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24章 满载而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众人被神忌游戏折腾了五个小时,几经生死,已经筋疲力尽,尤其是小女孩,早爬在花悦鱼身上,睡得很沉。


        

“她怎么办?”


        

花悦鱼叹气。


        

小女孩的妈妈运气太糟糕了,只要再坚持一下,就能活着出来。


        

“送去警察局?”


        

林白辞想过送小女孩回家,但是怎么解释她妈妈的事情?


        

“等会儿到了市区,我下车,送她回家。”


        

司马牧摸了摸小女孩的头,朝着林白辞表达感谢:“在神墟中,我什么力都没有出,全因为跟着你才活下来,所以这件事,让我来做吧,不然我过意不去。”


        

“也好!”


        

林白辞没有拒绝,司马牧又不是人贩子,没必要防备。


        

“加个微信好友吧?过几天,我请你吃顿大餐。”


        

司马牧掏出手机,他打算以后和林白辞常联系。


        

这种人,前途不可限量,先搞好关系,未来绝对不亏。


        

“你手机还能用?”


        

花悦鱼诧异。


        

她的三部手机,单反,Gopro运动相机,全都完蛋了。


        

“哦,忘了!”


        

司马牧尴尬一笑:“那留个电话吧?”


        

“你留一个,我记着。”


        

林白辞要去海京市上大学,到时候肯定要换手机号。


        

“1379026768。”


        

司马牧说完,看到林白辞没有记一下的打算,有点小怀疑,你能记住吗?


        

“放心,这辈子都不可能忘的!”


        

林白辞笑了,他记这个号码的时候,激活了神恩过耳成诵,至少十年内,会记得很清楚。


        

“我们的东西都被迫献给那个带着功德箱的佛像了!”


        

金映真帮林白辞解释了一句。


        

免得让司马牧认为林白辞不尊重他,毕竟人家报了电话号码,你只是听了一遍,换谁都觉得是敷衍。


        

“功德箱?佛像?”


        

花悦鱼一惊:“你们还进行了其他神忌游戏?”


        

“嗯!”


        

金映真现在想想,还觉得后怕,要不是白辞欧巴给力,自己已经被敲破脑袋,变成无头死尸了。


        

“厉害!”


        

司马牧竖了个大拇指,满心佩服。


        

我以为你已经很强了,没想到还是超出我的预料。


        

哪怕对于神明猎手来说,参与一场神忌游戏,也是九死一生的危机。


        

司机师傅透过后视镜,瞄了一眼这些人。


        

“我怕不是拉了一群神经病吧?”


        

官方为了不引起市民的骚乱和恐慌,不会报道任何有关神墟的新闻,所以普通市民对这类信息知之甚少。


        

一个小时二十分钟后,出租车到了市区。


        

司马牧抱着小女孩下车,和林白辞三人道别。


        

“以后联系!”


        

司马牧等到出租车开走,他找到一家移动营业厅,刷卡买了一部手机,顺便补办了电话号码。


        

之后,他拨通了一个电话。


        

嘟!嘟!嘟!


        

响了九声后,电话通了。


        

“九叔,我这次回家扫墓,遇到一座神墟!”


        

司马牧在路边的一家烧烤摊坐下来:“老板娘,来两斤烤串,十瓶啤酒!九叔,我遇见了一个新人,超有潜力!”


        

……


        

希尔顿酒店在市中心,和紧邻的省电视塔加起来,算是广庆市的地标建筑。


        

到了晚上,电视塔上的霓虹灯一开,色彩斑斓,有种灯红酒绿的城市气息。


        

出租车刚停在酒店前,门童已经过来开门了。


        

“给司机车费,记我账单上!”


        

金映真吩咐门童。


        

“啧啧,不会真的是高丽财阀家的大小姐吧?”


        

花悦鱼心中嘀咕,金映真这姿态,显然是经常享受别人的服务,使唤惯了人。


        

等进了酒店大堂,远远地,前台的三个接待妹子就齐刷刷鞠躬问好。


        

“金小姐,晚上好!”


        

“再开两间豪华套房,去买两部最新款的苹果手机,一部三星手机,再办三张电话卡!”


        

金映真随口吩咐,这种小钱,根本不值得她精打细算。


        

“对了,他的身份证丢了,能办理入住吧?”


        

金映真指的是林白辞。


        

“没问题的!”


        

前台小姐姐笑容亲切。


        

眼前这位,是希尔顿酒店的终身会员,总经理交代过,一定要招待周全,满足客人的一切服务。


        

当然,终身会员不算什么,重要的是,人家好像是高丽某个财阀家族的大小姐。


        

这就厉害了。


        

话说这个男生什么来历?


        

前台小姐姐的目光快速瞟了林白辞一眼。


        

好高呀!


        

而且这颜值,的确有吃软饭的资格。


        

“这酒店的房间很贵吧?”


        

林白辞皱眉,他可没钱给。


        

“欧巴,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情!”


        

金映真笑颜如花。


        

前台小姐姐看愣了。


        

这态度不对吧?


        

怎么感觉像是这位高丽大小姐在倒追这个大男生?


        

“我那份钱,我自己出!”


        

花悦鱼也不想占这么大的便宜。


        

“别在这种小事上推来让去了!”


        

金映真根本不在乎的,花几万块对她来说就和买瓶矿泉水一样稀松平常。


        

用了两分钟,前台小姐姐开好房间,办理了入住,她把房卡递给林白辞和花悦鱼后,在前边引路,走向电梯。


        

“三位注意脚下!”


        

大堂的地板干净又平整,谁也不会摔倒,但是前台小姐姐还是很关心的提醒。


        

走到电梯前,她主动开门,挡着电梯门,等金映真三人进去,她才进入,之后关门,按楼层。


        

“我的乖乖,这服务,就差把客人当公主供起来了!”


        

花悦鱼惊叹,这就是有钱人的享受吗?


        

这种全球连锁的五星酒店,相当奢华,前台小姐姐的颜值那也是非常高的,穿的是浅蓝色的西装套裙,腿上是黑色丝袜,踩着小皮鞋,经过训练后的仪态步伐,走起路来,很好看。


        

花悦鱼忍不住多瞄了几眼,然后又偷瞟了林白辞一下,发现他目不斜视,没趁机盯着前台小姐姐的屁股大饱眼福。


        

嗯!


        

是个好男人!


        

花悦鱼感觉又发现了林白辞一个优点。


        

“有什么需要,可以打前台电话!”


        

前台小姐姐给三人打开房间后,很识趣的离开,给客人留足私人时间。


        

【一个可以用现金打动的妹子,一晚只要三千块,你要不要试一试?】


        

喰神点评,说的是这位前台。


        

“先洗澡,有什么话待会儿再说!”


        

金映真看着林白辞:“欧巴,我帮你放洗澡水?”


        

“不用!”


        

林白辞赶紧拒绝。


        

金映真太热情了,让他很不习惯。


        

林白辞走进豪华套房,脚下踩着柔软的地毯,触感很棒,他脱掉脏衣服,看到书桌上有座机电话,赶紧给老妈打个电话报平安。


        

他没直接回家,是因为身上脏兮兮的,还有些轻微的擦伤,回了家少不了一顿盘问。


        

电话通了。


        

林白辞说要在发小李巍家过夜,很容易就敷衍了过去。


        

挂了老妈的电话,林白辞又立刻给李巍打了过去,让他注意不要说漏了嘴。


        

“你这是在哪儿浪呢?都夜不归宿了!”


        

李巍大嗓门。


        

“网吧!”


        

林白辞没说在酒店,说了发小也不信。


        

“我说老白,咱暑假结束,可就是大学生了,以后夜不归宿,只能是和女人去酒店开房,去网吧算怎么回事?”


        

李巍苦口婆心劝说:“太LOW了!”


        

“你给我向去网吧通宵的人道歉!”


        

林白辞心说,我这也算和女人开房吧?


        

而且还是两个!


        

很漂亮的那种。


        

“老白,说正经的,我准备这两天就去海京,打个暑期工,攒点钱,不然上了大学,囊中羞涩,连请妹子喝奶茶的钱都没有,那也太丢人了,你要不要一起?”


        

李巍想和林白辞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


        

“我……再等等吧?”


        

林白辞是单亲家庭,全靠老妈一个人工作养家,家境比较差,李巍虽然父母双全,但是老爹早年在工地干活出了工伤,成了残疾人,现在只能在家养着,所以李巍生活费相当少。


        

要是昨天,林白辞想都不想,肯定立刻同意,但是经历了龙禅寺神墟之后,他的想法有些变了。


        

打工才能赚几个钱?


        

自己现在可是身怀三道神恩的神明猎手了。


        

得琢磨琢磨怎么变现?


        

而且说实话,林白辞更想当UP主,拍视频赚钱。


        

“也好!”


        

李巍没有强求:“你就再浪半个月,看我李巍大展拳脚,赚他个金山银山,到时候你小子四年的打胎费,我全包了!”


        

“滚!”


        

林白辞笑骂。


        

结束通话,林白辞走进那间装修看上去很豪华的浴室。


        

当花洒中热水倾泻而下,浇在林白辞身上,让他禁不住长出了一口气,一天的疲惫,似乎也不翼而飞了。


        

【作为新人出道战,收获不错!】


        

喰神很满意:【你有资格奖励自己一番!】


        

“你到底是什么?”


        

林白辞好奇:“一道神恩?”


        

喰神没有回答。


        

“算了,你爱说不说!”


        

林白辞感觉喰神对他没有恶意,还是盘点收获吧!


        

三道神恩,


        

分别为过耳成诵,梵音佛响,以及浮生夜雨,爷佛吹灯。


        

要怎么变现呢?


        

林白辞想赚钱,那样就可以买最新款的手机,电脑,运动相机了,还有追妹子也会有底气。


        

神忌物方面,包括松木火把,香草蒲团,黑坛钵盂,还有相当厉害的菩提使者袈裟。


        

这些神忌物应该很值钱,随便卖一件,收入百万人民币应该不成问题吧?


        

就是自己没门路,贸然售卖,会不会被官方相关组织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