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简简单单练个武 > 第两百一十八章:再见故人,杀鸡儆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宁园,是宁修为宁家村死去的村名建立的陵园。


        

本来,将近两年没有来了,他以为这陵园中定然是杂草丛生的,可进入后才发现这里被修整得很好,一座座墓碑井然有序,显然在宁修走后有人来打扫过。


        

宁修看着墓碑边上生长的野草,沉吟了一下,“看这样子,这陵园在两个月前刚被打扫过,是师傅吗?”


        

除了李清芷,他也想不出其他人了。


        

毕竟这里只有他与李清芷,红衣剑仙知道了。


        

师傅还在大周吗?


        

宁修不知道,他再度打扫了一下陵园,并取出备好的祭品一一放在各个墓碑前,无奈一叹,“之前说了每年回来看你们一次,是我言而无信了,抱歉。”


        

那时候的他还不知道,在大周之外,居然还有一個后土,去了后土后,他一门心思全放在修行上,根本没有空回来大周,若不是这次麒麟之事,他不知还要过多久才会重返大周内,想到这,他不禁有些惭愧。


        

他给宁园的亡魂们多烧了一些纸钱。


        

直到第二天,他才离开,去了一趟玄冥教,而如今的玄冥教,当家做主的乃是柳羽。


        

对方虽然还不是先天,但也是一个宗师了。


        

除了他之外,李飞扬,白雨菲几个玄冥教的杰出弟子也悉数突破到宗师之境,若是放在以前,玄冥教完全可以在大周称王称霸,没有人敢管。


        

只是现在的大周已非昔日大周,玄冥教的整体实力在大周虽然算是首屈一指,但还无法一手遮天。


        

不过大家也都知道玄冥教不好惹,因为玄冥教出了一个天才雪不染,被收进修罗宗当了真传。


        

哪怕是修罗宗分舵,在这对玄冥教也多有礼遇。


        

回到玄冥城的宁修来到一家酒楼。


        

名唤仙姑楼,生意兴隆,几乎座无虚席。


        

最出名的乃是蛇羹,称作天下第一蛇羹。


        

宁修走进酒楼,要了一份,滋滋有味的吃起来,而旁边的店小二也在吹嘘道:“这位公子,我们这蛇羹可是远近闻名的,昔日的天下第一宁修也都赞不绝口,而这天下第一蛇羹之名,也是因他而得名的。”


        

“的确不错,你们这的掌柜呢?”


        

“我们掌柜在忙,怎么,你认识我家掌柜?”


        

“嗯,你去找他,就说一声,故人来访。”


        

“好的,你稍等。”


        

店小二下去安排,可这时,在酒楼的一个雅阁内传出了一个喝骂声,“什么天下第一蛇羹,就这?叫你们掌柜的出来,不然,我拆了你们这酒楼。”


        

这声音中气十足,似乎不是好惹的。


        

而众人也都议论纷纷。


        

“这谁的,胆子这么大,敢来这里找茬?”


        

“是啊,他难道不知道这仙姑楼跟玄冥教有很深的关系吗?来这里找茬,莫不是在找死?”


        

“难道是大有来头不成?”


        

酒楼三层。


        

一个风姿绰约的女子缓缓走了下来,她头上带着银饰,身段婀娜,正是宁修的故友,蛇仙姑。


        

她看着那雅阁,眉宇微蹙,随即走了进去,只见在雅阁中坐着几个青年男子。


        

在看到蛇仙姑后,不禁眼前一亮,“哟,没想到这掌柜的居然还是一个可人儿呢。”


        

蛇仙姑淡淡道:“几位公子,若是饭菜不合口味的话,这一顿就当做我请了,请几位息怒。”


        

她修为自问也不俗了,也达到了宗师境。


        

可眼前几人的修为,她竟完全看不透,这让她心生忌惮,打算息事宁人。


        

但这几人完全没有这个打算,他们的目光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蛇仙姑,其中一人道:“要息怒也行,你留下来陪陪我们,若我们高兴了,自然不会追究了。”


        

蛇仙姑有些愠怒了,“还请几位见好就收,不要太放肆了,这里可是玄冥教的地盘。”


        

“哼,一个大周的小教派算个屁啊,我北辰世家翻手就可灭他个千百次了。”一个青年冷笑道。


        

北辰世家……


        

蛇仙姑没有听说过这个势力。


        

但她消息灵通,知道最近因为麒麟现世,有不少后土的人都来了大周,这些人,应该也是其中一部分。


        

后土武者对于大周来说,完全就是碾压的。


        

这让蛇仙姑不禁心中一沉。


        

“你若敢灭玄冥教,我便先灭了你北辰世家!”


        

一个淡漠的声音传入雅阁。


        

紧接着,一道身影突兀的出现在饭桌边上,他拿着酒壶酒,老神在在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饮下。


        

“放肆!”


        

“竟敢说灭我北辰世家,你以为你是谁啊!”


        

一个青年二话不说朝宁修脑袋罩去,但宁修站在原地不动,真气透体而出。


        

只是瞬间,那青年的手掌竟在刹那化作了灰烬!


        

对方甚至连惨叫声都没有,因为一切发生得太快,快到连痛觉都还没来得及传递到大脑。


        

可两秒钟后,那青年便在地上翻滚惨叫,看着宁修的眼神充满了畏惧,“快,快叫长老。”


        

“长老……你们还有长老?”


        

宁修似乎想到了什么,他在修罗宗分舵的时候,的确是见过北辰家的一个通神长老。


        

对方也来这玄冥城了吗?


        

巧了。


        

宁修没有阻止这几人,只见其中一人拿出一个类似于信号弹的东西,走到窗户点燃,咻的一声,一道火箭飞到空中炸来,然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辰字。


        

那几个青年盯着宁修道:“你死定了,我……”


        

他们还想要威胁一下宁修。


        

“趴下!”


        

宁修淡漠一喝,一股威压扩散而出。


        

砰!


        

一声巨响,这几人直接被压趴在地上,骨头几乎都要压碎了几根,惨叫连连,但却动弹不得。


        

这一幕,让蛇仙姑暗自咋舌。


        

而她看着宁修的背影,躬身行礼,“多谢公子仗义出手,不知公子姓……宁宁修?!”


        

她感谢的时候,宁修已经转过身了,看清楚他的脸厚,对方先是一愣,随即惊喜无比的上前,粉拳捶了一下他的胸口惊喜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宁修嘴角微翘,“刚回。”


        

“也是为了麒麟的事吗?”


        

“嗯。”


        

“这麒麟还真是宝物,所有人都想要它,连后土的这些武者也不例外。”蛇仙姑感慨道。


        

接着她看了一眼地上的几人,有些担心,“他们的来头似乎不小,宁修,你没问题吗?”


        

“放心吧,我能解决。”


        

蛇仙姑松了一口气。


        

而酒楼内众人听到了宁修的名字也都大为吃惊。


        

“宁修,天下第一的宁修?!”


        

“是当年的天下第一,不过现在世道变了,但此人的实力只怕也不是当年可比的了。”


        

“两年过去了,也不知道对方突破先天没有。”


        

宁修回玄冥城的事迅速传开。


        

玄冥教现任教主柳羽,白雨菲,李飞扬这几个昔日的好友也全都赶来了仙姑楼。


        

看到宁修,他们跟蛇仙姑一样欣喜。


        

“宁兄,好久不见。”


        

“对了,雪教主,还有张青他们过得怎么样了。”


        

几人问起雪不染,张青的近况。


        

宁修微微一笑,“他们还在修罗宗,我这次回大周也是有任务在身的,顺便回来看看诸位。”


        

几人聊着,而柳羽也注意到地上的几个青年,跟蛇仙姑了解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柳羽好奇问道:“宁兄,你现在的修为如何?”


        

“算是元海境吧。”


        

“嘶……元海?!竟是比先天还要高出两个境界的元海!!”柳羽几人大吃一惊,无比震撼。


        

与后土加强联系的这段时间,大周武者们也渐渐了解到了宗师之上的境界。


        

也知道,他们所谓的宗师在后土被称为后天,是最底层的武者,只有晋级先天,才有一定话语权。


        

柳羽几人就算是发挥最大的想象力,也只敢想象宁修只是突破到先天,没想到竟是元海?!


        

这在他们眼中,几乎是神仙人物了。


        

地上的几个北辰家青年听到元海二字也是十分的惊讶,没想到这个年岁跟他们差不多的青年,竟是个深藏不露的元海高手,这在北辰世家已能担任高级长老了。


        

但一个青年还是不由得冷笑道:“元海?哼,我们北辰世家这次来了一个通神长老,他只需一击,便可让你精神破灭而死,那是你无法想象的威能!你最好现在就放了我们,否则,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吵死了。”


        

宁修屈指一弹,一道真气破空而出,直接没入那青年的脑袋,只见对方的脑袋顿时浮现出一个血点,其大脑已经被完全破坏,死得不能再死了。


        

其余几人顿时噤若寒蝉。


        

而在这时。


        

玄冥城的上空突然多出了一股强横的真气威压,在只在瞬息之间便笼罩了整个玄冥城。


        

不少平民百姓纷纷被镇压在地上。


        

“谁敢动我北辰家的人?”


        

一个苍老浑厚的声音缓缓响起。


        

一个老者的身影悬浮在玄冥城的上空,散发着宛若天神震怒般的威压,令不少人为之惶恐。


        

哪怕是宗师也是在瑟瑟发抖。


        

这一刻,整个玄冥城,如临末日。


        

“宁宁兄……”


        

柳羽吞咽了一下口水,心中无比紧张。


        

如此恐怖的敌人,宁修真能应付吗?


        

宁修张开五指,只见地上那几个青年全都被他隔空吸到空气,单手一甩,以御物之能将几人朝上空中的那个北辰长老砸了过去,与此同时,数道刀气迸发。


        

那几人在靠近北辰长老时被刀气击中,就这样,北辰长老眼睁睁的看着族中子弟在面前化作血雾爆开。


        

这绝对是挑衅。


        

柳羽几人被宁修的所做所为给震惊到了。


        

而北辰长老先是一愣,然后怒发冲冠,眼神望向宁修所在的仙姑楼,“谁如此大胆!!?”


        

“我!!”


        

一声冷喝,宁修缓缓从仙姑楼中腾空而起。


        

而看到他,北辰长老那原本强势的气势顿时出现了变化,竟有降下去的趋势,他看着宁修,脸色变换。


        

“怎么是你?!”


        

底下众人面面相觑。


        

怎么回事?


        

这个通神强者,似乎在畏惧宁修啊。


        

他不是一个元海吗?


        

“是我,你北辰家的人不懂规矩,在我修罗宗的地盘上寻衅生事,被我杀了,你,也想死吗?”


        

宁修语气冰冷道。


        

“宁修,你真要与北辰家为敌?”


        

“有何不可?”


        

北辰家的通神武者加起来还不到十个。


        

还不够他一个人杀的,他怕什么?


        

他目光扫向四周,察觉到因为北辰长老的气息,有不少后土来的武者正在迅速靠近这里。


        

他冷笑一声,继续道:“诸位都是来找麒麟的,我修罗宗给你们这个面子,开放地界,让你们找,但我丑话说在前头,谁敢在这寻衅生事,骚扰大周百姓,那北辰家的这几人,便是下场了。”


        

他声音浩浩荡荡的传开。


        

诸多后土的武者都听得一清二楚,尤其是北辰长老被当做反面例子,更是脸色铁青,顿觉颜面扫地。


        

“宁修,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北辰长老按捺不住,身上涌出了一丝杀意。


        

虽然听说了宁修的种种事迹,但他却从来没有亲眼见过,说实话,他的内心是有一些怀疑的。


        

一个元海武者,真能强大到什么地步?


        

“杀意?你竟敢对莪露出杀意?”宁修看着北辰长老,眼神一凝,随即爆喝一声,“找死!!”


        

北辰长老都愣住了。


        

什么情况?


        

我就露出了一点杀意,你就要杀我?!


        

但宁修已经出手了。


        

他没用幽冥斩,那样太大材小用了。


        

他取出虎鬼刀,真气爆涌,灌注刀锋,而北辰长老脸色大变,直接动用了伤神之招。


        

但他的招式落在宁修身上,却无法对他造成丝毫伤害,相反的,他的刀光已经斩出了。


        

猩红刀芒,数十丈长,横亘而出!


        

煞气在一瞬间便铺天盖地,笼罩了北辰长老,让他无处躲避,直接被刀光拦腰斩断!


        

而那刀光去势不止,炸杀了北辰长老后,更直接飞出了上百丈,将远处一座山峰的山头直接削断!


        

北辰长老的尸体从空中坠落,摔成肉泥。


        

远处山峰,烟尘滚滚。


        

这一刀之威,看得众人目瞪口呆。


        

那些从后土来的武者也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对方这是在杀鸡儆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