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14章 佛前三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殿中,光线昏暗,有种阴森恐怖的氛围。


        

黑暗大佛那么显眼,大家都看到了,少数胆小的游客,还在想是不是跪下来,先给这尊大佛磕三个头。


        

“上前!”


        

“跪拜!”


        

“礼佛!”


        

看上去像是黄铜浇铸的黑暗大佛开口,言简意赅,声音中透着不容置疑的霸道。


        

游客们骚动不安,不知道该怎么办。


        

“白辞,要不要先去磕个头?”


        

老阿姨害怕:“反正磕头而已,又不会少块肉!”


        

“还是先磕一个吧!”


        

司马牧也赞成。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欧巴,规则污染应该开始了,就是不知道是什么致死效果?”


        

金映真觉得这大佛气势如此恐怖,肯定不是磕个头就能解决的。


        

人多了,会有一种从众心理。


        

八百多位游客,都在互相观望。


        

磕头不是问题,主要怕先磕头,会出意外。


        

大佛看到没人动,冷哼了一声。


        

一团火花,从它两个粗大的鼻孔中喷出,之后飞散而开,像盛夏时节的萤火虫似的,飘落下来。


        

【躲!】


        

林白辞听到这话,赶紧往角落转移。


        

“退后!”


        

林白辞提醒金映真她们,实际上不用他喊,大家都发自本能的,躲闪这些火花。


        

一枚枚火花落下来,突然加速,飞到了最近的人头上。


        

轰!


        

他们的眉心前,燃起一小团火焰。


        

“这是什么?”


        

“有点烫!”


        

“现在怎么办?”


        

这些被火花标记的游客们,慌了神儿。


        

“别拖了,可能会死,赶紧去大佛前磕头礼佛!”


        

一个短发中年人,焦急地低吼起来。


        

他眉心没有火花,这么说,是想让这些人先去趟路,如果如雷,也是这些人先踩。


        

那些游客听到这话,不敢耽搁了,赶紧跑到大佛前,跪下来,开始磕头。


        

“菩萨保佑!”


        

“我佛慈悲!”


        

“我是个好人,一辈子没做过坏事,请您放过我吧?”


        

游客们磕头,祈祷,还有不少人承诺会供奉香火。


        

大佛手掌托着脸腮,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些人,忽然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


        

“不敬佛者,死!”


        

随着‘死’字话音落下,那些眉心前有一团火花的游客们,迎来末日。


        

那团火花啪的一下爆燃,点着了他们的头发,让他们像蜡烛一样燃烧起来,而且火势极快,顷刻间便吞没了整个身体。


        

轰!轰!轰!


        

大殿里一下子多了这么多‘火炬’,驱散了不少黑暗,可是幸存的游客们却觉得如坠冰窟,反而更冷了。


        

老阿姨和花悦鱼一把抱住林白辞的胳膊,


        

瑟瑟发抖。


        

被点燃的七十五个倒霉蛋,惨叫、哀嚎,呼救……


        

他们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跑,不过仅仅坚持了十几秒,便一头倒在地上,被烧死了。


        

尸体成了黑炭状,冒着焦烟,空气中散发着一股烧焦的烤肉味。


        

呕!呕!


        

有不少人吐了出来。


        

“上前!”


        

“跪拜!”


        

“礼佛!”


        

黑暗大佛再度开口。


        

这一次大家不敢怠慢了,除小猫两三只还站着,其他人都跪下来,给大佛磕头。


        

“白辞,快跪下!”


        

老阿姨看到林白辞没跪,赶紧拉了他一把。


        

“林哥,别在乎面子了,活命要紧。”


        

顾哥催促。


        

别管有用没用,先磕了再说。


        

游客们俯首称臣了,但是这尊大佛并不满意,它又冷哼了一声,一团火花从鼻腔中喷出。


        

大家见识过这东西的可怕,唰的一下,焦急躲闪,还有人互相推搡,想挤进人群中,用别人当肉盾。


        

火花的速度很快,而且飞行轨迹没有规律,不好躲。


        

纯粹就是看运气。


        

又有六十几个倒霉蛋,被这火花附着在眉心前。


        

“林……林哥!”


        

摄影小哥哭了。


        

他运气不好,有一枚火花,在眉心前燃烧着。


        

“磕头不行的,咱们要快点找到礼佛的正确方式!”


        

林白辞分析,顺便在心中向喰神询问,该怎么办?


        

只是那个神秘声音并没有回复。


        

“看来只能靠自己了!”


        

林白辞开始自救,号召众人:“大家别在这儿耗着了,赶紧仔细搜索一下大殿,看看有没有线索!”


        

大雄宝殿中,除了前方佛台上供奉的黑暗大佛,在它的左右两侧,各有十八个小佛台。


        

林白辞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刚才冲出去的那十八尊罗汉僧人的位置。


        

在这两侧佛台的后方,各有一排紫漆木架,上面放着一列没有点燃的青铜油灯。


        

大殿铺着青色石板,光滑如镜,上面刻满了经文,穹顶太高,看不清楚。


        

四周墙壁上,雕刻着色彩艳丽的壁画。


        

有大佛下凡,普度众生;


        

有善男信女虔诚祷告,诵经拜佛;


        

有香火鼎盛,我佛长明……


        

这些壁画上,哪怕是不起眼的一株杂草,都雕刻的栩栩如生,每一位信徒的表情,都惟妙惟肖。


        

“这大殿里什么都没有呀!”


        

不少人找不到线索,绝望了。


        

林白辞看了一圈,目光又回到左侧墙壁的那幅壁画上。


        

一群善男信女,坐着蒲团,诵经礼佛。


        

“是不是要念经?”


        

花悦鱼也注意到了这点,眼睛一亮。


        

“有人会念经吗?赶紧念几段!”


        

短发中年人大喊。


        

“我……我会!”


        

一个老头站了出来,他年纪大了,身体不好,还有病,为了多活几年,开始信佛。


        

他家里供奉着观音像,每天都要念一段经。


        

“那还等什么?快点!”


        

短发中年人催促。


        

老头跪了下来,双手合十,嘴里嘀嘀咕咕开始念经。


        

众人大气都不敢喘,全看着他。


        

黑暗大佛倾听。


        

“好像有用?”


        

游客们精神一振。


        

老头偷瞄了黑暗大佛一眼,以为过关了,正要松一口气,大佛开口。


        

“野犬乱吠,聒噪!”


        

大佛满脸不耐,左手抬起,凌空一压!


        

一只由光芒凝聚的黑色佛掌,在老头头上十多米的位置突然出现,跟着疾速拍下。


        

砰!


        

尘土飞扬,鲜血碎肉四溅。


        

等到黑色佛掌消失,只有一团血肉,涂抹在青色石板上。


        

老头死了,尸骨无存!


        

不少人看到这一幕,头皮发麻,诵经也不行吗?


        

黑色大佛扫视一圈。


        

那些眉心有火花的游客们,惶恐不安,更用力的磕头,甚至有两个人还自残,以此来表现他们的向佛之心。


        

但是很可惜,没用。


        

轰!轰!轰!


        

火花爆燃,引燃了他们。


        

“悦鱼……”


        

摄影小哥恋恋不舍的望着花悦鱼,他知道自己要死了,想告白,但是话没说完,整个人被点燃。


        

“顾哥!”


        

花悦鱼心情难受,顾哥工作认真,摄影技术精湛,不抽烟不喝酒,是个好男人,好伙伴,没想到却死在这种地方。


        

“上前!”


        

“跪拜!”


        

“礼佛!”


        

大佛开口,声音冷漠。


        

“你让我们礼佛,那你倒是告诉我们该怎么办呀?”


        

有人大喊出声,愤愤不平。


        

大佛没有搭理他,而是再一次冷哼,鼻腔中喷出一团火花。


        

唰!


        

游客们忙不迭的后退,现在谁都知道,沾上了这玩意,必死无疑。


        

火花爆散,宛若流星雨一般,落在一些人的眉心前。


        

这一刻,不分贵贱,不分贫富,不分美丑,只看运气。


        

一枚火花在花悦鱼面前划过,落在金映真眉心前。


        

“欧巴……”


        

金映真慌了。


        

“不要放弃!”


        

林白辞鼓励,视线在那些壁画上游弋,同时回忆钟声响起,大佛让大家进殿礼佛后,发生的一切。


        

“礼佛的方式,跪拜,抄写经书,上香,献贡品,诵经……诵经?”


        

林白辞灵光一现。


        

诵经,


        

肯定是礼佛的一种方式,但大佛不满意,是不是因为听不懂?


        

林白辞低头,看着青石地板上这些不知道是哪个种族语言的经文,又想起了大雄宝殿刚开始时,响起的那段诵经声。


        

都不是中文。


        

“映真,你接下来跟着我念一段经文!”


        

林白辞快速打开背包,掏出黑坛钵盂,嘟囔了两遍‘喝粥’‘喝粥’,把香草蒲团取了出来。


        

花悦鱼看到这一幕,神色很是惊奇,要是平时,她肯定打听一下这是什么,但现在人都要死了,完全没心思:“白辞,念经没用!”


        

“不一定!”


        

林白辞往佛前走去:“快点!”


        

金映真赶紧跟上。


        

林白辞放好香草蒲团,让金映真跪在上面,接着他开始诵经。


        

感谢过耳成诵!


        

让他听了一遍,就记住了那段经文。


        

金映真听林白辞念一句,她复述一句,因为跪在蒲团上有过耳成诵的加持,所以金映真当前记忆力超好。


        

一些游客在大殿中走来走去,没放弃寻找线索,少数则是破罐子破摔,躺平了。


        

他们看着金映真念经,觉得她是白费力气。


        

那个老头已经用生命证明,念经没用。


        

“比起被拍成一滩烂肉,我更愿意被烧死!”


        

老阿姨嘀咕。


        

很快,人们发现不对劲,大佛没有杀人,在听那个鹅蛋脸的女孩念经,它脸上肃杀的神情也有所消融。


        

五分钟过去了。


        

金映真念完,一脸忐忑的望着大佛。


        

“退下吧!”


        

大佛挥手,金映真眉心的火花,啪的一下爆鸣后,消失不见。


        

“活下来了!活下来了!”


        

金映真激动地跳起来,像个树袋熊似的,抱住林白辞,狠狠地亲了他一口。


        

“欧巴,你是我的超人!”


        

金映真劫后余生,对林白辞充满了感激。


        

他又一次救了我!


        

“念经可以吗?”


        

“那为什么那个老头被杀了?”


        

“好像是念的经文不一样!”


        

游客们议论纷纷,聚拢到林白辞身边,想打听一下。


        

谁都看出来了。


        

这个好像那种韩国女团成员的女孩,能活下来,完全是靠这个大男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