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82章 五体跪拜献三牲,不敬苍天敬鬼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白辞醒了过来,第一眼看到的是黑色迷雾涌动,让人仿佛置身于冬天寒冷的大雾中。


        

能见度不到五米。


        

因为有了在龙禅寺中的经历,再加上自己已经不是普通人,而是身怀四道神恩的神明猎手,所以林白辞不是很慌。


        

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


        

11点15分,距离自己晕过去,大概过了六、七分钟。


        

林白辞看到了花悦鱼和夏红药,她们也都晕了过去,正躺在旁边地上。


        

夏红药还好些,花悦鱼是普通人,此时眉头本能的皱起,身体偶尔抽搐一下,显然不舒服。


        

【它们一旦死掉,你会损失掉一份甜点,一只备用奶源,不如现在吃掉!】


        

【开吃!开吃!】


        

“小鱼,红药!”


        

林白辞扶起距离他最近的女主播,用力晃了晃她的肩膀:“醒醒!”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夏红药清醒过来,看到四周翻腾的黑色浓雾,神色一惊。


        

“神墟?”


        

接着这位高马尾女孩脸上的吃惊变成了兴奋。


        

神墟来了,我可以大展拳脚了。


        

唯一的遗憾,就是自己还没有组建出一支团队,不过没关系,我最强的队友在身边。


        

“小林子!”


        

夏红药看向林白辞:“咱们要尽快收容神骸,攻破这座神墟!”


        

花悦鱼醒过来,头疼的一匹,就像被人打了闷棍,跟着看到周围的一切,傻眼了。


        

“神……神墟?”


        

小鱼人想哭。


        

怎么又碰上神墟了?


        

我最近出门看黄历了呀!


        

难不成真要在家里供个观音像?


        

女主播无助地看向林白辞。


        

“别怕!”


        

林白辞安慰,像撸猫一样,抚了抚女主播的头。


        

“哎,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花悦鱼掏出手机,摁了两下,发现黑屏,早死机了:“坏消息是,又遇到神墟了!”


        

“好消息呢?”


        

夏红药站起来,朝着四周张望。


        

神墟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必死之地,可怕诡异的规则污染会带来绝望、恐怖、死亡,大多时候,自杀甚至是一种解脱,反而能让人少受一些折磨。


        

“好消息是小白也在!”


        

花悦鱼想起上次她在龙禅寺中的经历,稍稍有些安心了。


        

小白在,希望就在!


        

“我也是神明猎手好不!”


        

夏红药撇嘴,而且我还经常看福尔摩斯,推理能力很棒的!


        

“啊?”


        

花悦鱼一怔。


        

她以为夏红药是个家世比较厉害的二代,得知了林白辞是神明猎手,才邀请他一起玩,想搞好关系。


        

没想到她本人竟然是神明猎手?


        

“小林子,走吧,去收容神骸。”


        

夏红药跃跃欲试。


        

按照保密原则,神明猎手不允许随便泄露自己的身份,但是现在这情况,大家一起破神墟,肯定会暴露的。


        

砰!砰!


        

两声枪声,打破了寂静。


        

“是靶场那边传来的!”


        

夏红药对这里比较熟。


        

“带路,过去看看!”


        

林白辞叮嘱:“雾太大,都注意点,别走散了!”


        

流星坠落,神墟出现。


        

刚开始的时候,会有大量黑色迷雾涌动,扩散,从伸手不见五指到能见度逐渐增加。


        

一段时间后,可能几天,也可能半个月……黑色迷雾的浓度会逐渐恒定,同时朝着四周不停的辐射,像潮水一样,吞噬一切。


        

不收容掉神骸,这种黑色迷雾就会一直扩散下去。


        

黑雾中,有神骸辐射,会将一些物品污染成神忌物,神墟持续的时间越长,意味着物品接受神骸辐射的时间越长,那么神忌物的数量就会越多。


        

所以神墟破的越晚,神明猎手面临的危险越大。


        

【快走!快走!自助餐开始了,先尝美味的。】


        

喰神语气欢快,林白辞察觉到它心情很好,就差哼起小曲了。


        

夏红药带路,三人进入一个大门,走过一段走廊后,大家听到了有人说话,咒骂。


        

林白辞从双肩包中掏出黑坛钵盂,从里面把菩提使者袈裟取出,披在身上,之后又掏出松木火把,当棍子一样拎在手中。


        

三人走出走廊,到了靶场。


        

因为迷雾的存在,林白辞只能听到人声,看不到人影,所以为了避免被流弹击中,他开口提醒。


        

“别开枪了,会打到别人!”


        

林白辞觉得开枪的那家伙是个傻O,这种时候应该珍惜子弹,留在关键时刻使用。


        

“老子想开枪就开枪,你管得着吗?”


        

迷雾中,有人开喷。


        

“能不能先搞几把枪?”


        

花悦鱼提议,这里既然是靶场,肯定不缺枪械。


        

“没有意义!”


        

夏红药不想费那个劲儿。


        

“啊?”


        

花悦鱼不解:“为什么没意义?”


        

“枪械对净化规则污染根本没多大帮助。”


        

夏红药解释:“规则污染太匪夷所思,神秘莫测了,有些人被污染后,会失去理智,干出疯狂的事情,比如射杀同伴!”


        

“神墟中最常见的死肉人,都要几百发子弹才能打死,但是神明猎手,要害挨上一枪就会死,所以久而久之,大家就不带枪械了!”


        

这玩意对人类的威胁比对怪物更大。


        

“那用什么?肉搏吗?”


        

花悦鱼很无助,就我这种只有扶鸡之力的柔弱女孩,岂不是要遭?


        

“用神恩,还有被黑棺封印后的神忌物,也可以当武器。”


        

夏红药拔出了她的短刀:“所以神明猎手才值钱!”


        

林白辞三人扭头,看向右侧。


        

脚步声凌乱。


        

很快,十几个年轻男女出现。


        

周娅学姐和那个穿包臀裙渐变色丝袜的女生,跟着他们。


        

这些人看到林白辞三人,神情一愣。


        

倒不是因为夏红药和花悦鱼漂亮。


        

这两个女孩的确是好看,但是能进入他们这个圈子的女生,颜值和身材都不差,他们见多了,免疫力自然也高了,所以他们此时打量的是林白辞。


        

他怎么穿着袈裟?


        

什么鬼?


        

棕榈港还有超度服务?


        

“估计是某个富婆的小狼狗,在玩COSPLAY吧?”


        

杜欣插话,想借着调侃林白辞,来缓和一下气氛,但是没人笑。


        

“操O玛的,都什么时候了,还有闲心开玩笑?”


        

一个拿着一把M1911手枪的男生,张口就怼了过去。


        

他穿着一条咖啡色短裤,上身是一件背心,图案花花绿绿,前胸有个大骷髅头。


        

“薛哥,我错了。”


        

杜欣赶紧道歉。


        

“钊子,你冷静点!”


        

旁边,一个身材高大,有两条粗眉毛的男生劝说,他一直很冷静,也很沉稳:“咱们应该是陷在神墟中了,你发火也没用!”


        

“操!”


        

薛钊又骂了一句,不过不再乱发脾气。


        

“唐哥,现在怎么办?”


        

一个左耳垂上打着耳钉的青年,询问粗眉毛。


        

“唐哥,我头好疼。”


        

说话的是一个穿着网球裙、白T恤的女孩,声音糯糯的,很甜。


        

“咱们先把这里的人集齐,然后再去上面看看!”


        

被称作唐哥的青年,叫做唐之谦,他的冷静和安排,让大家心中的慌乱消退了不少。


        

夏红药悄悄戳了戳林白辞的胳膊:“小林子,这些人以那个唐哥和薛哥为首!”


        

“还有那个穿皮裙的女的!”


        

花悦鱼补充。


        

“啊?”


        

夏红药一愣,看向对面人群中那个穿着一条黑色皮短裙、脚蹬长筒军靴的女青年。


        

“飒是很飒,但是你怎么看出她是这个圈子的核心人物的?”


        

夏红药不耻下问。


        

“那个唐哥说话的时候,看了好几眼那个皮短裙女。”


        

林白辞低声解释。


        

“嗯?”


        

夏红药眉头一皱,跟着舒展开来,明白了。


        

唐哥说话时看皮短裙女,显然是在征询她的意见。


        

薛哥在这个圈子里地位,估计是家世背景带来的,但是论到威望,还是唐哥和这个皮短裙女。


        

“还有人吗?听到我的话了,过来集合!”


        

薛钊大喊。


        

“别喊了!”


        

林白辞想起在龙禅寺遇到的那尊功德佛,万一这座神墟中也有游荡的怪物,说不定会被这喊声引来的。


        

“操,你在教我做事?”


        

薛钊咆哮,他脏话连篇,而且脾气非常暴躁,握着M1911手一抬,枪口指向林白辞:“你再给我说句试试?”


        

薛哥感觉最近倒霉透顶。


        

先是炒股,上个星期赔了一千多万,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忍痛割肉离场,第二天又涨了,然后来这儿散心,结果又遇上流星坠落,神墟出现。


        

我尼玛……


        

每年全球掉几十颗流星,这概率我都能遇上,也是没谁了。


        

唐之谦头大:“英曦,你劝劝他!”


        

“幼稚!”


        

吕英曦,也就是那个穿皮短裙的女人,没管薛钊,她瞟了林白辞一眼,想着自己听过的那些关于神墟的传闻,现在脑子乱的一匹,那还顾得上别人死活?


        

自己都要凉了。


        

“怕死,就给我闭上嘴!”


        

薛哥骂完,赌气似的又叫了起来:“人呢,快点过来!”


        

“你要是不闭嘴,我就帮你闭嘴!”


        

林白辞的神情,冷了下去,


        

众人听到这话,目瞪口呆的看向林白辞。


        

你脑残吧?


        

看不到薛钊正在发飙吗?


        

你可是被枪口指着呢,少说一句,认个怂怎么了?


        

又不会少块肉!


        

“头铁!”


        

唐之谦摇头。


        

“傻O!”


        

杜欣嘀咕。


        

“我淦,给你脸了是吧?”


        

薛钊再次将枪口对准林白辞。


        

“薛哥,他是我学弟,给我个面子!”


        

周娅跑到薛钊身边,陪着笑求情,之后又看向唐之谦:“唐哥,他也是海京理工的……”


        

周娅还没说完,被薛钊一巴掌抽在脸上。


        

啪!


        

耳光声清脆。


        

“你算个鸡毛?有个屁的面子!”


        

薛钊大骂。


        

“周娅,你发什么疯呢?”


        

杜欣觉得好友脑子坏了:“快过来,别让薛哥生气!”


        

“滚开!”


        

薛钊把周娅推开,看着林白辞被枪口指着,居然还一脸的淡定,这让他更不爽了。


        

装什么处变不惊呢!


        

薛钊枪口上移,准备朝着林白辞头上开两枪,吓他个屎尿气流,但是对方突然开口了。


        

“看看你身后!”


        

林白辞将袈裟的下摆,掖进了腰带里,不然影响打架。


        

“看尼玛!”


        

薛哥骂了一句,正要开枪,就看到身边的人哗啦一下,仿佛躲避瘟疫似的,着急麻慌地向四周散开了。


        

“薛……薛哥,你身后……”


        

左耳钉青年声音发颤。


        

薛钊下意识回头,看到一尊肌肉大佛,杵在那里。


        

它只穿着一条皮短裤,浑身肌肉饱满坚实,隆起的血管和青筋在身上如蚯蚓般攀爬,又好似书圣笔下遒劲有力的大字。


        

它的头上,有一个个栗子大小的肉髻,像电视里如来佛祖头上那种。


        

一股霸道凶虐的气息,扑面而来。


        

薛钊下意识要跑,但是肌肉佛的大手已经像蒲扇打苍蝇似的,抽了过来,扇在薛钊的脸上。


        

啪!


        

薛钊嗷的叫了一声,被抽飞五米多远,又砰的一下,掉在地上,滚了两圈。


        

期间,有鲜血从他的嘴里和脑袋上溅出,像雨打风吹去的梅花雨,落在地上,星点斑驳。


        

整个靶场,鸦雀无声。


        

薛钊被抽懵了,缓了几秒,才呼出了一口气,开始惨嚎。


        

“怪物……”


        

网球裙女孩本能的要叫,但是被吕英曦一把捂住了嘴。


        

唐之谦立刻盯向林白辞,又看了看花悦鱼和夏红药,发现她们面对这尊突然出现的肌肉佛无动于衷后,明白了。


        

这是那个青年弄出来的。


        

唐之谦眼睛一亮:“你是神明猎手?”


        

这些年轻人显然也听说过神明猎手这个词汇,原本忐忑不安的神情,顿时变得兴奋起来。


        

有救了!


        

“神明猎手?不就是专门破神墟的那些人吗?”


        

网球裙女孩喜极而泣。


        

这一刻,所有人都在打量林白辞。


        

“完了,完了,我得罪了一位神明猎手,我会不会被杀呀?”


        

杜欣吓哭了,差点尿出来。


        

她听说这些神明猎手可是有杀人许可执照的。


        

而且就算没有,人家只要不救自己,自己就的凉。


        

这可是神墟,号称无人生还的恐怖之地。


        

“周娅,你可要帮我说几句好话呀?”


        

杜欣后悔的吐血,我为什么要取笑他?贬低他?


        

话说你这年纪,明明是个学生,为什么会是神明猎手?


        

周娅完全没听进去,她征怔地看着林白辞,已经懵了。


        

林学弟是传说中的神明猎手?


        

周娅扭头,看到那尊肌肉佛,它双手合十,微微鞠躬一礼,口宣一句阿弥陀佛后,身影逐渐变淡,消失不见。


        

“薛哥,我又说了一句,你感觉如何?”


        

林白辞说完,看向唐之谦一行:“还有人有意见吗?”


        

众人沉默,避开了林白辞的目光。


        

“很好!”


        

林白辞点了点头,看了四周一圈:“你们也别躲着了,赶紧出来,我们要上去了!”


        

又有十来个人从黑雾中走了出来,显然刚才一直在暗中观察。


        

“张教练,谭教练!”


        

夏红药看到两个熟人,她以前来这里玩枪的时候,见过他们。


        

“红药,这位是……”


        

张教练个头不高,但是身材敦实,他是名退伍兵,复原后,也一直在锻炼身体。


        

“华夏守护,九州龙卫,”


        

可惜,这八个字只能在心里说。


        

“你好,我是国兴电子的老板,姓富,富金林。”


        

一位四十来岁的老板快步走向林白辞,带着一脸笑意,离着老远就伸出双手,要和林白辞握手。


        

国兴电子是一家电路板零件生产厂。


        

“小鱼,你去拿那支手枪!”


        

林白辞握了下富金林的手,没报名字,反正这些人基本上都会凉。


        

“哦!”


        

花悦鱼立刻跑过去,她早想捡这把抢了。


        

其实没枪的人都想捡,但是因为肌肉佛的震慑,没人敢动,万一惹到了这位神明猎手,被打爆脑袋怎么办?


        

“张教练,麻烦你带我们走楼梯,去地面大厅!”


        

林白辞吩咐。


        

“不坐电梯吗?”


        

网球裙女孩插话:“坐电梯应该更快吧?”


        

她说完,看到几个人用看傻子的目光看着他。


        

“乔妹妹,现在你还敢坐电梯?”


        

耳钉青年无语:“可长点心吧!”


        

一群人到了楼梯口,张教练不动了,扭头,欲言又止地看着林白辞,因为走最前面太危险。


        

他今年刚响应国家号召,生了二胎,可不能死了。


        

不然老婆孩子怎么办?


        

“我来!”


        

夏红药手持短刀,一马当先。


        

林白辞没劝,跟在了高马尾身后。


        

花悦鱼要跟上,只是唐之谦和吕英曦挤了过来。


        

“帅哥,这里面都有什么危险?”


        

吕英曦打听。


        

“不知道。”


        

每一座神墟都有神骸辐射,存在的时间长了,会出现死肉人,污染出更多的神忌物。


        

神忌物不同,造成的规则污染也不同。


        

因此神明猎手没办法预知遭遇什么危险,只能根据经验,大概判断一下神墟的污染强度。


        

超过5.0,神明猎手也会面临巨大的死亡风险。


        

众人上楼,脚步声凌乱,还能听到紧张的呼吸声。


        

“别再上楼了,从右边的防火门出去,再走一段走廊,就是大厅西北角!”


        

张教练提醒。


        

夏红药推门而出,外面是一条走廊,迷雾翻腾。


        

大家小心翼翼,继续前行,走出大概四十多米,张教练紧张的吞了口口水,提醒林白辞:“不……不对劲,走了这么远,早该到大厅了!”


        

众人停下,四下观望。


        

突然,一道尖锐、阴唳、高亢的声音响起。


        

“五体跪拜献三牲,不敬苍天敬鬼神!”


        

这声音拉长了声调,抑扬顿挫,仿佛一位原始部落的大巫师在用活人做贡品进行祭祀,向神明祷告,祈求庇佑。


        

“这……这是什么?”


        

乔妹妹双腿发抖,有湿热的液体顺着大腿流下来。


        

“闭嘴!”


        

吕英曦骂了一句:“都别出声!”


        

这句祷词诡异,飘忽、透着让人不寒而栗的气息,一连响了三遍后,砰的一声,一大团火焰燃起。


        

昏黄色的光芒迅速溢散开来,驱散了周围的黑暗迷雾。


        

“啊!”


        

“卧槽!”


        

“这是啥?”


        

众人惊呼,满脸慌张。


        

在大家2点钟方向,距离二十多米的地方,有一个木头搭建的小台子,一米高,上面堆着木柴,正燃烧着。


        

刚才那声‘砰’,就是这堆篝火点燃时发出的。


        

在这个小台子四周,有十二根电线杆粗的木头,以环形围绕着它,每根木头大概一米半高,互相之间有相等的间距,用暗红色的麻绳相连。


        

这些麻绳手腕粗细,上面挂着白森森的兽骨、兽牙、漂亮的石器,还有十来颗腐烂滴血的头颅。


        

一些苍蝇落在上面,嗡嗡作响。


        

不过上面挂的最多的,还是一种成年人巴掌大的甲壳,看那形状和上面的纹路,像是乌龟的龟壳。


        

【一座原始部落祭坛,用来祷告、祈福、诅咒,毕竟人力有穷时,谁不希望有一位鬼神爸爸的大腿抱?】


        

林白辞观察这座祭坛,那些环绕着它的木头上,雕刻着各种各样的图案,像原始部落的洞窟壁画,非常抽象。


        

每一根木头上方,摆放着一个陶盆,里面同样点着一小堆篝火,没有风,但是这些篝火摇曳,像鬼影在跳舞。


        

“这是什么地方?大厅呢?”


        

张教练傻眼,只觉得头皮发麻。


        

这地方太让人不舒服了。


        

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都觉得这里挺吓人的,就像在举行某种可怕的邪恶仪式,而自己就是那个祭品。


        

“咱们赶紧离开这儿吧?”


        

乔妹妹催促,满嘴哭腔。


        

林白辞和夏红药对视一眼,知道遇到神忌物了。


        

“都发什么呆呢?赶紧走!”


        

富金林老板惜命,他扭头就走,但是跑了十几步,又突然停下:“那……那是什么?”


        

众人立刻看了过去。


        

“嘶,干……干尸?”


        

吕英曦倒抽了一口凉气,脊背发寒。


        

随着黑暗迷雾被昏黄的光芒驱散,大家看到五具造型诡异的干尸站三十多米外。


        

这几具尸体已经脱水干瘪,只有皮肤和些许肌肉紧缩,裹在骨头上,它们穿着兽皮缝制的短裙,脖子上挂着惨白色的兽牙项链,头上插着某种鸟雀的尾翎,色彩艳丽。


        

它们的额头上都镶嵌着一块龟甲,身上,脸上,甚至瞳孔上,都描绘着神秘的纹路,组成了一幅图案,也不知道是部落的图腾,还是某种仪式装束。


        

它们此时都摆着一种诡异的姿势,像是在跳某种祭祀用的舞蹈。


        

“应……应该是死的吧?”


        

乔妹妹用手捂着嘴,担心叫出来,把这些干尸惊醒。


        

“废话!”


        

唐之谦骂了一句,这要是活的,还不吓死人?


        

“别处还有!”


        

耳钉青年头皮发麻。


        

不止这边,围绕着祭坛一圈,全是这种部落干尸,少说得有六、七十具。


        

砰!


        

祭坛上的篝火又突然炸响,有火花飞散,那团篝火摇曳着,上面似乎有一张只有眼睛和嘴巴脸。


        

“五体跪拜献三牲,不敬苍天敬鬼神!”


        

“本神问汝,是汝要占卜吗?”


        

众人面露惊惧,是谁在说话?


        

他们互相观望,都不敢搭话,甚至都不敢动了,不少人的目光,看向林白辞。


        

意思不言而喻,你是神明猎手,你来答。


        

不到十秒,大家就不用纠结了,祭坛四周那十二根木桩上,系着麻绳,麻绳上吊着的那十多颗人类脑袋,突然睁开眼睛,齐刷刷扭头,瞪向一个女孩。


        

唰!


        

众人吓得后退,周娅还脚下拌蒜,摔了个屁股蹲。


        

被头颅盯着的倒霉鬼,是那个穿网球裙的女孩,左耳钉青年喊她乔妹妹。


        

“呜呜呜,唐……唐哥!”


        

乔宁吓得身体发颤,求助的望向唐之谦。


        

“别怕,先看看怎么回事?”


        

唐之谦安慰。


        

“上行于天,下行于渊,诸灵数箣,莫如汝信!”


        

“今时良日,可行占卜!”


        

“上前!上前!上前!”


        

这道声音先是低沉、缥缈、神秘,等说到‘上前’的时候,语速变得极快,催促之意明显。


        

“这啥意思?”


        

富金林一脸懵逼。


        

其实大家都听不太懂。


        

【一群九漏鱼,这三句话的意思是,你能在天上飞翔,在深潭中遨游,想出各种灵机妙策,但是都不如你虔诚信任鬼神有用!】


        

【现在是良辰吉时,可以行占卜之事,所以快到祭坛前面来,用占卜来解决你的烦恼吧!】


        

“我……我知道!”


        

周娅知道这段古文的意思,立刻翻译给大家听。


        

“乔妹妹,你先听‘它’的,去占卜下!”


        

吕英曦提议。


        

“会……会不会出事呀?”


        

乔宁不想去,好倒霉,为什么偏偏选中了自己?


        

“这是规则污染,你不去更危险!”


        

夏红药科普:“咱们现在活下去的办法有两个,一,赶紧找到神忌物,封印它,二,遵守它的规则,完成神忌游戏!”


        

“你也是神明猎手?”


        

吕英曦惊诧。


        

“嗯!”


        

夏红药打量祭坛,努力寻找蛛丝马迹。


        

乔宁战战兢兢,走到祭坛前。


        

哗啦!哗啦!哗啦!


        

那些系在木桩麻绳上的龟甲碎片,突然抖动了起来,接着有一块掉下,飞进篝火中。


        

龟甲燃烧,发出噼啪、噼啪的声响,像守岁夜的爆竹声。


        

乔宁瑟瑟发抖,看向唐之谦。


        

唐之谦也没办法,扭头看着林白辞。


        

占卜的时间很短,大概就十多秒钟,那团篝火中,又砰的一声炸响,火星飞散,如鬼火一般。


        

‘它’再次开口。


        

“汝今日有断头之祸!”


        

这明显不是一句好话,让乔宁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唐哥!”


        

“别怕,‘它’在吓唬你!”


        

唐之谦安慰乔宁。


        

“唐哥,咱们赶紧离……”


        

乔宁话说到一半,脑袋突然咔的一下,往旁边一歪,像熟透的柿子似的,从脖子上掉了下来。


        

咚!


        

头颅落地,还滚了几下。


        

------题外话------


        

七千字大章,咱想冲一下新书月票榜,恳求各位大恩人把你们珍贵的月票投给咱!


        

豆娘跪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