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9章 香积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李姐他们循着香味跑过去,急迫的好似饿了半个月要去抢食的野狗。


        

这明显不正常。


        

林白辞喊了好几声,都没办法阻止他们,就知道又是神忌物作祟。


        

五分钟后,众人气喘吁吁,冲进一处大院,停在了一座斋堂前。


        

斋堂大门上方,挂着一块‘香积厨’的牌匾。


        

“食堂?”


        

林白辞嗅了嗅,好像有人在熬粥,


        

很香!


        

花悦鱼她们推门而入。


        

嘎吱!


        

门轴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声响。


        

林白辞没有被这股香味诱惑,他完全可以离开,不过他犹豫了一下,迈过一尺高的门槛,跟了进去。


        

砰!


        

大门在林白辞进入后,立刻关上了。


        

林白辞回头,拽了拽木门。


        

很紧,


        

打不开了!


        

这间叫做香积厨的斋堂,地方很大,摆着五十张长方形的桌子和木凳,可以同时供六、七百人用餐。


        

在北侧,是厨房,看不到人忙碌,但是有浓郁的粥香飘出。


        

老阿姨找了一个空位坐下,就开始喊林白辞。


        

“白辞,快来坐!”


        

香积厨内,人很多,林白辞扫了一眼,大概近百位,但是都神情惶恐,没有说话的心情。


        

他们每个人的面前,都有一个大海碗,里面盛着紫色的八宝粥。


        

无论色泽还是香味,都非常诱人,让人只是看上一眼,就想喝到饱。


        

“客人七位,每人香粥一碗!”


        

一道豪放的女声嗓音,响彻在斋堂内。


        

给林白辞的感觉,就像进了梁山孙二娘的黑店,搞不好下一秒就有人冲出来,把他们乱刀砍死,然后做了包子馅儿。


        

出于谨慎,应该让别人询问目前的状况,但是金映真她们满脑子都是‘吃’,什么都顾不上了。


        

林白辞只能自己来。


        

他先是扫了一圈,接着看向坐在他斜对面三米处的那位六十来岁头发花白的大爷。


        

“大爷,这里怎么回事?”


        

林白辞很客气,但是大爷端起碗,吸溜了一口粥,理都不理他,而是朝着花悦鱼搭讪。


        

“美女,我怎么看你这么眼熟?”


        

这位大爷经常看直播,最喜欢这种小女生。


        

要是穿少一些,就更好了。


        

【一个为老不尊的老涩批,看直播都是白嫖,经常扮有钱人,撩女主播,但实际上是个小气鬼,每次去超市都要顺一些东西,被发现了就躺在地上装有心脏病!】


        

【注意,看到他摔倒,千万不要扶,会被讹上的!】


        

【建议炭烧后喂狗!】


        

喰神评价三联,把这个大爷说的一无是处。


        

花悦鱼完全没听到这位大爷的话,伸长了脖子,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厨房,望眼欲穿。


        

金映真和老阿姨她们也差不多。


        

大家没有久等,一位厨娘端着一个红漆托盘大步流星的走了出来。


        

上面摆着七碗粥。


        

碗很大,能盛下一个人的头。


        

林白辞看到这位厨娘,瞳孔猛的一缩。


        

对方穿着浆洗的很干净的粗布麻衣,系着围裙,头上包裹着一块白色方帕。


        

她的手脚很麻利,脸上的笑容也很亲切,只是身高大约两米,虎背熊腰,手臂粗的都能跑马了。


        

林白辞相信,面对这种厨娘,食客想的绝对不是怎么吃霸王餐,而是自己吃完饭还能不能活着出去的问题。


        

“福禄寿喜粥七碗!”


        

随着厨娘拉长了音调的高声唱喏,吨吨吨,林白辞七人面前,都摆上了一碗粥。


        

热气腾腾,粥香弥漫,让人禁不住食指大动。


        

“您慢用!”


        

厨娘喊完,双手将托盘放在小腹,很贤惠的退到了旁边,含笑看着众人。


        

金映真几人已经等不及了,他们甚至不用木勺,而是直接端起那个大海碗,往嘴里倒。


        

哪怕烫的呲牙乱叫,都没停下喝粥的动作。


        

“……”


        

林白辞看的嘴角抽抽。


        

厨娘很满意,只是看到林白辞没动,她脸上的笑容立刻敛去:“你……不喝吗?”


        

“烫,凉一凉!”


        

林白辞敷衍。


        

“热着喝,味道更好!”


        

厨娘解释。


        

“我怕烫!”


        

林白辞挤出了一个笑容。


        

“嘿嘿!”


        

大爷看着林白辞,一脸的幸灾乐祸,等着看他倒霉。


        

刚才有人不喝粥,可是被这位厨娘硬生生的扯开嘴巴,像往垃圾桶里倒泔水似的,全给灌了进去。


        

“我帮你!”


        

厨娘说完,把托盘往餐桌上一放,一个跨步就站到了林白辞面前,撸起袖子,准备帮他喝粥。


        

林白辞哪敢让这位厨娘动手,赶紧端起大海碗:“不用,我可以!”


        

呼噜!


        

林白辞吸了一口粥。


        

淦!


        

好烫!


        

厨娘重新展露笑容,放下袖子,拿起餐盘。


        

“放心喝,管够!”


        

说完,厨娘走向厨房。


        

林白辞等到厨娘转身,立刻低头,把嘴里的粥吐进了碗里。


        

谁知道这玩意有没有问题?


        

他肯定是不喝的。


        

林白辞很谨慎,嘴巴挨着海碗,一直偷瞄着厨娘的背影,要是对方发现了他吐粥,他会立刻再喝一口。


        

话说厨娘的后腰上居然还别着一把菜刀?


        

有点吓人。


        

厨娘直到走进厨房,没有回头。


        

林白辞放心了,看向其他人。


        

金映真六人在喝粥,一边喝还一边招呼林白辞快尝尝。


        

“别喝了!”


        

林白辞劝了一句,


        

没用。


        

“你为什么可以忍得住?”


        

大爷震惊的看着林白辞,目瞪口呆。


        

同桌的八个人,也是同样的表情。


        

这粥太香了,大家都是喝撑后,才发现不对劲,之前满脑子都是喝粥的念头。


        

林白辞没搭理这位大爷。


        

他有饥饿感,但不是针对这碗粥,而是想去厨房里‘吃’东西。


        

大爷的目光,落在松木火把上,之后又回到林白辞身上,仔细打量他。


        

这小子,


        

意志力好强,反正他刚才没忍住,喝粥的模样和饿死鬼投胎似的,搞的现在肚子撑得难受,都想吐了。


        

【民以食为天,喝粥!喝粥!】


        

林白辞听到喰神这句话,放心了不少,看来这粥没问题,可以喝。


        

斋堂内,大家都坐在木凳上,脸色难堪的喝着粥,有一些人明显早喝撑了,但是也不敢停下,只能硬塞。


        

他们都是身体不受控制,被香味吸引过来的。


        

“难道在某个时间段内,喝不完这碗粥,会被杀?”


        

林白辞分析。


        

“咦,你怎么不喝?很香的!”


        

司马牧看到林白辞没动,很是惊诧,他已经喝完了,还把碗拿了起来,用舌头舔剩下的米粒。


        

“不饿!”


        

林白辞注意到,司马牧因为喝了一碗,垫了肚子,现在注意力不全放在粥上了。


        

金映真胃口不大,已经吃不下了,喝粥速度明显放慢,倒是花悦鱼,没看出来,竟然是个大胃王。


        

“我劝你赶紧喝,等会儿厨娘出来,看到你没喝粥,会砍掉你的脑袋!”


        

大爷看到林白辞一口粥都没喝,心里很不爽,就故意吓唬他。


        

万一这福禄寿喜粥对身体有害,这小子没喝,岂不是逃过一劫?


        

这可不行!


        

要死大家一起死。


        

“不劳你费心,我胃不好,吃不了东西,我想那位厨娘会善解人意的!”


        

林白辞呵呵一笑。


        

这位大爷,心里有些阴暗。


        

司马牧喝完粥,刚放下碗,打过一个饱嗝,厨娘就端着一碗粥出来了。


        

还是那么大一个海碗,放在司马牧面前的桌子上。


        

“你能喝出这寿喜粥里有多少种食材吗?”


        

厨娘眨巴着台球大的眼睛,满是希冀的望着司马牧。


        

“喝不出来!”


        

司马牧摇头,这谁喝的出来呀?


        

他看了一眼碗里的热粥,有煮到快烂的红枣、桂圆、花生米,还有各种各样的豆子。


        

不认识。


        

厨娘一脸失望,不过还是勉强笑着:“没事,慢慢喝,慢慢认,不急!”


        

林白辞听到这话,眉头一挑。


        

难不成想要活下去,是猜中这种福禄粥里有多少食材?


        

厨娘要走,只是目光扫到林白辞面前的粥碗时,立刻停了下来,大眼一瞪:“你怎么不喝”


        

厨娘说这话的时候,右手往腰后一伸,握住了菜刀柄。


        

‘呵呵,有本事你继续不喝呀!’


        

大爷舒服了。


        

“我喝了,在细品!”


        

林白辞解释:“里面每一种食材的风味,我都想在舌尖上回味一遍!”


        

厨娘听到这话,顿时眉飞色舞,兴奋追问:“尝出什么了吗?”


        

“暂时尝出五种!”


        

林白辞瞟了一眼,把能认出来的几种食材,报了出来。


        

“嗯!嗯!”


        

厨娘忙不迭点头,很满意:“你是今天的食客里,第一个认真品尝福禄寿喜粥的,我再给你盛一碗热的,放心喝,管饱!”


        

“谢谢!”


        

林白辞很有礼貌。


        

大爷看傻眼了,旁边几桌的食客也是目瞪口呆。


        

在这座香积厨里喝粥,就是遭罪,堪比受酷刑,可是这位倒好,居然还主动要?


        

“真是无知者无畏呀!”


        

一个染着红色头发的女人讥讽。


        

“这都让他躲过去了?”


        

大爷无语。


        

这个学生的应对,让他大出意料,尤其是看到厨娘信了他的邪,没强迫他喝下那碗烫嘴的热粥,他很不爽。


        

不过等厨娘又端来一碗,放到林白辞面前,嘱咐他快点喝后,大爷开心了。


        

等会儿看你喝不完,怎么收场!


        

金映真他们几个喝了大半碗粥,那种强烈的进食欲减退,理智重回大脑,然后一下子就冷汗直流,后怕不已。


        

她们再蠢,也察觉到那股诡异感了。


        

“欧巴,怎么办?”


        

金映真眼巴巴地望着林白辞。


        

大家能不能活,就看你的了。


        

女主播、老阿姨,还有小李姐也是如此,林白辞现在就是全村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