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46章 开窖,入炉,定生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推理?”


        

林白辞惊了。


        

笑对人生,苦难退散?


        

这就是你得出笑脸的原因?而且你一个被喰神点评为智力D的大熊女,有智力这种玩意吗?


        

“对呀,我经常看福尔摩斯!”


        

夏红药比了个V字手势,自我评价:“我应该有他七分水准!”


        

“……”


        

林白辞不知道夏红药的推理能力如何,但是这个自信值,


        

爆表了。


        

“好了,别扯了,赶紧雕笑脸吧!”


        

夏红药催促。


        

“你最好选哭脸!”


        

林白辞善意提醒。


        

“为什么?”


        

夏红药抬头,疑惑地看着林白辞。


        

“因为选了笑脸你会死!”


        

林白辞心中说完,叹了一口气,只能编个谎话了:“捏泥人是什么?是在创造生命,你没听那只泥人怪刚才说吗?”


        

“摔打泥胚一百二十下,高举过头,是一种仪式感,为了让泥胚熟料诞生活性!”


        

“这就说明,泥人是活的!”


        

“活的?”


        

18D吓了一跳。


        

“别打岔!”


        

马原低喝。


        

“你继续!”


        

夏红药认真聆听。


        

旁边的三十来个旅客,也凑了过来。


        

“泥人是一门传统手艺,既然传统,就免不了遵守一些旧俗,比如古代重男轻女,生了男孩全家欢喜,生了女孩,媳妇抬不起头。”


        

林白辞瞎编,但语气慎重,一副煞有介事的表情。


        

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不大,还一直盯着远处的泥人怪,要是对方有什么异常举动,他会立刻噤声。


        

“没错,我听说旧时候,有的穷苦人家更狠,会把刚生下的女婴送人,送不出去就丢河里淹死!”


        

18D猛点头,感觉林白辞说的很有道理。


        

“你这个推理比较合理,那我选哭脸!”


        

夏红药比了个大拇指,继续雕刻。


        

“……”


        

林白辞无语了。


        

你这就信了?


        

就不再多质疑几句?


        

林白辞本来还再组织语言,增加说服力,这下省事了。


        

话说智力D的女孩,也不是一无是处嘛!


        

至少好骗。


        

马原显然没那么好忽悠,他看着林白辞,一脸疑惑:“你确定?”


        

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是随口编的理由?


        

“那你有更好的答案吗?”


        

林白辞反问。


        

“没!”


        

马原低头,雕笑脸。


        

“那我也雕笑脸了!”


        

18D决定了。


        

“这个说法,好像有点道理!”


        

附近的旅客们,也都信了林白辞的话,有了决定。


        

在大家看来,这一关选什么脸,肯定有某些逻辑关系的,压根就没想到是看运气。


        

“等等!等等!”


        

宋莉看到大家开始雕刻,急了:“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你们不再慎重选择一下?”


        

“小林子不是推理了吗?”


        

夏红药满意一笑:“逻辑链很完美,没问题!”


        

“那……那阴阳脸呢?”


        

宋莉考虑的还挺多:“有没有可能一半笑脸,一半哭脸?”


        

“……”


        

18D愕然,停下雕刻的动作,跟着看向林白辞:“你还别说,有这个可能!”


        

“对呀!”


        

宋莉看到有人支持她,很激动:“说不定泥人怪说选一个脸,是在误导咱们,真正的答案,是和它一样,雕一个一半笑一半哭的泥人!”


        

“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马原呵呵一笑:“这种选择,事关生命,你要是不信别人,那就按自己的想法做!”


        

“没错,命只有一条,决定权在你手中!”


        

夏红药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岁,但身为神明猎手,已经经历过好几次死亡危机,对这种生死抉择,看得很淡。


        

“小林子,你不用劝她,每个人的命是人家最后的筹码,最好由自己来做决定,这样即便输掉了,也只能埋怨自己!”


        

林白辞本来打算劝宋莉,但是夏红药的话,让他改主意了。


        

是的!


        

自己没资格替别人做决定,反正自己已经告诉他们正确答案了,听不听,是他们的问题。


        

而且万一喰神说的是错的呢?


        

虽然可能很小,但不是没有。


        

林白辞抓紧时间,雕刻笑脸。


        

18D听完夏红药的话,看向一脸慌乱的宋莉,再看看淡定的林白辞,他低头雕笑脸。


        

我信林哥!


        

“你们……”


        

宋莉看到大家不再搭理她,气的吐血。


        

“快没时间了!”


        

18D好意提醒。


        

“我知道,不用你多嘴!”


        

宋莉吼了回去,低头看着泥塑,迟疑不定。


        

说白了,


        

她就是个自私的人,在这种事关生死抉择的关键时刻,她想自己做决定,正如夏红药所说,哪怕选错了,也是自己选的,活该认命。


        

但是,宋莉又想拉上几个人。


        

这样要错大家一起错,也算有个安慰。


        

只是这些人不听宋莉的,让她很烦。


        

“操!”


        

宋莉咒骂着,选择了笑脸。


        

林白辞拿着雕刻,小心翼翼的雕刻着泥人的五官,头发,甚至是喉结、耳廓、乃至指纹……


        

总之一个人身体上该有的东西,他都尽力雕刻出来。


        

巡场的泥人怪,突然停下脚步,大声宣布。


        

“时间到,停止雕刻!”


        

大多数旅客们都放下了刻刀,只有二十来个人,还在赶工,他们都因为纠结选什么脸,浪费了太多时间。


        

泥人怪没有说第二遍,它抬手拍了三下。


        

啪!啪!啪!


        

泥人怪的巴掌声刚落下,这二十来个人手中的泥人,蓦然活了过来,像个大跳蚤一样,啪的一下,弹射到他们的脸上。


        

砰!


        

这二十来个倒霉蛋被泥人撞的脑袋后仰,不过更可怕的是,这些泥人在弹到他们脸上的瞬间就融化了,形成了一块红泥面具,紧紧地贴在他们脸上。


        

眼睛被遮住,只是看不到东西,但是口鼻被堵住,就无法呼吸了。


        

他们双手用力抓着面部,想把那些红泥扣下来,他们还想呼救,但是嘴巴被堵着,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四周的旅客们看着这恐怖的一幕,


        

瑟瑟发抖。


        

这些被惩罚的人,窒息情况加重,一个个倒在地上,扭曲挣扎,还有人握拳用力捶脸颊,但都无济于事。


        

渐渐地,他们都不动了。


        

等到这些人死透,泥人怪才再次开口。


        

“开窖!”


        

在泥人怪拉长了声调的唱喝声中,土台上那些一米多高、直径半米,仿佛蒙古包一样鼓起的半圆形窖炉,打开了一个口子。


        

“入炉!”


        

泥人怪双手扬起,撒出了一把泥粉。


        

泥粉随风飘扬,像雪花一样漫卷土台,落在那些旅客们面前石板上的泥人身上。


        

“快看!”


        

18D惊呼。


        

这些刚刚被捏出来的泥人,全身肢体竟然扭动起来,发出窣窣、窣窣的声响,仅仅过了五、六秒,有一些就动了。


        

它们迈开小短腿,走向窖炉。


        

“我……我的泥人动了!”


        

宋莉很慌,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宋莉赶紧扭头,观察四周。


        

“咱们的为什么没动?是不是要等一等?”


        

18D很慌。


        

他、林白辞、夏红药、还有马原捏的泥人,都没动。


        

“老公,你的泥人怎么没动?”


        

那位孕妇看到眼镜男的泥人站在原地,吓坏了,泪水瞬间成河,淹没了脸颊。


        

这意味着他们两个人中,肯定有一个不合格。


        

“没事!没事!你能活下来就好!”


        

眼镜男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安慰老婆:“那个泥人怪说的是‘入炉’,那么不动弹的泥人,应该是有问题的!”


        

“老公!”


        

孕妇泣不成声。


        

“没事!没事!你要好好活着!”


        

眼镜男一手抱住了老婆,另一只手在她的肚子上抚摸着,神情温柔,又痛苦:“老婆,打掉他吧!”


        

“啊?”


        

孕妇傻眼了,不知道老公说什么胡话呢。


        

“带着一个孩子,你就不好嫁人了!”


        

眼镜男也希望老婆把儿子生下来,给家里留个后,可是有了孩子这种累赘,老婆还怎么嫁人?


        

“别……别说了!”


        

孕妇死死抱住了眼镜男。


        

“咱们应该是合格了!”


        

黑眼圈的程序员伸出食指,推了一下眼镜,安抚身周的人。


        

正如眼镜男所说,泥人怪说的是入炉,那么现在谁的泥人走进窖炉,就说明谁是合格的。


        

因为按照常理来推断,捏好泥人,应该就要烧制定型了吧?


        

“这一步,我顺利通过了!”


        

程序员松了一口气之余,看向林白辞。


        

这个大男生,让他印象深刻。


        

可惜了!


        

他的泥人没动,这说明他要死了。


        

哎!


        

他要是活下来,将来一定可以成为一名医术高超的医生!


        

嘈杂声四起。


        

程序员的解释,很快传遍土台,泥人动了的玩家,兴高采烈,脸上是劫后余生的庆幸,而泥人没动的旅客,一个个如丧考妣。


        

“林哥,怎么办?”


        

18D声音发颤:“总不能这么坐以待毙吧?”


        

“拼了,捶它!”


        

夏红药盯着泥人怪,准备战斗。


        

做最后一搏。


        

至于说因为听了林白辞的推理,导致自己不合格,她根本不在意,也没怨言。


        

“不能开心!不能开心!”


        

宋莉告诫自己,不能笑出来,不然太刺激林白辞他们了,可心中还是忍不住的雀跃。


        

我是对的,可你们却不听我的,这下傻眼了吧?


        

“林白辞,你们要是听我的,这次就可以活下来了!”


        

宋莉感慨,为林白辞几人默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