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7章 过耳成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妙香袅袅,回味悠长。


        

那个声音不知道说的是什么种族的语言,林白辞一个字都听不懂,但是发音充满了美感。


        

悦耳!空灵!闲适!


        

让他有一种空山新雨后的舒爽感!


        

林白辞连饥饿感都忘了,沉浸在这宛若仙乐一般的诵经声中。


        

人生如舟,乘风破浪。


        

七岁的林白辞,拎着小水桶,提着小鱼网,赤着脚疯跑在小溪边,想抓那条刚刚溜走的小泥鳅。


        

他捡了一颗青杏,酸煞了他的小牙。


        

十七岁的林白辞,在球场上挥汗如雨,在考场上奋笔疾书,也会在教室窗边看暗恋女孩回家的背影。


        

他想抓住那只蝉,抓住属于他的那个夏天。


        

二十七岁的林白辞,在公司里意气风发,在路边摊豪饮撸串,在深夜的出租屋里,制定人生规划。


        

他觉得自己无所不能,上可只手摘星,下能骑龙斩鲸。


        

三十七岁的林白辞,一事无成,失业在家。


        

没女友,没薪水,没朋友,他死死地拉紧了窗帘,惧怕每天升起的朝阳。


        

四十七岁的林白辞,行尸走肉,躺在床上,等着死神来敲门。


        

人生如舟,撞的头破血流!


        

“操OO”


        

林白辞禁不住爆出了一句国骂。


        

这是我的人生?


        

开玩笑呢!


        

林白辞超不爽,想打十个人,发泄这股怒火。


        

蓦然,一股剧烈的疼痛从胃部传来,铺天盖地的饥饿感,让林白辞泛起了一嘴的口水。


        

咕噜噜!


        

林白辞的意识,被这股饥饿感拉了回来,然后他就看到大家东倒西歪,躺在地板上。


        

每个人的表情,或扭曲,或兴奋,或愤怒……


        

听经?


        

大家早忘了这件事!


        

不过更恐怖的是,林白辞发现他脖子上的藤蔓套索在缓缓收紧,他现在已经有些喘不上气了。


        

【这诵经声会编织一场烂柯一梦!】


        

“你不早说?”


        

林白辞心中咆哮,多亏了这股饥饿感的刺激,把他从梦境中拽了出来。


        

当务之急,是赶紧把这段经文听完,完成这场神忌游戏。


        

只是脑海中,杂念纷呈,再加上即将被勒死的紧张和心悸,让林白辞根本静不下心听经。


        

怎么办?


        

林白辞抓住了放在身旁的火把。


        

要不要点了它?


        

他刚才进入这间禅房,没动手,是担心激怒神忌物,把他直接勒死,不过现在,好像没得选了。


        

脖子上的藤蔓套索,越来越紧。


        

林白辞强撑着,准备站起来,只是当左手摁在背包上时,他脑海中,灵光一现。


        

那个茶叶!


        

线香白烟形成的那句话,简单理解,就是用跏趺坐的姿态,听它诵经,能岿然不动,安静听完,就可以抵达彼岸。


        

所谓彼岸,应该就是活下来的意思。


        

大家现在遭遇的问题,是诵经声唤起各种杂念,根本静不下心听经。


        

林白辞急忙打开背包,抓了一把空心铁观音,塞进嘴巴里。


        

牙齿用力一咬,有汁液爆出。


        

喰神说了,喝下这茶水后,失去情感,心冷如铁,变成空心人,对梦想、女人之类的东西,瞬间失去兴趣,进入贤者时间。


        

那不就是说可以祛除杂念?


        

林白辞准备拼一把,要是空心铁观音没用,再放火烧香炉!


        

“也不知道干嚼有没有用?”


        

林白辞没时间找开水泡茶,不过把茶叶吞咽下去后,仅仅十几秒钟,他那满脑子乱糟糟的念头,仿佛被大雨冲掉的浮尘,消失不见了。


        

就连脖子上逐渐收紧的藤蔓套索,林白辞都觉得无所谓了。


        

不就是死么!


        

来吧,


        

本大爷躺平了,你再使点劲儿。


        

诵经声,清晰入耳,


        

跏趺而坐的林白辞一字不漏,那根绞着它的藤蔓套索,也渐渐松开了。


        

“成了!”


        

林白辞微微一笑。


        

其他人就没这么幸运了。


        

大腹男平日里胡吃海塞,重油重盐,也不健身,所以身体最差,这会儿已经脸色发青,快窒息而死了。


        

林白辞瞅了他一眼,抓起一把空心铁观音,蓦然起身,冲到金映真身边:“快,吃茶叶!”


        

高丽女双眼紧闭,无动于衷。


        

林白辞捏住她的下巴,强行掰开她的嘴唇,把茶叶塞了进去,之后又冲到老阿姨身边,如法炮制。


        

喂完司马牧和花悦鱼,林白辞的茶叶用完了,好在金映真那里还有,他赶紧去取。


        

接着是小李姐,顾哥。


        

林白辞最后看向大腹男,这个男人给他的印象不好,但是人命关天,他决定还是帮一把。


        

等喂完所有人茶叶,林白辞赶紧摆出跏趺坐。


        

众人吞下空心铁观音后,陆续恢复意识。


        

“发生了什么事?”


        

老阿姨一脸懵逼。


        

“嘴里还有茶叶吗?有就赶紧吞咽下去,什么都别想,摆好姿势,听经!”


        

林白辞叮嘱。


        

“茶?你做了什么?”


        

花悦鱼感觉到嘴里有一股味儿,有点像营养快线。


        

诶?


        

我为什么一点都不在乎能不能活下去了?


        

“欧巴……”


        

金映真知道林白辞帮了大家,漂亮的鹅蛋脸上,有紧张,又有兴奋。


        

我林欧巴果然超厉害!


        

大腹男因为窒息缺氧,身体发僵,试了好几次,都没摆出跏趺坐,所以他脖子上的藤蔓套索再一次收紧。


        

这简直是雪上加霜。


        

“帮……帮帮我!”


        

大腹男的本能,还在让他求助,不过因为吃下了空心铁观音,他没有歇斯底里的叫嚷。


        

没有人救他,不是大家冷血,是茶叶的效果发作了。


        

当诵经声结束时,大腹男脖子上的藤蔓套索已经完全收紧,把他的颈椎骨硬生生的勒断。


        

之后,他的身体肉眼可见的脱水,干裂,像风吹日晒了上千年似的,风化碎掉,只留下一滩尘土。


        

这恐怖的一幕,让大家看的遍体生寒,下意识的摸向脖颈。


        

咦?


        

那个套索没了?


        

“过关了?”


        

老阿姨的脸上,浮现起狂喜。


        

“哈哈,活下来了!”


        

司马牧大笑着,跳起来,一下子冲到林白辞身边:“白辞,多亏了你,咱们结拜吧!”


        

“你做了什么?”


        

花悦鱼终于有闲心认真打量这个大男生了。


        

脸上有青涩,涉世不深,应该还是高中生,个子很高,要是弹跳力好一些,这都能灌篮了。


        

“喂了你们茶叶!”


        

林白辞编了一个借口:“我当时很饿,也没吃的,就把刚才在外面院子里采的茶叶塞进了嘴里,没想到居然从烂柯一梦中苏醒,冷静下来!”


        

“什么茶叶?”


        

小李姐疑惑:“我怎么没见过?”


        

“就是那株叶子外形是观音坐着莲花的植物!”


        

金映真插话。


        

“啊?是那个呀!”


        

顾哥见过,但是大家害怕这造型怪异的植物有危险,没敢动,毕竟众人的脖子上还缠着藤蔓套索。


        

只是没想到它竟然是活下去的关键?


        

其实并不是,只要一个人无欲无求,看破红成,心不乱,就不会被神忌物污染。


        

可以说,只要是三岁以下的小孩子,几乎都能活着离开这间禅房。


        

“我去采点儿!”


        

司马牧窜了出去。


        

小李姐和顾哥见状,也赶紧出去了,这茶叶貌似是好东西,采一些,有备无患。


        

“白辞,你刚才弄的吃完了吧?我帮你再去采一些。”


        

老阿姨知道她没什么本事,只能在这些小事上体现价值。


        

金映真听到这话,抬腿就往出跑。


        

讨好林欧巴的机会,我绝对不会让给你们。


        

“谢谢你!正式介绍下,我姓花名悦鱼,你叫什么?应该没我大吧?”


        

花悦鱼其实也想赶紧去采空心铁观音,但是她强忍着,知道要先道谢。


        

接下来,想活着出神墟,


        

肯定还要依靠这位大男生,先把关系维护好。


        

“林白辞!”


        

林白辞看着个头到他胸口,一身水手服的花悦鱼:“我肯定比你大!”


        

“我是大学生好不好!”


        

花悦鱼掩嘴轻笑:“我只是看上去像个未成年少女而已。”


        

“……”


        

林白辞哑然。


        

女人果然只看脸,是猜不到年龄的。


        

“所以和我谈恋爱是不犯法的!”


        

花悦鱼说完,又想到一件事,赶紧补充:“对了,花悦鱼是我的真名,户口本上就这么写的!”


        

花悦鱼以前做自我介绍的时候,经常有人觉得她故意不说真名,用花名敷衍,是瞧不起他们。


        

“花姓氏不多见!”


        

林白辞微微一笑。


        

“嗯呐,最出名的是花木兰!”


        

花悦鱼想多了。


        

林白辞并不在乎她说的是不是真名,出不了神墟,叫王母娘娘都没用。


        

“你也去采点茶叶留着防身吧?”


        

林白辞握着火把,看向香炉。


        

烧了这玩意,省得它在害人。


        

“那我去了!”


        

花悦鱼迈开穿着过膝黑色丝袜的小腿,跑出禅房。


        

【餐前运动结束,可以进食了!】


        

“进什么食?”


        

林白辞哭笑不得:“你让我啃香炉还是吞香灰?”


        

【用人类国度的概念来说,这个蒲团上有一道神恩,叫做过耳成诵,吃掉它,你就可以拥有它!】


        

【过耳成诵,顾名思义,就是听过一遍的东西,可以全部记住,立刻复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