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31章 迷失海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候车大厅内很嘈杂,有列车到站,广播提醒乘客赶紧检票进站。


        

咕噜噜!


        

林白辞的肚子叫了起来。


        

他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


        

现在8点20,距离G1955次列车发车,还有一个多小时,


        

来早了。


        

“火车站客流量大,丢东西的人自然也多!”


        

林白辞估摸着是钱包或者行李,他没去捡,犹豫了一下后,往洗手间走去。


        

他准备把这些行李装进黑坛钵盂。


        

大包小包加起来,五十来斤,不仅重,拎着也麻烦。


        

“应该不会有监控盯着我吧?”


        

林白辞担心进洗手间时带着一堆东西,出来就剩下一个双肩背包,会被火车站的监控盯上。


        

只是拎着实在太沉了,林白辞决定冒一次风险。


        

不过林白辞还是耍了点小心机,他没找角落那些偏僻的洗手间,反而选了一个人流量大的,走了进去。


        

小便池里,有蓝色的洁厕球,味道略微有些刺鼻。


        

地板被清洁工打扫的很干净。


        

蹲大号的人还不少,林白辞等了几分钟,才有一个空位。


        

他走进去,锁上门栓后,从蓝色双肩背包里取出黑坛钵盂。


        

钵盂呈扁圆形,像装围棋棋子的那种玉石盒子,而且是纯黑色,好像没有明月的夜色凝固了上去似的,在底部和碗口各有一圈金边。


        

“不管看几次,都这么漂亮!”


        

林白辞爱不释手的擦了擦,接着把钵盂凑到嘴边,小声嘀咕。


        

“喝粥!”


        

“喝粥!”


        

林白辞念完,碗口立刻出现了一个旋涡状的光晕。


        

‘粮库’开启了。


        

林白辞把拉杆箱往黑坛钵盂的碗口一放,它便像沉入湖面一样,让光晕激荡,荡开了一层层金色涟漪。


        

等林白辞把手提旅行包也放进去,顿时轻松了。


        

黑坛钵盂装了这么多东西,重量没有增加一两。


        

“爽!”


        

林白辞开心了。


        

双肩背包里是充电器,日记本,钱包,雨伞,纸巾,水杯这些常用和重要的东西,要随身带着,不过也就三、四斤,轻的一批。


        

林白辞搞定行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出隔间,来到洗手台前,洗了洗手。


        

等他回到候车大厅,看着那些拎着好多行李的乘客们,心理上有了一种幸福感。


        

黑坛钵盂,果然是长途旅行的必备神器!


        

咕噜噜!


        

饥饿感还在,说明‘遗失物’还没被失主找到。


        

反正时间还早,林白辞准备去找找。


        

做好事,攒人品,换接下来的四年大学生活美滋滋一些。


        

林白辞哼着小调,开始行动。


        

这么多年过来,他对找‘东西’已经相当熟练了。


        

饥饿感就像雷达。


        

越饿,说明距离‘遗失物’越近,到口水多到需要吞咽的状态,意味着‘遗失物’就在附近。


        

林白辞走到了候车大厅的西北角。


        

这里人很少,有一家卖土特产的超市,里面有两个客人。


        

林白辞四下张望。


        

清洁工很尽职,把地面打扫的很干净,没看到钱包手机之类的东西。


        

林白辞还特别注意了椅子下面,什么都没有。


        

“你找什么呢?”


        

一道粗狂的质问,突然响起。


        

林白辞抬头,看到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正看着他,眉头大皱。


        

对方留着平头,穿着一身西装,左手里夹着一根香烟。


        

林白辞没回答。


        

社会人了不起呀?


        

老子还是神明猎手呢!


        

西装男抽了口烟,打量林白辞,脸上满是审视的味道,仿佛林白辞是个在逃犯人似的。


        

【这家伙目中无人,当你是乳臭未干的学生,这你能忍?削他,击杀后,建议炭烧喂狗!】


        

喰神开口了,上来就要打打杀杀。


        

林白辞没搭理喰神,视线落在西装男旁边的椅子上,那里放着一个黑色手提箱。


        

这次的饥饿感好像是这箱子引发的。


        

里面是什么?


        

“喂,你瞎看什么?”


        

西装男还有同伴,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鼻子很大,他看到林白辞盯着手提想看,恼了。


        

林白辞转身离开。


        

“马队……”


        

大鼻子青年站了起来,盯着林白辞的背影:“这小子突然过来,又走掉,好像不对劲,要不要审问一下?”


        

“没必要,他应该是丢了东西,过来寻找,与‘迷失海岸‘无关!”


        

西装男叫马原,看着林白辞的背影,又抽了一口烟:“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罢了,不用在意,还是把注意力放在目标身上,对方带着一件污染强度5.0的A级神忌物,咱们的行动绝对不能有任何差池!”


        

……


        

林白辞见过西装男那个黑色箱子后,饥饿感大减,这让他确定,那里面应该放着神忌物。


        

要是黄金或者古董之类的贵重物品,哪怕是西装男偷来的,林白辞也不会有饥饿感。


        

“也不知道那两个人是野生的神明猎手?还是官方的?”


        

林白辞找到A12检票口。


        

这附近的四排座位,坐了不少人。


        

海京是超一线大城市,广庆有很多人在那边打工,所以这趟列车很热门。


        

林白辞想找一个位子坐下来。


        

有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女人,很惹眼。


        

她穿着牛仔短裙,露着两条大白腿,脚上是一双米色的铆钉高跟鞋,很性感,上半身是一条背部镂空的吊带衫。


        

在她左手边,是一个红色的小拉杆箱。


        

四周的男人们,不时地会偷瞄她一下,饱饱眼福。


        

【我劝你不要坐她旁边,她有HIV!】


        

“啥?”


        

林白辞并没有坐那个女人身边的打算,不过喰神这句话,还是让他惊诧不已。


        

【你连这种东西都不知道吗?艾滋病,懂了吗?】


        

喰神解释。


        

“不是,我知道HIV是什么,我是说那个女人看上去很健康!”


        

林白辞意外,要是单看外貌,这么光鲜亮丽的女孩,他绝对想不到对方身上有这种传染病。


        

【看上去有什么用?】


        

喰神觉得林白辞好天真:【眼睛是看不出真理的。】


        

年轻女人无聊的刷着手机,瞥到林白辞后,眼睛顿时一亮。


        

好帅气的男生!


        

脸上青涩未退,应该是个大学生吧?


        

不过年轻女人也不敢确定,因为对方没带大件行李,就一个双肩背包,太轻松了。


        

咦?


        

这家伙搞什么?


        

年轻女人纹过的柳叶眉,微微皱了起来。


        

她对自己的容貌和身材很自信,大多数男人没胆子主动搭讪,但是会从她身边走过,多偷瞄几眼。


        

可是这个大男生倒好,竟然绕开了。


        

干嘛?


        

我是瘟疫呀!


        

年轻女人不爽,不过想到自身的情况,脸色又突然一僵。


        

他难不成是学医的?


        

能看出我有HIV?


        

不对,


        

我感染上这个病,还不到五个月,身体上还没出现明显症状。


        

林白辞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开始观察那些候车的乘客。


        

因为喰神会进行点评。


        

【一个脾气暴躁的男人,经常殴打妻子,他目前宿醉中,进车站的时候钱包被偷了,你最好离他远一些,小心被讹上!】


        

那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斑秃,双眼肿胀,看上去还没睡醒。


        

【一个勤劳乐观的妇女,不要看她穿的朴素破旧,她的儿子可是考上了北大,是一位给了孩子爱和一切的好妈妈!】


        

喰神说的是一个身边放着两个蛇皮口袋的女人,里面塞的是被褥铺盖,鼓鼓囊囊。


        

她为了给儿子挣结婚和买房的钱,已经在海京打工十多年。


        

虽然累,


        

但是很幸福。


        

现在只期待儿子赶紧结婚,给她生个大胖孙子。


        

“我妈也很好!”


        

林白辞想起老妈,赚钱的动力更足了。


        

【一个因为操劳过度,得了肾病和心脏病的男人,他还没发现,再不治疗,最佳治疗期就要过了!】


        

那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黑眼圈很重。


        

他的腿上放着一台华为的笔记本电脑,正噼里啪啦的敲代码,偶尔打哈欠了,拿起放在身旁的咖啡喝一大口。


        

“你说的这些情况准确吗?”


        

虽然这么问,但林白辞觉得,应该没错。


        

喰神不屑于回答这种无聊的问题。


        

火车站果然是最能体现人生百态的地方,有的人意气风发,憧憬未来,有的人被艰难生活磨平棱角,只想赚几两碎银,养家糊口。


        

有人为爱情奋不顾身,忠贞不渝,有人天天按摩捏脚一条龙,乐不思蜀。


        

每个人的苦都不同,每个人的甜也不同。


        

林白辞听了一会儿,低头看小说,打发时间。


        

叮咚。


        

林白辞收到一条微信。


        

小鱼人:到哪了?


        

花悦鱼昨天和林白辞聊天的时候,知道他今报到道,她已经请了假,准备去海京理工看林白辞。


        

帮他办理各种入学手续,熟悉寝室和学校环境。


        

当然,


        

最重要的是来个接风宴。


        

让学弟宾至如归,可是学姐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