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15章 画壁诵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能活了!”


        

老阿姨松了一口气。


        

“你念的是什么经?”


        

短发中年人用力挤开人群,来到林白辞面前。


        

“教教我们吧?”


        

那些眉心有火花的游客,一个比一个着急。


        

“刚才这座大殿开门的时候,不是响起了一段诵经声吗?我让她念的就是那个!”


        

林白辞告知众人。


        

“原来如此!”


        

游客们恍然大悟。


        

“你竟然都记下来了?”


        

花悦鱼震惊,这是什么神仙记忆力?


        

也太厉害了叭?


        

“眉心有火花的人,别愣着了,赶紧去大佛前跪好,跟着这位帅哥诵经!”


        

短发中年人越俎代庖。


        

从现状来看,大家想活下去,得靠这个学生,可他帮不帮别人,没人能约束,全看他心情,所以短发中年人想多听一遍他诵经,抓紧时间记下来。


        

倒霉蛋们听到这话,立刻去大佛前跪好,之后焦急的望向林白辞。


        

“听好……”


        

林白辞无所谓,反正就是多念一遍的事儿。


        

众人念的磕磕绊绊,这就像没学过英语的人忽然听老师用英语念一篇短文,还要跟着念下来……


        

实在太难了。


        

哪怕林白辞一句一停,但还是有人跟不上,而且很多人发音都不标准。


        

黑暗大佛听了几句,眉头大皱,


        

这是诵经礼佛?


        

这分明是蝇虫嗡嗡,简直玷污这段经文。


        

于是轰!轰!轰!


        

这些倒霉蛋被眉心的火花引燃了,很快烧成焦炭状。


        

此时大殿内,已经躺了一百多具尸体,


        

很吓人。


        

“他们为什么又被杀了?”


        

张菊紧紧地抱着女儿,完全不明白。


        

“应该是念的不准!”


        

司马牧心说,换成我听到这种诵经声,也想打人。


        

短发中年人认真听了几句,发现听不懂,也记不下来,这让他有些疑惑,那个漂亮女孩是怎么办到的?


        

因为对方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位学神。


        

短发中年人的视线,落在金映真抱着的蒲团上。


        

难道与这个东西有关?


        

“上前!”


        

“跪拜!”


        

“礼佛!”


        

黑暗大佛催促,依旧哼了一声,喷出火花。


        

到第四批了。


        

唰!


        

众人的目光,看向林白辞。


        

林白辞没主动去,不过这一次,大佛喷出的火花,飘到了他眉心前,花悦鱼也没躲过去。


        

“你跪在蒲团上,跟着我诵经!”


        

林白辞让女主播拿着香草蒲团,赶紧准备好。


        

游客们为了听得清楚一些,都想靠林白辞近一些,于是有人推搡谩骂,还动手打了起来。


        

花悦鱼很慌,担心记不住,但是很快发现,多虑了。


        

林白辞那些古怪的发音,她听一遍就能记下来。


        

“我原来这么聪明的吗?”


        

花悦鱼惊诧。


        

“别走神!”


        

林白辞警告。


        

花悦鱼立刻挺直脊背,尽量把每一个字的音都发标准,直到林白辞的声音不再响起,她才醒悟过来,念完了。


        

随即她抬头望着大佛,等待宣判。


        

“你们两个,退下吧!”


        

花悦鱼听到这句话,兴奋的挥了一下小拳头。


        

好耶!


        

“白辞,谢谢你!”


        

花悦鱼眼角含泪,


        

大腿哥,谢谢你带我飞!


        

其他六十多位眉心带火花的游客们,慌了神,黑暗大佛没提他们,显然是不满意。


        

“帅哥,帮帮我们!”


        

不等他们求助,火花把他们点燃了。


        

又是一地伤亡!


        

焦臭味儿在飘散。


        

“果然与那个蒲团有关!”


        

短发中年人不管那些被烧的人,几个箭步冲到林白辞面前。


        

“你好,我是弘基地产的老板江宏,我给你一千万,等会儿轮到我礼佛的时候,你能不能把这个蒲团借给我用一用?”


        

中年人开门见山。


        

实际上还有十几个游客,也注意到了香草蒲团,要过来借用,但是江宏这个名字,还有一千万,直接把他们镇住了。


        

中年人说这话的时候,很自信。


        

弘基地产,是广庆市的龙头企业,江宏本人更是本市首富,名气极大,谁不给个面子?


        

一千万,砸都把那个男生砸趴下了吧?


        

不过这笔钱,不能给现金,到时候用两套房,按市价抵给他,最划算。


        

江宏觉得对方肯定会同意。


        

“一千万?”


        

林白辞看着这个中年人。


        

原来这就是舅舅口中那个黑心商人吗?


        

“既然你有钱,为什么不把你公司的烂尾楼盖好?”


        

舅舅家为了儿子的婚事,七年前买了弘基地产的房子,准备当婚房,结果拖到现在还是没封顶的烂尾楼。


        

听说好多人住不进新房,每个月还要还房贷,被坑惨了。


        

江宏丝毫不觉得尴尬,以一副长辈的态度指点林白辞:“商业上的事,你不懂!”


        

“白辞,我能拿出两百万,现金,你一定要帮帮我呀?”


        

老阿姨徐秀是诚心实意,想用这笔钱买命,她现在很怕和江宏成了同一批。


        

“我也给钱,一百万,能不能先占个名额?”


        

“我没那么多现金,但是我有一套别墅,等出去了,就给你过户!”


        

“我把我罐头厂每年一半的利润给你!”


        

一些有钱的人,开始竞价,尽量拿出打动林白辞的价格,想让他先帮他们,但多数人还是穷人,都沉默了。


        

一个月三、四千工资,让他们连争的资格都没有。


        

“徐姨,别慌,能帮我一定帮!”


        

林白辞安抚。


        

“上前!”


        

“跪拜!”


        

“礼佛!”


        

黑暗大佛打了个哈欠,这一次,他喷出的火花团很大,直接笼罩了二百多人。


        

小女孩和她妈妈张菊,老阿姨,江宏,还有小李姐,眉心全都附着了火花。


        

“操OO!”


        

江宏骂了一句,陪着笑,继续劝说林白辞:“小兄弟,帮帮忙,这个人情,我记一辈子!”


        

“饿神哥哥!”


        

小女孩看到林白辞看向她,摆了摆小手。


        

“帅哥,救救我女儿吧?”


        

张菊哭泣。


        

“白辞!”


        

老阿姨在哆嗦。


        

小李姐没说话,但是望着林白辞的眼神充满了恳求,但凡有一线生机,谁不想活下去?


        

花悦鱼和小李姐是好闺蜜,于情于理,她希望林白辞帮小李姐,但是那个小女孩才三岁多,连花季的味道都没品尝过。


        

林白辞只是一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学生,他本该过一个快乐的暑假,然后去大学,找一个女朋友,享受他的青春,可现在他要选择帮谁活下去。


        

没被选中的,必死无疑。


        

林白辞讨厌这种抉择。


        

呼!


        

林白辞吐出一口浊气,看向高坐于佛台之上,俯瞰众生的黑暗大佛:“我可以代替这些游客诵经礼佛吗?”


        

“欧巴!”


        

金映真吓了一跳,想劝他别冲动,但是她看到林白辞的眼神后,又放弃了。


        

这……


        

大概就是英雄吧?


        

“林兄弟,你不要命了?”


        

司马牧急了,犯不着为这些人冒险。


        

“救一个也是救,救一群也是救,没区别!”


        

林白辞等着大佛答复。


        

“可以!”


        

黑暗大佛露出了一抹充满恶趣味的笑容,左手一指壁画上那些善男信女:“只要你能跟着它们诵经,完成一场礼佛,我可以饶恕这些蝼蚁的不敬!”


        

“好!”


        

林白辞答应了,不就是念经么。


        

即便再长,有过耳成诵和香草蒲团,也不是问题。


        

“别急,听我说完,如果诵经半途中断,你要死!”


        

黑暗大佛呵呵一笑。


        

众人听到这话,倒抽一口凉气。


        

“林兄弟,别冒险!”


        

司马牧力劝:“救一个你想救的,尽力了就行!”


        

黑暗大佛饶有兴趣的俯视着林白辞:“那么,你还要替它们诵经吗?”


        

“开始吧!”


        

林白辞盘膝坐在蒲团上,聚精会神。


        

“都别说话,谁说我打死他!”


        

江宏咆哮:“想放屁了,也给我憋着!”


        

事关生死,江宏不容有失。


        

噹!噹!噹!


        

三声清脆的钟磬声响后,壁画上那些善男信女,开始诵经。


        

游客们听了几句,脸色全变了。


        

这声音很好听,但是不是太难了?


        

简直像听天书一样。


        

这谁记得住呀?


        

他们看着林白辞,绝望浮上心头。


        

要完!


        

梵音阵中同沾法雨,诵经声下共沐佛恩。


        

在别人看来难如登天的事情,林白辞却做到了,他虽然不知道这经文是什么意思,但是跟着那些信徒,一字不落,发音精准的念了下来。


        

“能行!”


        

游客们激动了。


        

花悦鱼和金映真依旧在担心,因为这诵经声越来越快,就像一口气要吐出上千个字。


        

幸好,林白辞还跟得上。


        

足足十五分钟,林白辞的嘴唇都麻木了,终于等到了诵经声结束。


        

当他停下的那一刻,每个游客的脸上,都是劫后余生的激动和庆幸。


        

这么完美的诵经,那尊大佛应该挑不出任何毛病了吧?


        

话说这家伙的记忆力也太好了吧?


        

“天才!”


        

金映真望着林白辞,目光惊叹。


        

她刚才使用过香草蒲团这件神忌物,过耳成诵很厉害,但是人记住了,可不一定说得出来。


        

蒲团可没有自动纠正错误发音的功能。


        

所以说,林白辞的语言表达以及模仿能力,非常强,而且要知道,这还是在失败了就会死的巨大压力下。


        

林白辞做到了!


        

这抗压能力,简直强的离谱。


        

“可以了吗?”


        

林白辞笑问,用手背揉了揉嘴唇。


        

为了提高英语听力成绩,他从高一开始,每天早上都会大声背诵一篇短文,久而久之,嘴皮子就练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