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83章 龟甲占卜,今日大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啊!


        

女生们吓的叫了起来。


        

“小白!”


        

花悦鱼一把抱住林白辞,身体瑟瑟发抖,像一只被食肉猛禽咬在嘴里的雏鸟。


        

滋!


        

大量的鲜血,从乔宁断裂的颈腔中喷出,像天女散花一样,洒的到处都是。


        

这恐怖的一幕,让每个人都脊背发寒,出了一身冷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之谦无法维持冷静了,看着林白辞,追问出口。


        

这要是被怪物杀死,他还不至于怕成这个样,因为怪物再可怕,也能看到,可是现在,就因为那个‘声音’占卜了一句‘汝今日有断头之祸!’,乔宁的脑袋就毫无征兆的掉了。


        

这谁受得了?


        

“数据太少,无法分析,不过目前看来,‘它’的占卜结果,会应验。”


        

林白辞看着那堆篝火,眉头微锁。


        

喰神没有说话。


        

不过林白辞也没把走出这座神墟的希望都放在它身上。


        

“那怎么办?”


        

吕英曦插话,声音发急。


        

“或许上前占卜的人,得到一个好的占卜结果,就能离开了!”


        

夏红药猜测。


        

“怎么得到一个好结果?”


        

“给它钱吗?”


        

“钱估计不行,应该是一些珍贵的祭品,比如金银首饰,猪马牛羊什么的三牲!”


        

“这地方去哪儿搞三牲?”


        

众人吵嚷,都在想尽办法渡过这个危机。


        

林白辞忍着生理上的不适感,走到乔宁的无头尸体边,蹲了下来,检查她的身体。


        

“脖颈上的伤口很平整,像是被某种利刃切断的!”


        

夏红药也过来了,发表意见。


        

林白辞点点头,大致看了一下尸体后,伸手抓住乔宁的白色T恤下摆,给她卷了上去。


        

一件带花边的粉色内衣,露了出来。


        

唐之谦看到这一幕,眉头一皱,不过想起林白辞的神明猎手身份,没说话,倒是吕英曦身为女人,有些看不过去,下意识质疑。


        

“你干嘛?”


        

人都死了,就别糟蹋人家的尸体了。


        

“我没你想的那么龌龊,我只是想看看她身上有没有线索!”


        

林白辞解释,确定乔宁上身没有图案之类的东西后,他把T恤整理好,又掀开了网球裙。


        

或许是因为大量失血,乔宁此时大腿上的皮肤白的有些吓人。


        

“发现什么了吗?”


        

富金林充满希冀,希望林白辞能找到答案。


        

“没有!”


        

林白辞看着众人:“大家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看看有没有异常,比如说多了一些刺青图案什么的。”


        

众人听到这话,心中一惊,立刻开始检查,像后背这些自己看不到的部位,让同伴帮忙。


        

一番折腾,什么发现都没有,大家都很正常。


        

“咱们还是赶紧跑吧?”


        

杜欣提议。


        

唐之谦和吕英曦没经历过神墟,但是脑子不差,估摸着离开的人,十有八九要遭。


        

再说即便跑,也得先让别人去试试。


        

大家还没想到办法,‘它’又开口了。


        

“五体跪拜献三牲,不敬苍天敬鬼神!”


        

“本神问汝,是汝要占卜吗?”


        

还是同样的开场白,让大家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这次被盯上的是谁?


        

没等几秒,麻绳上吊着的那十几颗头颅,果然再一次睁开眼睛,盯向了唐之谦这群人。


        

唰!


        

大家像被踩到尾巴的野猫,立刻后退,想躲出那些头颅的视野。


        

但是那些头颅上的眼睛,盯着一个留长发很有文艺范儿的男生移动,像跗骨之蛆,根本甩不掉。


        

“不是我!”


        

不只是唐之谦,其他人也都松了一口气。


        

“别看我!别看我!”


        

文艺男祈祷着,躲了几下,发现根本躲不掉,绝望了,朝着众人大吼:“你们帮帮我呀?”


        

“上行于天,下行于渊,诸灵数箣,莫如汝信!”


        

“今时良日,可行占卜!”


        

“上前!上前!上前!”


        

‘它’在催促,但是有了乔宁断头这个前车之鉴,文艺男根本不敢靠近祭坛,他突然一咬牙,朝着来的时候走的方向,狂奔过去。


        

只是他跑了没多远,距离他最近的那具摆着怪异造型的干尸突然动了,仿佛猛兽捕食,速度极快地窜向他。


        

干尸的后腰上,绑着一个兽皮做的刀鞘,它右手后伸,唰的一下,拔出一把一尺多长的锋利骨刀。


        

众人紧张的屏住了呼吸。。


        

干尸在接近文艺男三米后,右脚一蹬地面,一个飞扑,撞在他背上。


        

砰!


        

文艺男被撞的往前踉跄了几步,一头扑在地上。


        

干尸踩住这个男生的后背,左手一把薅住他很有文艺范儿的长发,用力往后一拉。


        

啊!


        

文艺男惨叫,脑袋后仰,下一秒,干尸将骨刀放在他的脖子上,猛的一割。


        

滋!


        

一道殷红的鲜血喷射出去。


        

“呃……”


        

文艺男开了大口子的喉咙中,溢出哀嚎,但是因为跑风漏气,不够凄厉。


        

干尸来回切了几刀,割下文艺男的脑袋后,就那么提着,走到祭坛前,单膝跪地,像晾咸鱼似的,将这颗脑袋挂在了麻绳上。


        

做完这一切后,干尸回到它原来的位置,摆出之前那个祭祀姿势,就像一直没有动过似的。


        

众人看向祭坛。


        

文艺男的头颅挂在那里,还有鲜血从脖颈滴下。


        

噗通!


        

有几个女孩吓的手脚发软,坐在了地上。


        

大家绝望了,原来不能跑,会被杀掉的。


        

“现在怎么办?难不成只能等‘它’占卜?”


        

杜欣浑身战栗,终于体会到了神墟的可怕之处。


        

周娅后悔死了,她为了攀上唐之谦这个圈子,让杜欣带她来认识这些人,她花一千多,给杜欣买了一套雅诗兰黛的化妆品。


        

结果反而陷在了神墟中。


        

真是得不偿失,亏到吐血。


        

“小林子,你怎么看?”


        

夏红药询问林白辞。


        

“再等一次占卜。”


        

林白辞看着祭坛,用眼角打量那些干尸,尽量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观察需要隐蔽,不能明目张胆,让怪物察觉到。


        

“五体跪拜献三牲,不敬苍天敬鬼神!”


        

“本神问汝,是汝要占卜吗?”


        

故意拉长了声调的颂唱声,第三次响起。


        

众人的头皮一下子收紧,开始祈祷自己不要被盯上。


        

麻绳上的十几颗头颅,甚至包括文艺男那颗刚挂上去,齐刷刷转头,盯向一个穿雪纺衫的女生。


        

“唐哥……”


        

雪纺衫女生哀嚎。


        

“你不是神明猎手吗?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


        

吕英曦哀求林白辞。


        

“我是神明猎手,不是无所不能的神!”


        

林白辞心说我甚至连神明猎手执照都没有呢。


        

林白辞只有一次探索神墟的经验,是一个纯新人,按照猎手圈的习惯,他在任何一个组织中,跟团进神墟,都是做巡逻站岗、打扫战场、照顾伤员这类杂活,根本不可能是攻略神墟的主力。


        

“那个男生怎么死的,你也看到了,不想死,就赶紧去祭坛前!”


        

富金林老板劝说。


        

那只干尸怪物好凶残,富金林觉得逃跑希望不大,想看看能不能通过占卜一个好的结果,逃离这里。


        

跑,肯定死,去祭坛前占卜,说不定还能活,于是雪纺衫女生哆嗦着,走到了祭坛前。


        

哗啦!哗啦!哗啦!


        

系在木桩麻绳上的那些龟甲碎片,就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拨弄,抖动了起来,接着有一块龟甲掉下,飞进篝火中。


        

龟甲燃烧起来,发起噼啪的爆鸣声。


        

众人都在等待。


        

十几秒后,那团篝火中,砰的一声炸响,有火花飞散出来。


        

占卜结束。


        

‘它’开口了。


        

“汝会在三分钟内,过完汝的一生!”


        

众人面面相觑,这又是啥?


        

“我……我会在三分钟后死掉吗?”


        

雪纺衫女生哭的梨花带雨,鼻涕泡都出来了。


        

【看着一块食材从新鲜到腐烂变质,属实难受,浪费了!】


        

“怎么走出这种规则污染?”


        

林白辞握着松木火把:“烧了这座祭坛行不行?”


        

喰神没说话。


        

‘它’根本不打算给人活路,又或者很沉迷于这种占卜,所以刚给雪纺衫女生占卜完,又开口了。


        

这一次的倒霉鬼是张教练。


        

“我还有老婆孩子,我不能死!”


        

张教练嘴里嘀咕,盯着那几具干尸怪。


        

他手里有枪,虽然退伍快十年了,但因为是这家靶场的教练,几乎每天都要摸枪,所以枪法很好。


        

可问题是子弹不多,一旦这些怪物一起追过来,自己死定了。


        

张教练打量着那具刚才杀过人的干尸怪,放弃了拼命,走到祭坛前。


        

占卜开始了,还是同样的流程。


        

“这好像是殷商时期流行的龟甲占卜。”


        

夏红药猜测:“这里搞不好有一座先秦时期的墓葬,流星石砸下来后,一些随葬品遭到神骸辐射,污染成神忌物!”


        

砰!


        

随着篝火爆鸣,火星飞散,占卜结束。


        

“汝今日有病伤之灾,肺痨成疾,呕血三升,惨!”


        

张教练此时的心情,复杂难明,说是个坏结果吧,自己没直接死掉,说是个好结果,肺痨和呕血,听着就不好受。


        

“肺痨?那不就是肺结核?”


        

富老板记得这是传染病,得了的话,要去专门的传染病医院治疗。


        

“老张,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谭教练关心。


        

“我……咳咳!”


        

张教练刚要回答,一张口,突然觉得肺部剧痛,开始咳嗽。


        

咳咳!咳咳!


        

张教练咳的太严重了,整个人腰都弯了下去,双手扶着膝盖,大概咳十多下后,他哇的一口,吐出了一滩鲜血。


        

然后他的血止不住了,一口一口的往外呕,很快地上就积了一大滩。


        

“至少没有猝死!”


        

富老板羡慕,现在医疗发达,这种病是可以治愈的,张教练只要活着出去,就能活。


        

“这样子感觉比死还痛苦。”


        

左耳钉青年只是看着,都替张教练难受。


        

“小白,你快看!”


        

花悦鱼猛的一扯林白辞的衣襟,指向雪纺衫女孩。


        

大家听到她的声音,也都看了过去,随即大惊失色,女孩们更是面露恐惧。


        

“我……我怎么了?”


        

雪纺衫女孩害怕,不过她此时除了感觉有些累,并没有其他不适感。


        

“你……你的脸!”


        

吕英曦头皮发麻。


        

“我的脸怎么了?”


        

雪纺衫女孩伸手,摸向脸颊。


        

咦?


        

怎么皮肤这么松弛,而且感觉好粗糙。


        

她赶紧打开小挎包,取出一块小化妆镜照了照。


        

当看到镜子中那张脸时,雪纺衫女孩尖叫出声。


        

啊!


        

啪!


        

雪纺衫女孩吓的把化妆镜丢了出去。


        

“这……这也太恐怖了吧?”


        

杜欣吓哭了。


        

此时的雪纺衫女孩,哪还有二十二岁青春俏丽的模样,她的腰背佝偻,脸上皮肤蜡黄、松弛,完全耷拉了下来,就像沙皮犬的脸腮。


        

她完全变成了一个老太太,这模样,至少六十多岁。


        

夏红药看着雪纺衫女孩一头原本乌黑的披肩长发变成了干枯白发,她明白了那句占卜的意思。


        

原来‘在三分钟内,过完一生’,是指疾速衰老。


        

众人的心拔凉拔凉的,现在谁都看明白了,只要是‘它’占卜出的结果,一定会应验。


        

运气差的,直接死亡,即便运气好,受到的折磨也不小,不管是得肺结核还是变老,都太可怕了。


        

“不能再等下去了!”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从人群中走出来:“我提议大家分头跑,逃离这座祭坛!”


        

“可是逃跑的人会被那些干尸杀掉!”


        

要是能跑,唐之谦早跑了。


        

“所以才要分头跑,各凭运气!”


        

男人留着一头利落的短发,个子不高,但是很精壮,他穿着一身藏青色的西装,再加上脸上自信的表情,看上去像某个上市公司的高管。


        

男人这话,引起了一片骚动。


        

“难道你们还有更好的办法?”


        

男人反问:“跑,可能会死,但是不跑,这些人就是下场!”


        

唐之谦和吕英曦对视一眼,作出决定。


        

“我们同意!”


        

两个人决定拼一把。


        

“小周,你可要帮帮我呀?”


        

富金林拉着一个青年的手,低声恳求。


        

青年姓周,单名一个兵,今年二十七岁,刚刚退伍,是富金林的老乡,现在给他当司机兼保镖。


        

“老板你放心,我会尽力的!”


        

周兵拿着霰弹枪,腰带上还插着一支伯莱塔M92F手枪。


        

他很庆幸,流星坠落,神墟出现时候,他正在靶场陪老板玩枪,有趁手的武器,不然现在就只能赤手空拳了。


        

“好,要是这次能活着回去,我海京西郊的那套别墅就给你了!”


        

富金林拍了拍周兵的肩膀:“还给你升职加薪,干股分红。”


        

“大家准备好了吗?我数一二三,就开始跑!”


        

短发男一边说着,一边快步走到林白辞身边,开口邀请:“咱们一起!”


        

【一名神明猎手,有三次探索神墟的经历,身怀两道垃圾神恩,整体而言,属于路边摊的卤味,不够美味。】


        

“好!”


        

林白辞话音刚落,大家齐刷刷的涌了过来。


        

这年月谁都不傻,


        

虽然是分头跑,但跟着林白辞和夏红药,肯定生还率更高。


        

短发男脸色一怒:“都过来干什么?滚开!”


        

“凭什么你和他们两个一起?”


        

耳钉青年质问。


        

“凭老子有枪!”


        

郭正将手枪对准耳钉青年,他不想暴露他神明猎手的身份,因为这样可以降低林白辞和夏红药对他的警惕。


        

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


        

“说得好像我们没有似的”


        

唐之谦举起手枪,瞄准郭正。


        

“都什么时候了,还内斗?”


        

富金林无奈:“不过他说的也对,这么多人都跟着他们两个,不就被干尸怪一锅端了吗?”


        

“你们是一起的,那你们就一起跑呗?”


        

富金林希望唐之谦和吕英曦这些人一起走:“其实我觉得你们分成两拨,生还率更高!”


        

杜欣看着这些人争执,用手捅了捅周娅的胳膊,小声询问:“周娅,你和林学弟关系如何?”


        

“算朋友?”


        

周娅也不确定,她现在最庆幸的是那天大学报到,她主动送林白辞,结了一份香火情。


        

“那你跟着他的时候,捎带上我呗?”杜欣恳求:“你不是想要最新款的苹果吗?回去我就给你买一部!”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周娅皱眉。


        

“当然是好闺蜜!”


        

杜欣搂了一把周娅的肩膀:“别磨蹭了,赶紧去抱大腿!”


        

这个时候,唐之谦就是皇二代都没用,自己还是跟着一位神明猎手最安全。


        

周娅硬着头皮,快步走到了林白辞身边。


        

“林学……”


        

周娅下意识的喊人,只是到那个‘弟’字的时候,又赶紧停下,人家可是神明猎手。


        

叫学弟会不会显得不尊重?


        

杜欣站在周娅身旁,挤出了一个最甜美的笑脸,但是林白辞眼尾都没夹她一下。


        

富金林的劝说不管用,唐之谦和吕英曦是打定主意跟定了林白辞。


        

“淦,老子是神明猎手,你们还要争吗?”


        

郭正低吼,身上溢出大量的红色气息,在他头上形成了一颗蜥蜴头。


        

嘶!


        

蜥蜴还吐了一下大舌头。


        

众人傻眼。


        

“滚!”


        

郭正咒骂。


        

“五体跪拜献三牲,不敬苍天敬鬼神!”


        

“本神问汝,是汝要占卜吗?”


        

‘它’又开始了。


        

“怎么办?”


        

夏红药看向林白辞,她听小林子的。


        

“先跑!”


        

林白辞握着松木火把,在地上一划。


        

呼!


        

火把点燃,橘红色的光芒散射开来,照在身上,温暖而又亲切,像是被情人的手拂过。


        

林白辞点燃火把的方式,像是擦着了一根特大号的火柴,这奇怪又神奇的一幕,让众人侧目,惊诧,继而又羡慕。


        

这难道是神明猎手的专用武器?


        

咕嘟!


        

周娅吞了一口口水,不知道为什么,她看着这支火把,好想扑上去,让她有一种想要拥抱它的感觉。


        

“听我数一二三!”


        

郭正瞅了林白辞的火把一眼。


        

“一!”


        

“二!”


        

“三!跑!”


        

轰!


        

众人动了起来,只是大部分人都跟着林白辞。


        

“淦!”


        

富老板气的吐血,好想用霰弹枪打死这些人,不过很快他就没这个想法了,因为干尸们也动了,围杀过来。


        

“散开跑!”


        

郭正大吼,甚至都想杀人逼迫他们了。


        

他是一名野生的神明猎手,隶属于港岛的九龙馆,所以对于杀几个普通人,完全没心理压力。


        

干尸怪们冲刺的速度,可比人类快多了。


        

【一群天真的食材,你们是脑子坏了,还是觉得神墟是儿童游乐场不足为虑?一场规则污染,怎么可能允许你们用奔跑这种方式逃走?】


        

喰神嘲笑。


        

林白辞听到这话,没有太多失望,因为他也觉得不可能这么简单就跑掉。


        

干尸怪杀过来了!


        

“开枪!开枪!”


        

唐之谦和吕英曦大吼,一拉枪栓,端起手中的AK47,开始朝着那几只冲的最快的干尸怪开火。


        

只是他们的枪法太烂了。


        

只有退伍的谭教练和富金林保镖周兵,枪枪命中。


        

尤其是周兵,拿着一支霰弹枪,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一只干尸怪冲到他身侧三米处,双足发力,便是一个飞扑。


        

周兵双手持枪,上身一扭,对准它就是一发。


        

砰!


        

枪口硝烟涌出。


        

周兵左手抓着霰弹枪的套筒,用力往后一拉。


        

咔嚓!


        

弹壳抛出,子弹重新上膛。


        

砰!


        

铁砂劈头盖脸,打在干尸怪的头脸上,把它的脑袋轰碎了一小半。


        

咚!


        

干尸怪摔在地上。


        

“能杀!”


        

周兵大吼,觉得自己此时酷的无以复加,就像一骑当千的战神一样。


        

“冲出去,老板,跟上!”


        

周兵咆哮。


        

大家还是跑得太慢,左右两侧,有大概十二、三只干尸,加速冲到前方,准备堵路拦截。


        

“一起上!”


        

郭正招呼林白辞和夏红药。


        

“我来!”


        

这一只只打,要打到什么时候?而且也太危险了。


        

林白辞一个大跨步,越众而出,冲到最前面,激活神恩!


        

一尊双目紧闭的佛影出现在他背后,跏趺而坐于莲台之上。


        

它双手内缚,两拇指交错,左右手食指和中指齐竖合一,置于胸前,结成一个真言手印。


        

杏花细雨飘洒,湿意浓情盎然。


        

当这些雨滴纷纷扬扬的洒在前方那些干尸身上,它们的头上就像被点燃的油灯,出现了一簇火焰。


        

“这神恩好华丽!”


        

夏红药手持短刀,看向林白辞身后的佛影。


        

那尊佛影高大、庄严、慈悲,仿佛在吹走佛龛上的香灰似的,轻吹出了一口气。


        

浮生夜雨,野佛吹灯。


        

呼!


        

没有大风起兮,飞沙走石,只有盛夏傍晚的凉风拂面。


        

看上去没什么威力,但是那十三只干尸怪被这股凉风刮过后,它们头上的火焰瞬间熄灭。


        

这些原本狂奔围杀众人的干尸怪,突然‘猝死’,一个个摔在地板上,发出砰砰砰的声响。


        

它们不动了。


        

郭正眼角一跳,转头,目光震撼地看着林白辞。


        

这是什么神恩?


        

竟然如此强大?


        

“小林子,厉害!”


        

夏红药同样震惊,随后便是欣喜,这可是我的团员,不过想到姐姐要让林白辞参加神明猎手执照考核,按照正规流程进入九州安全局,她又一脸不爽。


        

老姐,你这么做,会让我失去他的。


        

夏红药当茶水小妹拉拢林白辞的心思都有了,就是不知道他喜不喜欢熊大?


        

【白费力气,小心一会儿没力气吃自助餐!】


        

堵路的干尸怪没了,前面一片坦途,让唐之谦众人兴奋了起来。


        

“冲!冲!冲!”


        

耳钉青年大吼,只是很快,祭坛上的篝火,轰的一下燃烧了起来,‘它’的声音宛若雷霆炸响,压下了一切杂音。


        

“龟甲占卜,今日大凶!”


        

“尔等,皆死!”


        

就在这声音响起后,那些追杀林白辞这些人的干尸怪们不动了,一个个停下,又摆起了奇怪的姿势。


        

按理说这是逃跑的大好时机,但是林白辞停了下来,唐之谦和吕英曦见状,也停下来了。


        

“操!”


        

郭正气的吐血,又无处发泄,开始朝着地上开枪。


        

砰!砰!砰!


        

子弹乱溅。


        

“小心走火!”


        

夏红药警告。


        

“怎……怎么不跑了?”


        

富老板要哭了,其实他明白,但是他还想听这些职业猎手,告诉他一个希望听到的答案。


        

“你没听到那东西说什么吗?”


        

郭正咆哮:“太晚了,咱们都被‘占卜’了!”


        

为什么干尸怪不追了?


        

因为这些人都被诅咒了。


        

‘尔等皆死’这四个字浅显易懂,翻译成大白话就是你们这些人,都要死。


        

“现在怎么办?”


        

富老板想哭,我好不容易赚下万贯家财,我还有美食没有吃够,我还有美女没有睡够,我不想死呀!


        

“猎手哥,你有办法吗?”


        

“叫什么猎手哥?没礼貌,叫神明哥!”


        

“大神,给指一条活路吧?”


        

虽然郭正和夏红药也是神明猎手,但是此时,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了林白辞,主要是夏红药一直在征询林白辞的意见,这说明他经验更多,还有他刚才背后出现的那尊大佛,一口气居然把那些干尸怪都吹死了?


        

这也太厉害了吧?


        

很明显是他的王牌。


        

还有一些心细的人,比如唐之谦和富金林,看到林白辞的表情自始至终都没慌乱过,淡定的一匹,而同为神明猎手的郭正就比较暴躁。


        

现在,在所有人都被‘占卜’,随时会死的危机下,林白辞就是全村唯一的希望。


        

------题外话------


        

继续大章,两更一万四,求各位大恩人赏赐几张月票冲榜,


        

豆娘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