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48章 加炭!加炭!加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泥塘中泥泞潮湿的红泥,拥有隔绝高温的效果,用它做叫花鸡,熟不了。】


        

喰神点评。


        

林白辞听到这话,眉头一挑。


        

叫花鸡,他知道,是把鸡洗剥干净后,刷上油脂和调料,再用荷叶、黄泥包裹,放进火堆里烤。


        

林白辞想起宋莉她们的死状,立刻冲向泥塘。


        

啪嚓!


        

林白辞一个飞扑,跳水似的,趴在了泥塘中,接着开始打滚,弄得满身都是泥。


        

就这,他还不满意,开始抓起红泥往身上抹,准备涂一层。


        

“林哥,你这是……”


        

18D傻眼。


        

林白辞应该不是吓疯了。


        

“等什么呢?过来往身上涂泥,越厚越好!”


        

林白辞催促。


        

怪不得喰神让自己选靠近泥塘的窖炉,原来是这个意思。


        

夏红药迈开大长腿,冲到土台边缘后,一个飞跃,跳进了泥塘中,打了几个滚儿后,抓起一把红泥,抹在了脸上。


        

这个梳着高马尾的女孩很漂亮,按理说这种有损形象的事情,一般女孩都会很排斥才对,可是夏红药玩的不亦乐乎。


        

宛若一条二哈!


        

嗯!


        

从智力上来说,夏红药也就比二哈聪明一点吧?


        

马原看到这一幕,下定了决心。


        

跟他!


        

以林白辞表现出的这种缜密心思和谨慎,他怎么可能冒险?


        

即便冒,


        

也是有几分把握的!


        

跟他!


        

必赢!


        

马原拿起泥人跑向泥塘,像一头野猪似的打滚,给身体裹泥。


        

泥人怪面无表情地看着这四个人,随后视线落在林白辞身上,嘴角撇了撇,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容。


        

“还有学徒要出列吗?”


        

泥人怪扫视全场。


        

眼镜男看着老婆的尸体,看着她那个隆起的肚子,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


        

“我操OO!”


        

眼镜男怒吼着,狂奔向泥人怪。


        

他疯了。


        

泥人怪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等到眼睛男跑过来,它的大手随意一挥,抽在眼镜男的脑袋上。


        

砰!


        

眼睛男的头颅碎了,血肉脑浆还有骨头渣子,呈放射状的洒了出去。


        

咚!


        

尸体倒地。


        

“还有谁要挑战我?”


        

泥人怪询问,随意地甩了甩沾到手上的肉屑。


        

它杀一个人,比打死一只苍蝇还容易。


        

没人应答,当泥人怪的目光看过来时,他们都低下了头,不敢和它对视。


        

【真是一群不中用的废物,给你们机会都把握不住,像这种食材,太低端了,狗都不吃!】


        

喰神鄙视。


        

“第一批学徒太少了,不够,既然你们不自愿,那我来挑选!”


        

泥人怪随手一指。


        

你!你!你!


        

它点了六个人,正好凑够十人。


        

林白辞看了下,竟然有一个认识的,就是在列车上开外放看抖音视频的那个大妈。


        

【吆,这个乘务员挺漂亮,可惜要被烤成黑炭了!】


        

喰神遗憾:【不然清蒸一下,很美味!】


        

六个人中,有一个女人,大概二十来岁,下身是红色裙子,上面是白色的短袖衬衣,外穿一件红色马甲。


        

腿上的黑色丝袜,破了不少洞,沾满了泥巴,脚上的矮跟黑色皮鞋也丢了一只。


        

她这身是高铁上的乘务员制服!


        

“你们快去泥塘里往身上裹泥!”


        

夏红药催促。


        

“赶紧选窖炉,十秒后,开始考核!”


        

泥人怪催促,并且开始倒计时。


        

这下子,六个人来不及去了,不管他们多么的不愿意,此时都只能拿起捏人,匆忙找窖炉。


        

“选离泥塘近的。”


        

林白辞喊了一声,可是没人听。


        

泥人怪的倒计很快,让他们惊慌失措,仿佛一只只被饿狼追赶的无助绵羊,都选了距离他们自己最近的窖炉。


        

“你们十人,听我的讲解,严格照办。”


        

泥人怪警告:“我只讲一遍!”


        

六个人来不及去了,聚精会神倾听。


        

18D的神经也一下子绷紧了,竖起耳朵。


        

“呵呵!”


        

林白辞嘴角一撇,本大爷有过耳成诵,只要你讲一遍,我就能背下来,至少三年不忘。


        

“开窖!”


        

“泥人入炉!”


        

不用旅客们自己动手,随着泥人怪宣告,那些大家捏出的泥人,自己动了,走到窖炉前,然后跳了进去。


        

“起火!”


        

轰!轰!轰!


        

炉膛中的木炭,燃烧了起来。


        

这些木炭都是巴掌大,一寸厚,形状很规整。


        

“鼓风升温!”


        

泥人怪喊完这第四句后,闭上了嘴巴。


        

旅客们盯着他,嘴里嘟囔着这四个过程。


        

林白辞则是观察着窖炉的状况。


        

不是说鼓风升温吗?


        

怎么没动静?


        

下一瞬,林白辞明白过来,到了这一步,需要自己操作了。


        

他立刻蹲在炉膛口,右手握住风箱的把手,使劲拉动它。


        

呼!呼!呼!


        

空气吹进灶膛中,里面的火焰立刻暴涨,木炭燃烧的更旺了。


        

马原和夏红药反应过来,也赶紧拉风箱。


        

“林哥,你确定这一步没错?


        

18D担心,还想等等,看看泥人怪有没有新的命令。


        

“不确定。”


        

林白辞没把话说死,万一错了怎么办?


        

另外那六个人也开始操作了。


        

只是那位乘务员明显是大城市的女孩,根本没见过风箱这种只有偏远农村才有的工具,一时间抓着它,满脸懵逼。


        

好在她适应力还不错,看到林白辞他们怎么用后,也开始咬着牙,使劲拉动风箱。


        

“加炭!”


        

泥人怪吩咐。


        

窖炉旁,堆着不少黑色的木炭,大家立刻抓起一块,丢进炉膛里。


        

有一些黑色炭灰,沾在手上,但没人在乎这些小事。


        

“加多少?”


        

18D一口气丢了七、八块,这才抬起头,看到泥人怪没说话,便问林白辞。


        

“不知道!”


        

林白辞只加了一块木炭。


        

他虽然不懂烧制泥人,但是这类工作就像烧瓷器一样,应该对火力有严格要求,所以他没有贸然多加。


        

而且他还等着喰神点评呢,但是这道神秘声音没响。


        

“炉膛里最开始有十块木炭,要不咱们再加十块?”


        

马原提议。


        

十个旅客不用纠结,因为泥人怪又说话了。


        

“加木炭三块!”


        

很明确的指示。


        

众人又立刻多丢了两块木炭进去。


        

但是18D,抖音大妈,以及两外两个旅客傻眼了,他们刚才一股脑丢了好几块进去。


        

“林哥,我怎么办?”


        

18D急哭了。


        

“多加三块,应该没事吧?”


        

抖音大骂声音发颤。


        

“你觉得可能呢?”


        

马原无语,这一步明摆着,不按照泥人怪的指示做,肯定烧不出泥人。


        

“那我们要怎么办?”


        

抖音大妈急哭了。


        

“把木炭扒出来!”


        

林白辞脸色凝重。


        

“啊?”


        

抖音大妈和18D立刻四下张望,但是并没有看到能把木炭从炉膛里扒出来的工具。


        

“这也没有烧火棍和火铲之类的东西呀?”


        

18D抱怨。


        

红泥土台上连棵草都没有,更别说其他植被了,18D想折一根树枝当烧火棍都不行。


        

“用手!”


        

林白辞知道这个答案很残酷,但这是唯一的办法。


        

“什么?”


        

18D、抖音大妈,还有另外两个加多了木炭的旅客惊呆了。


        

用手?


        

他们看向炉膛,那里面火焰熊熊,这手要是放进去,还能要吗?


        

“没工具,只能用手,而且留给你们犹豫的时间不多了!”


        

马原接茬:“因为你们加多了木炭,火力大小和别人不同,肯定会导致烧出的泥人出问题!”


        

四个人,面色惊慌。


        

“林哥……”


        

18D看着林白辞,满脸哀求:“想想办法呀!”


        

“没办法!”


        

林白辞摇头。


        

“操,这家伙刚才说加炭的时候,为什么不说清楚?”


        

抖音大妈咒骂,但是没任何用处。


        

“我让你们停止鼓风了吗?”


        

泥人怪质问。


        

众人一惊,赶紧拉动风箱。


        

“加炭!”


        

“三块!”


        

泥人怪再度开口。


        

林白辞六人,赶紧抓起木炭,丢进炉膛中。


        

“我……我刚才加了六块,这下不用往出取炭了吧?”


        

抖音大妈惊喜。


        

18D面色苍白,他要取出一块,才和泥人怪说的数量吻合!


        

【四个自以为是的蠢货,这种时候,根本不能够犹豫,现在他们已经来不及补救了,火力的差异,导致泥人出炉的成功率,已经下降到七成!】


        

喰神讥讽。


        

七成,看似不低!


        

可要知道烧制的过程才刚开始,后面还不知道有多少步呢!


        

“你们要是想活,就严格按照这只怪物的指示去做,18D,你最好赶紧把多余的木炭取出来!”


        

林白辞警告。


        

18D看着被火焰照成橘红色的炉膛,下不去手。


        

“加炭!”


        

泥人怪再度开口。


        

“加炭!”


        

“加炭!”


        

一刻钟内,泥人怪总共喊了三次加炭,而且一直没让停下鼓风,所以林白辞十人,卖力的拉动风箱。


        

在龙禅寺吸收流星石和神骸后,林白辞体质增强,这种体力活儿还扛得住,夏红药和马原也没问题,但是其他人就有些受罪了。


        

尤其是娇气的乘务员和抖音大妈,两只手轮着拉风箱,可手臂依旧发酸,难受的要命。


        

“这要是比跳广场舞,我能拿第一!”


        

抖音大妈郁闷。


        

就在大家快坚持不住的时候,新的指示来了。


        

“降火力!”


        

18D哭了,宛若一个看着期末试卷发现连最简单的送分题都不会做的年级倒一。


        

“怎么降呀?总不能把炉膛里的木炭扒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