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41章 泥人挑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众人的视线,都看着这只泥人怪。


        

有人谨慎,一言不发,还躲在人群中,深怕被注意到;有人想问,但是害怕泥人怪,不敢开口,再等别人出头。


        

“大家认真看,据我估计,要是完不成它的要求,会死!”


        

夏红药大声提醒。


        

其实她这样说话,很危险,容易被泥人怪判定为不遵守考核纪律,给予死亡惩罚。


        

“这鬼东西是什么?”


        

问夏红药的是一个大肚子男人,短发,圆眼,尖下巴,说话的时候嗓子里像卡了一口痰。


        

“是规则污染!”


        

夏红药还没说完,被泥人怪打断。


        

“肃静!”


        

泥人怪瞪向夏红药和大肚子男:“否则我会剥夺你们出师考核的资格!”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众人听到这话,神情一紧。


        

虽然不知道被剥夺了资格后会如何,但想来不是什么好事!


        

“接下来,我将现场教授你们,如何烧制一尊泥人,成功者,出师!”


        

泥人怪在泥泞的红土泥塘中走着,每一次落脚,都发出啪叽啪叽的声音。


        

“要是失败了呢?”


        

夏红药询问,其实她猜得到答案,应该是死亡。


        

“失败了,回炉重造!”


        

泥人怪冷哼。


        

夏红药想问一句,你这个回炉重造,是指让人重新学习,再做一遍泥人?不是物理意义上把人塞进窖炉烧死吧?


        

“你少说两句吧!”


        

马原头大,这女人是不是熊大无脑?


        

这可是污染强度5.0的神忌灾害,你就不能谨慎点?


        

“那个黑鲨三世没在这里!”


        

林白辞的视线,在人群中逡巡。


        

现场目测大概有820人。


        

金映真说过,规则污染无法豁免,所以这趟G1955次列车上的旅客,除了死在海水中的那些人,剩下的应该都在这儿才对。


        

可是林白辞没看到那个黑鲨三世。


        

“那家伙在规则污染前,不是取出一个海螺,吹出了一个泡泡,包裹住了他吗?”


        

马原苦笑,又有一些羡慕:“那个海螺叫做鹦鹉螺,是少数可以让人豁免规则污染的神忌物!”


        

迷失海岸的主力团员,果然都有压箱底的装备。


        

“很贵?”


        

林白辞眉头一挑。


        

“必须的,鹦鹉螺在黑市上有价无市。”


        

夏红药知道行情:“因为神明猎手要经常进入神墟搜集流星石,收容神骸,一般都会遭遇几次规则污染,虽然鹦鹉螺只能豁免一次,但用在关键时刻,能救命。”


        

“嗯!”


        

林白辞看了夏红药和马原一眼。


        

黑鲨三世应该没走,而是等着大家死在规则污染中后,过来摸尸舔包,自己只要通过这场神忌游戏,就会对上他。


        

如果能杀掉他,鹦鹉螺怎么分?


        

能不能独占呢?


        

【碗里的还没吃完呢,就想锅里的了?】


        

【很好,很有理想,这样才有大饿人风范!】


        

【我欣赏你!】


        

喰神称赞。


        

林白辞听到喰神这么说,深吸两口气,抛掉了杂念。


        

先过这一关再说!


        

“听好了!”


        

泥人怪停下脚步,朗声讲解:“第一步,取泥胚!”


        

旅客们的脸上,挂着焦虑、担忧、紧张,都看着三十多米外的那个泥人怪,不知如何是好。


        

泥人怪蹲下来,双手插进泥塘中,像玩泥巴似的,把上面泥泞潮湿的红土拨开。


        

“咱们怎么办?”


        

18D望向林白辞。


        

“按它说的做!”


        

夏红药蹲下,抓了一把泥。


        

捏泥人,


        

第一步肯定是收集泥土。


        

大多数旅客都是这么想的,所以都蹲下来。


        

林白辞左右看了看,激活了过耳成诵,在心中询问喰神:“我要是走到这尊泥人怪身边,会不会有危险?”


        

【如果有危险呢?】


        

喰神反问。


        

林白辞仅仅犹豫了两秒钟,便朝着泥人怪走去。


        

这红土泥塘太泥泞了,像沼泽一样,让林白辞每一次拔脚,都非常费力,感觉鞋子都要掉了。


        

夏红药看到林白辞的动作,吓了一跳:“你干嘛?”


        

马原正要蹲下,闻声瞟了过来。


        

“靠它近一些,看得清楚!”


        

林白辞解释。


        

三十多米,不算远,以林白辞的视力,看得很清楚,但是他担心错过一些细节。


        

“你疯了?”


        

18D震惊地叫完,又赶紧闭上嘴巴,快速瞄了泥人怪一眼,确定它没注意到自己,这才放心,接着压低声音劝说:“你活腻歪了?担心泥人怪不找你麻烦是吧?”


        

“这个距离不算长,不会漏看东西的!”


        

马原觉得林白辞这人不错,值得结交,所以好言相劝。


        

“我还是想靠近一些!”


        

林白辞没听劝。


        

啪叽!啪叽!


        

林白辞想起了小时候在烂泥塘里玩耍的时光。


        

几乎所有的旅客,都蹲下了,没蹲的也不敢乱动,担心引起泥人怪的注意,唯独林白辞一个人往过走。


        

于是这一下,他格外瞩目。


        

“小林子!”


        

夏红药不想林白辞出事,立刻起身,追了过来。


        

“你不怕泥人怪?”


        

林白辞反问。


        

“怕也没用!”


        

夏红药脸上是一个跃跃欲试的神情:“而且我自信以我的智慧,可以通关这场神忌游戏!”


        

“……”


        

林白辞愕然,下意识的瞟向夏红药的胸口。


        

你说熊大,


        

我承认!


        

智慧?


        

你有这东西吗?


        

林白辞可没忘了喰神对这个高马尾女孩的评价是力速双A,智力D。


        

“话说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了?”


        

夏红药以手遮口,小声询问。


        

之前林白辞靠着推理,找到章鱼丸,并且杀掉他,让夏红药认可了他的智商,觉得他的意见,应该有参考价值。


        

“你认为这个泥人怪是随便蹲下去的?还是特意找过位置?”


        

林白辞想听听别人的看法。


        

“啊?”


        

夏红药一愣:“它有选过位置吗?不是说完‘取泥胚’就顺势蹲下来了?”


        

“不确定,所以我才要靠近看一下!”


        

林白辞解释。


        

夏红药皱起眉头,思索这两者的区别,然后悚然发现,如果泥人怪看似随意蹲下来,实际上是挑选过位置的,那就代表,不是随便取一块红泥就行。


        

而现在很多旅客,都是直接蹲下,准备取面前的红泥。


        

林白辞的顾虑,可能是想多了,但这份缜密的思维,很厉害。


        

“不愧是我看中的队员!”


        

夏红药对自己的眼光很满意。


        

林白辞站在泥人怪身侧一米处,微笑着,但实际上,身体已经绷紧,一旦这家伙有任何异动,他会立刻召唤肌肉佛。


        

泥人怪没有感情的眼球盯着林白辞。


        

现场安静的可怕,


        

让人窒息。


        

旅客们难以置信的看着林白辞。


        

这家伙疯了吧?


        

居然主动靠近那个泥人怪物?


        

一秒!


        

两秒!


        

三秒


        

……


        

足足十秒后,泥人怪低下头:“第一步,取泥胚,先拨开泥塘上面比较湿的稀泥,取下层红泥,要干燥一些的。”


        

泥人怪一边说,一边做。


        

夏红药蹲下了,照办,而林白辞则是一直盯着泥人怪,眼睛不眨,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旅客中,有细心谨慎的人,大概六十多个。


        

他们想到了林白辞靠近泥人怪的原因,再加上看到他没被攻击,于是也都大着胆子走过来。


        

还有不少旅客,想不到这点,但是会跟风。


        

他们看到这么多人都靠近泥人怪,觉得自己不过来就吃亏了,于是也赶紧跟上。


        

很快,泥人怪身边聚集了二百多号人。


        

“你们搞什么呢?把我们的视线都堵住了!让开点!”


        

大肚子男吼叫。


        

他们这些人比较胆小,不敢接近泥人怪。


        

“你怎么还不取泥胚?”


        

夏红药挖出了一坨椰子大小的红泥。


        

蹲着的林白辞,拨开面前的稀泥,向下挖了大概十五厘米,才露出比较干燥的红泥。


        

林白辞用力抓了几把红泥,捏了捏,看着上面留下的手印,停下了。


        

“怎么了?”


        

夏红药不明白林白辞为什么停下。


        

“我感觉这个黏度不太够!”


        

林白辞回忆着泥人怪挖红泥时候的动作。


        

它先是挖几把,接着捏一捏,这个动作应该是测试红泥的黏度和硬度,或者是干燥度,然后再继续。


        

“黏度不够?”


        

夏红药的黛眉蹙了起来,足以夹死一只海蟹,她看了看手中的红泥团:“你怎么看出来了?”


        

“手印!”


        

林白辞言简意赅。


        

“你瞎说的吧?从一个手印能分辨出红泥黏度?”


        

宋莉质疑。


        

她光着脚,踩在泥里,米色铆钉高跟鞋被她提在左手里。


        

这双鞋挺贵,七百多块,她不舍的扔。


        

她觉得林白辞是个正直的人,再加上身体比较强壮,跟着他应该有安全感,所以她过来了。


        

“关键是你能记住这怪物在红泥上捏一把留下的手印有多深?”


        

马原好奇。


        

“我觉得这红泥都差不了多少吧?”


        

18D觉得林白辞脑补过度了。


        

林白辞懒得解释,换了一个地方蹲下,挖红泥,只是两分钟后,又两手空空的站了起来。


        

他不满意。


        

“不能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找,想想泥人怪选的位置有什么特征?”


        

林白辞看向泥人怪身周。


        

积水有些多,踩下去的时候,脚丫子陷下去的比其他地方深。


        

林白辞开始按照这个条件找位置。


        

有了!


        

林白辞选了一个积水坑,蹲下,拨开面前的红泥,比照着泥人怪刚才取泥胚挖出的那个坑的深度,他挖了十多厘米深,终于选到了一块合适的红泥。


        

马原觉得林白辞小题大做,谨慎过头了。


        

“这里的红泥都可以,你们要不要取一些?”


        

林白辞问的是马原和18D。


        

“你为什么不问我?”


        

夏红药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