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向全球公布魔法力量 > 第二十四章·制造野生魔法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智诚看着卓院长随手凝聚而出的一枚枚苹果,顿时头皮发麻,心中一凉!


        

完了,这班长是当不成了。


        

“我去,我弄个标准圆形火球都难,咋捏个苹果出来?智多星,你能吗?”韩青一脸吐槽,歪头看向王智诚。


        

“不能,太难了。”王智诚摇头。


        

“是吧,我也觉得太难了。”梁达附和道。


        

“我们不行,别人多半也不成,先努力做,能做多少是多少。”何雷鼓劲道。


        

“有道理。”


        

749研究所出身的四名男生一阵嘀咕之后,在卓院长宣布考核开始后,立即咬牙尝试捏塑起来。


        

此时,教室内众术士在一番议论之后,也纷纷投入模拟之中。


        

卓有为站在前台,目光总览全局。


        

这个考题,说实话,超纲了!


        

但他要的就是这效果。


        

不难,怎么体现我水平?


        

“哗啦!”


        

教室内,一颗水球突然破碎,兜头盖脸浇下,将一名学员淋成了落汤鸡。


        

这一幕,令两名学员心神一颤,他们好容易捏塑而出能量球,顿时轰然破碎!


        

“啊——”


        

一波未落,一波又起,场中又是一声惊恐大叫,一名学员火焰失控,虽然并没有烧到身上,却把他吓得哇哇大叫。


        

更害得周围三五人魔力失控,酿成一连串魔法事故。


        

至此,意外就没停过,接二连三在场中冒出。


        

一个个别说捏苹果了,能顺利捏出一个球形,就算不错了。


        

“停,时间到!”


        

突然,台上传来一声喝止声。


        

几名心理素质不好的学员,心神一颤,得,好不容易捏出的球形,又碎了。


        

放眼望去,别管捏的像不像,四十多人能够捏出球形的,竟然不及十指之数。


        

场面怎一个“惨”字了得!


        

卓有为踱步走了下去,径直走到一名学员身前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学员不敢答话。


        

或者说,他都不确定卓院长是不是在问他?


        

因为他的目光死死盯着眼前水球,还无法具现化的精神力,环绕其上,额头冷汗直冒。


        

“他叫王智诚,卓院长。”何雷在旁边开口。


        

卓有为点了点头,五指如龙,虚空一抓,王智诚浑身一抖,惊恐发现水球脱离了他的掌控。


        

正当他以为水球会破裂时,才震惊发现,它竟然漂浮到卓院长掌心,沉沉浮浮起来。


        

卓有为托举着王智诚的水球,在学员中展示起来。


        

“王智诚这苹果,唔,虽然看不出来是个苹果,但起码有两个凹陷,马马虎虎是你们中最像苹果的苹果,本月班长就由他来当吧!”


        

卓有为说完,这水球蓦然泛起苍白之色,竟在众人瞠目结舌中,化为一颗……冰球!


        

又是一种全新力量?


        

这就是卓院长提起的更加隐秘的力量?


        

众学员瞪大眼睛。


        

坐在前台边缘的吴徽音更是明眸浑圆!


        

——爷爷说的没错,他身上藏了很多秘密。


        

在众人震惊目光中,卓有为单手托着冰球,走到王智诚身旁,将其轻轻放在桌子上道:“送你做个纪念!”


        

王智诚激动得哗啦一声站起,老脸涨红:“谢谢卓院长。”


        

“卓院长!”


        

一声不服的声音,从学员中传来:“卓院长,我是因为别人冲撞才失败的。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能捏出比他更像的苹果。”


        

这是一名皮肤黝黑青年,他叫陶浩然,联邦陆战队出身。


        

“我相信你能做到。”


        

不想,卓有为竟然想也不想的赞同道:


        

“但你也要明白,运气、心智、机缘,都是实力的一种,不然你也不会站在这里。下个月再竞选吧,这个月就他了。”


        

陶浩然一怔,那句“我相信你”令他既感动又无力反驳。


        

“啪!”


        

他下意识挺腰收腹立定,喝到:“陶浩然明白!”


        

至此,术士学院首位班长诞生。


        

不知多少人,羡慕嫉妒的看向陶浩然。


        

有点脑子都知道,这代表的不仅仅是开小灶的好处,还有进入联邦视野的光环。


        

在艳羡的人群中,包括同宿舍的何雷。


        

——·——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在首届术士学院中,我的成绩一直很普通。


        

卓院长很少关注我,在越来越多术士涌现之后,我也变得越来越平庸,仿佛成了一个透明人。


        

对了,我记得我们宿舍当时还出过一名班长,我当时嘴上说着恭喜,心里其实特别羡慕嫉妒。


        

然而现在回头望去,才发现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何雷回忆录·第二节·命运的戏弄节选》。


        

——·——


        

一上午时间,匆匆而过。


        

授课结束,卓有为一如既往的转身离去。


        

吴徽音像是跟屁虫一样,追了出来。


        

“卓先生,你要去哪里?”


        

吴徽音快步走近,和卓有为并肩而行,胳膊自然摆动间,不经意发生一些肢体接触。


        

女人啊,有些东西,简直无师自通。


        

“有事吗?”卓有为问道。


        

“那个,你带我来的,我自然想再跟你一起走啊!”吴徽音道。


        

卓有为心中叹气,压枪很累的好不好?


        

他正要找借口拒绝,心中忽然一动:“灵气复苏隐隐有加速迹象,我打算出去调查一下,你要跟着去吗?”


        

吴徽音眼睛一亮:“好啊好啊!”


        

“先别急着答应,这要跑一天,风吹日晒的,伤皮肤!”


        

“这……”


        

一听伤皮肤,吴徽音顿时犹豫了,但她仿佛下定某个决心一般,还是咬牙点头道:


        

“没关系!我也刚来平西市,正好趁此机会熟悉一下。”


        

“成吧,别喊累就行!”


        

卓有为点了点头。


        

天然按摩椅不用白不用。


        

骑上摩托,卓有为并没有第一时间进行所谓的调查,而是找了一家饭店,先解决一下五脏庙,这才开始调查。


        

平西市不大,但想要逛遍,没有大半天时间别想做到。


        

卓有为按照早就规划好的路线巡逻起来。


        

实际上,每路过一个小区,都会随手种下数枚针尖大小的魔网。


        

这与其说是魔网,不如说是种子。


        

当有需要的时候,才会将其从休眠中唤醒,扎根,抽枝,蔓延,充当耳目和触手!


        

——须知,魔网覆盖之处,即为魔法之神领地。


        

卓有为不仅可以通过魔网窥视周围隐秘,更可以通过魔网超视距释放魔法。


        

很早以前,卓有为就打算通过网格式播种,先凑个丐版魔网出来。


        

可惜,即便是这种丐版魔网,也需要十分庞大的魔力。


        

现在好了,联邦夜以继日培养的术士,成了他魔网最好的养分。


        

虽然他现在依旧无法编织出丐版魔网,但提前播下种子已经能够做到。


        

这一切,也将关乎他一个较为激进的计划。


        

——制造野生魔法师。


        

在精神系魔法中,包含大量十分邪恶的蛊惑类魔法。


        

因此他完全可以,以魔网为桥梁,在无接触情况下,催眠暗示普通人接触冥想,最终铭刻魔法之痕,觉醒为魔法师。


        

实际上,最初的时候,他还冒出过一个更加疯狂的想法。


        

那就是通过魔网,直接粗暴的广播冥想之法,快速普及魔法知识。


        

可惜,这个想法需要一个前置条件,那就是大范围魔网覆盖。


        

刚开始创业的卓有为,显然根本做不到这点。


        

因此只能作罢!


        

不过,即便能做到,卓有为也不会做。


        

因为这极有可能会暴露“魔法之神”的存在。


        

反而会让官方更加抵制魔法。


        

这无疑是卓有为不愿看到的。


        

其实,关于魔法之神,早晚会暴露。


        

因为当魔法师达到“法神”境界时,基本就能触摸到魔网本质,因此足以顺藤摸瓜,察觉到魔网背后的魔法之神。


        

也不知道当联邦,不,全人类知道魔网背后还有魔法之神时,会是什么心态?


        

狂热?


        

崩溃?


        

还是举起屠刀?


        

亦或者三者皆有?


        

卓有为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因为现在距离那一刻还很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