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79章 一人成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香烟的味道,在慢慢的扩散。


        

“你说!”


        

林白辞觉得李教官人还行,虽然看上去严肃,但是军训的时候,留了很大分寸,不严格,休息时间给的很足。


        

学生请假,他也比较好说话,不像有几个教官,那真是玩命的站军姿,正步走,一丝不苟。


        

也不知道他们是心理变态,还是为了拿了团队第一的奖励,总之很无情。


        

落在他们手下的新生,简直折磨。


        

那几个教官不知道被背地里骂了多少次,不过人家军训完就走人,最多一起待十天,根本不在乎。


        

“那个郑海轩晚上吃饭的时候,把脚给崴了!”


        

李考官无奈一笑


        

“这和我没关系吧?”


        

其实林白辞现在有一道名为‘红色滚石’的新神恩,他还没用过,要是想收拾那个郑海轩,可以挑一个晚上用飞石打断他的腿,神不知鬼不觉。


        

“他不能上场了,所以要换人!”


        

李教官如实告知:“最后连长把工作压到我这儿了!”


        

旗手虽然没多少技术含量,但按照正常流程,还是要单独训练几天的,结果明天就要赶鸭子上架,这谁敢上?


        

万一失误了,那可是在全校重要领导和新生面前丢脸,直接丧失大学四年的求偶权。


        

教官们都找理由各种推脱了。


        

李教官也想推,可谁让连长不待见他呢,所以这事儿就落在他身上了。


        

“白辞,你来当旗手吧?”


        

李教官恳求。


        

“我怕做不好!”


        

林白辞实话实话。


        

“旗手不难,而且以你的身体条件,不当旗手,真的太埋没了。”


        

李教官的确是这么想的,要不然前几天也不会直接推荐林白辞了。


        

方明远其实也不差,但是李教官选了林白辞。


        

林白辞看着李教官发愁的模样,同意了:“好吧!”


        

“那事不宜迟,咱们下去走两圈,我交代你一些要领!”


        

李教官心中对林白辞充满感激。


        

等军训完,一定要喝几瓶。


        

林白辞再回到宿舍,已经是一個小时后了。


        

“干嘛去了?”


        

刘宇扶了下眼镜,很关心李教官找林白辞干什么,不会是有什么好事瞒着大家吧?


        

徐大观和钱家辉同样好奇。


        

“让我当旗手!”


        

反正明天要上场,根本没隐瞒的必要。


        

“啊?你顶了原本的旗手?”


        

刘宇惊诧,看来这位室友家里也是有关系的,也不知道他认识学校里的哪位领导?


        

“那个旗手脚崴了!”


        

林白辞说完,众人都是一愣。


        

刘宇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原来你家里没关系,还是普通人,那我舒服了,不过转瞬,他又有些酸。


        

为什么李教官找林白辞,不找别人?


        

肯定是这小子为了当旗手,暗地里送礼了。


        

真是心机。


        

“老白,这旗手不好当,你该拒绝的!”


        

方明远好意提醒。


        

“露脸的事,为什么不好干?”


        

刘宇撇嘴,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老白没接受旗手训练,这要是失误了,脸就丢大了!”


        

钱家辉担忧。


        

刘宇眉头一挑,原来如此,是脏活呀!


        

“老白,加油,我们都是你的后盾!”


        

徐大观说得真诚,但实际上已经在期待林白辞出差池了。


        

……


        

9月14日,天空晴朗,微风。


        

海京理工大操场,北侧,已经搭建好的主席台上,学校领导和部队领导,正在入座。


        

彩旗飘飘,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也透过大喇叭,正恢弘嘹亮的响彻在操场上。


        

“林白辞呢?不会是吃坏肚子了吧?”


        

这汇报演出都要开始了,左手边的林白辞还没来,让张志旭有点担心。


        

他也是01班,住隔壁宿舍,自从几天前喝了林白辞的水,觉得这人不错,就把他当做朋友了。


        

其他人也是左张有望。


        

“白辞去当旗手了!”


        

隔着四个人也在最后一排的方明远听到这话,答了一句。


        

“啥?”


        

众人愕然,踮起脚尖,找了找,很快,在方阵的最前面,找到了林白辞,他拿着五星红旗,站在那里。


        

“老白可以呀!”


        

张志旭羡慕。


        

“原本的那个旗手脚崴了,老白是被选上去背锅的!”


        

方明远担心大家觉得林白辞是耍了手段,才当上旗手的,就帮他解释了一句。


        

不过他多心了,以林白辞那高大挺拔的身型,当这个旗手,大家服气。


        

9点钟,校长宣布,入场仪式正式开始。


        

林白辞有些紧张,心脏砰砰直跳,毕竟这也算大场面了,万一有个闪失,紧张到顺拐,走错了步点,那真是丢人丢姥姥家了。


        

不过林白辞有准备。


        

他掏出一小撮空心铁观音,大概七、八根,丢进嘴里,用力嚼了嚼,咽了下去。


        

很快,林白辞的心跳平静了下来。


        

紧张?


        

不存在的,林白辞现在失去了情感,像空心人一样,即便是当众果奔,他都不会感觉到任何羞耻。


        

在报幕员激情有力的声音中,在激昂高亢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下,林白辞第一个,手执红旗,走过主席台。


        

他改齐步走为正步走。


        

同时手中的红旗帜前举斜持!


        

唰!


        

林白辞肩平手稳,整个动作干净利索,像刺刀出鞘,亮剑于敌。


        

那一脸平淡冷峻的表情,再加上身高体长,脸部轮廓棱角分明,让林白辞宛若一位在战火中,打完了子弹,正端着刺刀,面对敌人猖狂冲锋,轻蔑冷对的英雄。


        

横枪立马,军旗裹尸!


        

大家仿佛从他身上看到了无畏、坚持、牺牲……


        

看到了战士的荣光。


        

不得不说,林白辞的个人形象实在太出众了,更何况他还真的杀过人,见过上千具尸体,再让空心铁观音洗涤掉那些情感后,让他冷酷的就像一尊铁血战神。


        

林白辞一个人的气场,甚至盖过了后面的百人方阵。


        

校长欣赏着林白辞,和旁边的书记感慨了一句:“这个新生气质很出众呀!”


        

“一人成阵!”


        

书记呵呵一笑:“应该是军人世家出身吧?”


        

女报幕员看着林白辞走过主席台,也是眼睛一亮,有这位学弟在,今年的大一男生全都拉胯了,也无所谓了。


        

改天找机会认识下。


        

“卧槽,林白辞这姿态可以呀,练过的吧?”


        

“你说他当过兵我都信!”


        

“完了!完了!这家伙已经率先赢得了四年求偶权!”


        

软件工程的新生们正在操场边列队,等待入场,看到林白辞这一幕,顿时嘈杂了起来。


        

“……”


        

徐大观觉得自己竟然想看林白辞的笑话,有点天真了,


        

这种人,太优秀了,给一个机会就会光芒万丈,照的别人渺如萤火。


        

女生方阵那边,也在叽叽喳喳。


        

“林白辞这也太帅了叭?”


        

“听到没?其他院系的女生已经在打听林白辞的名字了!”


        

“你们谁要是有想法,赶紧下手,肥水不流外人田,绝对不能让外院的贱婢们追到林白辞。”


        

软件工程的女生们在这一刻,同仇敌忾。


        

林白辞走过主席台后,又沿着跑道走了大半圈,最后进入操场,隔着跑道,在主席台正前方停了下来。


        

这就是旗手的荣耀,因为执红旗,会站在最前面,成为最耀眼的存在。


        

当然,被瞩目,就意味着被审视,可以说,整个操场上超过半数的目光会打量林白辞。


        

他一旦有任何小动作,比如抓痒痒,比如歪头扭脖,都会被看到。


        

不是所有人都能抗住这种压力的。


        

不过林白辞做到了,因为吃了几根空心铁观音,林白辞此时站在那里,古今不波,岿然不动。


        

此时的他,肩平脊正,昂首挺胸,笔直的犹如一根标枪,也像一尊矗立在操场上的雕像。


        

林白辞现在的位置,可以看到任何一个从他面前跑道上经过的妹子,但是他完全失去了没兴趣。


        

脑子已经放空。


        

【哇,这是自助餐吗?】


        

【我看到了几块不错的肉,吆,还几道不错的甜点,嗯,那个长发女孩有一股麦芽的香气!】


        

【还等什么?开吃吧?】


        

喰神要是有口水,已经流出来了。


        

方阵在前进,大概有半数过去后,操场西边,已经完成入场,列队等候的方阵群中,突然响起了惊叫声,接着那些穿着军训服的新生们,好似是在湖边喝水时,被狮群突袭的鹿群,一下子散开了。


        

唰!


        

新生们奔逃。


        

如果从空中俯瞰,他们就像一团绿色的潮水,泼在操场上。


        

这边的动静如此之大,自然也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林白辞无动于衷。


        

“有疯狗!”


        

“快跑!”


        

“操!”


        

嘈杂声喧嚣。


        

校领导们已经顾不上检阅方阵了,一个个站了起来,在操场外等待的教官们,此时都往骚乱的中心跑去。


        

林白辞终于转头,透过人群,看到一条脏兮兮的成年边牧,正在左突右冲,它突然跃起,扑到一个新生,一口咬在他的脸上,撕扯下一块皮肉。


        

“啊!”


        

那个倒霉新生发出凄厉的惨叫。


        

这条边牧五官扭曲,眼睛通红,大量的口涎从嘴巴里洒出来,耷拉着舌头,一看就是条疯狗。


        

它咬完那个男生,继续疯跑,朝着一个女生方阵冲了过来。


        

轰!


        

女生们四散奔跑,吓得哇哇大叫,因为人太多,太密集,发生了冲撞,有女生被挤倒,被踩了好几脚。


        

【一条被神骸辐射污染的疯狗!】


        

林白辞听到这句点评的时候,已经冲了出去,同时右手腕快速转动,将红旗卷在旗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