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惊凰医妃 > 第一卷_第 3 章 误会与大巴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燕王飞速地把包子咽下,惊道:“你这坏女人怎知……”


        

他声音有些大,话还没说完,云苓又飞速塞了一个包子在他的嘴里。


        

“按照辈分,你该叫我三嫂才是。”


        

燕王差点被噎死,他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想冲着云苓“呸”一声,却塞着一嘴的包子呸不出来。


        

“你这老寒腿,我只需四针,便能治好。”


        

“唔唔唔!”


        

鬼才信!


        

燕王瞪着她,眼神中满是狐疑,他从来没听说过楚云苓懂医术。


        

何况,他的腿和靖王的眼睛,一直由靖王的师母林芯亲手医治。


        

京中再找不出第二个比林芯医术更强的人了。


        

云苓见他不信,耸了耸肩。


        

她懂医术这件事的确鲜少有人知道,因为她是背着组织偷学的。


        

旁边的木架上放着一副干净整洁的银针,想来是给燕王用的东西。


        

云苓拿起银针,不由得想起往事,眼神幽暗。


        

她作为孤儿被组织收养,自幼便被注射过无数种未知的药剂,那是一种极度的痛苦和折磨。


        

在无数次实验中,只有极少一部分孤儿能够活下来,并开发出各种各样的异能。


        

和云苓一起活下来的另外三个女孩中,有人可以催眠读心,有人懂兽语能御兽,有人进化出超级大脑……


        

云苓作为活下来的“实验品”之一,也成功开发出精神力,并获得了与植物沟通的能力。


        

随后组织培云苓研究毒术,并用药物控制她们为组织所用。


        

为了和另外三个人逃出组织,云苓暗中修习医术,为的就是摆脱组织的药物控制。


        

可解药研发出来后,老大死了,她也死了,不知老二和老幺怎么样了……


        

燕王看着云苓的模样,忍不住背后发毛。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坏女人的眼神突然一下子变得好可怕。


        

该不会是想用针扎死他吧?


        

燕王正胡思乱想着,就见云苓真的拿着银针向他走来。


        

“唔唔!”燕王用眼神警告她。


        

云苓脸上的阴霾忽地一扫而光,笑眯眯地看着他。


        

“别怕,不会死人的。”


        

刚才大吃一顿后,精神力已经恢复了不少。


        

既然精神力并没有随着死亡消失,干脆拿燕王来试试好了,看恢复到什么程度了。


        

想要让精神力恢复至巅峰时期的状态,就必须不断将精神力用尽,对脑部反复刺激。


        

燕王见她脸上突然挂起如沐春风般的笑容,反而觉得头皮发麻。


        

这个女人奇怪的很,浑身伤成那样难道不痛吗,还能笑得出来。


        

他不知道的是,云苓曾经遭受过太多实验折磨,忍痛能力一流。如此伤势带来的痛感,其实算不得什么。


        

云苓把燕王的双腿放在凳子上,他的双腿很光洁,留有不少淡黑色的小点,应该是为了方便针灸特意修剪过毛发。


        

她随手用燕王的衣角擦干水渍,飞快地在他腿上落下几针,随后在左腿膝盖两侧稍稍用力一捏。


        

燕王的左小腿立刻无意识地抖动了一下,他神色一愣,微微睁大眼睛。


        

他的双腿已经很久没有过任何反应了。


        

未从诧异中回神,云苓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认真。


        

“我马上为你施第一针,可能会极痛无比,你且忍忍,往后下雨时便不会那么难受了。”


        

对普通人来讲,身体第一次接触精神力会很疼,这相当于遭到精神力攻击。


        

云苓深吸一口气,屏住呼吸集中所有精神力,手中渐渐凝聚出一根细如毛发的长针。


        

长针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几乎凝为实体。


        

沾满血污的红袖衫挡住了燕王的视线,他看不见云苓的动作,只觉得左腿膝盖蓦然一痛。


        

仿佛有什么尖尖的东西刺入了体内,似针扎,又似被灼烧一样的疼。


        

随后,前所未有过的痛感忽然自那一点猛地绽开,迅速蔓延至整条左腿。


        

“啊——!”


        

燕王惨叫一声,面色惨白,嘴里塞着包子,声音依旧响彻房间。


        

他用力咬紧牙关,额头青筋暴起,睁大眼睛死死瞪着云苓,似乎想说些什么,终是在猛烈的剧痛下昏了过去。


        

“累死我了。”


        

云苓的脸色同样好不到哪去,她头脑昏沉,全身发软地跌坐在椅子上,不停喘气。


        

这幅身体想要熟练驾驭精神力还需练习。


        

两条腿各扎两针,便能彻底驱除燕王的寒毒,但今天只能施一针,她需要保存些许体力。


        

云苓看了看窗外,担心燕王的叫声引来下人,不打算在此多做停留。


        

离开前,她顺手牵羊把柜子里一瓶上好的外伤药放入怀中。


        

正要将燕王腿上的银针取下放好,便听得院外响起几个凌乱的脚步声,云苓心下微沉。


        

房门被猛地打开,侍卫陆七扶着靖王走进门,身后跟着一个三十几岁的美妇人。


        

云苓昏沉的脑中飞快闪过几个残破的画面,认出妇人是靖王萧壁城的师母。


        

京城中医术最高明的大夫,林芯。


        

“我的个亲娘嘞,咱们王府遭贼了啊王爷!”


        

陆七一进门就吓得差点跳起来,这饭桌是遭猪拱了?


        

今天王爷大婚,跑腿忙了一整天饭都没来得及吃,刚才燕王殿下说要把这桌饭菜赏给他的。


        

不过离开片刻,竟然就只剩残渣了!


        

陆七心中悲愤,注意力还在饭菜上,林芯已面色发白地快步走至燕王身边。


        

“殿下醒醒,殿下!”


        

“楚云苓,你对燕王殿下做了什么!”


        

陆七这才看见燕王的“惨状”,惊的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


        

“天哪!天哪!”


        

萧壁城目不能视,听到楚云苓的名字脸色一寒,沉声问道:“陆七,怎么回事?”


        

林芯满面怒气,“楚云苓潜入房中绑了燕王殿下,还擅自对燕王殿下的腿施针,不知她做了些什么,殿下昏迷不醒!”


        

萧壁城脸色骤沉,屋子里的气氛瞬间降至冰点。


        

“禀报王爷!王妃用包子堵了燕王殿下的嘴,那么大的肉包子,属下都不能一口吞掉,这是想噎死燕王殿下啊!”


        

陆七的关注点总是很与众不同。


        

“殿下连裤子都没穿,王妃怎能与他独处一室!难道毁了王爷的清白不够,还要连燕王殿下的清白也一并毁掉吗?”


        

皇贵妃知道了会杀人的。


        

萧壁城面上杀气一闪而过,已是在暴怒边缘。


        

陆七鬼哭狼嚎,嚷嚷个没完没了,让云苓想解释都插不上话。


        

好不容易等他说完了,云苓皱眉道:“我刚才是在……”


        

她不开口还好,一开口,萧壁城立刻便听音辩位找准了她的方向,一道凌厉的掌风瞬间袭来。


        

云苓眼神一惊,想躲,虚弱的身体却来不及反应,被一巴掌打的重重跌坐在地上。


        

萧壁城冰冷的语气恨不得杀了她,“贱人!本王早已警告过你,你竟还敢对燕王动手!”


        

头脑本就昏昏沉沉,这一巴掌力道之重更让云苓眼冒金光,直接昏了过去。


        

失去意识前,云苓心中震惊。


        

这萧壁城不是个瞎子么?怎么还能打得这么准!


        

“陆七,把她扔回揽清院关起来!”


        

“倘若御之有事,便将这贱妇的尸首扔进皇宫请罪!”


        

陆七一抖,结巴道:“王、王爷……文国公府那边……”


        

“不必管文国公府,按本王吩咐的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