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43章 细节决定成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红土泥塘中,圆形土台上,旅客们或坐或蹲,聚精会神的雕刻泥人。


        

除了铁质刻刀削切泥胚熟料的沙沙声,还有一些旅客因为害怕导致的粗重呼吸声,这反而衬托着土台上静的可怕。


        

宋莉抬起胳膊,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


        

不知不觉中,内衣已经湿透了,黏在身上,很不舒服。


        

她很慌,因为雕出的泥人就像狗啃过的一样,别说完成泥人怪的要求了,就连她自己都看不下去。


        

“我这样下去肯定不合格!”


        

宋莉看向18D,又瞅了瞅马原。


        

还好,


        

这两个人和自己一样没有艺术细胞,是个手残。


        

当她看向夏红药时,


        

嫉妒了。


        

这个束着高马尾的女孩雕的泥人好逼真。


        

可惜不能让她代劳。


        

宋莉又看向林白辞。


        

咦?


        

他雕刻的也不是很好,手脚这些地方,很粗糙,但是只要长眼睛的,都能轻松看出,他雕的是他自己。


        

为什么?


        

宋莉观察了几分钟,明白了。


        

林白辞把精力主要放在泥人的穿着上了。


        

“对呀,人靠衣装马靠鞍,个人印象最重要的不就是衣服和首饰吗?”


        

宋莉激动了,简直像是发现了拿满分的秘诀。


        

林白辞脚上的运动鞋是安踏的,他连商标都雕了出来。


        

我这双米色的铆钉高跟鞋,可是号称不是穿在女人的脚上,就是抗在男人的肩上,辨识度很高的。


        

宋莉把手中的泥人捏成一团,揉了揉,重新开始雕刻。


        

泥人怪巡场,在土台上行走。


        

它会不时地站在一位旅客身边,看几眼,虽然不点评,但是会摇头或者点头。


        

泥人怪来到了18D身边,看着他手中的泥人,摇了摇头。


        

18D一本正经,不敢侧头观望。


        

泥人怪又看向了宋莉,几秒后,点了点头,之后离开。


        

“怎么样?怎么样?它点头还是摇头了?”


        

宋莉低声询问。


        

“点头!”


        

马原郁闷,泥人怪没关注他,这让他不知道捏的作品合不合格?


        

“哈哈!”


        

宋莉的心,一下子放回到肚子里。


        

稳了!


        

宋莉瞄了林白辞一眼,有一些遗憾,


        

他要是我的男朋友该多好?


        

“我呢?”


        

18D紧张,手都在发颤。


        

“摇头!”


        

马原撇嘴:“重雕吧!”


        

“啊?”


        

18D的脸庞,一下子哭丧了下去:“我已经很用心了!”


        

“你得雕刻出你的特征!”


        

宋莉现学现卖,把她观察出的秘密小声告诉了18D。


        

先送个人情,卖个好感!


        

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连本带利收回来了。


        

“原来如此!”


        

18D恍然大悟,跟着赶紧道谢:“谢谢你,宋姐!”


        

哎!


        

宋姐人真好,肤白腿长A字腰,要是她愿意做我的女朋友,我去卖血偷电瓶车都不会让她吃一点苦。


        

林白辞听着两人谈话,眉头微皱。


        

自己的泥人合不合格?


        

喰神没有点评提醒,应该是稳了!


        

泥人怪仿佛监考老师一般的巡场姿态,让旅客们很紧张,气氛也很压抑,忽然,有一个中年妇女仿佛撞见了鬼,惊恐的尖叫出声。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的泥人怎么化了?”


        

众人闻声看了过去。


        

那个中年妇女手中的泥胚熟料,此时仿佛被夏日正午太阳暴晒的冰激凌,正在迅速的融化。


        

啪塔!啪塔!


        

一些红泥掉在地上,形成了一滩一滩的泥点子。


        

众人悚然一惊,连忙看向自己的泥人。


        

“我的好像也开始化了!”


        

“这他妈怎么回事?温度太高?还是雕刻手法错了?”


        

“你的泥人怎么没事?”


        

旅客们吵嚷了起来,其中不少人,手中的泥胚熟料都出现了融化的迹象。


        

这个黏度,根本不可能再捏出造型。


        

“这……这怎么搞的?”


        

大肚子男的泥人也化的不成样子了,他惊怒交加,质问泥人怪。


        

泥人怪扫了他一眼,


        

没有说话!


        

“操,你哑巴了呀!”


        

由不得大肚子男不急,泥胚熟料融化,这代表着直接失败,考都不用考了。


        

中年妇女很慌,四下张望,看到有些人的泥人没化掉,很是不解。


        

“你的泥人怎么没化?”


        

她连问了好几个人,都没有得到答案,不是大家不说,是根本不知道为什么。


        

中年妇女看到了林白辞,她对这个在车站给她看过病的医学生印象深刻,等发现他手中的泥人没融化后,立刻跑了过来。


        

“小伙子,你的泥胚怎么没化?”


        

林白辞看着这位满脸急色的糖尿病阿姨:“你是不是没按照泥人怪的吩咐去做?”


        

“我做了呀!”


        

糖尿病阿姨强调:“一百二十下,一下不少!”


        

“不,我是说,每一下都举过头了吗?”


        

林白辞解释。


        

“这个……”


        

糖尿病阿姨傻眼了。


        

摔打到四十多下的时候,她的胳膊酸了,于是偷懒,没再举过头顶:“一……一定要举过头顶,才算一下?”


        

“应该是的!”


        

林白辞点头。


        

其他人也听到了林白辞的话,觉得这个推理很有可能。


        

“你去问问那些泥胚融化的人,不就知道了?”


        

夏红药建议。


        

糖尿病阿姨立刻喊了起来:“你们是不是摔打泥胚的时候,都没把泥胚举过头顶?”


        

众人面面相觑。


        

很快,大家就弄清楚了,就是这个原因。


        

“操,早知道老子就不偷懒了!”


        

“确定是这个原因吗?”


        

“没跑了!”


        

那些泥胚融化的旅客,后悔的要死,刚才不该偷工减料,其余的那些人,则是暗自庆幸,还好自己没偷奸耍滑。


        

咕嘟!


        

宋莉吞了一口口水,后怕不已。


        

还好那个大男生刚才拉住了自己,不然自己也会偷懒,那现在就惨了。


        

“现在怎么办?”


        

糖尿病阿姨眼巴巴的望着林白辞,等他出一个主意。


        

“这还用问?赶紧取红泥,重新再做一遍!”


        

马原抬起手腕,看了眼腕表:“快点儿吧,只剩下一刻钟了!”


        

“对!对!再做一遍!”


        

糖尿病阿姨冲向红土泥塘。


        

那些泥胚融化的旅客们,也都反应了过来,一个个往泥塘里跑,就近取了红泥,再跑回来,用最快的速度往石板上摔打。


        

这一次,没人敢偷懒,都把泥胚高举过头。


        

啪!啪!啪!


        

响声不绝于耳。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过,不急不缓,但是旅客们的心态却越来越紧张焦躁,尤其是那些还没完成‘身塑’这一步的,都急的满头大汗。


        

“做完了!”


        

夏红药将泥人放在石板上,双手抱胸,左右观察。


        

漂亮!


        

不愧是我的作品。


        

“我这个应该可以了吧?”


        

18D也完成了,可是不知道合不合格,所以一脸忐忑。


        

“应该可以!”


        

宋莉随口敷衍了一句,反正我的没问题。


        

“还剩七分钟了!”


        

马原起身,眺望,发现那些严格按照泥人怪要求摔打泥胚的旅客们,几乎都完成了‘身塑’。


        

即便还在雕刻的人,也是在进行泥人的局部修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这一步应该是稳了!”


        

宋莉拿起放在旁边的铆钉高跟鞋,穿在脚上。


        

她要美美哒,


        

这样才能诱惑林白辞,让他照顾自己。


        

“帅哥,你……”


        

宋莉刚要搭讪,突然听到一声惊悚的尖叫。


        

“老公,你的泥人怎么化了?”


        

唰!


        

众人转头,看了过去。


        

“是那个孕妇!”


        

18D脱口而出。


        

这个孕妇和他一个车厢,她的老公为了让她舒服一些,还和一个开手机外放的阿姨吵过架。


        

结果完败,还是林白辞出手,才搞定那个不好惹的抖音阿姨。


        

此时这位孕妇,穿着的宽松的裙子上、两条腿上,全都是泥巴,她坐在地上,一手抱着肚子,一手看着老公的泥人,满脸惊恐。


        

“怎么回事?”


        

孕妇哭了,泪水和汗水交织在一起,再加上一些泥土,成了一张大花脸。


        

她那个戴着一副眼镜的老公,一脸慌张。


        

“我……我也不知道!”


        

他尝试着修复泥人,可红泥还是像蜡烛燃烧时流下的蜡油一样,缓缓融化,根本黏不回去了。


        

巡场的泥人怪,正好走到他附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它为什么化了?”


        

眼镜男完全不理解:“我每一次摔打泥胚,都举过头了!”


        

泥人怪没有回答。


        

“你肯定记错了!”


        

马原吼了一嗓子。


        

“不会的!”


        

眼镜男猛摇头,他从小就是个老实人,不管是父母老师,还是工作后的老板交代的任务,他都会一丝不苟的完成。


        

“你说了没用,你的泥人化了,就说明你偷懒了,快去重新取红泥吧!”


        

有旅客插话。


        

“我没偷懒!”


        

眼镜男涨红了脸。


        

“老公,别在乎这个了,赶紧去取红泥!”


        

孕妇催促,还挣扎着想站起来,帮老公一起。


        

“你别乱动,小心流产!”


        

眼镜男担心。


        

“命都要没了,还担心流产?”


        

大肚子男没好气的嘀咕了一句,他双臂发酸,难受得要死,可必须忍着,抓紧时间捏泥人。


        

可是当刻刀削再一次落在半成品的泥胚上时,它竟然开始融化了,而且大肚子男能明显感觉到,这块泥胚在变软。


        

“什么情况?”


        

大肚子男瞬间冷汗浃背


        

他即便什么都不懂,也知道泥胚这个状态,捏不出任何东西。


        

大肚子男慌了,猛然抬头,想看看别人的泥胚,结果就听到那个糖尿病阿姨惊恐的喊叫。


        

“我的泥人怎么又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