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49章 撤炭,灭火,开炉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蠢货,别拉风箱了!”


        

马原吼了一嗓子,同时也是在提醒其他人。


        

他喊完,赶紧瞅了泥人怪一眼,对方并没有因为他这句话惩罚他的意思,这让他放心了。


        

“对!对!还可以这样!”


        

18D恍然大悟。


        

众人停了下来,揉着发酸的胳膊,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只是没等两分钟,泥人怪再开口。


        

“降火力!”


        

这一下,众人傻眼。


        

风箱已经不拉了,还怎么降火力?


        

其实还有一个答案,那就是把木炭扒出来,炭少了,火焰肯定就会弱,但问题是……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这玩意真的烫手呀!


        

林白辞看着火红的炉膛,拿起松木火把,准备把它当烧火棍用。


        

【这些炉膛,火力强劲,除了烧火人,任何投入其中的外物,都会被烧成灰烬。】


        

喰神警告。


        

林白辞眉头大皱,这意思是,


        

我只能用手?


        

“白辞,快点取木炭,等你用完那支火把,借我用下!”


        

马原催促。


        

“你如果用了火把,或者其他东西,会死!”


        

林白辞提醒。


        

“啊?那用什么?”


        

马原觉得林白辞谨慎过度了。


        

“用手!”


        

林白辞瞅了眼裹着一层厚厚红泥的左手,迅速又果断的伸进炉膛中。


        

唰!


        

林白辞食指和中指扣住一块木炭,用力往回一扯。


        

啪!


        

木炭被拉出炉膛,掉在泥地上。


        

“卧槽!”


        

马原惊呆了,你要不要这么莽呀?


        

你明明有火把,结果就为了一个‘可能性’,愣是不用,徒手取木炭?


        

狠人!


        

绝对狠人!


        

马原觉得不出两、三年,这个男生绝对会在神明猎手圈声名大噪!


        

“还行,不烫!”


        

林白辞撇了下嘴角:“你们也赶紧取吧!”


        

“我觉得小白的顾虑很对!”


        

夏红药说完,伸手取木炭。


        

因为身体资质很强,又练过国术,她的动作迅捷又灵巧,快到林白辞都没看清楚。


        

不愧是力速双A高马尾!


        

“嗯,果然不疼,看来裹红泥是对的!”


        

夏红药松了口气,如果没这层红泥,整只手肯定会被烫伤的。


        

18D看到马原取炭,降低火力后,他一咬牙,也把手伸进炉膛,扒拉出一块木炭来。


        

“诶?没受伤!”


        

18D看着左手没事,欣喜若狂,仿佛捡了一个大便宜:“林哥,你的预判实在太强了!”


        

其他人见状,立刻往泥塘里跑,想去裹一身红泥。


        

【五秒钟内,不减炭降火力者,判为失败!】


        

【失败者死!】


        

泥人怪宣告。


        

众人听到这话,僵住了,脸上血色瞬间褪尽。


        

这么短的时间,根本跑不到泥塘中,更别说裹一身泥了。


        

围观的那些旅客们,害怕之余,也庆幸自己不是第一批。


        

其中不少人,更是跑向泥塘,开始往往身上裹泥,免得一会儿没时间。


        

抖音大妈怕死,她还想每天打麻将,跳广场舞,去超市领免费的鸡蛋,所以她大叫一声,把手伸进了炉膛,扒拉出来一块木炭。


        

“啊!”


        

抖音大妈惨叫,她的整只手被烫红了,尤其是碰过烧红木炭的三根手指,上面全是葡萄大的燎泡。


        

“操!操!操!”


        

抖音大妈破口大骂,疼的跳脚。


        

“快去泥塘里裹泥!”


        

夏红药大声提醒。


        

抖音大妈撒腿就跑。


        

“快点,要没时间了!”


        

夏红药催促。


        

“淦,拼了!”


        

那位女乘务员下定决心,刚要往炉膛里伸手,她的身上,轰的一下,燃烧了起来。


        

这是窖炉里她捏的泥人,因为降温太慢,


        

被点燃了。


        

泥人受到的伤害,会完全反馈到它的制作者身上。


        

“啊!”


        

女乘务员疼的满地打滚。


        

她身上的红色制服、头发、还有皮鞋、全都着火了。


        

另外那三个倒霉蛋,也来不及减碳了,统统被点燃,他们就像一根根人型火炬,疯跑,乱滚。


        

不过很快,就躺在地上,没了声息。


        

抖音大妈看着这几具烧到焦黑冒烟的尸体,突然觉得手上的燎泡也不是那么疼了。


        

“减炭,降火力!”


        

泥人怪出声。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大家比较淡定了,就是抖音大妈比较惨,被烫的哇哇大叫。


        

“加炭!鼓风!”


        

泥人怪就不想让旅客们闲着。


        

18D他们手忙脚乱,拿起木炭,刚要丢进炉膛中,被林白辞制止了。


        

“等等,用新木炭,别用这些烧过的!”


        

林白辞提醒。


        

马原一听,便明白过来,林白辞这是担心万一接下来不需要撤炭降温,那么一块刚才烧过的木炭提供的火力,肯定不如一块崭新的木炭多。


        

这样就会出现误差,可能导致泥人烧制失败,或者不够完美。


        

“这小子真是大心脏!”


        

马原感慨。


        

要知道这可是在随时会死的规则污染中,林白辞依旧能保持冷静思考,太厉害了。


        

又过了二十分钟,经过了一番繁琐忙碌的操作后,第四步烧制终于结束了。


        

“撤炭!”


        

“灭火!”


        

“开炉咯!”


        

泥人怪声调悠扬。


        

“我活下来了!我活下来了!”


        

抖音大妈喜极而泣,只是很快表情又变得扭曲,呲牙咧嘴。


        

她早已经被汗水湿透全身,整个人就像从水里捞出来似的,而一整条左臂已经被严重灼伤,全都是一个个葡萄大的燎泡,密密麻麻挤在一起,看上去很恶心。


        

林白辞五个人把火红的炭块扒出来后,窖炉口砰的一下,


        

打开了!


        

一股热浪带着火星子冲了出来。


        

“取泥人!”


        

泥人怪催促。


        

炉膛中,温度极高,但是众人没得选,只能徒手取泥人。


        

好在泥塘中的红泥有隔热效果,林白辞四人不会被烤伤,但是抖音大妈就不行了。


        

这一条手臂伸进去,肯定废了,所以她立刻跑向红土泥塘,要往手臂上裹泥。


        

跑的时候,抖音大妈还一直盯着泥人怪。


        

要是它不允许,她会立刻停下。


        

但这一次运气不错,泥人怪没制止她。


        

林白辞四人,取出泥人。


        

【自作聪明的低等生物,死定了,这些年,被她跳广场舞放的音乐惊扰过的居民们,可以开香槟庆祝了!】


        

抖音大妈在身上涂了厚厚的一层红泥后,跑回窖炉旁,咬着牙,忍着痛,将手臂从窖口伸进去,抓向泥人。


        

下一瞬,泥人突然动了,一把抓住抖音大妈的手腕,猛的往回一拉!


        

这就是不第一时间取出泥人的后果。


        

啊!


        

在抖音大妈的惨叫声中,她被扯进了窖炉内,接着就是撕心裂肺的惨叫和呼救。


        

土台上的旅客们,一个个吓的面如土色。


        

咕嘟!


        

18D吞了一口口水,胆颤心惊地看着放在地上属于他的那个泥人。


        

泥人怪举起右臂,跟着朝身前平放而下。


        

“我手臂左侧的人,是第二批,开始考核,请拿起你们的泥人,到一座窖炉前等待!”


        

被选中的倒霉蛋们,一脸郁闷,他们咒骂,抱怨,但是又无可奈何,只能按照泥人怪的吩咐照办。


        

因为有了林白辞这些人做例子,他们有经验了,纷纷抢夺靠近泥塘边缘的窖炉,为此还发生了推搡争吵。


        

位置不错的窖炉,可以提高生存率,所以大家这时候也不讲绅士风度了,甚至大打出手。


        

一些旅客还再一次跑进泥塘,抓起潮湿的泥巴往身上涂抹。


        

“开窖!”


        

“泥人入炉!”


        

那些旅客们捏出的泥人,立刻动了起来,跳进距离它们最近的炉子里。


        

有一些泡在泥塘里抹泥的人,听到这话,赶紧往回跑,他们手里还攥着泥人呢,只可惜太晚了。


        

“起火!”


        

随着泥人怪一声令下,窖炉盖子砰的一声关闭,炉膛中木炭点燃。


        

那些没有及时进入窖炉的泥人,在这一瞬间,身上出现了裂纹,随即咔嚓咔嚓都碎掉了。


        

他们的主人,连呼救都来不及,整个人也像他们的泥人一样,四分五裂,横尸当场。


        

殷红的鲜血流淌,湿润了土台。


        

“死了36个!”


        

马原叹气,这些死者大多是女人,她们光想着裹红泥,避免被烧伤,至于窖炉,她们觉得身小体弱,自己抢不到,准备随便选一个就行。


        

可是她们也不想想,泥人怪会给你们足够跑向一座窖炉的时间吗?


        

泥人怪开始下达指示。


        

每个旅客都尽量做到完美。


        

因为有了心理建设,所以减炭的时候,他们都没迟疑,再加上手臂上有红泥,除了有些发热,并没有被烧伤。


        

这样他们心中大定。


        

能活!


        

每一位旅客,目光充满希望。


        

林白辞看着手腕上的劳力士,对照泥人怪下达的命令。


        

“你怎么一直看手表?”


        

18D担忧:“有问题吗?”


        

“没!”


        

林白辞说完,眉头皱了起来。


        

不对,


        

这个时间,该减炭降火力了,泥人怪为什么没有下达指示?


        

林白辞抬头,看向那些站在窖炉前,聚精会神聆听,等待泥人怪下达指示的人


        

这样下去,


        

他们全都会死!


        

“该减炭了!”


        

林白辞大喊,他盯着泥人怪,要是对方不允许他说话,他会立刻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