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18章 借花献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啪!


        

司马牧抬手,狠狠给了他自己一个耳光。


        

“你干嘛?”


        

老阿姨被他的突然动作吓了一跳,还以为出事了!


        

“我他么这张乌鸦嘴!”


        

司马牧郁闷,这种规则污染真是防不胜防。


        

“帅哥,你快帮我看看呀!”


        

刚才尖叫的是一位留着长发穿浅蓝色连衣裙的女生,她拿着油灯,火急火燎地跑到林白辞这边,找他帮忙。


        

“我的血烧的好像也很快!”


        

“怎么算快?不都这样吗?”


        

“不是,你这个明显快多了!”


        

游客们听到连衣裙女孩的话,都开始盯着灯盏里的鲜血,其中一些人惊悚的发现,他们鲜血的燃烧速度不一样。


        

肉眼可见的更快。


        

这把他们吓到了。


        

“你这烧的都快看到灯盏底了,再添点血呀!”


        

花悦鱼帮忙出主意,她看了看自己的,还好,没问题。


        

“哦!哦!”


        

连衣裙女孩忙不迭的点头,接过林白辞递过来的柴刀,割开了手指。


        

滴答!滴答!


        

“血流太慢了,伤口割大一些!”


        

司马牧催促:“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怕疼?你要下不去手,我帮你!”


        

连衣裙女孩哭泣着,忍着痛,又在手指上割了一下,可惜伤口还是太浅。


        

司马牧看不下去了,一把抓过她的左手。


        

锋利的镰刀刃划过了白皙的手掌,血流如注。


        

“啊!”


        

连衣裙女孩疼的大叫。


        

鲜血燃烧速度过快的那些游客,都在焦急地借刀,抓紧时间往灯盏里添血。


        

花悦鱼和金映真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了一抹恐惧。


        

“为……为什么还是这么快?”


        

连衣裙女孩瑟瑟发抖,脸上的血色已经褪光了,白的没有一丝生气。


        

“操,怎么搞的?为什么我的烧的这么快?是油灯没拿对吗?”


        

“帅哥,怎么办?”


        

“呜呜呜,我不想死!”


        

大概有二百多名游客,灯盏里的血液燃烧的都比较快。


        

“饿神哥哥!”


        

小女孩抱着林白辞一条腿,她妈妈张菊站在旁边,一手拿着一盏油灯。


        

里面的鲜血,燃烧速度正常。


        

司马牧瞅了他的油灯一眼,发现没问题,于是稳如老狗,有闲心指挥别人:“都别愣着了,继续添血呀!”


        

“看这样子,找不到原因,添多少都没用!”


        

花悦鱼觉得司马牧这建议不靠谱,是在害人。


        

“你第一次往灯盏里添了多少血?添满了吗?”


        

林白辞看着这个化着淡妆的连衣裙女孩,追问了一句。


        

他大概猜到了原因。


        

“添……添满了吧?”


        

连衣裙女孩嗫嚅。


        

“我要准确的回答!”


        

林白辞加重音量。


        

“没……差一些……”


        

连衣裙女孩的泪水流的更汹涌了:“太……太疼了,我就没继续放血!”


        

“你们这些鲜血燃烧太快的,刚才是不是都没把灯盏添满?”


        

司马牧大嗓门。


        

嗡!


        

大家一下子怔住了。


        

是这个原因吗?


        

操,


        

早知道就直接放满了。


        

“那现在怎么办?”


        

有人急问。


        

司马牧不知道,自然看向林白辞,等一个答案。


        

林白辞沉默,因为他觉得,


        

无解。


        

幸亏喰神说那句‘一次添满,可燃三年’时,自己足够谨慎,直接在灯盏中把血放满,要是怕疼,要是觉得放点就行,那么现在凉定了。


        

“你怎么不说话呀!”


        

“对呀,该怎么办,你快告诉我们!”


        

“求求你了!”


        

那些背上趴肩佛婴不停变大的游客们,已经坐不住了,围着林白辞吼叫。


        

“他把该说的都说了,是你们没按照他的叮嘱去做!”


        

花悦鱼看到这些人神情激动,疯狂,担心他们做出过激的行为,便赶紧替林白辞解释。


        

“是你们的错!”


        

金映真呵斥。


        

那些听了林白辞的提醒,把鲜血放满灯盏的人,此时庆幸不已。


        

现在局面很清楚了。


        

鲜血能够充当灯油,将它放满灯盏,点燃灯芯,可以用这光芒驱散背上的趴肩佛婴。


        

如果不这么做,那个鬼东西就会越长越大,直到成熟,啃食掉身下的人。


        

“还好,这些鬼东西不会攻击别人,只会吃它们身下那个人。”


        

老阿姨拍着胸脯,做深呼吸。


        

稳了!稳了!


        

很快,没几分钟,有几名游客的鲜血烧完了,不管他们再添多少血进灯盏都没用。


        

他们背上的趴肩佛婴开始迅速长大,接着像疯狗一样,朝他们发起攻击,啃食撕咬。


        

“操,我活不了,你们也别想活!”


        

有一个穿彪马运动鞋的青年看到自己没救了,也见不到别人好,突然扑向身旁的一个女人,挥拳猛捶她的脑袋。


        

哗啦!


        

旁边的人担心被波及,一下子推开了。


        

反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运动鞋青年这一闹,有一些人被煽动了,也想有样学样,大杀特杀,反正自己都要死了,法律和道德也没办制裁自己了。


        

可就在这时,林白辞猎豹一般窜出,快速冲到运动鞋青年身后,握着松木球棒狠狠打在他的头上。


        

砰!


        

运动鞋青年瞬间血流满面,一头晕倒在地,只是下一刻,又被趴肩佛婴咬醒。


        

砰!


        

林白辞抬脚,踹在他的嘴巴上。


        

“你们想干什么?”


        

林白辞爆喝,怒视这些人。


        

他一米八多的大个子,虽然没锻炼过,但是从小因为那股神秘饥饿感的缘故,身体发育完美,肌肉匀称,甚至还有八块腹肌。


        

此时站在大雄宝殿中,手握火把,怒目而视,气场霸道又威猛,相当有威慑力。


        

“有这杀人的时间,还不赶紧逃走,说不定能活!”


        

林白辞大吼。


        

那些打算拉别人下水的人,瞬间被震住了,再加上这句话,给了他们一线生机,一个个开始往大殿外逃。


        

众人见状,松了一口气。


        

但林白辞知道,他们没救了。


        

砰!砰!砰!


        

凡是逃出大殿的,迈过门槛儿没多远,便被一只从天而降的大佛巨掌给拍成了肉泥。


        

后面的人吓的不敢逃了,但是油灯也烧完了,背上的趴肩佛婴开始发起攻击。


        

大殿内乱成一团。


        

“欧巴,你刚才好酷!”


        

金映真看的目眩神迷,林白辞竟然一个人镇住了上百人,不然的话,这些人暴乱起来,肯定有一些人会倒霉。


        

花悦鱼握着小粉拳,懊恼的砸了一下别在领口的GOPRO运动相机,要是这玩意能用,就能把林白辞霸气的姿态拍摄下来了。


        

“饿神哥哥好厉害!”


        

人群中,被妈妈紧紧抱着的小女孩,大眼睛亮闪闪的望着林白辞。


        

“哥们儿,那尊大佛在看你!”


        

鹰钩鼻子没想到这个学生这么勇。


        

“什么?”


        

林白辞还没害怕呢,花悦鱼和金映真一惊,下意识扭头,望向佛台上的黑暗大佛。


        

它嘴角带着一抹意义不明的笑容,打量着林白辞。


        

【在它眼中,你现在已经六分熟了,去掉头,就可以吃,但难得碰到这么美味的食材,可以再等等。】


        

林白辞眉头微皱。


        

又过了提心吊胆的十五分钟,众人忽然发现,背上的趴肩佛婴消失了。


        

“不见了,真的不见了!”


        

“应该没事了吧?”


        

“太好了,得救了!”


        

活下来的游客们,喜极而泣。


        

林白辞数了下,进大殿的游客一共有八百多人,经过‘礼佛’和‘燃灯’两次规则污染后,还剩下271人。


        

“就这么一会儿,死了差不多600个人!”


        

金映真看着这些幸存者,整个人都麻了。


        

因为大家还没找到神忌物,规则污染还没结束,这意味着还要死人,按照这个减员速度和比例,下一轮岂不是要全灭?


        

“用鲜血代替灯油,还必须一次添满,这也太坑了,但凡我刚才怕疼,怂一下,就完了!”


        

花悦鱼后怕,规则污染好恐怖。


        

老阿姨猛点头。


        

“帅哥,谢谢你!”


        

幸存者们围了过来,向林白辞道谢。


        

这两把,全靠他,大家才能活下来。


        

“添血燃灯,佛光长明!”


        

黑暗大佛开口,声音高亢,庄严,冷酷,压下了大殿中所有的喧哗:“可你们不觉得这佛前,还少了一些东西吗?”


        

“您想要什么,只要我们有的,都给您!”


        

有人苦求:“求您放过我们吧?”


        

“我视香火如粪土,岂会要你们的财物?”


        

黑暗大佛笑了:“俗语说,借花献佛,你们只要每人亲手采摘一束野花,放于佛前便可!”


        

林白辞可不会把这当成真心话,他一个字都没漏,全记在心里。


        

“去吧!”


        

“去东边的莲花湖取花!”


        

黑暗大佛说完,闭上了眼睛。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又看向林白辞,等他带头。


        

“这还用想?咱们去摘花!”


        

鹰钩鼻子右手插进头发,往后撸了一把。


        

大家都没动,甚至没多看他一眼,都在等林白辞的决定。


        

这让鹰钩鼻子很尴尬。


        

【对了,众生切记,贡桌太小,只能放下三十人的花束!】


        

黑暗大佛又突然蹦出一句话,把大家整懵了。


        

“这啥意思?”


        

有人还在傻乎乎的询问,但已经有人机智的拔腿往大殿外跑去。


        

“赶紧去抢花呀!”


        

司马牧急了。


        

黑暗大佛那意思就是说,它只允许最先献上花束的三十个人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