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22章 黑暗大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些野菊花疯长,完全是因为流星石中的神能滋润了湖心岛这片土壤,让这些植物受益了。


        

江宏和他新招揽的五个同伴,好不容易等到野菊花长起,每人采够一束后,立刻跳上舢板,往回划。


        

“快!快!”


        

江宏催促。


        

“不用这么着急,接下来还不知道有什么坑,让那个林白辞先去面对那尊黑暗大佛吧?”


        

一个秃头中年人偷懒,没卖力划桨。


        

“你懂什么?”


        

江宏不爽:“跟着那个林白辞,才是最安全的!”


        

除了秃头,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木浆划的飞快,很快到了码头。


        

江宏不等舢板停稳,便往下跳。


        

“快点!”


        

江宏催促,但是跑了几步后,突然停住了。


        

一尊魁梧恐怖的黑暗佛像,鬼魅一般,出现在他身前,堵住了去路。


        

它拿着一个木鱼,不紧不慢的敲着。


        

“我佛问你,心诚吗?”


        

大佛低眉,金刚怒目,盯着江宏。


        

唰!


        

江宏身上的冷汗,一下子湿透了衣服。


        

“我心诚!我心诚!”


        

江宏忙不迭的回应,可是功德佛无动于衷,又问了一遍。


        

“我佛问你,心诚吗?”


        

“我心诚!”


        

江宏吼了起来,噗通一声,给功德佛跪了下来,还用力磕头。


        

他慌得要死,尤其是听到功德佛又问了一遍后,他知道,自己要完了。


        

果然!


        

没有看到江宏诚意的功德佛,握着木槌,砸向他的脑袋。


        

砰!


        

江宏的脑袋碎了,血肉溅的到处都是,之后无头尸体一歪,倒在地上。


        

功德佛转头,看向秃头中年人,仿佛瞬移一般,出现在他身前。


        

“我佛问你,心诚吗?”


        

秃头吓懵了,转身就跑。


        

“要是那个林白辞在,肯定知道怎么证明心诚吧?”


        

秃头中年人这会儿才想起林白辞的好。


        

功德佛面无表情,砸出木槌。


        

砰!


        

秃头中年人死了,掉在水中,鲜血氤开好大一片。


        

剩余的三个游客,分头逃跑。


        

但是没用!


        

功德佛随手一掷木槌,它便像飞锤一样,呼啸而出,接连砸烂了这几位不虔诚游客的脑袋。


        

之后,


        

功德佛一边擦拭木槌,目光投向湖心岛。


        

那里有人影走动。


        

于是它登上了舢板。


        

噹!噹!噹!


        

清脆的木鱼声,回荡在莲花湖上空!


        

有夏蝉,


        

叫的更响了。


        

……


        

“虽然咱们采到了花束,可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大家随机应变!”


        

大雄宝殿前,林白辞低声叮嘱完,跑上台阶,迈过门槛儿,走进大殿。


        

一股阴森鬼蜮的气息,立刻扑面而来。


        

众人跟进。


        

莲华佛台上,黑暗大佛依旧高高在上的坐在那里,单手托腮,俯瞰着这几只卑贱的蝼蚁。


        

它的脸上有不屑,轻蔑,还有浓浓的嘲讽。


        

“第一个回来的,果然是你!”


        

黑暗大佛打量着林白辞,视线划过他手中的火把,划过他身上的袈裟。


        

嘶溜!


        

黑暗大佛忍不住,伸出粗大的舌头,舔了一下嘴唇。


        

隔着这么远,我都能闻到你身上的美味!


        

“我们采回花束了!”


        

老阿姨堆着一脸笑容,态度卑微:“能放我们走了吗?”


        

她是一秒钟都不想继续待在这里。


        

“我佛慈悲!”


        

黑暗大佛口宣一句佛号,起身,从佛台上走下,来到老阿姨面前,蹲了下来:“你不用怕!”


        

噗通!


        

老阿姨直接跪了。


        

“我不怕!我不怕!”


        

她的声音,瑟瑟发颤。


        

黑暗大佛点了点头,很满意老阿姨的态度,还伸出一根手指,抚摸徐秀的脑袋。


        

“你愿意做我的信徒吗?”


        

黑暗大佛的动作温柔,仿佛一位铲屎官在撸猫!


        

老阿姨下意识扭头,看向林白辞。


        

“你看它做什么?”


        

黑暗大佛质问:“难道你不想?”


        

啪!


        

黑暗大佛用两根手指,捏住了徐秀的脑袋。


        

“想!我想!”


        

老阿姨赶紧服软,黑暗大佛捏的太疼了,


        

“孺子可教!”


        

黑暗大佛称赞,松开了手指。


        

就在老阿姨以为逃过一劫时,黑暗大佛突然屈指,弹向她的脑门。


        

啪!


        

老阿姨的脑袋被弹碎了,脑浆、头盖骨、还有鲜血碎肉,乱成一团浆糊,飞溅出去,涂抹在地板上。


        

“啊!”


        

张菊吓的瘫在地上,其他人也不好受。


        

谁也没想到,黑暗大佛如此喜怒无常,说杀人就杀人。


        

“你神经病呀?”


        

林白辞吼了出来,声音在大殿中回荡。


        

他知道不该这么情绪化,但是他忍不住。


        

自从龙禅寺被黑暗迷雾笼罩,成为神墟,他就一直面临死亡威胁,其他规则污染还好,扛过去便能活,可是面前这个怪物,已经发布过三次神忌游戏了,居然还要这样随意杀人。


        

人命对它来说,和玩具没有区别。


        

“欧巴!”


        

金映真疯狂给林白辞使眼色,别和这东西顶牛呀,会吃大亏的。


        

“白辞,冷静!”


        

女主播劝说。


        

“很气吗?”


        

黑暗大佛笑了:“气就对了!”


        

它刚说完,又屈指一弹。


        

砰!


        

这次倒霉的是小李姐,她已经弓腰缩背低着头,像个小透明似的躲着了,可还是没熬过去。


        

黑暗大佛弹爆了她的脑袋。


        

砰!


        

尸体倒地。


        

林白辞握紧松木火把。


        

“你们想要活命,应该做的是跪下来,祈求我!”


        

黑暗大佛蹲在众人面前,教训这些还没有认清形势的人:“我,是神明,是主宰你们的人!”


        

它伸出手指,摁住了金映真的头。


        

“你愿意做我的信徒吗?”


        

回答不愿意,肯定会死,回答愿意,说不定有一线生机,但是……


        

金映真瞟了林白辞一眼,胆颤心惊回答:“欧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我不喜欢这个回答。”


        

黑暗大佛屈指,要弹爆金映真的脑袋,旁边的林白辞突然吼了起来。


        

“来问我呀!”


        

这四个字,掷地有声,如金鼓雷鸣。


        

众人侧目,震惊于林白辞的无畏。


        

“好,我成全你!”


        

黑暗大佛低下头,凑到林白辞面前,直视着他:“你,愿意做我的信徒吗?”


        

“我愿……尼玛!”


        

林白辞咆哮,手中火把全速捅向黑暗大佛的左眼。


        

黑暗大佛不屑一笑,要伸手弹死林白辞,再把它吃掉时,一记重拳,如彗星破空,狠狠捶在它的脸上。


        

砰!


        

黑暗大佛摔了出去,整个人擦着青石地板,划出几十米,一头撞在墙壁上。


        

“你们跑吧!”


        

林白辞说完,扑向黑暗大佛。


        

他把火把在地上一蹭!


        

哗!


        

火焰燃烧,像林白辞跃动的心脏。


        

穿着短裤的肌肉佛比林白辞更快,迈开大长腿,咚咚咚,宛若巨兽一般,撞在黑暗大佛身上。


        

砰!


        

它们摔了出去,纠缠在一起。


        

林白辞跑到黑暗大佛身前,卯足全力,把火把往它身上一戳。


        

“给我点着呀!”


        

林白辞想靠松木火那个‘可以点燃任何东西,并且在很短时间内将其烧成灰烬’的神忌特性杀掉这只怪物。


        

要是没用,那自己今天死定了。


        

黑暗大佛的右腿被火把碰到,忽的一下,立刻被点燃,随即火焰漫卷,迅速吞噬了它,连肌肉佛也没例外。


        

“蝼蚁,休想伤我!”


        

黑暗大佛愤怒,要杀掉林白辞,但是被肌肉佛死死的擒抱着。


        

【不过是一道食材,居然这么嚣张?】


        

喰神嘲讽。


        

黑暗大佛根本不是神明,只是被一块神骸寄生后的佛像而已,而且哪怕这块神骸,也只是一具神明尸骸上的一小部分残渣而已。


        

根本不够喰神吃的。


        

黑暗大佛被点燃了,全身燃烧的火焰,让它像一支火炬,照的大殿火光通明。


        

砰!砰!砰!


        

肌肉佛猛捶黑暗大佛的头颅。


        

【你就是捶烂它的脑花都没用,神骸寄生在它的左小臂上!】


        

林白辞通过菩提使者袈裟,不仅可以召唤出一尊肌肉佛,还能发布一些简单的命令,让它执行。


        

唯一的麻烦,就是有可能被它捶死。


        

林白辞听到喰神的话,立刻下令。


        

“拧掉它的左臂!”


        

林白辞没有靠近。


        

两尊佛像,现在都燃烧着,它们激斗时,撞到的供桌、蒲团、香烛、佛像这些东西,也都燃烧起来。


        

浓烟滚滚。


        

“欧巴,你小心呀!”


        

金映真担心。


        

“别废话了,咱们赶紧出去!”


        

司马牧吼了一嗓子。


        

大家只是普通人,除了碍事,没有任何用处。


        

“白辞!”


        

花悦鱼很担心,想帮忙,可是又不知道能做什么。


        

张菊抱着女儿,跌跌撞撞地往大殿外跑去。


        

老阿姨是死在她身边的,脑浆碎肉溅了她一脸,直接把她吓到腿软,要不是为了女儿,她还在强撑着,早晕过去了。


        

黑暗大佛在极度的愤怒中。


        

它要杀光这些人,不然出不了这口气,现在看到张菊要跑,右手立刻朝着身旁的贡桌抡了过去。


        

砰!


        

供桌被打飞,砸向殿门那边。


        

“小心!”


        

花悦鱼话音刚落,七米长的供桌砰的一声,砸在张菊背上。


        

小女孩运气好一些,没被正面砸到,但是张菊跌倒,把女儿摔了出去。


        

“带那个小女孩走!”


        

林白辞大喊,冲到黑暗大佛面前:“崽种,你不是要杀老子吗?来呀!”


        

他在挑衅,不仅想给花悦鱼她们争取逃跑的机会,更是要吸引黑暗大佛的注意力,让肌肉佛更好动手。


        

“走呀!”


        

司马牧焦急催促,一把扯住金映真。


        

那尊黑暗大佛已经大开杀戒了,再不走会死的。


        

黑暗大佛看到林白辞这么左右横跳,完全把它当成了小丑,肺都要气炸了,它握拳挥臂,要把他打成烂泥。


        

啪!


        

肌肉佛趁机抱住它的左臂,仿佛巨蟒绞杀猎物一般,整个身体骤然一紧,一拧,再一扯。


        

咔嘣!


        

黑暗大佛的左手被弄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