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47章 大减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话别说那么早!”


        

马原瞪大眼睛,盯着那些走向窖炉的泥人,没到最后关头,就还有希望。


        

“呵!”


        

宋莉轻笑一声,转头看向林白辞,却发现他神色平静,根本不像一个要死的人。


        

不对劲!


        

他为什么不怕呢?


        

难不成谁的泥人动了,


        

谁死?


        

所以他才有恃无恐?


        

宋莉想到这个可能性,当即吓出一身冷汗。


        

“林白辞,你不怕吗?那个怪物说了‘入炉’,而且按照泥人制作的步骤,肯定有烘干这一步,你们的泥人没动,你们死定了,快想想办法吧!”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宋莉碎碎念。


        

“你们现在去攻击那尊泥人怪,杀掉它,或许还有机会活下来。”


        

林白辞建议。


        

怕?


        

不好意思,


        

我怕神忌游戏太简单,根本杀不死我!


        

这些旅客们捏出来的泥人,走到距离它们最近的窖炉前,接着一个弹跃,跳进了窖炉中。


        

砰!砰!砰!


        

窖炉的盖子立刻合上了。


        

“点火!”


        

泥人怪声音悠扬,带着一种诡异的腔调,像是一位原始部落的萨满在吟唱咒语,驱邪通灵。


        

轰!轰!轰!


        

窖炉下方的灶膛,堆积的木柴,立刻燃烧了起来。


        

橘红色的火焰升腾、摇曳,宛若女妖在舞蹈。


        

土台上的嘈杂声,渐渐平息,旅客们不再说话,一个个都盯着窖炉。


        

黑眼圈的程序员智商不低,擅长谋定而后动,他认为哪怕这一步合格了,接下来的步骤,也是险象环生,所以他开始鼓动那些失败的旅客。


        

“你们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现在想活命,只有团结起来,和那尊泥人怪死磕!”


        

程序员劝说身边那些旅客,让他们去拼命,即便赢不了,能试探出这尊泥人怪的弱点也好。


        

这些人迟疑不定。


        

说实话,要不是刚才那个大肚子男被泥人怪一巴掌拍碎了脑袋,展现出恐怖的杀伤力,他们早动手了。


        

程序员看到这些人胆小怕死,失望地摇了摇头,便快步走向林白辞,准备和他谈谈。


        

这个男生关键时刻,豁得出去,由他带头,这些失败者应该敢拼一把。


        

只是程序员走了十多步,忽然觉得身上很热,开始出汗,跟着发烫,就像吃烤肉的时候胳膊不小心挨到了炉子。


        

“什么情况?难道不允许旅客随便走动吗?”


        

程序员皱眉,四下张望,然后惊悚的发现,出现问题的不止他一个。


        

“我怎么感觉这么热?”


        

“好烫!好烫!怎么回事?”


        

“操,又怎么了?”


        

旅客们吵嚷,还有女人惨叫出声。


        

“白辞……”


        

马原神色一喜。


        

他不愧是神明猎手,反应很快,他发现喊热喊烫的人,都是捏的泥人跳进窖炉的旅客。


        

宋莉没办法游刃有余了,她感觉好热,就像洗桑拿一样,汗出如浆,十多秒衣服就湿透了。


        

之后身体开始发烫,有一种被烧红的炭块炙烤的灼烧感。


        

“林哥,你看她……”


        

18D的脸上,全是惊恐。


        

不止宋莉,好多旅客的皮肤都变红了,宛若被烧红的炭块烫过,一串串燎泡冒了出来。


        

“林哥,救我,我不想死!”


        

宋莉挣扎着,扑向林白辞,想要求救。


        

她眼睛中的泪水刚流出来,还没划过脸庞,就发出嗤嗤的声响,蒸发了。


        

马原一个跨步过来,抬脚踹在宋莉的大腿上。


        

砰!


        

啊!


        

宋莉惨叫着,跌倒在地,然后她就爬不起来了,疼的在地上打滚。


        

“救救我!求你了!”


        

宋莉的皮肤肉眼可见的脱水、发皱,变得焦黑,就像是被放在烧烤架上的羊肉串。


        

土台上,凡是泥人进入窖炉的旅客,都犹如遭受了烈焰炙烤,一个个疼的死去活来。


        

“为什么错的是我呀?”


        

程序员怒吼,撕心裂肺。


        

他以为林白辞是失败者,没想到自己才是那个可悲的小丑。


        

“你们要想活命,就赶紧攻击那尊泥人怪!”


        

夏红药大喊。


        

有十来个旅客在这种绝境中,跌跌撞撞的冲向泥人怪,可还有更多的人,则是跑向窖炉,想把自己的泥人取出来。


        

但是窖炉太烫,火焰太烈。


        

当他们把手放在窖口上,滋的一声,手掌立刻被烫焦了。


        

一股脂肪和皮肉烧焦的味道,开始在红土泥塘上空飘散,刺鼻又令人恶心。


        

“林……林哥……”


        

宋莉的嗓子哑了,原本白皙光滑的皮肤变得焦黑、皱巴巴,已经完全看不出之前那个美丽的模样了。


        

她因为身体太烫,就连脚上的铆钉高跟鞋都有些融化了,和皮肉黏在一起。


        

哎!


        

林白辞叹了一口气,盯向那尊泥人怪。


        

它站在土台中间,用力吸了一口飘洒在空气中的焦臭味,然后露出了一抹享受的表情。


        

“林哥,咱们合格了!”


        

18D激动的眉飞色舞,猛挥拳头。


        

宋莉这些人死了,不就说明留在原地的泥人的制作者们,都合格了吗?


        

濒死的宋莉,听到这句话,一股巨大的懊丧和后悔像野蛮生长的野草,瞬间塞满了她的胸膛。


        

我好恨呀!


        

我为什么不听那个学生的话?


        

我要是雕一个哭脸,就能活下来!


        

“老婆!老婆!”


        

眼镜男急的跳脚,想抱住怀孕的老婆,可是她的身体就像一块烧红的木炭,实在太烫了。


        

“老公!”


        

孕妇疼的卷缩成一团,泪水涟涟。


        

她好心疼肚子里没出世的孩子。


        

为什么这个小生命要遭受这种罪?


        

“别怕,我去宰了那个怪物!”


        

眼镜男咬着牙,满脸狰狞和杀气,他唯一想到能救老婆和孩子的办法,是杀掉那尊泥人怪。


        

“别去!”


        

孕妇伸手去拉老公的裤脚,但是又担心烫到他,缩回了手。


        

“别去了,努力活下去!”


        

孕妇哀求。


        

因为她知道,老公一去,必死无疑。


        

“喰神,有没有救他们的办法?”


        

林白辞攥紧拳头。


        

【没有!】


        

喰神的回答,言简意赅。


        

这是规则污染,是超自然力量,不是人力可以违背的,想要活下去,就必须遵守神忌物的规则。


        

泥人在窖炉中受到的高温炙烤,会反馈到制作者的身上。


        

所以几分钟后……


        

程序员死了!


        

孕妇死了!


        

宋莉也死了!


        

除了他们,还有478位雕错了表情的游客,同样被活生生的烧死了。


        

他们的尸体完全脱水、焦化、卷缩起来,像一根根烧过的木炭,有浓重的焦臭味,从它们的尸体上飘出。


        

呕!呕!


        

有人受不了这种惨烈的场景,弯腰吐了起来。


        

“林哥,呕……”


        

18D想说话,结果张口就吐出了中午吃的饭。


        

林白辞也有些生理不适。


        

“等你加入安全局,开始破神墟,封印神忌物,会见到比这个更恐怖的死亡场面!”


        

马原拍了拍林白辞的肩膀。


        

“还剩下288人!”


        

夏红药清点了一遍人数。


        

死了这么多人,土台上一下子安静了好多。


        

泥人怪眼尾都没扫那些尸体一眼,高声宣布:“恭喜诸位,面塑合格,接下来是第四步,烘烤定型!”


        

马原听到合格两个字,兴奋的拍了一把林白辞的后背。


        

“我的团员不错吧?”


        

夏红药炫耀,很得意。


        

“有学徒愿意出列,做第一批考生吗?”


        

泥人怪询问。


        

旅客们左右观望,没一个人吱声。


        

这第一批上去的人,估计凶多吉少。


        

林白辞也在等,想弄清楚这一步要干什么,才能想出过关的办法,但是喰神说话了。


        

【报名出列,这一批存活的概率最大!】


        

林白辞听完,立刻举起了手。


        

“我参加!”


        

唰!


        

旅客们的目光,全都看了过来,有惊讶,有不解,唯独没有看蠢货的目光。


        

因为林白辞之前的表现很棒,帮助不少人过了身塑那步。


        

这种人,


        

不可能做蠢事。


        

“小林子,你发现了什么?”


        

夏红药很好奇,低声询问。


        

在她看来,林白辞的推理能力很强,肯定是通过蛛丝马迹,发现了一些关键点。


        

马原和18D看着林白辞,等一个解释。


        

“没发现,我只是觉得第一批上,是不是可以得到一些优待?”


        

林白辞随口编了个理由。


        

“你很不错!”


        

泥人怪咧嘴一笑,只是看上去像吃人一样:“请拿着你的泥人,到一座窖炉前!”


        

【选一座距离泥塘近的窖炉!】


        

喰神提醒。


        

“有人信得过我,就跟我做!”


        

林白辞大声,喊了一嗓子。


        

大家面面相觑。


        

夏红药拿起她捏的泥人,跟着林白辞。


        

“红药,别莽撞,最好的应对方式,是等一波人先上,看看这一关要干什么?”


        

马原劝说。


        

按照猎手圈总结的规律,规则污染中,第一波上的人,几乎都是炮灰,主要用来收集情报。


        

“我信他!”


        

夏红药对林白辞的智商很自信:“而且他是我的预备团员,我不能看他一个人冒险!”


        

林白辞愕然:“预备团员?”


        

“对呀!”


        

夏红药展颜一笑,等封印掉这件神忌物,去了海京,她会给姐姐打电话,为林白辞要一个免试准入的名额。


        

这种厉害的新人,十年才出一个吧?


        

我一定要抢到手!


        

马原纠结了,我倒是上不上?


        

18D没犹豫,拿起泥人,跟了过去。


        

他虽然和林白辞相处时间不长,但是对方不仅优秀,运气也好到爆炸,人家的每一次选择,都对了!


        

这种大腿,自己抱紧了,


        

可以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