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40章 污染强度5.0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车厢中,一片狼藉,昏迷的旅客们,横七竖八的躺着。


        

林白辞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立刻回头。


        

马原来了,身上的西装皱巴巴的,凌乱不堪,比起林白辞在候车大厅见到他时的精英形象,狼狈了很多。


        

“夏红药?”


        

马原看到夏红药,脱口而出,


        

“你认识我?”


        

夏红药撩了一下马尾。


        

“你应该问,在安全局里,谁不认识你们姐妹!”


        

马原下意识地瞟了夏红药的胸口一眼。


        

他没见过真人,但是看到夏红药的照片,现在两相对比,他发现真人比照片上的还要大。


        

这的超过D了吧?


        

旋即,马原盯向黑鲨三世。


        

这个胖子捂着肋部的伤口,指缝间有鲜血流出,湿透了衣服。


        

比起刚才的嚣张姿态,这位迷失海岸的主力成员,现在萎靡了很多。


        

“很好,没想到我黑鲨三世,今天会栽在两个年轻人手里!”


        

黑鲨三世咬着后槽牙,愤恨地盯着林白辞,憋屈的要死。


        

他进来的时候,已经很小心,没想到还是中了埋伏。


        

对方比他预估的,还要心思缜密。


        

“其实我只是做了微不足道的事情,主要的布局,都是小林子设计的!”


        

夏红药是个诚实的人,不想贪功。


        

“不用你说,我看得出来!”


        

黑鲨三世盯着林白辞,目光怨毒。


        

他以为那尊穿短裤的肌肉佛是杀招,实际上,那是佯攻,在吸引自己的注意力,真正的杀手锏是这个束着马尾辫的女孩。


        

为什么可以得出这种判断?


        

因为这个马尾辫女孩喜形于色,再加上胸那么大,一看就不是会用脑子的人。


        

当然,


        

最重要的是,林白辞起身,交谈那两句,太淡定,太有大将风范了,这也是黑鲨三世下意识对他投以了注意力,倍加警惕的原因。


        

“红药,这位是……”


        

马原一直在打量林白辞,现在听到夏红药的话,顺势问了出来。


        

局里什么时候又招募到厉害的新人了?


        

可是今年的考核不是还没开始吗?


        

“我朋友!”


        

夏红药没透露林白辞的身份,担心马原和她抢人。


        

“我的搭档,是你杀的?”


        

黑鲨三世语气冰冷,眼里全是凶光。


        

“我杀的!”


        

夏红药立刻接茬。


        

她担心黑鲨三世万一跑掉,会报复林白辞,所以主动背锅。


        

“就凭你?”


        

黑鲨三世撇嘴,不信。


        

“怎么?瞧不起人呀?”


        

夏红药不开心了。


        

“你捅我那一刀,够快,够准,也够狠,但是……”


        

黑鲨三世摇头:“想靠这种刀技杀章鱼丸,还不够!”


        

夏红药没反驳,她回想林白辞击杀章鱼丸的过程,那真是步步连环,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怎么?敢杀人,不敢认?”


        

黑鲨三世讥讽。


        

“呵呵,听好了,杀人者,海京理工,林白辞!”


        

林白辞整了整身上的袈裟。


        

“报复?”


        

“当老子吓大的呀!”


        

“尽管来!”


        

夏红药和马原听到林白辞的话,眼睛顿时一亮。


        

“霸气!”


        

马原比了个大拇指:“要不要加入我的小队?我可以做你的推荐人,为你担保!”


        

神明猎手想要加入九州神盾安全局,需要通过层层选拔,但是有队长级的人做担保,就会容易不少。


        

“喂……”


        

夏红药黛眉一皱,你当我不存在吗?


        

这可是我看好的队员!


        

林白辞瞥了马原一眼,心说你个废物,连消耗敌人都办不到!


        

他让夏红药在这趟车厢埋伏,不去支援,还有一个原因没告诉她。


        

那就是让那支龙骧小队和黑鲨三世厮杀,他们赢了,两人省了厮杀,输了,自己也能捡个便宜,打个重伤的黑鲨三世。


        

可这位迷失海岸的主力来的时候,只是轻伤,战力没损失多少。


        

“哈哈,够狂!”


        

黑鲨三世狞笑:“你们以为吃定我了?”


        

“他怎么还不死?”


        

林白辞皱眉。


        

他和黑鲨三世扯淡,不是闲的,而是等着他失血。


        

“哈哈,这个女孩那一刀,捅的非常狠,换成普通人,早大出血休克了,但我是神明猎手!”


        

黑鲨三世很骄傲:“即便我不亲自出手,也有三种办法,杀掉你们!”


        

【快点儿杀掉它!】


        

喰神突然出声。


        

不用林白辞催促,马原和夏红药也都看出了不妙,悍不畏死的扑向黑鲨三世,但还是晚了。


        

这个胖子话音未落,快速取出一个巴掌大的海螺,用力一吹。


        

呜呜呜!


        

一个透明的气泡,从海螺上冒出,裹住了他。


        

同一时间,林白辞这些人眼前,瞬间刮起了黄色的沙尘,遮天蔽日,让人目不视物,仿佛被沙尘暴淹没。


        

“规则污染?”


        

林白辞第一时间召唤出肌肉佛,还想点燃火把,但是飞舞的黄沙眯了眼睛,让他什么都看不到。


        

好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沙尘暴持续时间不长,也就六、七秒便消失了,但是周遭的环境变了。


        

“这是什么地方?”


        

18D满脸懵逼。


        

我不是在高铁车厢里吗?


        

这是一片一望无际的红土泥塘,18D的双脚踩在里面,陷到了小腿部位,湿滑泥泞,很不好受。


        

“操,是规则污染!”


        

马原狠狠地咒骂了一句。


        

他最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小林子!”


        

夏红药深一脚,浅一脚,在泥塘里跋涉,走到林白辞身边。


        

“这是什么神忌物造成的,你们知道吗?”


        

林白辞询问。


        

除了他们四个,G1955次列车上的旅客,都被波及,遭到了规则污染。


        

有些人躺在红土泥塘中,依旧昏迷,还有一些,开始苏醒,茫然无措的四下张望。


        

夏红药看向马原。


        

马原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条,递给夏红药。


        

神忌编号:A-025(临时)。


        

污染强度:5.0。


        

神忌物特征:一具泥人雕塑。


        

规则污染开始后,会形成一片泥泞的红土泥塘,一尊泥人怪物出现,强迫被污染者捏泥人。


        

封印方式:黑棺封印。


        

灾害评估:高等。


        

特别注意事项:不要试图逃跑,会被杀掉,失去捏泥人的资格。


        

“5.0?”


        

夏红药看到这个数字,倒抽一口凉气。


        

“很严重?”


        

林白辞皱眉。


        

“相当严重!”


        

马原苦笑。


        

经过这几十年的不断探索和总结,各国已经对神墟灾害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并且制定了统一的灾害评估标准。


        

污染强度5.0,代表着这件神忌物造成的灾害,等同于一座小神墟。


        

对于普通人来说,生还率小的可怜。


        

“这是什么地方?”


        

“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我的衣服都是湿的?高铁呢?我的行李呢?”


        

苏醒过来的旅客们,惊慌失措,互相询问,满眼都是戒备!


        

“学徒们,到这边来,出师考核即将开始!”


        

一道干巴巴的声音,从九点钟方向传了过来,响彻在红土泥塘上空。


        

众人转头,眺望过去。


        

“学徒?谁?”


        

18D看着林白辞:“咱们吗?”


        

“走吧,没得选!”


        

夏红药朝着林白辞说完,便用力拍了拍手,吸引旅客们的注意力:“大家过去吧,咱们遭到了神忌物的规则污染,只有听它的话,才有可能活下来!”


        

旅客们傻眼了。


        

其中不少人,通过网络之类的途径,知道神墟、神忌物这种词汇,听说很恐怖,但具体是什么样子,没人见过。


        

现在陡然听说自己被污染了,都怕的不行。


        

“会不会死?”


        

“你是什么人?”


        

“规则污染到底是什么?”


        

旅客们都看着夏红药,等一个答复。


        

“先过去,很快你们就知道了!”


        

夏红药即便想解释,也没时间,因为不等她科普完,规则污染就会把大家全杀死。


        

林白辞往那个干巴巴的声音方向走去。


        

18D赶紧跟上,低声下气的恳求。


        

“哥,我刚才如果有冒犯你的地方,还请见谅!”


        

18D一路跟着林白辞,目睹了他的精彩表现,知道跟着他,活命的机会才大,所以主动示好抱大腿。


        

这片红土泥塘,仿佛湿地沼泽一样,太难走了。


        

18D走了没多远,左脚上的鞋便陷在泥塘里,拔不出来。


        

不少人都遇到了这个问题。


        

一时间三字国骂,此起彼伏。


        

林白辞走了二百多米,看到一个圆形的红土堆砌的土台,大概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


        

土台上,有一个个一米多高、直径半米、像蒙古包一样半圆鼓起的窑炉,那都是用红土搭建的。


        

每个窖炉旁,都放着一堆木炭,还有一个拉杆箱大小的木箱子。


        

林白辞知道,那玩意叫风箱,是以前农村做饭时用的工具。


        

一尊两米高的红土泥人,站在土台上,审视着这些学徒。


        

“是不是杀掉它就行了?”


        

18D发现这尊泥人栩栩如生。


        

乍一看,好像一个真人浑身涂满了泥浆,而且即便是眼睛,也灵动有神,让人望而生畏。


        

但仔细看的话,能看出眼白部分是泥土色,随着它的眼球转动,会有一些泥粉婆娑婆娑掉下来。


        

“一般来说,不是!”


        

马原的回答,很谨慎。


        

【餐前热身,开始咯。】


        

喰神打趣:【希望你待会儿进食时,有个好胃口!】


        

“这一场神忌游戏怎么过?”


        

林白辞心中询问。


        

“杀掉这个泥人怪没用,按照它的教导,做出泥人即可过关。”


        

喰神科普。


        

“出师考核,现在开始,跟着我做!”


        

泥人怪朗声宣布,之后迈开长腿,走进泥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