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84章 吉!吉!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白辞没搭理这些人,他看向郭正:“我有个计划!”


        

“你说!”


        

郭正面色焦急,他不理解这位同行为何如此平静。


        

林白辞压低声音:“你去拆掉祭坛,熄灭那堆篝火,要是那些干尸怪物攻击你,你就躲,摆出还没放弃拆祭坛的态势,尽量让那些干尸怪都聚拢到你身后!”


        

“那你干什么?”


        

郭正觉得林白辞在让他冒险。


        

“等你把那些怪物引到一起,我用神恩杀掉它们!”


        

林白辞解释:“然后再去拆祭坛!”


        

“你可以直接去引走那些干尸,杀掉它们,我趁着这个时间,冲过去拆祭坛!”


        

郭正提议。


        

“第一,当你冲向祭坛的时候,肯定会有怪物放弃我去拦截你,第二,我引怪加杀怪,难度比较大,容易出现纰漏。”


        

实际上林白辞觉得能办到,但既然有一个炮灰,那自己为什么要拼命呢?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林白辞这个战术,还有更深的目的,他需要以旁观者的角度再观察一番。


        

“那她干什么?”


        

郭正指的是夏红药。


        

“我和你一起引怪!”


        

夏红药自告奋勇。


        

“不行!”


        

林白辞不同意:“两个人一起上,干尸怪会分散,而且我也需要一个替补,来应对突发状况!”


        

“我来当替补!”


        

郭正不想冒险,只是他话音刚落,就发现那个男生盯着他,目光锐利,淡淡的问了一句。


        

“你想好了?”


        

很随意的一句问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郭正心里有些忌惮了,对方手中的火把,火光摇曳,像一只女妖在跳妖艳的舞蹈。


        

“你一个大男人做替补,让女孩去引怪,你丢不丢脸?”


        

花悦鱼鄙视。


        

“好吧!”


        

郭正同意了,不过他也不是蠢货,直接点了周兵和谭教练的名字:“你们两个和我一起!”


        

“周兵会拖后腿的!”


        

富金林陪着笑,回了一句,想让周兵留下。


        

开玩笑,要是他死了,谁保护自己?


        

郭正没说话,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富金林,林白辞是神明猎手,而且有强大的神恩,和我讲条件也就算了,你算歌姬吧?


        

好在周兵是个明事理的。


        

“老板,不拆掉祭坛,大家都得死,我上,没问题。”周兵看向林白辞:“别小瞧我,老子可是军人。”


        

周兵也是不服输的脾气,他虽然语气有些重,但对林白辞很有好感,因为他没让他们这些普通人去当炮灰。


        

谭教练不想去。


        

他有老婆孩子,银行里还存着七百万的拆迁款,自己要是死了,这不全便宜别人了?


        

“没我的吩咐,别乱动!”


        

林白辞叮嘱夏红药。


        

“哦!”


        

夏红药点头,心理感觉怪怪的。


        

我这是被关照优待了吗?


        

“上吧!”


        

林白辞示意郭正可以开始了。


        

大家刚才尝试逃亡,雪纺衫女孩因为衰老,身体机能大幅度下降,跑不动,张教练则是肺结核严重,跑了几步就开始吐血,不得不停下。


        

林白辞注意到,干尸怪物们没搭理这两个人,不知道是因为他们没逃跑,还是因为中了诅咒。


        

还有一个女生跑得太慢,掉队,被一只干尸怪物抓住了,不过她很幸运。


        

干尸怪拔刀,正要割下她的头,‘它’说话了,进行群体‘占卜’,于是干尸怪放开了她。


        

那么再加上这个例子来看,被诅咒的人,是肯定不会被干尸怪物攻击的。


        

“冲!”


        

郭正大喊。


        

“干它!”


        

周兵拿着霰弹枪,也跟着喊了一句,激励士气,可是下一秒他突然毫无征兆,像一棵被伐倒的大树,直挺挺的摔在地上。


        

咚!


        

一些灰尘被荡了起来。


        

“什么情况?”


        

众人齐刷刷的打了一个哆嗦。


        

林白辞两个跨步冲到周兵身边,把手指放在他的脖子上。


        

“死了!”


        

颈部大动脉不跳了。


        

众人一脸懵逼。


        

这就死了?


        

继而便是头皮发麻。


        

这明显是占卜生效了。


        

“小周!”


        

富金林要气死了,我的保镖呀。


        

“别磨蹭了,再拖下去大家都得死!”


        

郭正踹了谭教练一脚:“上!”


        

谭教练不想冒生命危险,但是他也明白,现在没得选了,所以一边检查霰弹枪,一边恳求林白辞。


        

“你可一定要及时出手呀!”


        

“放心!”


        

林白辞单手扯着菩提使者袈裟,又用力往腰带里掖了掖。


        

“上!”


        

谭教练冲了出去,郭正没坑他,也在同一时间窜出。


        

虽然林白辞的吩咐是吸引干尸怪,尽量把它们聚拢到一起,但是现在郭正想拼一把,拆掉祭坛。


        

万一成功了呢?


        

于是他激活了神恩。


        

红色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溢出、升腾,像蒸馒头时喷出的热气,它们在他的头顶形成了一颗蜥蜴头。


        

当郭正和谭教练冲向祭坛,那些干尸怪瞬间动了起来,像护主的家犬,扑向他们。


        

谭教练开枪了。


        

砰!砰!砰!


        

郭正没管这些干尸怪,他盯着祭坛上的篝火堆,脑袋上的那颗蜥蜴头,突然张开嘴巴。


        

呼!


        

一道红色的火焰吐息喷了出来,浇在篝火上。


        

轰!


        

篝火燃烧的更旺了,但是那些组成篝火的木柴堆,并没有被烧成灰烬。


        

“果然不行!”


        

郭正失望,他的沙罗曼吐息可以把钢铁融化,碰上木柴塑料这些易燃物,能够将它们瞬间烧成灰烬,但是现在,没有任何效果。


        

那些干尸怪追了上来。


        

两个人开始朝着来时的那个方向跑,想把干尸怪都甩到身后。


        

但是效果不太好。


        

因为有的怪物速度很快,已经提前绕远去堵截了。


        

“都在这儿等着,别乱动。”


        

林白辞交代花悦鱼和夏红药后,也动了起来,开始游走,选择合适的攻击位置。


        

“别直接跑出去,绕圈!”


        

林白辞提醒。


        

“不用你教,我懂!”


        

郭正不想被看低,眼看着一具干尸怪冲至,像疯狗一样扑上来,郭正抡起手臂,狠狠地砸了出去。


        

砰!


        

干尸怪脸上挨了一拳,摔了出去,而且因为郭正拿捏的力道和方位不错,它还撞翻了另一只。


        

郭正继续跑,他担心自己远离祭坛后,干尸怪会放弃攻击,于是又朝着祭坛开了两枪。


        

别管有用没用,把仇恨拉足。


        

夏红药看着林白辞三人,思考着有没有能帮上忙的地方,唐之谦身边,有一个男青年双眼一闭,直挺挺地倒在地上。


        

砰!


        

又一个猝死了。


        

唐之谦吓了一大跳。


        

“快呀!快呀!”


        

富老板双手合十,不停的祈祷。


        

“还不行吗?”


        

谭教练大喘着气,


        

砰!砰!


        

又开了两枪后,传来子弹空仓的声音,他根本没机会上子弹,直接把霰弹枪当做棍子抡出去,然后把背在身上的AK47步枪顺着枪带,拉到身前。


        

哒哒哒!哒哒哒!


        

子弹在尖啸。


        

只是它们的杀伤力明显没有霰弹强,击退效果也不行,干尸怪顶着子弹冲了过来。


        

呼!


        

一只干尸怪扑杀。


        

谭教练纵身一跃,还以为躲开了,结果那只干尸怪干枯的手臂突然一伸,抓住了他的裤子。


        

撕拉!


        

不仅裤子被扯破,谭教练也被拽倒,砰的一声,摔在地上。


        

“完了!”


        

谭教练心头一凉,以为必死,但是下一瞬,夏红药开枪。


        

砰!砰!


        

两枪,不多不少,全部打进干尸怪的左眼窝中,掀飞了它的头盖骨。


        

“漂亮!”


        

谭教练大赞一声,爬起来,刚要继续跑,结果身体一软,倒在地上,直接猝死。


        

“淦!”


        

郭正看到这一幕,立刻全力以赴,经过流星石强化后的身体在干尸怪中闪转腾挪,然后又突然一个加速,撞开一只干尸怪,冲了出去。


        

干尸怪这下子都被他甩在身后了。


        

林白辞大步狂奔,冲到和郭正逃跑的方向成60度夹角位置,释放神恩!


        

浮生夜雨,野佛吹灯。


        

刚才那次情况紧急,大家自顾不暇,只是看了个大概,现在,每个人都清楚地看到了细雨飘散,看到了干尸怪脑袋上燃起一团火焰,看到了巨大佛影出现……


        

最后也看到了它一口气,吹熄了那些干尸头上燃烧的火焰。


        

轻松的好似吹灭一灯烛火。


        

但是那些干尸怪却是一个个瞬间暴毙,咚咚咚倒在地上。


        

“成了!”


        

众人大喜。


        

“你这神恩叫什么?”


        

郭正好奇,满脸都是羡慕。


        

这神恩的威力好大。


        

“先毁祭坛!”


        

林白辞不想说:“都去!”


        

“知道!”


        

郭正一口气冲到祭坛前,咚咚两脚,踹倒了两根木桩,接着又抓住系在上面的麻绳,蛮力一扯。


        

上面的龟甲、兽骨、兽牙,立刻发出了清脆的碰撞声。


        

哗啦!哗啦!


        

郭正跑上祭坛,把霰弹枪当做棍子,抡向那堆篝火。


        

砰!砰!砰!


        

火花飞溅中,大腿粗的木柴都被打飞了,滚落一地。


        

不到三十秒,祭坛被拆掉。


        

“这下应该安全了吧?”


        

郭正双手叉腰,松了口气。


        

“这些干尸应该不会再复活了吧?要不要把它们的脑袋剁下来?”


        

唐之谦说完,又怕林白辞误会,赶紧朝着他解释:“我不是低估你那个佛影的杀伤力,我是想为了加上双保险!”


        

“现在是不是可以走了?”


        

富金林想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他们两个还没恢复原样!”


        

周娅提心吊胆,提醒大家。


        

“他们两个估计就是这样了!”


        

杜欣以前觉得刘琉挺绿茶的,现在看到她变得鸡皮鹤发,衰老到这个模样,她心中也是兔死狐悲。


        

不过还好,自己运气好,没中‘占卜’,活下来了。


        

刘琉就是那个穿雪纺衫的女孩。


        

三分钟了,没有人猝死,‘它’也不再说话了,就在大家以为走出这场规则污染,安全了的时候,一个女人突然倒地不起。


        

“死了?”


        

众人看到这一幕,原本欣喜的表情,瞬间变成了绝望,心头冰凉。


        

“操OO!”


        

一向很注意言行风度的唐之谦爆粗了,使劲踹着地面。


        

“龟甲占卜,今日大凶!”


        

“尔等,皆死!


        

‘它’故意拉长了音调的颂唱声,仿佛在嘲笑这些人类蝼蚁的无知和弱小。


        

这不是占卜,是诅咒。


        

更恐怖的是,地上那些原本‘死掉’的干尸怪物,又爬了起来。


        

“既然摧毁祭坛没用,为什么这些干尸怪还要围杀崔毁祭坛的人?因为好玩吗?”


        

郭正攥紧了拳头。


        

他感觉自己被耍了。


        

刚才的努力,就像个傻子一样。


        

“因为这么做会让大家觉得祭坛才是最重要的,毁掉它,就能走出规则污染,进而忽略掉真正的关键之处!”


        

林白辞开口。


        

“什么意思?”


        

吕英曦追问。


        

夏红药眼睛一亮:“小林子,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郭正踹倒木桩后,那些被麻绳拴着的头颅,掉在地上。


        

林白辞扑了过去!


        

“这些脑袋才是关键,打碎它们。”


        

林白辞大喊,手中燃烧的火把前伸,点燃了一颗脑袋。


        

轰!


        

一颗火球燃起。


        

夏红药和郭正立刻动了,但是当他们冲过来,像踩核桃似的,一人弄碎一颗头颅后,却发现林白辞站在原地,没有继续摧毁脑袋。


        

“怎么了?”


        

郭正一脸懵逼,感觉看不懂林白辞的所作所为。


        

林白辞没回答他,扭头,看着三十多米的一具干尸怪,嘴角一撇:“你藏得挺深呀?”


        

唰!


        

众人齐刷刷转头,都盯了过去,然后他们看到,那尊之前一巴掌把薛钊拍飞的肌肉佛,此时正站在被林白辞讥讽的那只干尸怪身后。


        

干尸怪察觉到不妙,转身就往外跑,但是已经太迟了。


        

肌肉佛跨步弓臂,重拳挥出。


        

噢啦噢啦噢啦!


        

砰!砰!砰!


        

连续的重拳带着一道道残影,轰在干尸怪的脸上、胸上,强大的冲击,让它的身体支离破碎,肉屑纷飞。


        

我佛慈悲,物理超度。


        

殴打足足持续了一分钟,最后,肌肉佛右手往身后一拉,跟着像炮弹一般打出,捶在干尸怪的脑袋上,带着它的身体,一起砸向了地面。


        

砰!


        

地板都破裂了,碎石块和灰尘飞扬。


        

干尸怪的脑袋陷在地板里,双腿朝天竖起,之后又耷拉了下去。


        

肌肉佛打完人,退后一步,双手合十,低头一礼。


        

“阿弥陀佛!”


        

全场死寂。


        

林白辞走过去,看着干尸怪破烂的尸体,从破碎的地板里,把它的头颅拎了出来。


        

这颗脑袋,已经烂得不成样子了。


        

林白辞伸手,把它额头上镶嵌的那块龟甲碎片扣了下来。


        

“大巫师,再帮我占卜一下今日的运势呗?”


        

林白辞冷笑。


        

众人看着林白辞,不明所以。


        

夏红药飞速跑了过来:“小林子,这块龟甲就是造成这场规则污染的神忌物?”


        

郭正本来也想过去,但是犹豫了一下,没动。


        

万一那个男生判断失误,岂不是很危险?


        

“对,这就是罪魁祸首!”


        

林白辞右手握着龟甲,五指发力。


        

其他人想过来,又不敢,毕竟死了这么多人,可都是林白辞手中那玩意干的。


        

“五体跪拜献三牲,不敬苍天敬鬼神!”


        

“龟甲占卜,今日大凶!”


        

林白辞听到这话,眉头顿时一皱,


        

给你脸了是吧?


        

他抬手就要把这块龟甲碎片砸在地上,摔个稀巴烂。


        

林白辞没有黑棺,无法封印神忌物,但是经过处理泥人神偶后,他明白,只要把神忌物砸碎,也可以消除规则污染。


        

唯一的缺点,就是太浪费了,毕竟这玩意可是能卖好多钱的。


        

“别!别!别!”


        

那个声音响了起来,只是这一次没了刚才那种‘占卜’时的故弄玄虚,而是正常的说话声了,甚至听上去还有些求饶的语气。


        

“我占卜错了,重来!重来!”


        

众人听到这话,面面相觑,这还能重来的?


        

跟着怒气上涌,觉得愤懑不已。


        

你知道你这占卜弄死多少人吗?


        

不知道是不是害怕林白辞摔碎自己,‘它’回答的很快。


        

“今日乃良辰美时,诸事皆宜!”


        

“吉!吉!吉!”


        

三个吉字,音调一个比一个高。


        

“你不需要进行一些占卜仪式吗?”


        

林白辞声音依旧冰冷。


        

“龟甲占卜,问神通灵,自在我心!”


        

‘它’解释。


        

“那你还真是随心所欲!”


        

林白辞讥讽。


        

自在我心啥意思?


        

不就是随自己的意思,想怎么占卜就怎么占卜吗?


        

郭正看到危险解除,走了过来,盯着林白辞手中的龟甲,一脸惊诧:“这件神忌物居然会说话?”


        

这块龟甲成年人手掌大小,呈现暖黄色,已经被盘的珠圆玉润,就像那些极品玉石一样。


        

它的正面有一些不规则的纹路,是放在炭火中烧卜出来的,有一种奇异的美感,仿佛是神的语言,在传达某种神启。


        

【他起了贪婪之心,可恶,竟然觊觎你的食材,建议炭烧,熟了喂狗!】


        

喰神愤愤不平。


        

【问神龟甲,通灵占卜,可得一日运势!】


        

【只是比起占卜,它更擅长诅咒,当规则污染开始后,所谓占卜,便是诅咒,被诅咒者的意志越强大,抵抗诅咒的能力就越强!】


        

【简言之,你越怕,诅咒生效的几率越大!】


        

这东西叫问神龟甲?


        

林白辞摸索着这块龟甲,触感很棒。


        

【一个人如果长时间带着这块龟甲,或者频繁使用它,会被诅咒气息腐蚀,逐渐变得心理扭曲,憎恶一切,看什么都想破坏掉。】


        

【慎用!】


        

林白辞摸着龟甲的手一僵。


        

花悦鱼站在林白辞身边,一边打量这块龟甲,一边偷瞄林白辞。


        

小白好厉害呀!


        

“这上面有神恩吗?”


        

林白辞更关心这个问题,带着期待,在心中询问喰神。


        

------题外话------


        

求月票支援,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