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86章 铁甲剑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或许是在神墟中走了太多路的缘故,她的高跟鞋上满是尘土,眉宇间有些烦躁。


        

这算是一位年轻阿姨吧?


        

林白辞想起了喰神对唐之谦的食材点评,顺势扫了他一眼。


        

果然。


        

唐之谦正在打量这位顾总,眼睛不时地瞄一下她的脚。


        

【这句点评中的‘高端’,并不是指这份食材本身品质出众、罕见,属于常人难以吃到的,而是说它的身份比较高端】


        

【就像某些食材,吃到嘴里味道着实一般,但是逼格足够高,属于普通人吃不到的,偶尔吃一次,得拍照片发朋友圈炫耀。】


        

“这个女的是那种值得炫耀的食材?”


        

林白辞摇头,不觉得。


        

【杰出的美食家,不管什么食材都会进行尝试,即便不好吃,也要体验一下!】


        

“你还是赶紧告诉我神骸在哪儿吧?”


        

林白辞想赶紧破掉这座神墟。


        

【往右走!】


        

“富老板,别多嘴了!”


        

林白辞没认识这些人的兴趣,所以不想让富金林介绍他。


        

“呵,人不大,架子不小!”


        

谢长峰讥讽,说完,就发现对面那些人看着自己,仿佛在看一个傻鸟。


        

什么情况?


        

我说错话了?


        

旋即想想,老子身价上亿,怕你个卵?


        

“谢长峰,你吃屎长大,嘴这么臭?”


        

富金林恼了,老子好心介绍林白辞给你们认识,你们就这态度?


        

真是路走窄了。


        

“咱们走吧!”


        

林白辞离开小路,走进淹过膝盖的杂草中,朝着右边前进。


        

在这黑暗迷雾中,已经没办法判断具体方位。


        

夏红药和花悦鱼没有丝毫犹豫,赶紧跟上。


        

郭正想问林白辞往这边走的原因,犹豫了一下,放弃了。


        

唐之谦一行也立刻追了过去。


        

“富老板,他是什么人?”


        

贺仲昆打听。


        

富金林摇了摇头,去追林白辞。


        

林白辞没允许,他不敢乱爆人家的神明猎手身份了。


        

“看这架势,不就是某位行为乖张的二代呗!”


        

谢长峰冷笑。


        

还披着袈裟,当自己是如来佛祖呀?


        

顾蓉洁的视线也落在林白辞身上的袈裟上。


        

这是在玩COSPLAY?还是某种独特的XP?


        

顾蓉洁因为职业的关系,见过不少有怪癖的人。


        

别说当和尚,当狗的都有。


        

“贺总,顾总,咱们怎么办?”


        

有人询问。


        

“还能怎么办,跟上去!”


        

贺仲昆不爽,他讨厌别人在他面前发号施令,但是现在不跟着对方,就只能在这里转圈。


        

“看他们这么笃定,应该有办法出去吧?”


        

女孩们期待,她们已经受够了这个地方了。


        

顾蓉洁趁着海京戏剧学院新生报到,又挑了一些有特长,可能在娱乐圈出头的苗子,和她们签了合约,然后动用私人关系,带她们来棕榈港长见识。


        

除了证明自己有人脉,也是为了让她们知道什么才是有钱人的生活,狠狠给她们打一份鸡血,让她们努力抓住一切机会,拼命工作。


        

冯义作为接新生的老师,今年给顾蓉洁推荐了几个不错的女生,所以也得到她的邀请,可以来享受一天。


        

这些女孩们,之前的确被震撼了,原来有钱人的快乐我根本想象不到,只是很快,随着流星坠下,神墟出现,她们心中的震撼变成了恐惧和害怕。


        

不过比起唐之谦那些人,她们是幸运的,只是陷在了这个荒草迷宫中,走不出去罢了,并没有死伤。


        

众人跟随林白辞,离开那条乡间小路,在荒草中前行。


        

这些疯长的荒草淹到膝盖,又硬又锋利,当人走过的时候,它们刷过双腿,就像被一个搓澡师傅拿着猪鬃刷子搓皮肤,刺疼难耐,让很不舒服。


        

穿着长裤的还好说,那些穿短裙和丝袜的女人们就遭罪了。


        

“好疼!”


        

“我小腿都割破了,不会留疤吧?”


        

“能不能问问他这是往哪儿走呢?他如果也是无头苍蝇瞎走,咱们还不如回小路上去!”


        

女生们纷纷抱怨。


        

顾蓉洁也受不了,她的肉色丝袜已经挂丝,破了好十多道口子,更麻烦的是她穿着高跟鞋,在这种荒草土地里走,后跟每次都会陷进土里,让她每走一步都是折磨。


        

就在顾蓉洁终于忍受不了,准备去和那个男生谈谈的时候,她突然听到前面传来了欢呼声。


        

“出去了?”


        

顾蓉洁精神一振,又有了动力,立刻加快了脚步。


        

其他人也是如此。


        

大家又往前走了三十多米,一望无际的荒草地忽然就消失了,只剩下累累黄土,风吹过,有沙尘卷起。


        

“好热呀!”


        

女孩们抱怨。


        

一股热浪升腾,让人好似被关进了一个蒸笼里。


        

“贺总,顾总,我感觉前边不对劲!”


        

冯义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


        

“不对劲也得继续走,难不成回去?”


        

贺仲昆抱怨了一句,要是有的选,谁愿意受这种苦?


        

这些人继续跟着林白辞他们,渐渐地,双方汇成了一团,毕竟在这种陌生的地方,身边多一些人抱团,会多一些安全感。


        

四周的黄土地上,稀稀拉拉的出现了青铜剑,它们残破、断裂、生锈……


        

就那么随意的插在地上。


        

一些一尺来宽的小溪出现了,只不过里面流淌的不是清凉的溪水,而是红彤彤的铁水,还散发着高温。


        

这里灼热的空气,貌似就是这些铁水河流造成的。


        

林白辞四处眺望,按了按肚子。


        

他饿了。


        

【一位顶级掠食者,需要一把趁手的武器,来猎杀猎物,利索地洗剥清理食材,尽量保留食材的原始风味。】


        

“这次也不知道是什么规则污染?”


        

郭正眉头紧锁。


        

林白辞听着喰神的点评,再根据周遭的环境,估计着前面会遇到与武器有关的神忌物。


        

随着众人前进,地面上插着的青铜剑越来越多,而且质量上也好了不少,有一些甚至可以当做武器来试用了。


        

冯义过去,挑了两把剑刃上缺口比较少的青铜剑。


        

“顾总,拿着防身吧?”


        

冯义大献殷情。


        

“谢谢。”


        

顾蓉洁接过,青铜剑入手很沉,至少四斤,而且还有些温。


        

其他人见状,也都开始找剑,有的人还拿了两把,反正比空着双手有安全感,只是刚拿上,前面那个女熊大说话了。


        

“你们最好别乱拿这附近的东西,有可能被污染!”


        

夏红药的话,把众人吓了一跳。


        

污染?


        

这种词汇听着就让人感觉不舒服。


        

林白辞和郭正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目视前方,那里有一座巨大的剑庐,像一座小山似的,爬在那里,上面布满了裂痕。


        

在那些裂痕里,有滚烫的铁水流出,形成了这些溪流。


        

【一座孕育着一把名剑的剑庐,建成时,一位名震列国的铸剑大师,以及三百位奴仆,被王作为人殉,以血祭剑,烧死于剑庐内。】


        

帝王的墓葬,必然有很多陪葬品。


        

这座剑庐便是其中之一,一位铸剑大师使用这座剑庐铸剑的最后一步,便是将参与铸剑的奴仆和自己作为人殉杀死。


        

王即便去了地下,也要用剑。


        

“这座神墟是一座墓葬?”


        

林白辞好奇。


        

喰神没有回答。


        

但实际上是这样。


        

流星坠落的地方,正好有一座还未被世人发现的先秦墓葬,当神骸辐射后,这座墓葬中的一些物品,被污染成神忌物。


        

林白辞刚才拿到的问神龟甲,便是一位上古大巫师制作的。


        

剑庐前,矗立着一座一人多高的黑色石碑,上面写着字,应该是祭文,再往前,大概距离剑庐二十米的地方,有一根粗大无比的盘龙铁柱,插在泥土中。


        

柱子上雕龙刻凤,有猛兽图案浮雕。


        

一条巨大的青铜锁链,大概成年人小腿那么粗,一头连在盘龙柱上,一头拴在一位铁甲人的左脚踝上。


        

这位铁甲人全身覆盖黑色甲胄,此时以五体投地的大礼,虔诚的跪在石碑前,一动不动。


        

它虽然没直起腰,但是依旧能看出体型魁梧,个头不小。


        

在铁甲人的身旁,有一柄青铜大剑插在地上,它又宽又大,就像一扇门板。


        

“咱……咱们还是走吧,我感觉这里不对劲!”


        

杜欣有些怕,她想走,但是林白辞不走,估计唐之谦他们都不会走。


        

“林神,你怎么看?”


        

吕英曦揉了揉眉心,她头有些疼,还有些恶心和呕吐的感觉。


        

“走?走哪去?如果不能尽快找到神骸,破掉神墟,你们这些普通人哪怕藏起来,不经历任何规则污染,也得死!”


        

郭正讥讽,真当神骸辐射是闹着玩的?“抱歉,我说错了,不是死,是变成死肉人!”


        

众人被郭正吓到了,神情变的惊惧恐慌。


        

“小白!”


        

花悦鱼抓住了林白辞的胳膊。


        

“不用慌!”


        

林白辞安慰。


        

张教练身上的诅咒已经被解除了,肺结核治愈,但身体不可能一下子恢复健康,而且又走了这么远,他感觉胸肺又有些不舒服。


        

“咳咳!”


        

张教练觉得嗓子发痒,便咳嗽了两声,然后顺势朝着地上吐了口口水。


        

唾沫里还带着一些血丝。


        

这让张教练神情凝重,他刚想擦一下嘴巴,突然觉得头上一暗,阳光好像被什么东西遮住了。


        

他扭头,惊讶地看到那尊原本跪在石碑前的铁甲人,站在了身侧。


        

哗啦!


        

铁链抖动,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玷污剑庐者,杀!”


        

铁甲人爆喝,手中大剑挥舞。


        

张教练下意识想跑,但是身体刚踏出一步,还没发力,铁甲人的青铜门板大剑已经从左往右,斩在张教练的左腰上。


        

唰!


        

张教练被腰斩,他的上半身咚的一下,掉在地上,鲜血瓢泼似的,夹杂着内脏洒了一地。


        

啊!


        

张教练惨叫,胳膊用力,想往前爬走。


        

“啊!”


        

顾蓉洁那边的女孩们全都叫了起来,一个个转身逃窜,想离开这个鬼地方。


        

林白辞这边,周娅他们也是如此,


        

“别跑,会死!”


        

林白辞赶紧劝说。


        

可惜没用,大家都被吓到了。


        

哗啦!


        

铁甲人再次动了,在铁链抖出的声响中,它出现在跑的最远的那个男人身边,大剑挥砍。


        

唰!


        

男人被一剑两段。


        

“扰我剑庐清净者,杀!”


        

铁甲人爆喝,再一次移动,追上另一个男人,持剑再砍。


        

唰!


        

鲜血狂飙,打湿了黄土地。


        

又是一个倒霉鬼被砍翻。


        

“别跑了,也别叫了,快安静下来!”


        

夏红药大喊,提醒这些人。


        

再这么下去,都会死!


        

高马尾多虑了,铁甲人连斩两人,还都是跑得最快、最远的,这把大家都吓住了,一个个僵在原地,不敢乱动。


        

一些胆小的女孩还双手用力捂着嘴巴,害怕叫出来,惹来杀身之祸。


        

哗啦,


        

铁链声再一次响起,这代表着铁甲人又一次移动了。


        

这一次,它出现在一个长发女孩身边。


        

“我……我没打扰你!”


        

长发女孩哆嗦着,声音发颤的解释,她说话声很小,真是细弱蚊蚋。


        

众人都站在原地,看着这尊铁甲人。


        

好吓人!


        

“那位棕榈港的张教练,不会就因为咳嗽了两声,吐了一口口水,弄脏了这里的地面,就被杀了吧?”


        

郭正无语至极,要真是这样,张教练死的也太不值了。


        

【一位守卫这座剑庐的铁甲剑奴,凡是弄脏这里,打扰这里的安静,以及擅自闯入者,都会被杀!】


        

喰神点评。


        

林白辞听到擅自闯入者会被杀,眉头一皱。


        

铁甲剑奴站在那个长发女生面前,手中门板大剑没有落下,就在大家以为那个女孩能活下来的时候,铁甲剑奴突然开口。


        

“擅入剑庐者,杀!”


        

一个杀字,杀气腾腾。


        

大剑斩下,从长发女孩的左侧脖颈砍入,切开了胸膛后,从右侧腰部斩出。


        

唰!


        

一剑两段。


        

众人的眼球猛跳,都要痉挛。


        

咚!咚!咚!


        

有几个胆小的,吓的腿软无力,一屁股摔坐在地上。


        

顾蓉洁看的头皮发麻,又很是心疼。


        

那个长发女孩是她去年挖掘出来的种子,并且重点培养了一年,半个月前刚刚接了一部古装偶像剧的女二,戏份很多,还是和几个当红男偶像搭档,火的几率很大,能成为公司的摇钱树。


        

结果现在被那只铁甲怪物一刀砍成了两半!


        

不过很快,顾蓉洁就顾不上操心她的摇钱树了,自己能不能活下来,还是未知数呢。


        

顾蓉洁快速扫了四周一眼,寻找逃跑的机会,她突然看到,那个富老板刚才打算介绍给自己的那个男生,正一脸淡定的看着这只铁甲怪物。


        

他身旁的那个女熊大,也没害怕的神态,反而有点跃跃欲试。


        

她不会是想砍这个怪物吧?


        

“我乃此座剑庐的铁甲剑奴,尔等擅入此地,该死。”


        

铁甲剑奴声音凶厉。


        

“这怪物速度很快!”


        

夏红药小声提醒。


        

“嗯!”


        

林白辞已经全神戒备了,可是刚才这尊怪物突然启动,去斩杀张教练,速度还是快的让人心惊。


        

众人听到铁甲剑奴的话,脸上的血色都褪尽了。


        

这岂不是说大家都要死?


        

顾蓉洁双商不低,她敏锐地发现了一个漏洞,要是这只怪物要杀擅入者,何必还说这么多?


        

直接动手就是了!


        

“我们要做什么?你才会放我们离开?”


        

顾蓉洁询问,态度谦卑。


        

铁甲剑奴人如其名,全身覆盖着厚重的铁甲,哪怕口鼻都没有例外,只有眼睛部位有两个拳头大的洞,能看到一对闪烁着猩红光芒的眼睛。


        

它的身高在二米左右,本身就体格魁梧,穿上铁甲后,手持两米长的大剑,宛若一位千人斩的铁血猛将。


        

“杀光你们,有伤天和,会让王剑沾上死气,不祥,可是不杀你们,又无法让你们臣服于王剑的威严之下!”


        

铁甲剑奴目光冷峻:“所以,选人殉十人,取其首级,祭尊王剑,尔等便可离开!”


        

大家听到这话,面色大变。


        

“人殉是什么?”


        

富老板小声询问耳钉青年,别看他钱多,文化学识却是不高的。


        

耳钉青年没心情回答他。


        

现场的气氛,格外压抑。


        

顾蓉洁转头,和贺老板对上了视线。


        

所谓人殉,指的是古代葬礼,或者祭祀活动中,杀活人以殉葬,盛行于奴隶制时期,到战国时期,逐渐式微。


        

一些历史上的帝王,死了以后,她们的妃嫔和一些宫女也会被埋进陵墓中陪葬。


        

人殉,可以说是一种非常残忍的习俗。


        

“其实想一想,用十个人的命,换几十个人的生路,很值!”


        

贺仲昆表态了。


        

他怕死,所以不想僵持下去,万一那只怪物反悔了怎么办了?因此他想赶紧选出十个人殉祭品。


        

反正不管怎么选,他都不会是那十个倒霉鬼之一。


        

众人听到这话,表情变得惊惧和恐慌。


        

毕竟谁也不想成为牺牲品。


        

几位大老板快速交流了一下眼神,尽管没有说话,但是一切已经心照不宣。


        

他们有钱,最重要的是保镖还在身边,大家联合起来,绝对是最能打的,那些海京戏剧学院的女生还不是像羔羊一样任由大家宰杀?


        

贺仲昆是煤老板,在这些老板中,家业最大,资产最多,自然是当之无愧的领头人。


        

他看了林白辞那边一眼,没理由自己做恶人,他们坐享其成,所以他们这些人,也得先出几个倒霉鬼做人殉。


        

贺仲昆自持身份,不想和林白辞、唐之谦这些毛头小子打交道,再加上也没摸清楚这些人的路数,所以他决定再等等,先让顾蓉洁去谈。


        

一个漂亮女人出面,谈判的成功率更高。


        

“贺老板,我一个女人,说话没分量的。”


        

顾蓉洁不想去,干这种事,太脏手了。


        

“顾总,大家都是千年的狐狸,装什么王八?你想活下去,总得拿出点儿诚意吧?”


        

贺仲昆冷笑,这个女人那点儿心思,他懂。


        

不就是不想当恶人吗?


        

真是给你脸了!


        

要不是看你足够漂亮,老子还没玩过,直接选你当人殉。


        

顾蓉洁脸色难看,目前这些人中,这几位老板们已经自发结成了一个圈子,钱财加上保镖,足够保证他们的话语权。


        

“要是能活着出去,我也雇几个保镖!”


        

顾蓉洁其实已经妥协了,但准备再给自己争取一些利益,只是贺仲昆已经等不下去了。


        

他五十多岁,吃喝玩乐早掏空了身体,所以神骸辐射对他的影响很大,让他一直都在头疼难受,已经有发疯的征兆。


        

现在看到顾蓉洁不说话,他抬手抽了过去。


        

啪!


        

贺仲昆短棒一样的五根手指扇在顾蓉洁的脸上,留下五条深红的手指印。


        

顾蓉洁被打的踉跄了几步,脚上的高跟都差点崴掉,她捂着火辣辣的脸颊,被打懵了。


        

“快去!”


        

贺仲昆低吼:“我不是在和讲条件,而是在命令你!”


        

这边的动静,也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几位老板已经凑到了一起,看了顾蓉洁一眼,没在乎,继续小声讨论,选哪几个人做人殉。


        

当然,他们也没忘了给各自的保镖承诺丰厚的报酬,一个个开的都是天价,不然保镖们不听话,老板们可就抓瞎了。


        

【不可饶恕,这只肮脏卑贱的两脚爬虫竟敢用双手触碰你的食材,必须严惩,建议下油锅,猛火烹炸,之后喂食于野狗!】


        

喰神杀气腾腾。


        

食物是神圣的,每一份口粮都应该被善待。


        

顾蓉洁捂着脸颊,走到林白辞身边。


        

说实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打,让她难堪又尴尬,但是自己又能如何呢?


        

骂回去?


        

那自己肯定要被他们推出来当人殉了。


        

“你想干嘛?”


        

花悦鱼的大眼睛盯着顾蓉洁,充满警惕。


        

“贺仲昆说,大家各选五个人做人殉!”


        

顾蓉洁说完,发现这些人都盯着她,目光敌视。


        

“凭什么让我们选?”


        

杜欣急了,她作为这个小团体的边缘人物,要是选人殉,她肯定跑不了。


        

这就是现实。


        

所以杜欣一把拉住了周娅,拼命给她使眼色。


        

快让你学弟表个态呀!


        

十个人,都让贺仲昆那边出。


        

他要是不听,就打死他!


        

富金林也有点慌,他在这个圈子里,属于外人,而且他虽然有钱,可眼下看来,在神墟里,钱没任何用。


        

唐之谦和吕英曦的心脏也在砰砰直跳,忐忑不安。


        

就在半个小时前,他们还是这个圈子的核心人物,要是没有林白辞三人,他们两个是拥有决定权的,甚至薛钊都是安全的。


        

可现在,林白辞才是那个话事人。


        

他一句话,决定谁生谁死。


        

------题外话------


        

首订成绩出来了,咱挺满意,接下来就是努力更新,让诸君看个爽,谢谢各位大恩人厚爱,订阅打赏支持本书,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