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91章 感谢大自然的馈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皇家园林,庭院深深!


        

空气中有血腥味在飘散。


        

唐之谦和吕英曦都没有动。


        

冯义和富金林的尸体还在不远处扔着呢,有苍蝇落在上面,怪吓人的,所以但凡不到鱼死网破的时候,唐之谦两人都不想陪着薛钊拼命。


        

并不是所有人面对死亡,都能勇敢拔刀的!


        

薛钊冲到内侍长身前,从怀里拔出一把手掌长的青铜短剑,刺向它的脖子。


        

只是不等他刺中,手持弩弓的甲士们已经射击。


        

咻!咻!咻!


        

弩箭带着破风声,精准地钉在薛钊的右胳膊上,左小腿上,还有背心上。


        

啊!


        

薛钊惨叫,摔向地面。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来人!来人!快将此獠乱刀剁成肉酱!”


        

内侍长一边快速退后,一边扯着尖利的嗓子大叫,声音刺耳。


        

甲士们立刻冲向薛钊,身上的铠甲摩擦,发出金铁碰撞的声音,一股铁血杀气立刻弥漫开来。


        

“他死定了!”


        

郭正撇了撇嘴角,看来走出这一场规则污染的办法,不是杀掉那个内侍长。


        

呛啷!呛啷!


        

甲士们拔出佩剑,朝着薛钊便是一顿乱砍猛剁。


        

剑刃锋利,砍在薛钊身上,便是皮开肉绽,用力比较大的甲士,更是能剁下来一块肉!


        

啊!啊!


        

薛钊惨叫,不过响了几声就没音了,整个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但是甲士们没有停手,足足砍了一分钟。


        

等到内侍长下令,让甲士们停手离开,大家看到倒在地上血泊中的薛钊已经不成人样了。


        

“呕!”


        

周娅捂着嘴巴,不然她会恶心地吐出来。


        

“贱民!”


        

内侍长骂了一句:“待会儿去牵几条狗过来,吃掉它!”


        

“喏!”


        

有甲士领命。


        

“尔等能做药人,为王献上生命,是尔等三辈子修来的天大福气,要记得感恩!”


        

内侍长训诫:“再有以下犯上者,五马分尸!”


        

“我感你妈O!”


        

众人噤若寒蝉,但是心里都在骂。


        

唐之谦本来就没多少反抗的心思,现在看到薛钊这个鬼样,他心中最后的那点勇气也消散了。


        

耳钉青年绝望了,看来这次真的要做宦官了。


        

“带他们下去沐浴更衣!”


        

内侍长将双手揣进了宽大的袍袖里,


        

这些药酒是给至高无上的王喝的,所以要让这些平民洗干净了,不能带一丝污秽。


        

那个之前给内侍长递过手帕戴着蓝帽子的內侍越众而出,视线扫过众人,它没说话,但是意思不言而喻,让大家跟他走。


        

它是接下来沐浴更衣的负责人。


        

【上行下效,有一个贪财的上官,自然也有一个爱钱如命的下官!】


        

【我的底线很灵活,只要你有钱。】


        

众人跟着蓝帽子,朝着庭院的澡堂走去,依旧有甲士跟随防范。


        

“接下来怎么办?”


        

花悦鱼很紧张:“真的去当那个药人吗?感觉会死!”


        

“不当不行,不把规则污染全部弄清楚,没办法破解的!”


        

夏红药悄声解释。


        

规则污染的可怕之处便在于此,即便大家火力全开,能把庭院中这些甲士杀光,可谁敢保证不会出现新的援军?


        

在神墟中,大家日常接触和所学的那些物理常识,很多都会被扭转和颠覆。


        

“还好跟着小白!”


        

花悦鱼感慨,这是唯一让她觉得安心的事情。


        

“我现在只想把我的巨蝗之腿捡回来!”


        

郭正盯着远处那些武器,难受的想哭。


        

这件武器虽然不够锋利,也只有一个可以让人跳得很高的附加效果,可那是郭正的第一件武器,很有纪念意义。


        

“等等!”


        

内侍长突然开口,蓝帽子內侍立刻停下,转身,低头弯腰,恭敬的等候内侍长吩咐。


        

原本忐忑不安的众人,这下子更慌了。


        

那个死太监要干啥?


        

内侍长走了过来,停在顾蓉洁身前。


        

顾蓉洁低着头,瑟瑟发抖,心中不停的哀嚎。


        

怎么又盯上我了?


        

“脱掉衣服!”


        

内侍长命令。


        

“啊?”


        

顾蓉洁傻眼,下意识抓住了衣领。


        

林白辞眉头皱起,足以夹死一只海蟹,这个内侍长想干什么?还有它‘解决完’顾蓉洁,会不会找别人麻烦?


        

“脱掉衣服!”


        

内侍长呵斥,这次声音很严厉。


        

顾蓉洁不敢违背,赶紧解开扣子,解下爱马仕的腰带,脱掉身上的白色西装套裙。


        

这位女老总双手捂着胸口,胆怯的望着内侍长。


        

“继续脱!”


        

内侍长吩咐。


        

顾蓉洁哭了,但是想起之前被杀的几个倒霉鬼,她根本不敢拒绝,只能脱掉珍珠色的衬衣,褪下肉色的连裤袜。


        

“这个死太监到底要干什么?”


        

顾蓉洁很害怕,她现在身上只剩下内衣和脚上那双侧面镂空的白色高跟鞋了。


        

“继续脱!”


        

内侍长盯着顾蓉洁,面无表情。


        

女孩们听到这话,很是惊慌,毕竟顾蓉洁被收拾完,很可能轮到她们!


        

顾蓉洁这次是真哭了,她扭头,求助地看向林白辞。


        

“把你的项链,耳环,都摘下来给它!”


        

林白辞开口。


        

“啊?”


        

顾蓉洁一愣。


        

“啊什么?快照办!”


        

林白辞注意到内侍长并没有在乎顾蓉洁的身体,而是打量她的衣服品质,目光在项链和耳环这些首饰上游走。


        

再联想下刚才喰神对这位内侍长的食材点评,它是个贪婪的人,那么答案显而易见。


        

这位小阿姨可是一家娱乐公司的老总,身价不说上亿,几千万肯定是有的,所以她身上衣服包括首饰在内,都是奢侈品。


        

因此内侍长盯上她了。


        

想要这些贵重的财物。


        

顾蓉洁赶紧把身上的那些卡地亚的项链和耳环摘下。


        

“双手捧着,献给它!”


        

林白辞提醒。


        

内侍长听到这话,瞄了林白辞一眼,面露赞许的微笑。


        

这是个懂事的。


        

要不是长得过于好看,对自己是个巨大的威胁,完全可以收到身边当內侍。


        

顾蓉洁只是太慌张了,本人情商不差的,现在听到林白辞这么说,一点就透,再一看内侍长的表情。


        

懂了!


        

她不仅献上项链耳环,还把手上的那块十多万的宝珀的手表也摘了下来,都双手拿着呈献给内侍长。


        

“您笑纳!”


        

顾蓉洁赔笑。


        

“嗯!”


        

内侍长很满意,宽大的袍袖拂过顾蓉洁的双手,也不见什么具体动作,等到袍袖拂过,女老总双手上的东西已经没了。


        

“退下吧!”


        

内侍长这句话,让顾蓉洁如蒙大赦,心情一松,双腿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


        

“果然还是得靠林白辞提点!”


        

顾蓉洁琢磨着,怎么才能抱上林白辞这条黄金大腿。


        

目前看来,那个女熊大和那个钢板娘是最大的对手,至于他那个周学姐和她那个绿茶闺蜜,根本不足为虑。


        

要是在宫斗剧里,顾蓉洁自信不会让她们活过一集。


        

“你,出来!”


        

内侍长又点名了,这次是吕英曦。


        

出身权贵之家,吕英曦家里非常有钱,她随便买来日常穿用的东西,那都是顶级货。


        

所以被眼尖的内侍长盯上了。


        

不用林白辞提醒,吕英曦把身上的值钱货都取了下来,献给内侍长。


        

“乖!”


        

内侍长夸赞了一句,摆了摆手,让吕英曦退下,接着它的视线扫过人群,落在杜欣身上。


        

杜欣爱打扮,喜欢买奢侈品,所以经常戴着大耳环,手链,就连挎着的包包也是名牌货,看着就是普通人用不起的。


        

现在被内侍长盯上,杜欣直接炸毛了,整个人头破发麻,赶紧解释。


        

“假的!都是假的!其实不值钱!”


        

杜欣一边说,一边首饰全摘下来,再加上挎包,双手捧着,递给内侍长。


        

这一刻,她的心在滴血。


        

因为这个香奈儿的包是真的,为了买到它,她的信用卡到现在还没还完。


        

内侍长右手划过杜欣的双手,东西立刻消失不见,不过它没让杜欣离开,而是看向她的脚。


        

“卧槽,连我的鞋子都不放过?”


        

杜欣要气死了,但是不敢抱怨,赶紧脱鞋。


        

她脚上是一双华伦天奴的高跟鞋,上面有水晶装饰,看上去像钻石,所以被内侍长盯上了。


        

内侍长并不满意,皱起眉头,它觉得这个女人还藏着值钱货。


        

“我是真的没有了!”


        

杜欣哭了,她身上就剩下一条包臀裙了。


        

“哼!”


        

内侍长冷哼,一脚踹在杜欣小肚子上。


        


        

“滚开!”


        

内侍长呵斥,它最讨厌这种榨不出三两油的穷鬼。


        

杜欣捂着肚子,赶紧躲向旁边,然后她看到内侍长站到了林白辞身边。


        

其他人也都看了过来。


        

“小白!”


        

花悦鱼面露担心,小白的好东西可是太多了,要是内侍长被拿走,绝对亏大了。


        

夏红药给了林白辞一个眼神,要是小林子开打,她一定会全力以赴。


        

林白辞早有预备,他摘下左手腕上绰号绿水鬼的劳力士手表,献给内侍长。


        

内侍长没接,而是看着林白辞背着的双肩包。


        

“这里面都有什么?”


        

内侍长宛若一只贪婪的貔貅,不放过看到的任何一块肉。


        

“一些吃的,纸笔,雨伞,纸巾。”


        

林白辞介绍着,摘下背包,打开,把东西随意的倒在了地上,仿佛里面都是不值钱的玩意。


        

内侍长扫了一眼,目光落在黑坛钵盂钵盂上,细细观察。


        

“淦,还是被盯上了!”


        

林白辞最担心的就是这个状况。


        

“你为何带一个和尚用的钵盂?”


        

内侍长质问。


        

“我刚刚还俗没多久,而且比较穷,有时候没饭吃了,就带一个钵盂挨家挨户化缘!”


        

林白辞解释。


        

别说黑坛钵盂中放着林白辞所有的战利品,即便是它本身也是相当实用的神忌物,要是被内侍长拿走,他非哭死不可。


        

林白辞内心中很紧张,但是脸上不露神色,他为了增强这番话的说服性,以及让内侍长降低贪婪的欲望,他开始颂唱《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观自在菩萨,


        

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


        

照见五蕴皆空,


        

度一切苦厄,


        

……


        

林白辞为了增加他是个和尚的说服性,用的是梵文,而且还激活了神恩梵音佛响,他的声音立刻变得空灵、悠扬、深邃,仿佛一位得道高僧在布道。


        

解世界万般磨难,化人生百载诸苦。


        

内侍长对佛经不感兴趣,刚要让林白辞闭嘴,但是当几个佛音入耳后,它没再说话,站在那里,静静地聆听。


        

夏红药和花悦鱼本来还在担心林白辞的安危,担心他的东西会被会内侍长收走,结果听到了这诵经声,精神立刻放平静了。


        

其他人也都差不多。


        

他们因为突然陷入神墟,连续遭遇死亡事件,吓的够呛,精神都要崩溃了,现在听到林白辞的诵经声,整个受伤的心灵就像是被妈妈温柔的手拂过,一些疲惫和伤痕全部消散。


        

《心经》不长,一共260个字,林白辞很快念完。


        

“阿弥陀佛!”


        

林白辞学着肌肉佛的模样,口宣佛号,行了一礼,在细节上简直找不到任何纰漏,完美的像一位佛法高深的大师。


        

“阿弥陀佛!”


        

内侍长也本能的回了一句。


        

“带他们去沐浴更衣吧!”


        

内侍长吩咐蓝帽子內侍,不再搜刮别人的财货了。


        

“妥了!”


        

林白辞悄悄松了一口气。


        

好在钵盂朴实无华,只有底部和碗口各有一圈金边,通体黝黑,更像个铁腕,这要是金灿灿的,或者是唐僧那个看上去华丽无匹的紫金钵盂,绝对保不住。


        

当然,林白辞的诵经声,也起了大作用。


        

“跟我来!”


        

蓝帽子当前带路,前往澡堂。


        

众人跟上。


        

唐之谦和耳钉青年留下了,他们要被送去净身。


        

要是之前,他们肯定惶惶不可终日,难受纠结的一批,毕竟要被割一刀,但是现在,听过了林白辞诵经后,他们相当淡定。


        

生有何欢,死亦何苦?


        

来一刀,斩断这烦恼根!


        

阿弥陀佛。


        

唐之谦感觉自己像个看破红尘的大师,坐化了后能烧出至少一百颗舍利子的那种。


        

夏红药和郭正是神明猎手,精神意志比较强,所以梵音佛响对他们两个的影响比较少一些。


        

走出大概三十多米后,郭正回过味儿来了。


        

“卧槽,又是神恩?”


        

郭正震惊,看着林白辞,目瞪口呆中,又透着浓浓的羡慕嫉妒恨:“林兄弟,你到底会多少种神恩呀?”


        

“佛曰不可说。”


        

林白辞微微一笑。


        

“……”


        

如果嫉妒可以变成柠檬水,那么从郭正身上榨出的汁水,可以填满一个西湖。


        

“我这挑人的眼光,简直绝赞!”


        

夏红药带着笑容,用力拍了拍林白辞的后背,觉得与有荣焉!


        

不行,


        

我这次回去,要和老姐干一架,


        

失去了小林子,我会遗憾一辈子。


        

大不了,这个九州龙卫我不做了,我和小林子当野生神明猎手去。


        

戴蓝帽子的內侍带着大家,进入了一间澡堂。


        

“男人这边,女人那边,速度快些,脱了衣服去洗澡,别让内侍长等急了!”


        

蓝帽子尖细的嗓音催促。


        

澡堂有两个屋子,挂着的门帘上,分别写着一个篆体的‘男’字和‘女’字。


        

这里是內侍和宫女们洗澡的地方。


        

它们可不敢脏兮兮地去侍候王和各位贵人们。


        

“红药!”


        

林白辞担心。


        

“放心,交给我了!”


        

高马尾比了一个大拇指,跟着一个宫女进入女澡堂。


        

林白辞他们则是在蓝帽子的催促下,进入男澡堂。


        

“快,脱掉衣服!”


        

蓝帽子用袍袖捂着鼻子,满脸嫌弃,仿佛林白辞这些人身上又脏又臭,会玷污它似的。


        

大家没办法,只能照办,很快脱得一干二净。


        

“去洗澡!”


        

蓝帽子挥手,让这些人快点进澡堂里边,但是当林白辞拎着包往里面走的时候,他被喊住了。


        

“你怎么还怎么拿着这个东西?”


        

蓝帽子呵斥:“快丢掉!”


        

“……”


        

林白辞没想到还有这么个小插曲,不过他早有准备。


        

郭正这次舒服了,他丢了巨蝗之腿,本来就心里不平衡,现在看到林白辞要吃亏,巨爽,而且怎么看,林白辞的神忌物都比他多,更值钱。


        

“来人,把这些破衣烂衫都拿去烧掉,小心跳蚤乱跑!”


        

蓝帽子吩咐。


        

有內侍进来,立刻把林白辞这些人的衣物拿走。


        

“林兄弟,别因小失大,先给它,一会儿再找回来!”


        

郭正安慰。


        

林白辞瞟了郭正一眼,突然走到蓝帽子身前,将手伸向它的袍袖中。


        

“你干什么……”


        

蓝帽子吓了一跳,尖叫中,猛地后退一步,正要喊甲士进来,又突然闭嘴了。


        

它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神情,继而变得惊喜。


        

“这个钵盂是我吃饭的家伙,让我留着如何?”


        

林白辞提议,接着他把手伸进背包里,又抓了一把刀币,金豆子,龟甲,塞到蓝帽子的袍袖中。


        

蓝帽子甩开林白辞的手,不过东西他已经拿了。


        

“咳咳!”


        

蓝帽子咳嗽了两声,看着林白辞的背包。


        

“没了,都给你了!”


        

林白辞小声嘟囔。


        

他刚才看到内侍长贪财,再想想喰神对这个蓝帽子內侍的食材点评,于是来澡堂的路上,他从黑坛钵盂取了一些值钱货,放在背包中。


        

俗话说得好,阎王好过,小鬼难缠,林白辞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真的用上了。


        

这些刀币,金豆子还有龟甲,是林白辞之前在祭坛和剑庐附近收集的,其中刀币最便宜。


        

那些龟甲是占卜用的,取自一只千年巨龟,打磨的很光滑,实际上也挺值钱。


        

“我佛慈悲,钵盂,你可以拿着,但是这个包,不行!”


        

蓝帽子看在钱的份上,网开一面。


        

林白辞叹了一口气,装作不舍的样子,把背包放在地上:“好吧!”


        

“……”


        

郭正目瞪口呆。


        

这都行?


        

不过想想也的确合理,谁不爱钱?


        

连佛祖都要香油钱。


        

众人离开换衣间,进入澡堂,一股热气立刻扑面而来。


        

“林兄弟,我服了!”


        

郭正比了个大拇指,佩服不已,人家这就是天生的神明猎手,跟着他又后悔不已,刚才要是信任林白辞一些,把巨蝗之腿给他保管,自己现在也不用两手空空了。


        

澡堂内有个大池子,里面放满热水,还洒了花瓣。


        

这是因为林白辞他们要做药人泡酒,才给的待遇。


        

“嘶,肚子疼,你们先洗,我去上个厕所!”


        

林白辞转身离开。


        

郭正泡在水里,想着接下来可能遇到什么麻烦,该怎么解决。


        

然后越想越头疼。


        

淦!


        

这规则污染太难了,让人毫无头绪,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林白辞回到换衣间,看到只剩下蓝帽子一个人,正在翻看他的背包,显然是想找找里面有没有暗袋,是否还藏着钱财。


        

蓝帽子看到林白辞突然出现,很是尴尬。


        

“刚才我朋友丢掉的那件长得像虫子腿武器,你去给我找回来,我再给你一把金豆子!”


        

林白辞笑呵呵,大马金刀的坐在了椅子上,右手里抛玩着几颗金豆子。


        

蓝帽子先是一喜,跟着一怒:“你不是说没钱了吗?”


        

“这是我朋友的,他有个本事,可以在胃里藏东西!”


        

林白辞明明是瞎编的理由,但偏偏语气煞有介事:“这世间奇人异事极多,你没见过的多了去了。”


        

“你且稍等!”


        

蓝帽子信了,说完,匆匆离去。


        

林白辞习惯性的看了一眼手腕。


        

劳力士没了。


        

林白辞撇了下嘴角,有些怅然若失,毕竟戴了一个月,有点感情了。


        

“等出了神墟,我买一块去!”


        

林白辞现在有这个自信和实力,他有一百万奖金即将到手,而且这一趟神墟,已经拿到了两件神忌物,一块流星石。


        

问神龟甲差点意思,但是龙牙王剑可是极品,这玩意要是拿出去卖,估计黑市上能抢疯。


        

也不知道接下来能不能弄到神恩?


        

【四周没人,可以开餐了!】


        

喰神指的是流星石。


        

林白辞朝四下看了看,果然没人,他快速把黑坛钵盂放在嘴边。


        

“喝粥!喝粥!”


        

黑坛钵盂碗口,立刻出现了一个旋涡。


        

林白辞将手伸进去,把流星石掏了出来,顺带着还有一瓶矿泉水。


        

只是不等他把流星石清洗一下,他的左右肩膀上各伸出了一条半透明的纤细手臂,上面淡蓝色光芒闪烁,宛若星光凝结。


        

咻!


        

星光手臂抓住流星石,要塞进林白辞嘴里。


        

“别!我自己来!”


        

林白辞可不想被粗暴对待。


        

他赶紧拧开瓶盖,把矿泉水浇在流星石上,跟着接着拿过石头,放进嘴巴里。


        

【感谢大自然的馈赠!】


        

喰神例行餐前祷告。


        

口腔中的温度立刻升高,就像含了一口比较热的温水。


        

流星石接触唾液,迅速软化,变成了液态状。


        

咕嘟!咕嘟!


        

林白辞吞咽,


        

热流滑过食道,流进胃部后,再快速涌向四肢百骸。


        

嗤!


        

林白辞的身上,冒出白色蒸汽,他的皮肤微微泛红,像泡了一场温泉浴似的。


        

这个过程,大概持续了一分钟左右,他的皮肤颜色恢复正常。


        

林白辞转动了一下脖颈,攥了攥拳头,他现在觉得通体舒泰,健康的能活生生锤死一头棕熊。


        

六感变得更加敏锐,林白辞能感觉到从澡堂池子里对流过来的湿热水汽,他之前听不到那边的动静,现在能听到一些微弱的说话声。


        

皮肤也变好了,更光滑,更细腻。


        

当然,最重要的提升是身体中的神力又增加了。


        

林白辞想要投掷王剑龙牙射杀敌人,需要消耗神力,他之前只是用了一次,便感觉有些疲惫,现在则是精力充沛。


        

他觉得这次增长的神力,可以让他连续投掷两次龙牙。


        

“美滋滋!”


        

林白辞嘴角带笑,接下来再弄一道神恩,找到神骸大吃一顿,简直完美。


        

【我的胃已经饥渴难耐!】


        

林白辞耳朵一动,听到外面有急促的脚步声。


        

很快,蓝帽子內侍回来了。


        

它走到林白辞身前,一甩袍袖,露出一截虫子腿,正是郭正那把武器。


        

“拿来!”


        

蓝帽子盯着林白辞。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蓝帽子摸索着指甲盖大小的金豆子,开心的见牙不见眼。


        

“药人泡酒是怎么回事?”


        

林白辞趁着合作愉悦的融洽气氛,出声询问。


        

“就是让你们洗干净了,泡进酒瓮里,做药酒!”


        

蓝帽子解释。


        

“我只听说过童子尿有治病效果,但那也是用小孩子,我们这些成年人也能泡?”


        

林白辞觉得很搞笑。


        

“王有头疾,数年不得好,向鬼神祷告后,得此秘方,想来应该是有用的!”


        

蓝帽子说完,恢复了那张冷脸:“速去洗澡,耽误了泡酒之事,是杀头的大罪!”


        

林白辞耸了耸肩膀,走向澡堂。


        

借着身体和热气的遮掩,林白辞把巨蝗之腿放进了黑坛钵盂中。


        

“你怎么去这么久?掉厕所里了?”


        

郭正泡在池子里,大声抱怨:“快过来,商量一下接下来怎么办?”


        

其他人也是紧张不安,药人泡酒,这种事听上去就很恐怖!


        

得想个办法活下来。


        

澡堂里有十八个池子,有大有小,有热水有凉水,地上有木凳,有木桶,还有好多木屐。


        

没人泡凉水,林白辞也不想和这些人一起泡澡,所以选了个凉水池子。


        

“你跑那么远干嘛?”


        

郭正无语:“还有你脑子好,你帮我出个主意,怎么把我那把武器拿回来,放心,不让你吃亏的,你要是能把巨蝗之腿弄回来,我给你一枚流星币如何?”


        

------题外话------


        

我老婆突然问我昨天是啥日子,我想了想,不是生日,也不是结婚纪念日,正要告诉她别打扰我,要码字,她说昨天七夕!


        

……


        

七夕就七夕吧,顾不上了,我继续码字去,以飨给各位大恩人!另外看在我接下来几天中可能被老婆黑脸对待的份上,投几张月票支持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