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87章 一佛镇全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学弟!”


        

周娅纠结,她也想和林白辞搞好关系,但是太露骨的行为,她又不想做。


        

“我的周娅呀!”


        

杜欣气的抓狂。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端着?


        

想不想活命?


        

想就去抱他大腿,使劲舔他呀!


        

要是老娘有你这机会,早跪下来给他唱征服,舔的他嗷嗷叫了。


        

真的,


        

不丢人!


        

这位可是神明猎手。


        

值得你不要脸。


        

花悦鱼很淡定,反正轮不到自己当人殉,谁敢选自己,小白绝对会打爆他的头。


        

再者以她对林白辞的了解,她觉得林白辞不会选人,反倒是这几个提议的老板要遭。


        

“谁是贺仲昆?怎么这么坏?”


        

夏红药皱眉。


        

郭正看着林白辞,没说话,想通过这件事,了解一下他的人品。


        

对于普通神明猎手团来说,想破神墟,大多时候就得用人命趟路,国外的一些团队,甚至每次探索神墟,一定会带上几百人,就是用来当炮灰的。


        

像那些能给炮灰们一笔不菲安家费的团队,已经算够意思了,狠一些的,直接白嫖人家的命。


        

听馆主说,有一些大团队,玩的更高端,通过建立宗教,给信徒洗脑,用他们来当探路的炮灰。


        

“这个决定固然残酷,但无疑是当下最好的选择!”


        

顾蓉洁小心打量林白辞的神色,斟酌说辞,试图说服他:“这只自称铁甲剑奴的怪物,看上去就不好惹,和它打起来,肯定会死人,与其浪费掉,不如……”


        

顾蓉洁后面的话羞于启齿,但意思不言而喻,反正都是死,不如做人殉。


        

“我要是不同意呢?”


        

林白辞神情冷淡。


        

“呃……”


        

顾蓉洁适时的露出了一个苦笑,摸着脸上的巴掌印,展现她的柔弱:“我只是个传话的,什么都决定不了。”


        

“喂,婊子,别在这儿秀你的演技了!”


        

杜欣大骂。


        

“汝等做好决定了吗?”


        

铁甲剑奴询问。


        

“快好了,您稍等!您稍等!”


        

贺仲昆赔笑。


        

“太慢了!”


        

铁甲剑奴说完,突然一个前冲,出现在人群前,大剑挥砍。


        

唰!


        

门板大剑如雷霆一般,疾速斩过三个女生的身体,带出一大团血雾。


        

啊!


        

人们惨叫着,再一次四散奔跑。


        

有一个女生被腰斩,没有立刻死掉,发出凄厉的哀嚎。


        

“再不献上人殉,汝等皆杀!”


        

铁甲剑奴冷哼,手腕一转,大剑上沾的鲜血甩出一条血色惊鸿,落在地上,其中一部分洒在铁水流淌的河流中,被蒸发,发出嗤嗤的声响。


        

“这就选!这就选!”


        

贺仲昆说着话,跑到林白辞这边:“朋友,一方选五人,这是最公平的办法!”


        

在他身后,还跟着两个保镖。


        

“公平?”


        

夏红药气乐了:“那么被选出来的十个人,谁给他们公平?”


        

“你要这么说就没意思了!”


        

贺仲昆觉得这个女人真是营养都长到胸上去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计较这些?


        

那些人殉死了,即便不公平又如何?


        

他们难不成还能变成鬼回来索命?


        

就算能回来,老子还能把他们再卖一次。


        

【一位心黑人狠的煤老板,早年抢矿时,参与械斗,见过死伤,拥有的煤矿发生过塌方事故,隐瞒不报,也没有及时安排救援,直接以一条命五十万的价格赔给了死于矿难的家属们!】


        

【他的保镖手上沾过血,很能打!】


        

【此人属于食物链上,位于中端的生物,奉行弱肉强食!】


        

“朋友,没时间了,你也看到了,这怪物这么强,能杀掉咱们所有人,想活命,就要牺牲一些人!”


        

贺仲昆劝说林白辞,他看得出来,这个小团队中,这个帅气的男生说了算。


        

“好吧!”


        

林白辞看着贺仲昆:“我选你!”


        

“啊?”


        

贺仲昆一愣,他的两个保镖立刻把手揣进了怀里,显然要掏家伙。


        

“朋友,这玩笑不好笑!”


        

贺仲昆皮笑肉不笑。


        

“谁和你开玩笑了?”


        

郭正担心那位铁甲剑奴发飙,于是赶紧动手,选出十个人殉:“你,你,还有你们几个,做人殉!”


        

没人反驳,因为郭正亮出手枪了,这就是最强的威慑力。


        

贺仲昆脸色阴沉,气的牙痒,这要是在老子的地盘上,早用自制的五连发土枪,轰碎你们的脑袋了,然后找个废弃矿坑一丢,过不了几天,就被野狗吃光了。


        

“吆,不怕?”


        

郭正有些意外,贺仲昆和他的两个保镖虽然惊,但是并不怕,这姿态一看就是狠茬子。


        

“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别动手!”


        

富金林赶紧劝架:“林神,这位是矿省的大老板,身价上百亿,人脉通天,贺老板,这位是林神,神明猎手,你没在他面前讲条件的资格!”


        

富金林这话贬低人,要是平时,贺仲昆早爆发了,非大耳瓜子抽过去不可,但是现在,他没有介意,脑海里全是神明猎手四个字。


        

顾蓉洁看着林白辞,目瞪口呆。


        

神明猎手?


        

就是传闻中,专门破神墟的那种人吗?


        

据说他们的身体素质比那些奥运会冠军都要强,而且还拥有强大神秘的超凡力量。


        

“卧槽!”


        

冯义傻眼。


        

我就说嘛,现在的年轻人都巴不得成为网红,轻松赚钱,结果自己给他一个当明星的机会,比网红地位更高,他却一点都不在意……


        

现在全明白了,人家是神明猎手。


        

根本不稀罕当大明星。


        

“原来如此,是我贺某人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


        

贺仲昆双手抱拳,转身离开:“谢老板,董老板,你们都别愣着,赶紧挑十个人!”


        

几位老板闻言,不仅让保镖动手,自己也下场了,反正挑最弱的,最丑的女人,没毛病。


        

尖叫,咒骂,抱怨,立刻乱成一团。


        

很快,十个倒霉鬼鼻青脸肿倒在地上。


        

“我让你走了吗?”


        

林白辞一声随口的问话,让贺仲昆僵在原地,如临大敌。


        

他的两个保镖,头皮发麻,脸上有忌惮之意,不过没有退缩,因为贺仲昆平时给足了他们钱,待他们不薄。


        

再说今天一旦退了,以贺仲昆的性格,肯定会报复自己的家里人,让他们生不如死。


        

“林神,我有钱,而且从不吝啬,股票,公司股份,还是你想要几个小煤矿,自己当老板?开个价吧?”


        

贺仲昆不愧是老江湖,这会儿还保持着淡定。


        

“你去当人殉!”林白辞看着这些人:“还有这几位老板,再加上你们的保镖,我数了下,人数正好够了!”


        

林白辞不想用炮灰去试探规则污染,那会让他觉得自己冷血,并且无能,他怕这么干的次数多了,久而久之,会形成路径依赖,那么以后不管遇到什么规则污染,第一反应肯定是用炮灰。


        

这就有些没人性了。


        

至于贺仲昆这些人,非要自己跳出来,那就怨不得自己了。


        

顾蓉洁很机智,见到林白辞和贺仲昆一行闹掰,她立刻站到了林白辞身旁,开口爆料:“林神,左边那个青年练过泰拳,右边那个学的综合格斗,都打死过人,您小心。”


        

选边站,老娘可是职业的。


        

“林神,真要闹这么难看?”


        

贺仲昆神情凝重,他其实也有路径依赖,就像处理矿上的事故,先保全自己,再保证利益少受损,至于矿工?


        

那不就是消耗品吗?


        

九州人这么多,耗材还不好找?多开一千块工资,有的是人抢着下井。


        

“废话真多!”郭正骂了一句,朝着铁甲剑奴大喊:“我们选好了,这几个!”


        

郭正用手点了一下。


        

“你说选就选?”


        

即便已经撕破脸,那也不用客气了,贺仲昆快速退后,尽量躲出手枪的射程:“铁甲大人,我们献上这十个纯洁的女孩,作为王剑的人殉!”


        

“没错,选她们!”


        

“要是不够,还可以加!”


        

“她们还没有结婚,是少女。”


        

谢老板一行叫了起来,展现己方的虔诚。


        

那十个被他们揍了一顿,倒在地上的女孩们此时也拼命叫了起来:“救命!”


        

只是下一刻,就被站在身边的保镖男狠狠地蹬踏在脸上。


        

砰!砰!砰!


        

这下别说惨叫,人都晕了过去。


        

“那边那些人,年轻健康有活力,我觉得只有这样的人殉,才配得上至高无上的王剑!”


        

贺仲昆极尽赞美之词,夸赞林白辞一行,想借助铁甲剑奴的手把他们都干掉。


        

“你们自说自话,到底谁能做主?”


        

铁甲剑奴质问。


        

“当然是我们,你没看到我们已经献上人殉,率先表达了诚意吗?”


        

谢老板抢答,正准备抹黑林白辞一行人,突然听到贺仲昆那个会泰拳的保镖大喊一声小心。


        

他下意识扭头,看到一个巨大的肌肉汉子,只穿着一条紧身短裤,出现在贺仲昆身后。


        

“大……大佛?”


        

这肌肉猛男的头发,和影视剧中如来佛祖头上的一样,都是那种一个个的肉髻,它的耳垂很大,已经下垂,再加上脖子上挂着的念珠,让它看上去像一尊行走的佛像人。


        

“老板!”


        

青年保镖两个垫步,冲到肌肉佛面前,猛然发力,腾空跃起。


        

“阿达!”


        

青年怪叫着,膝盖屈起,撞向肌肉佛的面门。


        

这是古泰拳中的神猴腾空,一旦击中,对手的鼻梁骨会被撞成粉碎。


        

不得不说,这个青年的弹跳力爆表,肌肉佛三米高,他纵跃而起,居然可以撞到他的脑袋,而且速度极快,一个眨眼的时间,已经到了肌肉佛面前。


        

青年保镖已经想好了后招,要是对方不闪硬抗,他就双肘下砸,轰它的天灵盖,要是对方后撤,他落地后立刻接后鞭腿,扫它的太阳穴。


        

肌肉佛既没打算躲,也没打算硬抗,它只是举起蒲扇般的大手,像打苍蝇一样,扇了出去。


        

啪!


        

肌肉佛的大巴掌抽在青年保镖身上,让他就像被一台高速行驶的渣土车给撞到了。


        

砰!


        

青年保镖被打飞,滚翻出十多米远。


        

另一个保镖本来准备上的,看到这一幕,直接僵在原地。


        

肌肉佛一个大跨步,追上贺仲昆,长臂一伸,仿佛着老鹰抓小鸡似的,一把抓住了贺仲昆的脑袋,接着往地上一抡。


        

砰!


        

贺仲昆像一个破麻袋似的,摔在地上,之后肌肉佛把他当做人肉沙包,砸向那些老板们。


        

老板们四散奔逃,那些女孩们也好不到哪去,一个个都在往林白辞那边跑,寻求庇护。


        

肌肉佛没有继续攻击,它冷漠的双眼,盯向那几位保镖。


        

保镖们都不敢动。


        

顾蓉洁看着那尊肌肉佛,目瞪口呆,


        

这……


        

这是什么?


        

还有这东西竟然听那个林神的话?


        

顾蓉洁震惊之余,心中也浮现出一股浓浓的羡慕,要是自己也有这么一位保镖,简直爽翻了。


        

“这就是神明猎手吗?”


        

冯义喃喃自语。


        

“现在我问一句,还有谁,想做主?”


        

林白辞目光冷峻,扫过贺仲昆几人。


        

无人应声,现场安静的可怕。


        

唐之谦和吕英曦看着林白辞一佛镇全场,羡慕的一匹,这也太霸气了吧?


        

“很好!”


        

林白辞很满意众人的态度,看向铁甲剑奴:“答案出来了,这十位愿意舍己为人做人殉,换大家活命的机会”


        

铁甲剑奴打量着晕过去的贺仲昆,还有这些吓尿了裤子的老板们,摇了摇头:“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人殉的,他们不够资格!”


        

“你什么意思?耍我们呢?”


        

富金林骂了起来,感觉很慌。


        

林神,


        

您可千万别选我呀!


        

众人又开始紧张,偷瞄林白辞。


        

“废那么多话干嘛?干它!”


        

夏红药手持短刀,不管了,先把这个铁甲剑奴宰了,再说其他。


        

“王剑只要英雄血,你,你,你,来殉剑!”


        

铁甲剑奴大剑平举,从林白辞、夏红药、郭正、还有花悦鱼身上一一点过。


        

“为什么还有我?我也算英雄?”


        

花悦鱼无语,这算是被铁甲剑奴认可了?


        

她不知道该哭,该是该笑。


        

实际上,铁甲剑奴口中所谓的英雄,是此时此刻,面对自己的死亡压迫,还能泰然自若的人。


        

花悦鱼尽管没实力,但因为跟着林白辞,没怎么慌,所以被铁甲剑奴认为有英雄之气。


        

“不想死,就拔剑!”


        

铁甲剑奴是一位在战场上拿到千人斩的猛将,因为犯错,被王贬为剑奴,终身服侍王剑。


        

“这怪物看着就不好杀!”


        

郭正头大不已,从怀里拔出一把一尺多长的匕首。


        

这匕首看上去像一条蝗虫的大腿,刀刃锋利,有倒生的锯齿状,整体呈现暗绿色。


        

【神忌物巨蝗之腿,握着它的人,将拥有极强的弹跳力,在植被茂盛的地带作战,皮肤可以变成绿色,达到拟态效果。】


        

林白辞拿着松木火把,在地上一划,把它点燃了,顺便扫了一眼郭正的虫子腿。


        

“各位,开枪!”


        

郭正催促,准备拿这些人当炮灰。


        

唐之谦这些有枪的人,面色凝重,都没敢扣扳机。


        

开玩笑,


        

这肯定是谁先出手谁死。


        

“小鱼,你自己躲好!”


        

林白辞叮嘱。


        

“上了!”


        

夏红药一马当先,她身体前倾,宛若一阵风,带着残影出现在铁甲剑奴身前。


        

咻!


        

夏红药短刀突刺,扎向铁甲剑奴的眼睛。


        

除了这个部位,别的地方都裹着重甲。


        

铁甲剑奴不闪不避,挥剑怒砍。


        

呼!


        

劲风扑面,荡起了尘土。


        

夏红药这一击是佯攻,在骗到铁甲剑奴出手后,她脚下立刻发力,绕到它的身后,短刀捅向它的后脖颈。


        

月蚀!


        

唰!


        

短刀用肉眼看上去,明明没有捅入铁甲剑奴的脖颈,但是刀刃上闪过一阵幽光后,已经全部插进了铁甲剑奴的脖颈。


        

哪怕是厚重的甲胄都没能挡住刀刃。


        

但是这对常人来说足以致命的一击,对铁甲剑奴犹如挠痒痒,它一个急速转身,反手怒斩夏红药。


        

夏红药双腿猛的一蹬,像兔子蹬鹰似的,抢在大剑斩来之前,蹬在铁甲剑奴的后背上,借力飞退。


        

一击没能得手,高马尾也不失落,立刻跑位游走,准备寻找新的战机!


        

“厉害!”


        

郭正大赞。


        

“红药,回来!”


        

林白辞很想骂了一句,你怎么上来就莽?


        

夏红药的战斗技巧非常娴熟,经验似乎也很足,但是这个脑子……


        

不愧是力速双A智力D。


        

“我没事,别担心!”


        

夏红药安慰:“我主攻,吸引它火力,你们伺机待发,找机会给它致命一击!”


        

“好!”


        

郭正巴不得别人拼命。


        

“我让你回来!”


        

林白辞咆哮,他把夏红药当朋友的,所以不想看到她冒险。


        

夏红药被林白辞呵斥了,脸色有些难堪,她其实想抓住这个机会,好好表现一把,让林白辞看看她的实力。


        

这个喜欢束高马尾发型的女孩虽然偶尔脑子短路,看上去不太聪明的样子,但该懂的人情世故也是懂的。


        

自己想做林白辞的团长,那肯定要有拿得出手的绝活,而战斗力就是夏红药最自信、也最自豪的东西。


        

但是现在,人家不让。


        

夏红药想反驳一下,但是对上林白辞严肃的眼神后,她放弃了。


        

“好!”


        

夏红药退开。


        

肌肉佛立刻大步狂奔,冲向铁甲剑奴。


        

唰!


        

铁甲剑奴挥剑斩杀!


        

肌肉佛长臂一展,重拳猛击,精准地打在剑脊上。


        

砰!


        

大剑被荡开,肌肉佛立刻猛蹬地面,瞬间加速,冲进铁甲剑奴大开的中门中,铁拳连击。


        

噢啦噢啦噢啦!


        

“红药!”


        

林白辞来到夏红药身边:“别急,先试探出它的弱点,你再上!”


        

“嗯!”


        

夏红药点头。


        

她明白的,林白辞不让她出手,是担心她的安危,毕竟这玩意不是过家家,人被砍到就会死。


        

【你们的武器,杀不死这位剑奴!】


        

【破坏掉它额头上的‘奴’字印记后,它可以得到自由,到时候或许就不再守护这座剑庐了!】


        

“‘杀不死?’‘奴字印记’?”


        

林白辞听着喰神的点评,眉头皱了起来,貌似很难搞。


        

谢老板那边,本来看到贺仲昆被那位林神召唤的怪物打爆,惶惶不可终日,现在看到那两只怪物对上了,他立刻知道机会来了。


        

“快跑!快跑!”


        

谢老板一边焦急的招呼他的保镖和其他老板们,一边拔腿狂奔,想要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要不是害怕一个人逃走,死亡风险太大,谢老板会自己逃,毕竟这么提醒,动静太大。


        

实际上大家都不蠢,不用谢老板提醒,那些得罪了林白辞的老板们已经都开始跑了。


        

“顾总!”


        

冯义看向顾蓉洁:“咱们怎么办?要跑吗?”


        

顾蓉洁没搭理他。


        

心理暗骂了一句真蠢。


        

会不会站队?


        

要是现实里,肯定是跟着那些身价上亿的老板们一起,可现在是神墟中,他们有再多的钱,有什么用?


        

只要这位林神愿意,随时能捏死他们。


        

海京戏剧学院的女生们很惊慌,她们担心林白辞这几个人被怪物杀了以后,她们再想逃就来不及了。


        

可是现在跑,又能跑到哪去?


        

“唐哥!”


        

耳钉青年的纠结,想法和这些女生一样。


        

“等!耐心等!”


        

唐之谦咬了咬牙齿。


        

身为一个普通人,没得选呀!


        

现在离开了林白辞,再遇上规则污染怎么办?自己来?唐之谦根本没自信从一场规则污染中走出。


        

所以还不如跟着林白辞,赌他赢。


        

“我讨厌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吕英曦五指紧握,攥着拳头:“我想当神明猎手,我要把命掌握在自己手中。”


        

“先活下去再说吧!”


        

唐之谦说完,看到那位铁甲剑奴大剑抡出,逼退肌肉佛,接着一个冲刺,追向那些正在逃离这里的老板们。


        

谢老板跑的最早,跑出去的距离最远,自然也是铁甲剑奴盯上的第一个人。


        

哗啦!


        

拴在铁甲剑奴身上的锁链,因为它的移动,发出了哗啦哗啦的声响,刺耳之际。


        

“只要跑出那条锁链的长度范围,我就能活!”


        

谢老板给自己打气,可是下一秒,他眼前一黑,仿佛被什么巨墙大壁遮住了阳光,跟着好像一头撞在了一块铁板上,让他向后摔了个屁股蹲。


        

哗!


        

谢老板头破血流,鲜血像瀑布一样,浇了他一脸。


        

“尔要去哪?”


        

铁甲剑奴冷哼,朝着谢老板的脑袋斩下大剑。


        

唰!


        

谢老板从头盖骨到小腹,以身体中轴线为界,被整齐的一分为二,当铁甲剑奴扑向那位会古泰拳的保镖时,谢老板的身体才倒下,内脏涌出,洒了一地。


        

血腥味弥漫。


        

泰拳保镖还想挣扎一下,他看到铁甲剑奴靠近,挥剑,他立刻身体一矮,脚踝发力变向,从铁甲剑奴右侧逃窜。


        

但是铁甲剑奴收剑、出剑的速度太快了。


        

下一秒,泰拳保镖被拦腰砍断,摔在地上,肠子流了一地。


        

铁甲剑奴大杀特杀。


        

老板们看到这一幕,都不敢再逃了,但是铁甲剑奴并没有收手,而是把他们全部斩杀!


        

“别杀我!”


        

有一位老板胆气尽丧,噗通一下跪在地上,用力给铁甲剑奴磕头。


        

铁甲剑奴停在了他面前。


        

“求你了,别杀我!”


        

老板以为有救,磕的更卖力了,导致他头上戴着的假发都歪了,露出了一片秃顶。


        

“聒噪!”


        

铁甲剑奴呵斥,随手一剑。


        

唰!


        

老板的脑袋被砍下,像一枚熟透的椰子,从树上掉下。


        

咚!


        

脑袋掉在黄土地上,转了两圈,不动了。


        

滋!


        

鲜血喷洒,有一些落在铁水河流中,被炙烤成红色的蒸汽。


        

从昏迷中醒过来的贺仲昆看到这一幕,遍体生寒。


        

不过因为他没跑,因此铁甲剑奴也没杀他,在清理完这些人后,它瞟了肌肉佛一眼,重新看向林白辞。


        

“它是你的佛奴?”


        

“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你就当没见过我们,如何?”


        

林白辞提议。


        

铁甲剑奴咧嘴一笑,杀向林白辞。


        

夏红药一步跨出,挡在了林白辞身前,不过肌肉佛已经迎敌了。


        

“我找机会点火,烧了它这身铁甲,你掩护我!”


        

林白辞吩咐。


        

“不如让我来?”


        

夏红药提议,她觉得林白辞长于智慧,虽然有强力神恩浮生夜雨,野佛吹灯,但是在战斗方面,不如从小接受名师教导,每日都要进行严苛训练的自己,由自己来做,更方便。


        

“我倒是想呢!”


        

林白辞也很无奈,松木火把没被黑棺封印,拿着它的人,都会涌出一种烧了别人,或者烧了自己的冲动。


        

林白辞可不想看到夏红药把她自己烧成焦炭。


        

铁甲剑奴盯着肌肉佛,大剑挥砍,守的密不透风,让肌肉佛没有下手之地,可是忽然,一枚飞石打来,敲在它的眼睛上,让它的动作本能的一顿。


        

“什么东西?”


        

郭正揉了揉眼睛,那玩意飞的太快,他没看清楚是什么。


        

肌肉佛作为打手兼肉盾,非常合格,它看到这个机会后,立刻加速前冲,顺势放低身体,在冲到铁甲剑奴身前时,它的最后一步,左脚跨出,踩在铁甲剑奴两腿前,接着整个身体继续前冲,同时斜向下潜。


        

砰!


        

肌肉佛撞左肩到铁甲剑奴小腹的时候,一手搂住它的腰,一手抱住它的右腿弯,用力一提,再往前一顶。


        

砰!


        

铁甲剑奴被摔翻,后仰倒地。


        

黄土地上,尘土飞扬。


        

“赢了!”


        

众人大喜。


        

------题外话------


        

两更一万三千字送上,我觉得这章的标题名‘一佛镇全场’很酷,应该值一张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