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19章 莲花湖,码头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龙禅寺中,黑色迷雾消散了不少,很容易辨别方向。


        

幸存的游客们都在朝着东边狂奔,想最快赶到莲花湖,采到野花,献给那尊黑暗大佛。


        

“你们能不能快点呀?”


        

司马牧冲着张菊抱怨。


        

她抱着孩子,太慢了,老阿姨速度也不行,跑了这么一会儿,就开始喘了。


        

“对……对不起!”


        

张菊道歉。


        

“对不起有用呀?”


        

司马牧很急,他本来要骂人,但是看到林白辞沉着脸,他又把话憋回了肚子里。


        

张菊这女人很机智,看出林白辞心善,就抱着女儿过来了。


        

直接成了一个累赘。


        

“哎,小林子还是个学生,没经历过社会的黑暗,维护这份善良,可是要吃大亏的!”


        

司马牧叹气。


        

他不敢劝林白辞放弃张菊,因为那么做会显得他没人性。


        

“给我来背她!”


        

林白辞伸手,要是只有张菊一个人,他才不管呢,有余力就搭把手,没有放弃,但是面对一个三岁的纯真小女孩……


        

他狠不下那个心!


        

况且人家小女孩在香积厨那里,还提醒过他们别听那个阴险大爷的话,怪物厨娘会杀离开座位的人。


        

这是个善良的小女孩。


        

“不用!不用!”


        

张菊拒绝,她还是有分寸的,知道跟着林白辞,已经给人家添麻烦了,要是让人家再背女人,太过意不去了。


        

“给我吧!”


        

林白辞硬是接过小女孩,放在背上。


        

她不重,也就二十多斤,以林白辞的体能,完全无影响,跑起来依旧比老阿姨和金映真她们快。


        

“早知道就不帮那些人了,死光才好!”


        

小李姐后悔。


        

“还剩下200多人吧?”


        

司马牧没具体数。


        

“271,如果只能活30人,那差不多是每9个人中,只能活一个!”


        

金映真心算很快。


        

嘶!


        

花悦鱼倒抽了一口凉气,头皮发麻。


        

‘帐不是这么算的,没人知道接下来摘花的过程会出现什么意外,多一些人就会多一些炮灰!’


        

林白辞这个想法,在心底浮现。


        

他救人,除了多年教育与道德的缘故,还有几分这个心思。


        

人多,


        

试错的机会就多。


        

林白辞八人穿过一座拱门,进入一个大花园,踩着青嫩的草地一路狂奔。


        

在东边,有一个大湖。


        

碧绿的荷叶连成片,随清风摇晃,像极了母亲手中的摇篮,载满孩童的梦。


        

几支蜻蜓落在粉色的荷花上,宛若一幅静置的水墨画。


        

“这也没有野花呀?”


        

老阿姨喘着气,满头大汗地冲着四周张望,只是除了绿草,什么野花都没有。


        

“在湖中那个岛上!”


        

金映真眼尖,看到这片莲花湖中,距离岸边大概五十来米左右,有个湖心小岛,上面有一片金灿灿野菊花田。


        

有依稀的阳光穿过迷雾,洒在上面,挤出夏天的味道。


        

“怎么上去?总不能游过去吧?”


        

小李姐又慌又急,因为她不会游泳。


        

“在那边!”


        

金映真伸手一指:“有码头!”


        

码头有船,一共三艘,两小一大。


        

小的就是舢板,座四个人顶天了,大的那艘是乌篷船,能容纳十来个人。


        

游客们都在往那个码头跑,先到的,已经为了争夺那三艘船打了起来,毕竟谁先上,谁就能活。


        

“咱们赶紧去!”


        

司马牧拔腿狂奔,别看一只手缠着绷带,吊在胸前,但是他跑起来很快。


        

只有三十人能活,所以不需要人催,游客们都在拼命。


        

咕噜噜!


        

林白辞的肚子又开始叫了。


        

饥饿感产生。


        

“我就知道没那么简单!”


        

林白辞不急了。


        

饥饿感出现,代表着这片池塘附近有神忌物,有这玩意,可就不是谁跑得快,谁把野花摘走了。


        

林白辞一行赶到了码头。


        

除了二十来个上了年纪的老人,游客们都到了。


        

两艘舢板、一艘乌篷船的归属权也决了出来,是江宏和那个鹰钩鼻子他们拿到了。


        

这些人足足有十五个,都是青壮年,看着就能打。


        

地上躺着二十来个受伤的倒霉蛋,其中有几个更是满身是血,没了气息,可见这些人下手有多狠。


        

“小兄弟,一起呀!”


        

江宏朝着林白辞喊话,他抢到船后没走,就是再等林白辞。


        

“哥们儿,走吧!”


        

鹰钩鼻子不喜欢林白辞,但是这个穿着一身曼联球服的学生很厉害,有了他,大家的生命更有保障。


        

唰!


        

岸上众人的目光,聚集在林白辞身上。


        

有羡慕,有嫉妒,也有气愤。


        

不过他们承认,林白辞有这个资格,换了他们有船,也会喊这个大男生一起。


        

“白辞!”


        

老阿姨声音都在发颤,她真怕林白辞走掉。


        

花悦鱼虽然和林白辞相处时间不长,不清楚他的为人,但是直觉告诉她,林白辞不会走。


        

“阿西八!”


        

金映真郁闷,他可是我最先看中的男人,你们都给我滚远点。


        

“我可以带几个人?”


        

林白辞随口一问,他在通过饥饿感,寻找那件神忌物的位置。


        

“兄弟,你也看到了,我们这么多人都不够坐的,为了给你腾位置,还有人要等第二波!”


        

江宏解释。


        

“哥们儿,做人要知足!”


        

鹰钩鼻子瞟向金映真和花悦鱼,突然理解林白辞了。


        

这种满十给九,少一分是因为不是我女朋友的漂亮妹子,我也想救呀!


        

至于小李姐?


        

她长得也还行,老阿姨更是风韵犹存,但是和花悦鱼与金映真站在一起,就完全被人下意识地无视了。。


        

“你们走吧,我不坐!”


        

林白辞拒绝。


        

哗!


        

林白辞的选择,让众人大吃一惊。


        

这几个意思?


        

鹰钩鼻子脸色一沉:“你瞧不起我们?”


        

林白辞没有瞧不起他们,只是不喜欢这些人的行事风格,不想和他们一起,而且最重要的是,那件神忌物还没找到,谁知道上了船有没有危险?


        

这些人迫不及待抢船上岛,正好当探路的靶子。


        

当然,林白辞可不会把这种心态露出来,不然江宏他们肯定会起疑,所以他嘴角一撇。


        

“呵呵!”


        

这嘲讽的意思,不言而喻。


        

“你……”


        

鹰钩鼻子很气,但想到林白辞之前的表现,再加上人家这身板,他明智的没有选择惹事。


        

“划桨,咱们走!”


        

鹰钩鼻子发话。


        

“等等!”


        

江宏阻止。


        

“怎么了?江总?”


        

鹰钩鼻子不爽,要不是这个家伙承诺出去了,给他一千万,他才不会带这个累赘。


        

“不对劲,按照这个学生之前的行事风格,他不像是会把喜好厌恶表现在脸上的人,那他为什么要嘲讽你?”


        

江宏的粗眉毛,皱了起来。


        

难道说,这家伙觉得岛上有危险,只是找个理由不上船?


        

“周哥,咱们等第二批上岛!”


        

江宏劝说。


        

“等什么等?赶紧拿了野花回去,离开这个鬼地方才是对的!”


        

鹰钩鼻子体质好,但是这会儿也头晕目眩,有呕吐的冲动,而且肌肉还开始发酸发麻,有疲劳感。


        

他听说过一些坊间传闻,人在神墟中,会被神骸辐射污染,最终变成一滩没有意识的烂肉。


        

“万一岛上有危险?”


        

江宏担心。


        

“最危险的就是只有三十个人可以活!”


        

鹰钩鼻子很狂:“再说摘了花就跑,几分钟的事!”


        

从这里到湖心岛,也就不到五十米的距离,游都游过去了,而且那个岛也不大,一目了然。


        

除了一片金黄色的野菊花田,什么都没有。


        

“哈哈,也对!”


        

江宏拍了拍鹰钩鼻子的肩膀:“那开船!”


        

众人立刻开始划桨。


        

江宏还是心神不宁,回头,正好看到林白辞那双冷静的眼睛盯着湖心岛,他的心咯噔一跳。


        

这姿态,


        

完全就是一条心机狗呀!


        

他在等着人去探路!


        

江宏突然往前一冲,用力跳上了岸。


        

“江总,你干嘛?”


        

鹰钩鼻子傻眼。


        

“我等下一趟!”


        

江宏赔笑,赶紧安抚:“放心,答应你的钱,一分不会少!”


        

“操!”


        

鹰钩鼻子知道,江宏明显还是觉得和那个学生在一起更安全。


        

我也是服了!


        

咱们这么多条大汉,难道还不如他一个人?


        

在江宏心中,鹰钩鼻子这些人,打是肯定能打过林白辞,但是比脑子,那就不一定行了。


        

“江总,你很机智嘛,你是不是觉得第二波上岛,既不用冒风险,也能稳进前三十?”


        

司马牧嘲讽:“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有人要游过去呢?”


        

江宏猛然打了一个哆嗦:“游过去?”


        

遭了!


        

忘了这茬了!


        

实际上,已经有人开始脱衣服了,性子急的,对自己水性很自信的,连衣服都没脱,直接下水了。


        

哗啦!哗啦!


        

足足三十来个人进入莲花湖。


        

一些游客们,本来还在纠结,现在看到人数超过三十,顿时着急上火,也开始下水。


        

“慌什么,他们摘了花游回来后,体力肯定消耗的差不多了,到时候抢他们的花!”


        

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神情狰狞,为了活下去,他要杀人。


        

“你是不是傻?那尊大佛说了,要亲手采摘的野花才行!”


        

花悦鱼无语,江宏他们要是没想明白这点,会抢着登岛?


        

留在岸上抢劫别人它不香吗?


        

岸上不少幸存者,都有这个阴暗的心思,现在被花悦水说破,发现根本无法实施后,全傻眼了。


        

一些人赶紧下水,还有不少,则是一起看向林白辞。


        

“帅哥,快想个办法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