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向全球公布魔法力量 > 第二十八章·狗屎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王,下午你人去哪了,怎么没见到?”


        

王智诚刚刚推开宿舍大门,舍友梁达扭头间,便一脸好奇问道。


        

“还能去哪了?当小白鼠了呗!”


        

王智诚随口应道,走到床位跟前,收拾起私人物品。


        

躺在上铺,正在玩手机放松一下的韩青,扭头看到这一幕,一脸错愕:“怎么收拾起东西了?”


        

“搬出去住一段时间,方便白大褂24小时观察!”


        

“卧槽!真当小白鼠去了?”韩青大惊失色。


        

“不然呢?”


        

“你可是班长啊,卓院长能同意?”另一位舍友,梁达问道。


        

“正因为是班长,有些实验必须得参与。”


        

王智诚说到这时,嘴角抑制不住的勾起一抹得意。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卧槽,危险不?”梁达问道。


        

“说没危险是不可能的,多少有一点,不过,问题不大。”


        

“那就好。”


        

“啥时候能回来?”


        

“这哪说得清楚!”


        

在舍友七嘴八舌的议论中,王智诚也收拾好了私人物品,离开了宿舍。


        

在离开宿舍的刹那间,他脸上闪过一丝遗憾,受限于保密协议,他不能说出实情。


        

不然的话,他还真想欣赏一下舍友羡慕嫉妒的表情。


        

那感觉一定如饮佳酿,微醺醉人!


        

不过,没关系!


        

用不了多久,他将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成为如同卓院长一般光芒万丈的大人物!


        

到时候,舍友的表情必然会更加精彩。


        

想到兴奋处,王智诚心脏抑制不住的咚咚直跳,恨不得立即投入研究之中,证明他的天赋!


        

紧迫的研究项目,满足了他的愿望。


        

但现实也很快给了他一个大逼兜!!!


        

当他收拾好私人物品,投入研究之时,才发现有些事情看着简单,做起来极难。


        

火焰刺猬刺上的单位火焰纹路,看起来十分简单。


        

以他目前对灵气的控制技巧,轻而易举就能模拟出来。


        

他唯一需要担心的是,如何控制更多单位纹路,篆刻在面积更大的人体上。


        

结果,等到实操时,他傻眼了。


        

在模拟一个标准单位火焰纹路时,一切确实如他所料,轻而易举便模拟出来。


        

然而当他扩大数量之时,火焰纹路立马就会崩溃。


        

任他百般尝试,也无法篆刻出复数火焰纹路。


        

第一步的卡壳,如一盆冷水兜头泼下,令他遍体生寒。


        

“不着急,别给自己压力,慢慢来!卓院长能有如今成就,也是历时半年时间的沉淀和打磨,这点你要好好向他学习!”


        

陈博士见状,十分善解人意的宽慰道,说到最后一句话时,语速十分缓慢而郑重。


        

王智诚见状只能僵硬的笑了笑。


        

一种无法形容的无能怒火充斥身心。


        

他看过【血纹项目】资料,知道那是卓院长在喝醉情况下,妙手偶得的成果。


        

这里面固然有运气成分;


        

但理性也告诉他,实力才是关键!


        

人家在喝得晕乎乎情况下,还能记下好友血纹,更是将其复刻到他人身上,这能力堪称一流。


        

他呢?


        

在大脑完全清醒的情况下,别说复制正只刺猬,他连一根硬刺上的纹路都复刻不出来。


        

两相对比之下,这份落差,简直令人难堪!


        

然而他越是怀揣比较心态,越是焦急,越是焦急,越是复刻不出来。


        

直到精神力枯竭,恍惚中一抬首,才发现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两点钟。


        

一时间,一种无法形容的疲惫和挫败感,重重打击在他的心中,令他瘫软在椅子上,久久无言。


        

许久,他才勉强收拾惆怅心情,拖着疲惫身躯,休息去了。


        

翌日清晨,以冥想代替睡眠的王智诚,再次精神抖擞满血复活。


        

但只有他知道,失败阴影,是何等的蚀骨灼心!


        

这令他甚至不敢面对卓院长的办公室。


        

不过,他再万般不愿,也必须得面对。


        

“咚咚!”


        

“请进!”


        

王智诚深深吸了一口气,轻轻推开办公室大门。


        

办公室空旷。


        

一张试验台上,摆着几个防爆玻璃笼子,几只老鼠伏行其中,叽叽吱吱。


        

还有一只老鼠悬浮在空中,拼命踢蹬着四肢,周围隐隐可见血色纹路闪烁不止。


        

——这、这是血纹!


        

王智诚呆住了。


        

“卓院长。”


        

王智诚走近,满脸恭敬,目光却死死盯着空气中闪烁的血纹。


        

“班里情况怎么样?”


        

卓有为仿佛没看到王智诚的震骇,依旧慢条斯理调整着血纹构造,似乎是为了适应老鼠体型。


        

“班里新增了十二名学员,还有三名学员被联邦调走,执行长期任务,估计一时半会回不来。”


        

“按照您的吩咐,今天进行灵气吞吐练习,大多数学员都能按照您的标准完成,只有少数对灵气感知出现迟钝现象,具体表现为具现力量时,所需时间要多上几秒。”


        

王智诚毕恭毕敬汇报着班里情况。


        

“这应该是精神活跃度问题,除了勤加练习,暂时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卓有为说着,终于调整好血纹形态,将其注入老鼠体内。


        

本来挣扎不休的老鼠,陡然安静下来,在五鬼搬运之术的托举下,极为舒坦的舒展开四肢。


        

一道细密的血纹,浮现在老鼠体表。


        

这一幕,令王智诚瞳孔舒张,心脏咚咚直跳。


        

“真神奇!”


        

一声女子声音吓得王智诚一跳。


        

他进来时,完全被血纹吸引,根本没有注意办公室还有其他人。


        

此时,循声看去,才发现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这两天坐卓院长摩托来去的女子——吴徽音!


        

小道消息,她是卓院长的女朋友,具体什么情况,就没人知道了。


        

“你马上就能看到更神奇一幕。”


        

卓有为说着,将老鼠丢进防爆玻璃笼中。


        

这老鼠方一落地,便疯狂爬上另一只老鼠后背,做起不可描述动作。


        

“呸!”


        

吴徽音俏脸浮起一抹红晕。


        

王智诚盯着老鼠,故意问道:“卓院长,这是什么?”


        

卓有为随口道:“术士的另一种形态。”


        

“呀,消失了!”


        

吴徽音忽然低声惊呼。


        

王智诚一看,只见那只血纹老鼠,在哆嗦中,身上血纹悄然退去,仿佛不曾出现过。


        

“这也不行……异族相斥么?”


        

卓有为低声呢喃一句,声音很低,但身旁两人皆能听到。


        

“异族相斥?这血纹……不是来自老鼠?”


        

吴徽音何其聪慧,敏锐察觉到卓有为感叹中的潜台词。


        

“它来自一名人类,不然我怎么会说,这是术士的另一种形态?”卓有为解释道。


        

“那这是什么形态?很厉害吗?”吴徽音追问。


        

“不太好描述,总之,皮肤表面闪烁着血纹,力大无穷,灵性极高,有点类似于丐版绿巨人,不过,无法外放力量!”


        

卓有为正解释着,忽然轻“咦”一声。


        

只见王智诚突然抬手,以精神力为笔,以灵气为墨,临摹起老鼠身上的血纹。


        

可惜,在他临摹到第二个血纹单位时,血纹轰然破碎。


        

“看一眼就记住了?”卓有为问道。


        

“啊,是的,院长,我就下意识想试试。”王智诚佯装慌乱的解释道。


        

“倒是有点天赋。”卓有为不以为意,夸奖道。


        

“谢谢院长夸奖!”


        

王智诚连忙道,说完,他偷偷瞥了一眼卓有为神色,见他似乎并未生气,随即试探问道:


        

“院长,我刚刚明明感觉还能篆刻下去,不知怎么的突然就崩溃了,这是什么原因?”


        

卓有为瞥了一眼,颇为意味深长道:


        

“这血纹虽然看起来是由无数个重复纹路组成,实际上它是一个整体,你一个一个篆刻,等于让它们形成独立个体,灵气只会一个纹路中流转,自然会排斥其他纹路。”


        

“唔,这种感觉就像是磁铁。一旦敲碎了,每一块小磁铁,都会形成一个独立循环的小磁场,再想把它们拼凑如初,可就难了。”


        

王智诚闻言如遭雷击。


        

——道理竟然如此简单!


        

“哇!听起来好神奇,你是怎么发现这一点的?”吴徽音一脸惊讶。


        

卓有为笑了笑:“我当时喝醉了,一口气就将其篆刻出来,事后,才察觉到不对劲,两相对比一下,这才发现这个规律。”


        

王智诚闻言心中阴霾登时散去。


        

——原来,你也不过是走了狗屎运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