道:“首领,有消息说宁修此刻正前往白玉山。”


        

“白玉山……那可是一个财富之地,听说那里产出的宝玉,品质好点的,一颗能买几百上千金元呢。”


        

八苦之主淡淡一笑,随即眼中露出冷冽寒光,“还有那宁修,身为修罗宗近些年崛起得最快的真传,他身上的财富应该也不会少,杀了他,不仅有三千万金元可以拿,或许还会有不小的收获。”


        

“让所有弟兄准备,明日出发前往白玉山!”


        

“是。”


        

…………


        

云层中。


        

一道刀光迅速划过,宁修御刀而行,一路朝着白玉山而去,而这一路上,他偶尔遇到一些战斗,也是能帮就帮,故而花费了不少时间才到了白玉山。


        

白玉山南面,一处营地内。


        

修罗宗的弟子正在休息,他们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些许伤势,显然是刚刚经历过战斗的。


        

营地中,一个穿着黑衣,柳眉凤目,五官精致,气质威严的女子正在巡视,偶尔帮助一些伤者推拿气血。


        

此人,却是第三峰的大少主,上官曦。


        

也是计无暇,雪不染的师姐。


        

修为,通神七重!


        

在修罗宗年轻一代中,是最出众的几人之一。


        

“上官少主,宁修来了。”


        

一个弟子跑到上官曦的面前欣喜的说道。


        

上官曦眼前一亮,“带他来见我!”


        

不一会,宁修便来到了上官曦的面前。


        

宁修也是知道这个第三峰的大师姐的,可还未等他拱手行礼,这个大师姐便率先一掌朝他派来。


        

他意外之下,下意识的出手抵挡。


        

砰!


        

双掌相击,重重气浪激荡空间。


        

宁修倒退两步,有些意外。


        

这上官曦的实力比他遇到过的任何一个通神境武者还要强,单单是真气的强横程度就很不一般了。


        

此人体内的武脉数量,只怕不少……


        

宁修听计无暇说过,一些天才武者体内的武脉对于真气,战力是有加成作用的。


        

“能下意识的挡住我一掌,你的实力果然不俗,而且在意上的层次,也接近发在意先了吧!”


        

上官曦撤回手掌,赞叹一声。


        

意与武学结合的四个层次,意在发前,意发并进,发在意先,极发藏意。


        

宁修现在在第二层,但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厮杀,他距离发在意先,也已然不远了。


        

“我听计师姐还有姐姐经常提起上官师姐,今天总算是见面了,果然不同凡响。”


        

宁修拱手道,不大不小的拍了个马屁。


        

上官曦嘴角微翘,“你姐挺多的。”


        

“呃……”


        

宁修愣了一下,没想到对方关注点这么清奇。


        

“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你今天来这,想必是来相助我们攻占这白玉山的吧。”


        

“自然。”


        

“嗯,有你加入,我们也更有把握,我先给你讲讲跟我们争夺此地的紫莲教教众吧……”


        

接着,上官曦给宁修讲解起了现在所处的情况。


        

现在驻扎在这白玉山的紫莲教教众有上千人,大部分都是先天,化液境,至于元海境的有五十人左右。


        

最关键的是,此地有三个通神境的七莲长老,其中有一个,更是通神九重的顶尖高手!


        

“连通神九重的高手都来了,看来紫莲教对这白玉山十分看重啊。”宁修感慨道。


        

“嗯,传言这白玉山深处,诞生了一些玉髓!”


        

“玉髓?”


        

“不错,这些玉髓,跟元晶一样是某种灵气实质化的产物,但跟元晶那种难以被吸收炼化的灵气产物不一样,这玉髓,可以轻易被武者吸收炼化,据说,一滴玉髓有很大几率使一个元海九重的武者突破通神!而这白玉山每一次诞生的玉髓,不下于……二十滴!!”


        

听到这,宁修的眼神微微一凝。


        

一滴玉髓可以让一个元海九重突破通神。


        

而以修罗宗,紫莲教的底蕴,要想找出二十个元海九重的武者并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


        

换而言之,谁得了这二十滴玉髓,将很可能多出二十个通神境界的高手?!


        

虽然不一定有这么夸张的效果。


        

可哪怕是一半,对于一个宗门来说也有很大帮助。


        

尤其是在这两大宗门交战的关键时刻。


        

“紫莲教先我们一步占据了白玉山,我们现在可以说是久攻不下,原因就是我们这边缺少顶尖战力,而其余人也都在其他战场,无瑕分身,哪怕是能赶过来,只怕这玉髓也已经被拿了,师弟你来得正是时候。”


        

“下一次进攻的时候,那个通神九重的老家伙交给我来应付,至于另外两个通神境,便交给你还有周寿来对付了。”上官曦说道,提到了周寿。


        

而这个名字,让宁修露出一抹意外。


        

周寿……


        

第二峰的三少主。


        

他之前与此人倒是有几分冲突。


        

没想到,现在居然要与对方联手了。


        

他目光扫过人群,发现周寿站在一旁,当察觉宁修望了过来后,轻哼一声,撇开了脑袋。


        

宁修注意到对方的气息,已然突破通神。


        

第二峰的少主,还是有几把刷子的。


        

宁修淡淡一笑,没有说什么,他与对方之间的那点小恩怨放在修罗宗与紫莲教的战争中,微不足道。


        

第二日。


        

上官曦等人还在准备。


        

可突然,有一个弟子进来营寨内禀报,“少主,白玉山四周的异兽开始有异动了。”


        

“异兽异动?”


        

上官曦眸光一闪,出了大营,飞身而起,而宁修也跟着上去查看,发现白玉山四周的异兽的确有些躁动。


        

不少异兽似乎感应到了什么,都在朝白玉山的山顶靠近,上官曦道:“看来玉髓已经诞生了,这些异兽正是被玉髓的气息给吸引过来的,我们要尽快行动。”


        

天材地宝的诞生,往往会吸引其他生灵的觊觎。


        

人类也好,异兽也好。


        

在这方面是差不多的,尤其是异兽,它们的感知往往比人类要敏锐,更能感应到天材地宝的存在。


        

白玉山四周异兽的躁动,宣告着玉髓的诞生,而一旦玉髓被紫莲教的人拿走,势必会被送回总舵。


        

那时候,修罗宗要夺取就没机会了。


        

事不宜迟,上官曦带着众人,朝着白玉山山顶迅速的飞掠而去,而在这里,一个个紫莲教教众早已是严阵以待,尤其是站着山崖边上,一个白发老者,他看着上官曦,眼神冷漠道:“修罗宗的少主,你又来了。”


        

“老家伙,我今天一定会斩了你!”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实力了!”


        

这白发老者冷哼一声,身上有道道紫气盘旋而出。


        

最关键的是,他身后有一朵巨大紫莲拔地而起,徐徐绽放,恐怖的威势宣泄,赫然是通神九重。


        

上官曦轻哼一声,身后浮现出一具罗刹血影,滔天煞气翻滚不止,更蕴含着她的雄浑真气。


        

虽是通神七重,但她与通神九重一战却丝毫无惧。


        

两人如流星般在空中冲击,双掌相击,气浪如层层叠叠的扩散,使得四周云浪翻涌,不断退开。


        

“李老,我来助你!”


        

一声爆喝,紫莲教中,又有一个通神境的大汉冲了出来,在宁修身旁的周寿快步冲出,迎了上去。


        

“你的对手是我!”


        

周寿轻喝道。


        

“又是一个修罗宗的少主,好啊,今天在这里斩杀了你们两个,修罗宗主一定会很心痛的吧,哈哈!”


        

那大汉哈哈一笑,双掌连连挥舞。


        

而就在周寿与大汉交手的时候,一道黑影在丛林中游移,然后嗖的一下,朝上官曦的背后击去。


        

偷袭者,同样是一个通神,而且对方实力不俗,赫然是通神七重,与上官曦一样的境界。


        

虽然单打独斗,上官曦可以轻易打败对方,可现在她与李老激战,只怕是抽不开身。


        

可她并不慌乱,就在那偷袭者即将击中她时,一道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宁修出手了。


        

“宁修!”


        

偷袭者是个看上去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他认出了宁修,眼中露出深深的戒备。


        

就在宁修挡下他攻击的时候,他额头上一道紫光陡然激射而出,毫不犹豫的便动用了伤神之招。


        

宁修不退不避,迎招而上,他也不知道有多磅礴的精神力直接挡下了这伤神之招。


        

与此同时,虎鬼刀斩出在空中划过凄冷刀光!


        

这一击,速度极快,电光石火不足以形容,隐隐在宁修杀意暴起之前便劈向了那中年男子。


        

对方不敢大意,手中匕首连连挥舞,眨眼间便与宁修手中的虎鬼刀相击了不下十次。


        

“发在意先的境界??”


        

中年男子有些心悸。


        

发在意先,招式在意之前,身体几乎形成了攻击的本能,非常的恐怖,让人防不胜防。


        

大部分,不,九成九的通神武者都没达到这境界。


        

宁修一个元海,倒是提前摸索到了。


        

“罗刹影!”


        

宁修一声轻喝。


        

刹那间。


        

罗刹血光扩散,在他身后,一尊头上长着犄角的狰狞鬼影浮现,滔滔煞气,震慑战场。


        

“罗刹鬼!”


        

周寿瞳孔倏然一缩,有些震撼。


        

要知道,他身为第三峰的少主,修行罗刹诀的时间比起宁修不知多多久,但他也才刚刚达到罗刹血影的地步而已,可宁修,却是直接达到了罗刹鬼的层次啊!


        

“好小子……”


        

上官曦也忍不住赞叹了一句。


        

接着便全身心的应付起面前的白发老者。


        

另一边,宁修的罗刹鬼虚影给在场不少修罗宗的弟子带去了巨大的士气,杀声高扬,朝紫莲教教众杀去。


        

眨眼间,血光弥漫。


        

白玉山,彻底化作修罗战场。


        

铿锵,铿锵。


        

刀与匕首相击了数十下,而就在那中年男子逐渐适应宁修的攻击节奏时,准备伺机反攻的时候,宁修的力量陡然暴涨,龙象巨力带着怒吼之声轰然爆发。


        

本来跟宁修打得不相上下的中年男子在感受到这股迎面撞击而来的力量后,脸色透出几分惊恐。


        

龙象之力加持,宁修力压通神七重,一下子就将对方砸飞了出去,狠狠在地面砸出一个大坑洞。


        

宁修没有放弃这个机会,乘胜追击。


        

一套七情刀法,在他手中施展得淋漓尽致,刀光从四面八方,朝那中年男子不断劈出。


        

通神境最强大的优势便是伤神之招了。


        

而没有这个优势,通神境在宁修看来,也只是加强版的元海境武者,他根本不惧。


        

数十招下来,宁修渐渐压制住了中年男子,抓住对方的一个破绽后,一招寂惊心爆发,劈开对方真气,在对方身上留下了一道巨大的伤痕。


        

受了伤的通神七重更加不是宁修对手了。


        

又是十几招后,便被斩于刀下。


        

“好!”


        

上官曦忍不住叫好。


        

接着,宁修在斩杀了那中年男子后,身影便激射而出,朝着周寿的方向快速掠来,攻向那紫莲教大汉。


        

对方看到宁修斩杀中年男子的身姿后,再看到这个煞星朝自己攻来,难免心悸,招式不禁出现破绽,正好被宁修抓住破绽,一刀斩下,怒气腾腾,怒问天!


        

砰!


        

这个与周寿鏖战许久的通神也被宁修一刀斩杀了!


        

“他竟强大到这一步了吗?”


        

周寿心悸无比,感觉自己虽然已晋级通神,可与宁修之间却是出现了一道难以测量的巨大沟壑!


        

宁修可没心思管周寿,转身朝上官曦掠去,去帮助对方,在他相助下,那白发老者虽然是通神九重的顶尖高手,但也没有任何悬念的被两人斩杀了。


        

剩下的就简单多了,没了通神武者的领导,剩下的紫莲教教众犹如一盘散沙,根本不足为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