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向全球公布魔法力量 > 第二十一章·私人请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除了这几种力量之外,我们周身还存在着更加隐秘的力量。这些以你们的境界暂时还接触不到,我就不介绍了。”


        

卓有为轻描淡写的补充道。


        

他介绍的这几种力量,皆属于魔法中较为基础的元素系力量。


        

大多数魔法学徒,都能感悟到其中一种或两种以上。


        

在此之上,还有更加隐秘而玄奥的力量。


        

这需要更加强大的精神力,以及更加庞大的魔力,才能感知并驾驭。


        

当然了,凡事皆有例外。


        

极少数天才异类,也能在魔法学徒时期就感悟到,甚至加以操控。


        

不过,这毕竟是极小概率事件,不说也罢。


        

此时,卓有为轻描淡写的透露,令教室众术士心潮澎湃,亦令围观这场课程的联邦高层如雷击顶,心旌摇曳。


        

卓有为展现出七种力量,已经令他们感到吃惊。


        

没想到,除了这七种力量,还有更加神秘的力量?!


        

这让他们如何不惊,如何不慌?


        

——·——


        

“我们还是低估了他的力量!”


        

吴老盯着激光幕布上的画面,双手无意识攥成拳头。


        

“吴老,我们将他推出来,会不会是一个错误决定?”


        

乔锐志脸色有些难堪。


        

吴老闻言深深吸了一口气,又吐出,放松身体靠在椅子上:


        

“这节课,卓有为两次强调摆正心态,摆正位置!我看,这话不止是说给术士们听,也是说给我们听,时代变了啊!”


        

吴老顿了顿又道:


        

“一个获取力量之后,能够自我约束,主动上报联邦之人,心性何其可贵!这样的人都不值得推出来,那我们还能推出什么人来?”


        

乔锐志闻言略一沉默道:“不图小利,必有大谋,只怕他的野心远超我们的想象。”


        

吴老道:“有野心好啊,有野心才会有顾忌,我们能开出的价码,不也正是野心吗?”


        

乔锐志闻言默然。


        

——·——


        

“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这些力量十分类似神话传说中的‘金木水火土,风雨雷电光’,我有理由认为,这些力量构成了术士的基本盘。”


        

“下面,我们来逐一分析这些基础力量……”


        

卓有为在展示过元素系力量之后,随即逐一讲解起来。


        

其实,他能讲的东西并不多。


        

不是说魔法知识贫瘠,而是为了“人设”有些东西他不能讲。


        

譬如说:


        

支撑起魔法繁荣主杆的《魔纹学》,知识极其庞杂冗繁,多少魔法师终其一生,也无法窥其一二。


        

然而魔纹源于魔法师对自然的观察。


        

狭义上来说,乃是源自对魔法生物的魔纹观察,因此现在连魔兽都没诞生,他怎么讲?


        

其次,第二主要科目《炼金学》,更是建立在魔纹学之上。其中涉及到的《魔法材料学》,复杂程度比起《魔纹学》只高不低。


        

如此更别提魔兽驯化、魔法召唤……等等。


        

好在,众术士对魔法的了解也完全就是一块空白,最缺的其实就是这些基础的知识。


        

因此一个个听得聚精会神,卓有为也讲得不亦乐乎!


        

在兴趣的谋杀下,时间毫无抵抗之力。


        

一上午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潺潺而逝。


        

若非卓有为摸手机看一眼时间,怕是还能继续讲下去。


        

“好了,今天课程就到这里,有什么不懂的,先相互讨论解决,解决不了的,再来找我。”


        

卓有为撂下这句话,转身离去。


        

这样的基础课,他以后不会再讲了。


        

再有新学员加入,要么看网课视频;要么跟着前辈学。


        

他只负责前沿魔法研究和传授。


        

这也是他和吴老商量好的教学模式。


        

……


        

离开财富大厦,卓有为跨上摩托,驱车前往农村老家。


        

路过梨园镇时,他下车杀了一只公鸡,拎了一尾鲫鱼,抓了一把豆角,又切了一扇猪耳朵,这才心满意足。


        

他的老家位于平西市梨园镇冶山庄。


        

村子不大,约百来户人家,随着近十来年流行城里买房,村里年轻人流失得厉害。


        

不少房子人去楼空,只剩下一座摇摇欲坠的砖瓦房。


        

以至于卓有为摩托进村后,除了在村口情报中心看到点人气儿。


        

进村之后,除了几条不识人的家狗,追车吠叫,便再也不见人影。


        

回到家,父母工作还没回来,卓有为撸起袖子,开始忙碌起来。


        

别看他做饭动作看起来挺娴熟,实际上,在大学毕业之前,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主儿。


        

也就大学毕业之后,在市里找了工作,一个人住在爹妈买的房子里,外卖吃腻歪了,这才被逼出做饭本事。


        

手艺谈不上好,但也不算差。


        

主要是现在调味品太丰富,各种佐料都撒一点,味道基本差不到哪里。


        

忙活了一下午,马马虎虎搞了一桌酒菜。


        

下午六点多,卓父卓母骑着电动车相继回家。


        

“呵,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回到家,卓母看着一桌饭菜,满脸感慨,眸中带着几分欣慰。


        

“那可不,我跟你说,这可不是饭店的。”卓有为一脸臭屁。


        

“看出来了,哪家饭店做成这样早倒闭了。”


        

卓有为:“……”


        

“啥时候回来的?怎么不给家里打个电话?”卓父在旁边插口问道。


        

“也就刚回来没两天,忙着交接工作,就没打电话,省得你们担心。”


        

卓有为道,随即转移话题:“爸,赶紧洗手吃饭吧!”


        

待一家三口坐下之后,卓有为开了口:


        

“爸妈,我这次出差,参与了一个大项目,运气好搞成了,分红也下来了,你们猜有多少?”


        

“多少?”


        

卓有为竖了一根手指。


        

“一千?”卓母道。


        

卓有为翻了翻白眼。


        

“一万?”卓母表情惊讶起来。


        

卓有为见状,顿时嘀咕起来,将准备好的“一百万”念头生生压下,道:“十万!”


        

“嚯,这么多!”卓母大惊失色。


        

倒酒的卓父,也是惊讶的抬头看了过来。


        

卓有为夸张道:“不多,上千万的大项目呢!老板赚了大几百万,咱就喝点汤。”


        

卓父一听这话顿时不高兴了。


        

“咋地,十万还嫌少?人家这么大项目不要投入,没有风险啊?我跟你说,有为啊,你可别学那白眼狼。”


        

卓有为被噎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话。


        

“哎,你一打岔,我差点忘了。你说这事,我听着怎么这么玄乎呢?不会被老板骗了吧?这项目是不是还要本金投入?这次回家要钱来了?”


        

卓父说着,目光下意识扫了一眼满桌酒菜。


        

这桌酒菜,可不像是带把小子能办出来的事情。


        

卓有为哑然,没想到老爸还有这警惕心。


        

“没有,我有那么蠢吗?”


        

卓有为连连摆手,巴拉巴拉解释半天,才让父母半信半疑相信了他的话。


        

即便如此,父母也是千叮万嘱。


        

经此一闹,卓有为的目的,基本破产大半。


        

他这次回来,核心目的其实就一句话:


        

——你们儿子牛逼了,你们可以享福了。


        

不过,看父母样子,多少有些怀疑。


        

果然,当卓有为提起目的,让他们退休养老时,卓父卓母理都不理。


        

得!


        

卓有为略一琢磨,寻思着回头找柴进,挂靠个公家身份,再回来忽悠。


        

“有为啊,你那公司还缺人不?”


        

饭菜吃到一半,卓父突然想起什么问道。


        

“不缺,咋了?”


        

“你堂弟要毕业了,你大伯不想让他留在外地,本地一时半会又找不到好工作,所以我问问你,看看有没有头绪。”卓父道。


        

“哦,这事啊,我回头打听打听。”卓有为点了点头,记在心里。


        

这点小事,对他来说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卓父闻言点了点头,也没抱什么希望。


        

吃过晚饭,卓有为正要去洗碗,吴老打来电话。


        

卓有为估摸着应该术士学院的事情,不想,吴老却道:“卓先生,有件事,我想请你帮个忙,是私人请求,不知道,你今晚可有时间?”


        

“私人请求”四字一出,卓有为神色顿时微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