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88章 青铜龙牙,黑历史之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肌肉佛摔倒铁甲剑奴,迅速跟上擒抱,利用庞大的身体重量将它压在地上。


        

“漂亮!”


        

夏红药禁不住喝彩,肌肉佛站如熊,卧如虎,这一次出手动若雷霆,极其迅捷潇洒,像极了一位举重若轻已臻化境的摔跤大师。


        

“卧槽!”


        

郭正羡慕的吐血,这尊肌肉大佛也太好用了吧?


        

好想要一尊!


        

让它每天陪我摔跤!


        

林白辞在肌肉佛扑倒铁甲剑奴的瞬间也窜了出去,他握着燃烧的松木火把,狠狠地杵在了铁甲剑奴的脑袋上。


        

剑奴身上的铁甲果然不像木头、衣物还有人体那么容易点燃,不过也就多烧了大概七、八秒钟。


        

当铁甲剑奴爆发蛮力,将肌肉佛从身上掀开时,它的头盔已经开始燃烧了,像一个大火球,而且随着火势变大,它们开始往身体上蔓延,覆盖越来越多的铁甲。


        

“退!退!退!”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林白辞大喊提醒,心中松了口气,现在可以等着这只怪物被烧成重伤后,再做打算。


        

“白辞,这肌肉佛是你身上这件袈裟召唤出来的吧?”


        

郭正凑过来,小声打听。


        

被神骸辐射诞生出的神忌物,诡异莫测,像郭正这种入行没几年,经验不多的神明猎手,一般只能通过一些表象来判断一件物品是不是神忌物。


        

像刚才遇到的那场龟甲占卜污染,他就判断错误了,以为祭坛才是关键,可实际上,这在神忌游戏中,已经属于相对简单的了。


        

神明猎手最害怕的就是遇上那些风马牛不相及的规则污染,不过一般极少。


        

“不是!”


        

林白辞否认。


        

“啊?”


        

郭正尴尬,我又猜错了?“那你穿这玩意干什么?搞行为艺术吗?”


        

“为了误导敌人,让他们觉得这件袈裟是神忌物,扯掉袈裟就可以搞定那尊肌肉佛,实际上我真正的王牌是其他东西!”


        

林白辞得意一笑。


        

“原来如此!”


        

郭正心说,这小子真他么阴险。


        

夏红药愕然,小林子不是这么肤浅爱显摆的人呀,而且肌肉佛就是那件袈裟召唤出来的……


        

哦!


        

我明白了!


        

夏红药恍然大悟,小林子这是在骗郭正呢。


        

这家伙是隶属于九龙馆的野生神明猎手,万一不讲武德,为了流星石和神骸偷袭己方怎么办?


        

所以小林子故意摆出得意的笑容,来误导郭正。


        

哈哈!


        

我不愧是没事就翻阅福尔摩斯探案集的人,我的推理能力真棒。


        

铁甲剑奴在燃烧,完全成了一个火人,它此时已经顾不上攻击别人了,因为它感觉到这些火焰非常灼热,比锻炉里的温度还高。


        

铁甲已经在融化了,要是继续下去,这辈子都无法脱掉它了,于是这位剑奴全身发力,鼓荡肌肉。


        

轰!


        

剑奴爆甲了。


        

它身上燃烧着的黑色厚重铁甲四分五裂,朝着四周弹开,一个穿着短裤的巨汉,露出身型。


        

“啊!”


        

女孩们吓的尖叫,因为这个巨汉实在是太恐怖了。


        

它的身上全都是密密麻麻的伤疤,没有一块好肉,脸上也不例外,已经看不出本来的容貌。


        

唯独额头,有一个清晰可见的‘奴’字。


        

“白辞,你再把刚才的战术来一遍!”


        

郭正兴奋:“它这次没了铠甲,绝对会被烧死!”


        

林白辞没搭理天真的郭正,凑到夏红药耳边,低声吩咐:“我给你创造机会,你削掉它额头上的奴字,能办到吗?”


        

“啊?”


        

夏红药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别‘啊’,问你能不能办到?”


        

剑奴明显怒气爆表,开始冲锋,要杀人泄愤,林白辞赶紧让肌肉佛迎击,只是脱掉铁甲的剑奴虽然防御力大减,但敏捷提升了很多。


        

“可以!”


        

夏红药跃跃欲试,终于轮到我了吗?虽然不知道小林子这么吩咐的目的是什么,但没关系,自己去做就是了。


        

高马尾根本没想过,万一林白辞在耍她怎么办?


        

夏红药加入战团。


        

她没有出手,就那么绕着肌肉佛和剑奴,一直在走位。


        

足足一分钟。


        

“你这是干嘛呢?”


        

郭正看不下去了,出工不出力是吧?


        

别以为你熊大,我就不敢喷你!


        

“闭嘴!”


        

林白辞呵斥。


        

“呃……”


        

郭正尴尬,不过看看肌肉佛,再想想林白辞之前那个背后浮现出佛影的神恩,他决定当做没听到这句话。


        

嗯!


        

我没听到,就代表你没训斥我!


        

从心!


        

林白辞不急,也顺便借这个机会看看夏红药的真正实力。


        

砰!


        

当肌肉佛一拳打中剑奴肩膀,让它身形一晃的时候,夏红药出手了,她整个人电射而出,带着一抹残影,出现在剑奴身前。


        

日冕!


        

唰!


        

一尺多长的黑色直刃短刀,仿佛日冕爆发,速度极快的划过剑奴的额头。


        

嘶!


        

一块头皮被削了下来,正缓缓的落地。


        

“漂亮!”


        

林白辞大赞。


        

夏红药这一刀,不多一丝,不少一毫,完美的将烙印着这枚奴字的那块头皮削了下来。


        

“小林子,我……”


        

夏红药想说我干的不错吧?结果话说到一半,她身后的肌肉佛突然挥出重拳,打向她的后脑。


        

这要是打中了,高马尾整个脑袋都会像被卡车轮胎压过的大西瓜,直接爆开。


        

在这危机突发的一刻,夏红药仿佛长了后眼似的,硬生生拧腰,上半身下坠,同时左腿向上一挑一弯,勾在肌肉佛的手臂上。


        

呼!


        

重拳打过,荡起了夏红药的马尾长发,不过人没事。


        

“什么情况?”


        

郭正见状,下意识的快速往旁边躲去,远离林白辞。


        

黑吃黑?


        

可是要反水也该在杀掉那只剑奴以后吧?


        

那就是这尊被他用神忌物召唤出来的肌肉佛,偶尔会不受他控制。


        

淦!


        

神忌物果然好可怕!


        

郭正又突然不想要这尊神忌物了,万一大家一起摔跤的时候,它突然出拳轰爆了自己的脑袋怎么办?


        

林白辞看到夏红药躲开肌肉佛的攻击,松了一口气,他盯着剑奴,斟酌着是不是可以解散肌肉佛的时候,一道暗金色的光芒呼啸而至,射向夏红药。


        

夏红药因为刚刚躲闪完肌肉佛的攻击,整个人还在调整身体姿态,不方便发力,所以当这道暗金色光芒色射过来的时候,她看到了,但是也躲不开了。


        

“要遭!”


        

夏红药心头一惊,但是她没有慌乱,依旧在自救,经过了十八年锻炼的腰部肌肉爆发出一股巨大力量,让她上半身闪避。


        

躲肯定是躲不开了,只能尽力避开要害。


        

就在夏红药即将被那道暗金色光芒射中的时候,


        

咻!咻!咻!


        

三块樱桃大的石头飞射而来,接连撞在暗金色的光芒上。


        

叮!叮!叮!


        

暗金色的光芒被打偏了,擦着高马尾的耳朵射过,斩下来几缕发丝。


        

“一把剑?”


        

夏红药看清楚了,那是一把一尺半长,三指宽的青铜剑,整体颜色是青铜绿,又因为上面铭刻着金色花纹,当它们在阳光下闪烁时,呈现出暗金色。


        

漂亮,高贵,且华丽!


        

夏红药落地,手持短刀,盯着那把青铜剑,但是它一击失败后,没有再次进行偷袭,而是飞回那座小山似的剑庐中。


        

“一把剑?”


        

林白辞也看清楚了,他看到青铜剑飞回剑庐,立刻盯向那位被削掉了奴字头皮的剑奴。


        

剑奴站在原地,一手摸着脑袋,看着地面上的那块头皮,征怔发呆。


        

“快回来!”


        

林白辞招呼夏红药。


        

还有一件未知的神忌物蓄势待发,夏红药不敢大意,立刻回到林白辞身边:“谢谢!”


        

她知道刚才生死一刻,是林白辞激活神恩救了她。


        

“飞石?”


        

郭正诧异,又充满好奇,忍不住追问:“那也是你的神恩吗?”


        

“你猜?”


        

林白辞开战前,就激活了‘红色滚石’。


        

这道神恩是他从泥人神偶上得到的,激活后,可以召唤一只一尺长的红土泥人。


        

这只泥人可以娴熟的使用投石索,投掷飞石,打中二百米范围内,任何位置的敌人。


        

别看这只泥人个头小,使用的还是投石索这种简陋的原始武器,但是它的准度非常高,杀伤力巨大,飞石堪比霰弹枪打出的独头弹。


        

当然最重要的是隐蔽。


        

这东西往草丛里一蹲,往泥土里一趴,就是一团泥巴,不注意根本看不到。


        

刚才剑奴被这只红土泥人的飞石打中眼睛,导致动作出现停顿,这才给了肌肉佛抱摔的机会。


        

“你到底有多少神恩呀?三道?”


        

郭正的好奇心就像一只猫,使劲抓挠着他的胸膛。


        

“你再猜?”


        

林白辞才不会说。


        

“听你这意思,貌似更多?总不会是五道吧?”


        

郭正说完,已经开始摇头了。


        

不可能的!


        

自己成为神明猎手四年了,也就两道神恩,而且还是特别垃圾的,这个小子还是个大学生,怎么可能比自己更强?


        

“应该不是,拥有五道神恩,那就是一位狼王了,九州安全局不可能不招募你。”


        

郭正推理:“除非海京分部的部长是个脑残!”


        

神明猎手根据实力,有头衔划分,最低为饿狼级,当拥有五道神恩后,成为狼王。


        

当一位狼王作为主力,参与攻略三座神墟后,晋升豹子头。


        

“你说谁脑残呢?”


        

夏红药皱眉。


        

“我又没说你?”郭正翻了个白眼:“林神,你悄悄告诉我,你到底有多少道神恩?”


        

郭正说这话的时候,视线没离开剑奴。


        

这怪物在发呆,林白辞没有下令攻击,他自然也不会去触霉头。


        

夏红药虽然战斗时间不长,但是他看得出来,人家比自己厉害。


        

“有几道神恩很重要吗?”


        

林白辞反问。


        

【一柄出一位自铸剑名师之手的王之佩剑,虽然年代久了点,还是青铜材质,但也可以拿来做厨刀,宰杀猎物,洗剥清理食材。】


        

郭正一愣,跟着抬手,轻抽了自己的脸颊一巴掌。


        

对呀,几道重要吗?


        

就人家那个背后佛影,已经牛逼的一塌糊涂了,明显是一道大神恩,一道怎么也顶别人五道吧?


        

神明猎手圈内,对于神恩没有太严格的划分,一般生活类,对于战斗帮助不大的,统统被称为小神恩。


        

对战斗有帮助,但是威力不大的,也是小神恩。


        

而林白辞这个,妥妥的大神恩。


        

林白辞看到剑奴还在发呆,也不知道要站到什么时候,所以他主动开口了:“喂,还打吗?”


        

剑奴抬头,看向林白辞,之后目光滑向夏红药。


        

“奴字掉,自由生!”


        

剑奴开口:“我现在已经不是王的剑奴了,你们要走,还是要留,悉听尊便!”


        

众人听到这话,神情大喜。


        

“林神,咱们赶紧走吧?”


        

“撤!撤!撤!”


        

“那道暗金色的光芒是啥?不会有事吧?”


        

众人七嘴八舌的吵嚷着,都想让林白辞带队,赶紧离开这里。


        

林白辞看向贺仲昆。


        

他刚才被肌肉佛摔晕了,所以谢老板他们跑的时候,他没跑,因此反而捡回一条命。


        

铁甲剑奴刚才要杀所有人,谁跑就先拿谁开刀。


        

现在,贺仲昆看到林白辞冷峻的目光,打了个哆嗦,他想逃掉,但是看着四周陌生的环境,他没敢动。


        

自己一个人又能去哪儿?


        

贺仲昆准备服软了,只是不等他求饶,林白辞开口:“要么走,要么死,你选一条吧?”


        

贺仲昆的脸一下子垮了:“林神,我一个人离开,没有照应,会死的!”


        

“那不是我该操心的问题!”


        

林白辞态度冰冷,对于这种拿别人当人殉的恶人,没必要客气。


        

“我……”


        

贺仲昆还要说话,耳钉青年骂了起来。


        

“林神让你滚,没听到吗?”


        

耳钉青年还将枪口对准了贺仲昆:“我数一二三,你不走,我就开枪!”


        

贺仲昆没办法,只能离开,他一步三回头,看着林白辞,渴望得到饶恕。


        

“我有很多钱,我有很庞大的人脉,您即便是神明猎手,生活中也会遇到一些麻烦吧?比如说给亲戚朋友换个好工作,给孩子找个好学校,我都可以为您办好!”


        

贺仲昆喋喋不休。


        

林白辞没理会他,而是看着那座剑庐,忽然,在贺仲昆走出大概七十多米的时候,一道暗金色的光芒从剑庐中飞出。


        

是那柄青铜剑。


        

咻!


        

青铜剑速度加快,几乎是眨眼即至,追上贺仲昆,从他的背心射入,贯穿了他的胸膛。


        

哗!


        

一蓬血雾爆开。


        

砰!


        

贺仲昆倒在地上。


        

“卧槽!”


        

“还有怪物!”


        

“林神!”


        

大家大惊失色,纷纷往林白辞身边躲避。


        

青铜剑飞来,从人群中直线穿过。


        

噗嗤!噗嗤!噗嗤!


        

三个女生被青铜剑射穿,横死当场。


        

杜欣吓的一把抱住了周娅,要是那把飞剑再来,她准备用周娅当肉盾。


        

郭正也是一惊,全神戒备。


        

那把青铜剑射杀四人后,飞回剑庐。


        

四周再一次安静了下来。


        

花悦鱼望着贺仲昆的尸体,快速看了林白辞一眼,她发现林白辞一脸淡定,毫不意外。


        

女主播明白了。


        

林白辞是故意驱赶贺仲昆离开的,就是为了看看有人离开这里,会不会被攻击。


        

“小白的思维好缜密!”


        

花悦鱼赞叹。


        

郭正扭头,看到林白辞和夏红药并没有惊慌失措,而是在打量那座剑庐,这让他很尴尬。


        

自己似乎给神明猎手这个职业丢脸了。


        

咳咳!


        

郭正咳嗽了两声:“白辞,看样子这场规则污染还没结束!”


        

“那把剑叫什么名字?”


        

林白辞询问剑奴。


        

“龙牙!”


        

剑奴笑了:“看样子王剑不允许你们离开,所以献上头颅,祭剑吧!”


        

哗!


        

众人哗然,遍体生寒。


        

尤其是刚才被贺仲昆一行殴打过的那十几个女孩,更是泪流满面,像鹌鹑一样瑟瑟发抖,胆怯地望着林白辞。


        

这种时候,肯定是这位林神说了算。


        

杜欣悄悄松了一口气,自己认识周娅,靠着周娅的面子,自己应该不用当人殉吧?


        

“小白!”


        

花悦鱼觉得这神忌游戏太残酷了,根本不给人活路。


        

“小林子,你有没有找到破解这场规则污染的办法?”


        

夏红药努力推理,但是想不到。


        

剑奴走回到石碑前,和之前一样,五体投地跪在地上,它还没想到接下来去哪里?


        

跟着这些人走?


        

可是在它们眼中,我是怪物!


        

还有我在陵寝中已经待了多久?


        

为何这些人的穿着如此怪异?


        

它们是来自什么地方的蛮夷?


        

“走,去那块碑文前看看,上面写了什么?”


        

林白辞朝着石碑走去。


        

“啊?”


        

众人一惊:“会不会有危险?”


        

夏红药和花悦鱼已经跟上去了。


        

其他人磨磨蹭蹭,虽然剑奴貌似已经不大开杀戒了,但是大家依旧忌惮。


        

林白辞站在剑奴身后五米的地方,看石碑上的文字。


        

那是一些曲里拐弯的文字,甚至还带着符号,完全看不懂。


        

郭正看到剑奴没有攻击,也过来了。


        

“你们可真莽!”


        

郭正觉得林白辞和夏红药胆子好大,之后他也开始观察碑文:“淦,这写的啥?”


        

“应该是祭文,写着这柄剑的来历。”


        

夏红药推测。


        

“你看得懂?”


        

郭正惊了,不都说熊大无脑吗?你居然有学识?


        

“只认识几个字,所以连蒙带猜!”


        

夏红药实话实说。


        

“要不问问它?”


        

花悦鱼朝着剑奴努了努嘴。


        

【以血祭剑,再说一件让你羞于启齿之事,以悦王剑,便可离去!】


        

“啥玩意?”


        

林白辞惊诧,不用献上头颅祭剑,只是一些鲜血,这个很简单,容易办,但是后面那句是什么鬼?


        

【九漏鱼石锤!】


        

【就是字面意思,越是羞耻的事情,王剑会越开心,让祭祀者活着离开的几率就大。】


        

【简言之,就是说一段自己的黑历史!】


        

“林神,要不派个人去问问?”


        

郭正建议,反正他肯定是不去的,太危险。


        

“不用了!”


        

林白辞相信喰神的判断。


        

“嗯?”


        

郭正刚想说那怎么办?然后反应了过来,一脸惊讶:“你看得懂?”


        

“看不懂!”


        

林白辞撇嘴:“但可以猜!”


        

郭正傻眼了:“林神,咱别拿命开玩笑呀!”


        

“石碑上写的什么?”


        

夏红药好奇。


        

“以血祭剑,然后说一件你自出生以来,最羞于启齿的事情!”


        

林白辞介绍。


        

【必须是大声的说!】


        

喰神补充。


        

“要很大声!”


        

林白辞感觉说完了,人也就社会性死亡了。


        

跪在地上的剑奴听到这话,眉头一挑。


        

这个蛮夷,


        

看得懂我大国文字?


        

花悦鱼:“……”


        

夏红药:“……”


        

郭正:“……”


        

“林神,这玩笑不错!”


        

唐之谦和吕英曦大着胆子跟了过来,听到这话,面露苦笑。


        

果然神明猎手就是有底气。


        

“我没开玩笑!”


        

林白辞表情严肃:“你们要不要去试试?”


        

唐之谦和吕英曦沉默。


        

“你和他们废什么话,直接命令就行了!”


        

郭正挑人,指着唐之谦:“你去!”


        

唐之谦脸色顿时难看了,他有枪,但是面对一位神明猎手,不到鱼死网破的时候,他不想出手。


        

“林神!”


        

唐之谦求助的望向林白辞。


        

“郭正,你不去试试?要是得到了那把青铜剑的认可,你就会成为它的新主人!”


        

林白辞洒鱼饵,喰神一直说这把剑可以当厨刀,那么就说明它是可以收服的。


        

郭正想了想,摇头。


        

别人拿了,我也可以抢嘛,何必自己去冒险呢!


        

“我来吧!”


        

夏红药是九州安全局的人,对于没有出现过恶劣行径的平民,还是要尽量给予帮助的。


        

“红药姐,别冒险!”


        

花悦鱼劝说。


        

“没事!”


        

夏红药走到剑庐前,右手拿着短刀,刚准备献血祭祀,剑庐中,那柄名为龙牙的青铜剑再次射出。


        

咻!


        

龙牙随机游走,停在一个面相比较嫩的女生面前。


        

啊!


        

女生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浑身发抖。


        

“快,以血祭剑,再说一件你的黑历史!”


        

林白辞催促。


        

众人听到这话,都觉得林白辞在开玩笑,但是看他的表情,又不像。


        

“我……我……”


        

面嫩女生还在思索,青铜剑已经不想等了,咻的一下,突然启动,射穿了这个女生的胸膛。


        

咚!


        

女生倒地。


        

青铜剑划过一个圈,停在了杜欣面前。


        

“快呀,按照小林子说的去做!”


        

夏红药催促:“快,把手割破!”


        

面嫩女生的死,让杜欣不敢质疑林白辞的话,这附近的地面上,插着不少青铜剑。


        

杜欣刚才捡了一把,现在直接用力,割破了手指。


        

滴答!滴答!


        

鲜血流下。


        

“我……我……我大三的下半学期,晚上经常不穿内衣,只穿着一件风衣到学校里走一圈!”


        

杜欣为了活命,把她最羞耻,最不能告人的事情说了出来。


        

说完,她的脸又红又烫,想在地上挖个地缝钻进去。


        

周娅看着杜欣,目瞪口呆。


        

她想起来了,那时候十月下旬,杜欣买了一件一千多块的黄色风衣后,每天晚上都会准时出门。


        

当时大家还以为杜欣谈恋爱了,没想到她去干这种事儿了?


        

杜欣既羞耻,又难堪,但是此时更多的还是忐忑和害怕。


        

大概过了十多秒钟,龙牙咻的一下飞走了,停在冯义面前。


        

“我活了!我活了!”


        

杜欣心情一松,整个人瘫软在地上。


        

“还真是你说的那样呀!”


        

郭正震惊,跟着便是服气,比了一个大拇指:“林神,你牛逼,要不是场合不对,我高低都要给你磕一个!”


        

大家的心情都是同样的,很激动。


        

虽然大庭广众之下说这种隐私,会让自己社死,但总比没命强。


        

“我搞大过一个女生的肚子!”


        

冯义一边说,一边割破手掌,他现在尴尬的一匹,毕竟这种行为很人渣。


        

他等待着,但是十多秒了,青铜剑还没飞走。


        

“怎么回事?难道我说的事情还不够羞耻?”


        

冯义慌了,他仿佛看到了这柄青铜剑刺穿他的胸膛,所以一咬牙,又来了一句:“我知道我老婆有其他男人,还不止一个,我已经留了证据,准备关键时刻将军!”


        

“卧槽,这料猛!”


        

郭正服气,这个冯义也真能忍,看得出来,应该是个干大事的人。


        

青铜剑这次满意了,飞走,


        

冯义松了一口气,从衬衣上撕了一些布条下来,包扎伤口。


        

龙牙在众人头顶飞了两圈,最后停在夏红药面前。


        

高马尾利索的割破手指:“我小时候说了一句我姐不是人,结果被她打的跪在地板上喊了一千句‘我不是人,我是狗!’,我后来这么努力锻炼,学习各种格斗技巧,就是为了有朝一日打回去!”


        

花悦鱼表示同情,看来夏红药的童年一直生活在她姐姐的阴影下。


        

青铜剑还算满意,剑尖一横,指向旁边的花悦鱼。


        

花悦鱼精神一振。


        

哎呀,我说什么好呢?


        

小白在这里,太社死的经历我可不能说,不然我可爱甜美的小鱼人人设都崩了,但是说不够社死的,会不会被杀呀?


        

花悦鱼还在纠结,青铜剑突然又一动,指向林白辞。


        

众人的视线,立刻看了过来。


        

夏红药更是竖起了耳朵,认真聆听,她想知道林白辞的黑历史,那以后可以用这个打趣他。


        

在夏红药看来,好朋友就是连黑历史也可以分享的关系。


        

------题外话------


        

这章七千字,下一章熬夜写,争取明天上午10点前搞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