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92章 酒鬼索命,梵音无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钱呢?”


        

林白辞呵呵:“不会是空手套白狼吧?”


        

“出去了给!”郭正吸了吸鼻子:“我堂堂九龙馆的成员,会欠你一个流星币?”


        

郭正担心林白辞不相信他,所以声音很大,气势很足。


        

林白辞闭目养神,靠在了池子边上。


        

不好意思,你的那件神忌物,已经在我的黑坛钵盂里躺着休息了。


        

郭正见说服不了林白辞,只能自己想办法。


        

其他人凑了过来,询问林白辞接下来有什么章程。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林白辞没了手表,也不知道具体时间,不过泡澡的时间并不长,蓝帽子內侍进来,告诉他们可以了,出去穿衣服。


        

衣服是桑麻缝制的长袍,不够白,偏黄,做成了长袍状。


        

林白辞将这件麻衣长袍套在身上,感觉不舒服,布料太粗糙了,磨得皮肤难受。


        

袖子也很长,而且宽大,不过正好让林白辞用来藏匿黑坛钵盂。


        

林白辞一行穿好衣服出来,等了没几分钟,花悦鱼她们也出了澡堂,身上同样是麻衣长袍。


        

夏红药依旧束着高马尾,看上去青春十足。


        

“快走!”


        

蓝帽子內侍催促。


        

众人在甲士们的押送下,沿着院落间的石板路行走,七拐八绕。


        

“林神。”


        

杜欣拉着周娅凑了过来,笑着恭维:“你刚才唱的那段经文好超好听,是不是,小娅?”


        

“嗯!”


        

周娅点头,的确无可挑剔。


        

“林哥,我在B站上看过一个最近很火的诵经视频,很好听,和你风格好像,是不是你发的呀?”


        

刘琉好奇。


        

杜欣听到刘琉喊林白辞哥,顿时不爽的暗咬银牙,很想骂一句,


        

O子!


        

林哥也是你叫的?


        

“我也看过!”


        

“是不是林大饿人发布的那个?我五天前刚和男朋友分手,很伤心,听了室友推荐的那个视频后,直接看开了,男人么,不就那么回事,找跟萝卜也能代替!”


        

“就是音质太差了,现在好多人都在求无损的MP3版本!”


        

“林神,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女孩们小声叽喳。


        

林白辞那段佛经唱得不错,但大家根本没兴趣关注,她们此时凑过来说话,更多的是想和林白辞套套近乎。


        

“小白发视频了?好像还挺火?”


        

花悦鱼惊诧,准备问一问,蓝帽子內侍呵斥:“闭嘴,安静!”


        

众人立刻噤若寒蝉。


        

又走了百多米,众人停在了一个青砖绿瓦的库房前。


        

林白辞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酒香味,在空气中弥漫。


        

那位白脸内侍长已经到了,看到林白辞这些药人来了,它立刻让蓝帽子內侍打开库房的大门。


        

大家进入库房,看到这里放着一排排一人多高的酒瓮。


        

地板是石头铺建的,看着就厚重,结实。


        

库房中间,有一座巨大的青铜大鼎,十名甲士上前,用力推动它。


        

大鼎被移开,露出了一块上了三把锁的铁板窖门。


        

蓝帽子內侍掏出一串钥匙,打开窖门,露出了一段向下的石头台阶。


        

浓郁的酒香味,立刻从下面飘了出来。


        

【一座藏有陈酿佳酿的酒窖,只可惜酒水都被糟蹋了!】


        

有甲士打着火把先行。


        

之后是林白辞这些药人们。


        

内侍长是最后一个下来的。


        

酒窖中是封闭的,只有几个换气口,自然光线根本射不进来,所以这里面很阴暗,很潮湿,也很憋闷,再加上浓郁的酒香气,让人呼吸不畅。


        

甲士们手中的火把,偶尔会发出噼啪的爆鸣声,暗红色的火光照在内侍长阴柔的白脸上,让它看上去仿佛一只来自阴曹地府的恶鬼。


        

这地方挺阴森的,用来拍鬼片非常合适。


        

女孩们都有些害怕。


        

这间酒窖占地面积不小,大概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堆放着一排排一米半高,足有两人才能合抱起来的酒瓮。


        

酒瓮是黑色的,大肚子,但是口小,上面塞着一团软布塞子。


        

“这一排酒瓮,你们各自挑选一个进入!”


        

内侍长催促:“快!”


        

跟在它身后的內侍们赶紧上前,把一些酒瓮的软布塞子拔了下来。


        

众人面面相觑,看向林白辞,等他做表率。


        

“尔等想被砍头吗?”


        

内侍长呵斥。


        

林白辞挑了一个顺眼的酒瓮,刚靠近,一股带着一些酸味的酒气立刻涌了出来,有些刺鼻。


        

“快进去!”


        

内侍长要没耐心了。


        

林白辞双手撑着酒瓮口,脱掉木屐,双腿往上一曲,跟着放进了酒瓮里。


        

双脚接触酒水,感觉滑腻腻的,等林白辞整个人泡进去,那感觉就像是泡在稀释过的蜂蜜水中。


        

蓝帽子內侍快步走过来,盖上了软布塞子。


        

林白辞眼前一黑。


        

酒瓮里的酒水很满,林白辞双腿必须发力,保持站立状态,尽量让头部抬高,将嘴巴露出酒水,才能保证不被淹死。


        

可是酒瓮中,空气很少,很闷。


        

林白辞伸手,托住软布塞子,想往上推一推,漏一条缝隙,结果他刚用了一下力,就用人使劲往下压这个软布塞子。


        

酒瓮一米半高,因为有酒水,林白辞不能蹲着或者坐着,只能站立,但是这个高度,他又必须弯着腰,所以难受得要死。


        

“等会儿吧!”


        

林白辞自我安慰,伸手出,开始摸酒瓮,想找到这上面有没有异常。


        

【一个普通酒瓮,没有任何特殊之处,酒水是用果浆和谷物酿造,因为技术工艺落后,酒水中全是杂质!】


        

【不要饮用,会拉肚子!】


        

林白辞侧耳倾听。


        

酒窖内,很安静。


        

在刚才见识了那位白脸内侍长杀人如麻的残暴手段后,大家都非常配合的钻进酒瓮,根本不用内侍长使用暴力逼迫,毕竟脖子没有刀硬。


        

更何况林白辞也钻了,他们可不认为自己比那个男生还厉害。


        

“尔等能作为药人,为王泡酒,是天大的荣幸。”


        

“这些酒水,以供王饮用,所以务必小心,不得在酒瓮中便溺放屁,不得吐口水,更不能偷喝!”


        

“一旦出了差池,坏了酒水的品质,五马分尸,再夷尔等九族!”


        

“切记,尔等一定要时刻将全身泡在酒水里,不得离开,咱家待会儿要来取酒,要是酒水中药人的味道不够浓郁,炮烙处死!”


        

内侍长又接连警告了好几句,这才离开。


        

随着甲士们拿走火把,盖上窖门锁好,整个酒窖陷入了黑暗中。


        

【可以出去了,再泡下去,你人都被腌入味儿了!】


        

林白辞双手托住软布塞子,用力往上一顶。


        

啵!


        

塞子发出一声轻响,打开了。


        

哗啦,


        

林白辞站起身,抹了一把脸上的酒水,大口大口的呼吸。


        

“都出来吧,暂时没事了!”


        

林白辞喊了一嗓子。


        

啵!啵!啵!


        

大家顶开软布塞子,露出了脑袋。


        

“可憋死我了!”


        

“这也太黑了吧?谁有火呀,点个光!”


        

“呸,呸,这酒水好酸!”


        

大家七嘴八舌抱怨着。


        

林白辞取出松木火把,在酒瓮外面划了一下。


        

嗤!


        

火焰燃起,橘红色的光芒散开,让林白辞附近的地方亮了起来。


        

林白辞找到了夏红药和花悦鱼,她们两个选的酒瓮,就在自己这个旁边,隔着三个位置。


        

最近的两个被杜欣和顾蓉洁抢到了。


        

“小白!”


        

花悦鱼身上的麻衣长袍有些肥大,让她看上去像个小孩子。


        

夏红药那身,反倒很紧,尤其是胸部,根本遮不住,鼓鼓的,像揣了两个大木瓜。


        

“那个王是变态吗?喝这种东西?我想想都觉得恶心!”


        

杜欣嫌弃的要死,她的头发都粘在脸上了,很不舒服,她想弄下来,还想赶紧洗个澡。


        

“童子尿喝过没?叫三吱吃过没?”


        

郭正觉得杜欣少见多怪:“还有紫河车、两脚羊这种我就不说了,了解一下能恶心死你。”


        

历史上有些帝王,为了健康无病,长生不老,干出的荒唐事可不少。


        

“别管那个王是什么玩意了,咱们现在怎么办?就这么泡着?”


        

顾蓉洁大半个身子都泡在酒水里,她看到林白辞坐在酒瓮口上,只泡着两只脚,赶紧提醒:“林神,小心待会儿酒水里没药人味儿,被杀掉!”


        

“是不是先探索一下这个酒窖?万一有密道、狗洞什么的,咱们可以逃走!”


        

花悦鱼提议。


        

众人互相观望,这个注意不错,但问题是,


        

谁去?


        

因为内侍长的警告,大家都不敢离开酒水。


        

“你们两个去,搜索这个酒窖,有什么异常,立刻回来报告!”


        

郭正点名了。


        

是两个青年。


        

他们低着头,不想去。


        

“操,听不懂我说话呀?”


        

郭正怒了,信不信我现在用神恩打破你们的酒瓮?


        

“林神!”


        

两个青年求助地望向林白辞。


        

“你们找死是吧?”


        

郭正大骂。


        

林白辞出了酒瓮,穿上木屐,开始在酒窖中走动,观察环境。


        

他没搭理那两个青年,这种时候不想办法自救,只想着自身安全,太垃圾了。


        

“小白!”


        

“小林子!”


        

花悦鱼和夏红药看到林白辞的动作,吓了一跳。


        

“林神,别冒险呀。”


        

顾蓉洁担心,林白辞要是死了,自己去抱谁的大腿?


        

“你们觉得那个内侍长是好人吗?”


        

林白辞无语:“这些酒水十有八九有问题,泡的久了,我估计身体会出状况!”


        

众人沉默,这个可能性很大。


        

女主播和高马尾出来了,趿拉着木屐,小跑到林白辞身边,准备和他一起搜索酒窖。


        

顾蓉洁在纠结,林白辞说的这个可能性,她当然考虑过,可是自己能怎么办?


        

出了酒瓮,酒水泡不出味儿,待会儿怎么应付那个太监?


        

那可是个随时会砍人头的酷吏。


        

不出去,也只是身体有可能出问题。


        

所以顾蓉洁赌一把,留在酒瓮里。


        

周娅打算出去,被杜欣喊住了:“你干嘛?”


        

“出去帮忙!”


        

周娅很怕,但知道不该退缩。


        

“你出去找死呀?”


        

杜欣压低了声音:“那个女熊大和钢板娘遇到危险,有林白辞照顾,你呢?自己扛吗?”


        

周娅沉默。


        

“别去了,先看看形势!”


        

杜欣其实也想出去,抓住这个时间在林白辞身边混个脸熟,可她怕待会儿酒水泡的不合格。


        

现在周娅要走,她当然不允许。


        

谁都别想偷跑!


        

杜欣心理阴暗,自己不敢做的,也不想别人做。


        

周娅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还是出了酒瓮。


        

“操!”


        

杜欣生气,拍了一下酒瓮。


        

其他人也在纠结,但大多还是按照内侍长的吩咐做,没有出酒瓮。


        

林白辞在酒窖内找了大半圈,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别说密道,老鼠洞都没有一个。


        

但是在酒窖台阶旁边的墙壁上,有一扇铁门,被铁链锁着。


        

林白辞召唤肌肉佛,让它用蛮力拽断了锁链。


        

他进去看了一下。


        

是一个小房间,地面上铺着干枯的稻草,像是给人休息的地方。


        

花悦鱼抓住一个酒瓮的软布塞子,用力一拔,接着探头,借着火把照过来的微弱火光,看了一眼里面。


        

里面有一团黑色的水藻在飘。


        

“小白,这个里面泡着东西!”


        

花悦鱼说完,忽然感觉不对,这水藻怎么有点像头发?


        

意识到这一点后,花悦鱼的皮肤一下子崩紧了,整个人头皮发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蹬!蹬!蹬!


        

花悦鱼吓的倒退几步,朝着林白辞报告。


        

“尸……尸体!”


        

林白辞和夏红药立刻跑了过来。


        

酒瓮中,一团黑发长发散开,飘在水面上,乱糟糟的。


        

林白辞伸手,把尸体扯了起来。


        

是一个年轻女人,大概二十来岁,也不知道在这酒水里泡了多长时间,尸体发白。


        

林白辞松手!


        

噗通!


        

尸体滑落回酒瓮中。


        

“打开其他酒瓮看看!”


        

林白辞去拔旁边酒瓮的软布塞子。


        

“这个里面也有尸体!”


        

夏红药挨个看了过去,足足七、八个,里面全都有一具尸体,都是年轻人,几乎不超过三十岁。


        

“林神,怎么了?”


        

顾蓉洁询问。


        

“林兄弟,你在哪儿看到尸体了?”


        

郭正担心:“是规则污染又开始了吗?”


        

“这些酒水有问题!”


        

林白辞将手伸进一个酒瓮中,仔细感受:“你们呢?泡了这么长时间,有什么感觉?”


        

“除了身上湿漉漉的,没感觉!”


        

郭正实话实说。


        

“恶心!”


        

这是杜欣的第一反应。


        

“我感觉有些累,像逛了一天的街,想睡觉!”


        

刘琉说着,还打了一个呵欠。


        

“你们还不出来?等死呀?”


        

夏红药无语。


        

“会不会是人死了以后,才被泡进去的?”


        

杜欣分析。


        

“这酒水不是给它们的王喝的吗?还有人敢往进泡尸体?想被五马分尸吗?”


        

花悦鱼觉得这些人好蠢,这些尸体明显就是比他们早一步被甲士们抓来的倒霉鬼。


        

大家觉得花悦鱼说的没错,一个个都赶紧出来了。


        

“可是一会儿那个死太监过来取酒,要是说泡的不行,怎么办?”


        

吕英曦头大,想不出解决办法。


        

酒窖里太黑了,只有林白辞有火把,所以大家都凑了过来,而且林白辞实力强大,待在他身边也最安全。


        

林白辞继续搜索酒窖,检查酒瓮,同时也在思索,如何才能尽快从这里出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压抑的氛围,让众人越来越烦躁,不爽,想发脾气。


        

“啊!”


        

一个大眼睛的海戏女生叫了起来,穿着木屐的右脚,朝着旁边的酒瓮发泄似的猛踹了几脚。


        

砰!砰!砰!


        

“卧槽,你找死是不是?”


        

郭正被吓了一跳,火大,他大步流星的冲过去,一把薅住女大学生的短发,劈头盖脸便是一顿猛抽。


        

啪啪啪!


        

耳光声清脆。


        

“我……我错了!”


        

女大学生求饶。


        

“滚开!”


        

郭正推开女大学生,喘了两口气,平复心情,这才走到林白辞身边:“你有什么计划?”


        

“在想!”


        

林白辞取出一块黑巧克力,咬了一口,苦涩的味道,立刻在舌尖上蔓延开来。


        

顾蓉洁舔了舔嘴唇,她有些饿了,她犹豫着,是不是问林白辞要一块巧克力的时候,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在了林白辞手中的火把上。


        

那火光温暖,舒适,仿佛海岸线上的灯塔,带来希望,又似乎是母亲的怀抱,在呼唤她的回归。


        

顾蓉洁脑子一热,突然扑向林白辞,想抱住那支火把。


        

“你干嘛?”


        

夏红药反应很快,伸手去拦顾蓉洁,但是林白辞的动作更快,右脚抬起,踹在这位女老总的小腹上。


        

砰!


        

女老总‘啊’的惨叫一声,倒退了三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众人看了过来。


        

顾蓉洁小腹疼痛,不过这股疼痛,也让她的理智回归了一些。


        

“我刚才干了什么?”


        

顾蓉洁一脸懵逼,而后看着林白辞,赶紧道歉:“我……我……”


        

女老总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刚才真的是犯傻了,完全是无意识的动作。


        

“不用解释,我明白!”


        

林白辞晃了晃火把:“这支火把是神忌物,会让靠近它的人飞蛾扑火,想被它烧死!”


        

“什么?”


        

“卧槽!”


        

“可怕!”


        

唰!


        

众人立刻退后了,即便是郭正此时都有些忌惮。


        

“你拿着这么危险的东西,你不早说?”


        

郭正埋怨。


        

“看来林白辞没说谎!”


        

杜欣暗忖,因为他要没踢出那一脚,这位女老总肯定会被点燃,烧死在酒窖中。


        

林白辞这么说,是在委婉的拒绝这些人靠近他,他不想被这么多人围着,不然说个悄悄话都会被听到。


        

直接暴力赶人的话,又会显得他不近人情。


        

“好烦呀!”


        

弄不清楚这场规则污染,让郭正心烦意乱,他准备去那个出口看看,结果听到咚的一声,像是有重物落地。


        

“林神,死人了!”


        

刘琉尖叫。


        

现场一片骚乱。


        

林白辞转头,看到不远处,刚才被郭正打过的那个女大学生,脸朝地,爬在地上。


        

夏红药立刻冲过去,检查她的身体,十多秒后,朝着林白辞摇了摇头:“死了!”


        

林白辞看向郭正。


        

其他人也都看了过来。


        

“你们看什么?又不是我杀的她?”


        

郭正咆哮。


        

“你确定?”


        

林白辞走到女大学生的尸体边,将手指放在她颈部动脉上摸了摸脉搏:“你会不会验尸?”


        

“会一点!”


        

夏红药撸了下袖子:“需要我解剖她吗?”


        

“不用,大致看一下死因!”


        

林白辞看着女大学生的脸庞,发现她脸色蜡白,眼窝深陷,还有了黑眼圈,就像连续加班,熬了三个月的夜。


        

“她是不是比刚才瘦了?”


        

林白辞回忆着这个女大学生刚才的模样。


        

“好像是瘦了!”


        

夏红药没有惊讶,这个女孩死于规则污染,那么出现任何异常情况都是有可能的。


        

“林兄弟,我真没杀她!”


        

郭正不在乎其他人对他的看法,但是林白辞那里,必须慎重,他不想让对方觉得他是个残酷暴虐的杀人狂。


        

“我知道!”


        

林白辞神色有些凝重,规则污染开始了。


        

“她这样子,好像是耗尽了精力,疲劳猝死的!”


        

顾蓉洁插话,她娱乐公司里有个女员工,就是天天工作,最后猝死了,让她赔了不少钱。


        

“对!”


        

夏红药刚想点头,吕英曦旁边有个女生,毫无征兆,突然失去意识,一头栽在地上。


        

咚!


        

因为额头撞在旁边的酒瓮后,女生瞬间血流满面。


        

哗!


        

现场骚乱,没人救她,反而离的更远了。


        

只有林白辞和夏红药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林白辞取出一团止血纱布,摁住女生的伤口。


        

“死了!”


        

夏红药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双手交叠,用力按压女生的心脏,开始给她做心脏复苏。


        

“别救了,都回酒瓮里去!”


        

林白辞大喊,放下女生,把夏红药拉了起来:“快回去!”


        

他虽然没和这个女生说过话,但是对她有印象,因为她是顾蓉洁带来的。


        

女老总带来的这些女孩,都各有千秋,颜值满十的话,都在七、八分左右,而且一个个打扮的很漂亮。


        

但现在这个女生脸色苍白,有一双大黑眼圈,像是吸多了鸦片猝死的烟鬼。


        

他觉得是某种人类难以察觉的怪物弄死了这两个女生。


        

“怎么了?”


        

郭正一边往他的酒瓮那边跑,一边询问:“你发现什么了?”


        

“这间酒窖里肯定有怪物!”


        

林白辞催促:“快!快!快!”


        

噗通!噗通!噗通!


        

一阵兵荒马乱后,大家都回到酒瓮里,像刘琉和杜欣这种,过于害怕,双手抓着瓮沿,只露着两只眼前在外面观察。


        

“怪物在哪?”


        

“不会是人眼看不到的吧?”


        

“那怎么办?”


        

大家焦急。


        

“林神,你刚才不是说这酒水有问题吗?咱们这么泡着,会不会出事?”


        

吕英曦担心。


        

“你们注意自身的状况,要是有不舒服,或者有其他感觉,立刻告诉我!”


        

林白辞叮嘱。


        

时间过得很慢,每一秒都让人觉得难熬。


        

十分钟后,没有人突然死亡。


        

“看来那个未知怪物果然不会攻击待在酒瓮里的人!”


        

林白辞推测。


        

他犹豫了一下,把火把熄灭了,不然举着这玩意,像个靶子一样,万一被攻击怎么办?


        

“林神,怎么熄灭火把了?”


        

“好黑呀!”


        

“林神,来点光吧?”


        

大家恳求,没了光,这酒窖里黑漆漆的,太吓人了。


        

“红药,小鱼,周学姐,不舒服了就赶紧和我说!”


        

林白辞没搭理这些人,要不是松木火把会让握着它的人有烧死自己或者烧死别人的冲动,他就让别人拿着了。


        

“嗯!”


        

听着林白辞的声音,花悦鱼和周娅还是有一些安全感的。


        

夏红药绞尽脑汁,努力推理,想赶紧找出关键点。


        

随着时间推移,渐渐地,没人说话了。


        

只有林白辞默数着数,每三分钟,询问花悦鱼和夏红药一次。


        

等到第三次的时候,花悦鱼没有立刻回答。


        

“小鱼,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林白辞皱眉。


        

“我觉得有些累,像刚开始直播那阵子,每天要坐在电脑前唱歌跳舞十二个小时!”


        

花悦鱼的声音透着疲惫。


        

林白辞重新把松木火把点燃了,朝着四周找了一圈,好多人双手扒在酒瓮的边沿,脑袋靠在胳膊上,神情疲惫。


        

“这酒水难道在吞噬精力?”


        

林白辞眉头大皱,他仔细观察大家的情况。


        

嗯?


        

刘琉呢?


        

对于这个中过占卜诅咒,长相可爱乖巧的女孩,林白辞很有印象,但此时看不到人了。


        

“刘琉?刘琉?”


        

林白辞喊了好几声,但是都没人应答。


        

林白辞犹豫了一下,还是从酒瓮中出来,快速跑向泡着刘琉的那个酒瓮。


        

“小林子,你干嘛?”


        

夏红药一惊,不是说外面很危险吗?不过下一秒,她也出来了。


        

身为团长,应该身先士卒,不能让团员冒险。


        

有刀,


        

我来挡!


        

哗啦!


        

酒水被高马尾身上的麻衣长袍带出来,洒的到处都是。


        

“小白!”


        

花悦鱼也很紧张。


        

“你出来干嘛?”


        

林白辞呵斥:“回去!”


        

“我和一起,有个照应!”


        

夏红药坚持。


        

林白辞抿了抿嘴角,说实话,他挺感动的,因为已经死过两个女大学生了,这代表着出酒瓮,就会有危险。


        

夏红药走到刘琉的酒瓮前,看着泡在里面,散开的那一头黑色秀发,她心底一沉:“死了?”


        

“嗯!”


        

林白辞伸手,把刘琉拉了起来。


        

这个女孩脸色苍白,已经永远闭上了眼睛,即便如此,还能看到她脸上的疲惫,彷徨,恐惧,以及对活下去的渴望,这些神情,汇聚在脸上,形成了一个难看又让人心疼的表情。


        

“怎么回事?又死人了?”


        

郭正询问。


        

众人都在巴望着。


        

“都出来,这酒水会吞噬人的精力,泡久了会死的!”


        

林白辞总算明白药人泡酒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是把人身体中的精力气血,或者叫生命本源也行,总之就是把一个人身体中的精华泡出来。


        

跑完药酒的人,就像是废弃的药渣,估计不死,也废了。


        

“可……可你不是说,待在酒瓮外也会死吗?”


        

杜欣慌了,这真是不给人活路!


        

“泡在酒瓮里肯定死,出来以后是随机死一个,你们自己选吧!”


        

林白辞觉得他手中的松木火把,应该会让那只未知怪物对他忌惮一些,至少应该把他留在最后杀吧?


        

“小鱼,过来!”


        

林白辞招呼花悦鱼。


        

大家都不敢在酒瓮里泡着了,而且出来后,都聚在林白辞身边。


        

“你往前挤呀!”


        

杜欣拉着周娅,想挨着林白辞,不然这么多人,总会有近有远,而距离林白辞远的那些人死亡风险肯定更高。


        

没人是傻子,所以都在往林白辞身边挤,要不是担心被林白辞觉得修养不好,这些女孩们已经开始骂街,问候别人祖宗三代了。


        

“都别挤了!”


        

林白辞无语:“还有保持安静,我想想办法!”


        

大家立刻噤声。


        

林白辞目前掌握的神恩有四道,佛生夜雨,野佛吹灯威力最大,还是群杀,红色滚石次之,隐蔽性更好,但是看不到敌人,杀伤力再强也没用。


        

过耳成诵是个辅助,那么只剩下梵音佛响。


        

林白辞也不知道有没有用,死马当活马医吧!


        

他开始诵唱心经,原本阴暗潮湿,鬼蜮森森像个食人魔窟的地下酒窖,开始滋生出一种平和、庄严、恢弘的气息。


        

林白辞身上仿佛有佛光普照,正在净化这个酒窖,让它变得鸟语花香,为人间天国。


        

众人惶惶不安的情绪渐渐冷静了下来。


        

“唱的真好!”


        

顾蓉洁望着林白辞,赞叹不已。


        

这超人一等的颜值,这别具一格的声线,还有这段让人心灵平静的佛经……


        

自己甚至不用买多少热搜,简单包装一些就能让他火起来,成为一线偶像。


        

林白辞唱完第一遍,停顿了一下,又开始第二遍。


        

他一直观察着所有人,想找到那个杀人怪物,但是大家都没有异常,这让林白辞失望之余,也不免有些小期待。


        

“难道说这段佛经起作用了?”


        

第三遍,林白辞唱的更投入了。


        

“好像有戏?”


        

郭正兴奋,跟着林白辞,果然是这个正确的选择。


        

“大家盯着周围,一旦有不对劲的地方,立刻示警!”


        

夏红药叮嘱。


        

“这段佛音是不是把怪物镇压了?”


        

杜欣庆幸。


        

就在大家喜上眉梢,以为熬过去的时候,一个男生突然不声不响,双眼一翻,倒在地上。


        

死了!


        

------题外话------


        

恩人们,每天一万四的更新呀,求几张月票不过分吧?


        

主要是新书月票榜掉到第11去了,好难受,求各位恩人投月票支援,帮咱冲上去!


        

我继续去码字,明天争取10点发,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