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50章 打分点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土台上,除了木炭燃烧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非常安静。


        

旅客们呼吸都放轻了,生怕弄出动静,听不到泥人怪的指示,所以林白辞这一声,非常的扎耳。


        

唰!


        

众人转头,看向林白辞。


        

林白辞没有立刻说话,而是盯着泥人怪,要是它有任何过激反应,林白辞就不会再提醒大家了。


        

泥人怪扭头,看向林白辞,明明是泥土形成的眼球,却透露出惊诧的眼神。


        

它没想到,


        

林白辞能记住泥人烧制的每一个步骤。


        

“该减炭了!”


        

林白辞大喊。


        

“可是这怪……这家伙没给指示呀?”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说话的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斑秃,双眼肿胀。


        

“它应该是故意没说!”


        

林白辞解释。


        

他认识这个男人,在候车大厅的时候,喰神点评过这个昏昏欲睡的宿醉男,说他嗜酒如命。


        

唰!


        

众人看向泥人怪。


        

泥人怪突然咧嘴一笑,什么话也没说。


        

“你确定?”


        

“他拿什么确定?他总不可能记住了每一个步骤吧?”


        

“但是他没有坑咱们的理由吧?而且他之前还帮助过大家!”


        

旅客们嘀嘀咕咕,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但几乎所有人,都没把林白辞的话当回事,而是等着泥人怪下达指示。


        

毕竟做错了,可是要死的。


        

“言尽于此,信不信你们决定!”


        

林白辞叹了口气,放弃了劝说。


        

怪不得喰神说第一批生存率最高,原来泥人怪会在接下来的考核中,故意漏掉几个步骤。


        

如果参加考核的人记不住整个流程,就是一个死字。


        

“林哥,什么时候加炭,减炭,鼓风升温,你都能记住?”


        

18D好奇。


        

“嗯!”


        

林白辞点头。


        

他刚才在烧制泥人的过程中,一直在看表,并且小声说出时间,利用过耳成诵全记了下来。


        

“怪不得你一直在看表!”


        

马原恍然大悟。


        

“嘶!”


        

18D倒抽了一口凉气,这记忆力也未免太恐怖了吧?


        

等等!


        

如果林哥说的是对的,那这些人……


        

这一次减炭,不是一次,而是三次,泥人怪没说,旅客们也没做,于是他们悲剧了。


        

就在宿醉男想问问泥人怪林白辞说的对不对时,他的身体轰的一下子,烧着了。


        

就像烤箱中的羊排,开始肉眼可见的脱水,变得焦黑。


        

一股黑烟弥漫。


        

啊!


        

宿醉男惨叫,这下不用泥人怪指示,他也想把炉膛中的木炭取出来,但是太迟了。


        

其他人见状,纷纷动手,但是来不及了。


        

参加这一次考核的所有旅客,因为减炭太晚,导致窖炉中的泥人被烧坏,于是伤害反馈到他们身上。


        

这些人统统被点燃了,像一根根人型火炬。


        

围观的旅客们大惊失色下,忙不迭的后退,担心被波及。


        

两分钟后,地上多了一具具焦黑的尸体。


        

一百一十九人,


        

全死了。


        

空气中,是脂肪和肌肉燃烧后散发出的臭味,令人作呕。


        

剩下的旅客们,看着这恐怖的一幕,不由地望向了林白辞。


        

如果这些人听他的,应该就不会死了。


        

“别愣着了,赶紧去涂抹红泥!”


        

林白辞大吼。


        

众人赶忙行动。


        

土台上倒着这么多尸体,看着就吓人,但是泥人怪平淡如常:“剩下的人,拿上你们的泥人,去一座窖炉前等待!”


        

一阵兵荒马乱,有人把鞋都跑丢了。


        

有了上一批前车之鉴,这一次大家动作很快。


        

“开窖!”


        

“泥人入炉!”


        

“起火!”


        

泥人烧制开始了。


        

那尊怪物一边随意走动,巡视土台,一边下达各种指示。


        

旅客们照办的同时,也不停地看向林白辞。


        

“帅哥,要是它有步骤故意没说,你可要告诉我们呀?”


        

“你们别说话了,别打扰帅哥,注意听指示!”


        

“老天保佑!老天保佑!”


        

旅客们神情紧张,仿佛一只只惊弓之鸟。


        

十五分钟后。


        

“该降火减炭了,三块!”


        

林白辞看到泥人怪没说话,他赶紧提醒。


        

这一次,没人迟疑,立刻从炉膛中取炭。


        

……


        

泥人烧制的过程,不到三十分钟,但是在旅客们看来,却是漫长的像走一遭十八层地狱。


        

终于,


        

当泥人怪说出‘撤炭’、‘灭火’,‘开炉哦’这三个词的时候,旅客们有一种总算解脱了的感觉。


        

有几个女的更是紧张过后,神经一放松,尿了裤子。


        

旅客们喜极而泣,从窖炉中取出泥人后,立刻跑到林白辞身边,朝着他道谢。


        

“帅哥,谢谢你!”


        

“靓仔,我给你磕一个!”


        

“你有没有女朋友?我有个女儿,今年八岁了,上小学三年级,长得很漂亮!”


        

旅客们围着林白辞,除了道谢,也是想混个脸熟搞好关系,让林白辞救人的时候,先救自己。


        

【那个说有八岁女儿的少妇,肤白貌美体丰腴,滋味不错,可以考虑下!】


        

林白辞听到这话,扭头扫了一眼。


        

这女人身上裹着泥巴,一脸疲倦和狼狈,早看不出半点风情了。


        

【当然,最优质的奶源,还是这个夏红药,建议采买最好的水果蔬菜和五谷杂粮,精心喂养。】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不要怕麻烦!】


        

【每天一瓶奶,强壮男人芯!】


        

“你能不能说点正经的?”


        

林白辞更想知道怎么干翻这个泥人怪。


        

“很好,接下来,是最后一步,点评打分环节!”


        

泥人怪朗声宣布:“谁自愿,第一个来?”


        

众人面面相觑,心有忌惮,最后目光看向林白辞。


        

林白辞无动于衷。


        

“既然没人出列,那我自己挑。”


        

泥人怪明显没有耐心,随后一指:“你,上前!”


        

被选中的倒霉鬼是一个中年人。


        

他立刻惊慌失措的看向林白辞,向他求助:“帅哥,帮帮我?”


        

“赶快上前,否则给你零分!”


        

泥人怪催促。


        

中年人不敢耽搁了,匆匆跑到泥人怪面前,看到它伸手,他战战兢兢的把烧制的泥人交了上去。


        

“五官不清晰,缺眉少耳。”


        

“手脚长短不一!”


        

“烧制过火,身上都是裂纹!”


        

……


        

泥人怪一口气说了七条毛病,大失所望的摇了摇头,对这只泥人失去了继续点评的兴趣。


        

“污人眼睛的垃圾,零分!”


        

泥人怪说完,将手中的泥人摔在地上。


        

砰!


        

泥人碎了,四分五裂。


        

那个中年人惨叫一声,倒在地上,身体像是从摩天高楼上摔下,整个人飙血,骨折粉碎,扭曲的不成样子了。


        

旅客们哆嗦着,都往后退,想用别人的身体挡住自己,因为泥人怪点出的那些毛病,他们的泥人上也有。


        

这要是被选中,死路一条了。


        

“你,过来!”


        

泥人怪又挑了一个。


        

“哥们儿,快想个办法呀!”


        

倒霉鬼哀求地望着林白辞,俨然把林白辞当做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下一个,你上!】


        

【记住,这怪物点评完,让你退下时,你立刻砸掉手中的泥人!不然这东西待会儿会活过来,抢夺你的心脏!】


        

“还没完?”


        

林白辞惊了,他以为泥人怪点评完,就可以通关这场神忌游戏,没想到还要和自己捏的泥人打一场?


        

真是坑爹。


        

果然强度5.0的规则污染,生还率极低。


        

中年人拿到了四十分,没有合格。


        

当泥人怪摔泥人的时候,这个中年人咬着牙,发起决死攻击,但是连泥人怪都没碰到,被它一巴掌拍碎了脑袋。


        

“下一个!”


        

泥人怪好似打死了一只蚊子般,完全不在意,右手抬起,又准备点名。


        

“我来!”


        

林白辞举起右手。


        

唰!


        

众人看了过来,一脸惊愕。


        

“小林子,你推理出什么了吗?”


        

夏红药神情振奋。


        

马原和18D也是一脸期待。


        

“我先试试,要是能活,你们按照我的方式做!”


        

林白辞说完,走向泥人怪。


        

“林哥,没必要亲自冒险,让别人先上!”


        

18D压低声音劝说:“在场的人为了活下去,肯定愿意按照你的办法试一试。”


        

“还是我来吧!”


        

林白辞笑了笑。


        

“小林子,我来!”


        

夏红药拉住林白辞:“你帮了我这么多,也该我站出来了,毕竟我可是团长,天塌了,也得我顶着,不能让团员去冒险!”


        

“……”


        

林白辞愕然,他发现夏红药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很认真。


        

【这女孩是真心的,真是好高尚的灵魂呀,瞧瞧她散发出来的香味,太诱人了!】


        

【想吃。】


        

【建议清蒸!】


        

喰神的语气里,透着浓浓的垂涎欲滴。


        

“放心吧,我运气一向不错!”


        

夏红药拍了拍林白辞的肩膀,拿着泥人,走向泥人怪。


        

啪!


        

林白辞拉住了她的胳膊。


        

“别闹!”


        

林白辞哭笑不得,不过心中也有一些感动。


        

这个高马尾女孩,


        

能处!


        

“你们都安心等着!”


        

林白辞在众人的注目下,走向泥人怪。


        

他没有紧张、害怕、以及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那种决绝神情,反而是一脸平静,仿佛即将面对的不是一尊杀人如麻的恐怖怪物,而是一条在垃圾堆里找食儿吃的瘸腿老犬。


        

“好胆!”


        

马原暗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