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96章 开吃,鸡肉味儿,嘎嘣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家都有些安心了,等着林白辞大展神威,杀光这些乌鸦怪,可是林白辞却是很急。


        

“发什么呆呢?快去捡木柴放狼烟!”


        

开什么玩笑?


        

这么多食人鸦,林白辞根本杀不完,即便杀得完,要多长时间?有这个时间,这些鸟怪早把那些野味儿糟蹋完了。


        

“快去呀!”


        

林白辞咆哮。


        

众人看到林白辞沉着一张脸,表情严肃的可怕,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一个个赶紧行动。


        

“顾蓉洁,你来指挥和监督,谁要不卖力,待会儿告诉我!”


        

林白辞安排任务。


        

“好的林神!”


        

顾蓉洁精神一振,感觉自己终于得到了认可,那这一次一定要好好表现:“快!快!快!”


        

“郭正,你射箭,射不中也没关系,尽量把那些食人鸦吸引过来,等引到一大堆,用神恩烧它们!”


        

林白辞根据食人鸦的习性,教郭正战术。


        

“不用你说,我懂!”


        

郭正虽然嘴巴上抱怨,似乎嫌弃林白辞把他小瞧了,但实际上他真没想过这种战术,不是想不到,而是他习惯性的保留实力,想看看情况再说。


        

“那你做!”


        

林白辞催促。


        

郭正想了想,林白辞这个战术的确效率很高,于是执行。


        

他刚才捡了一把弩弓,现在朝着距离他最近的食人鸦射了出去,准备引怪。


        

“不是这么干的!”


        

林白辞大喊:“哪的乌鸦多,射哪的,但是你还要判断距离远近,最好先射远处,再射近处,这样才会尽量保证它们一起飞过来,你用一次神恩,可以杀掉最多的乌鸦怪!”


        

“尼玛!”


        

郭正低骂了一句,脸上有些难堪和尴尬。


        

他不蠢,所以很快理解林白辞这番话的意义。


        

哪一群乌鸦怪多,就引哪一群,这样可以保证一次杀伤的怪物多,但也不能完全按照这个条件来引怪,因为怪物距离他有远近之分。


        

近的肯定飞过来的快,如果自己等远处的再飞过来一起杀,那么暴露在怪物攻击下的时间就长,自然很危险。


        

说实话,想到这一点后,郭正心中泛起了一股浓浓的挫败感。


        

前面的三场规则污染,自己智商不如人就算了,没想到单纯的杀怪,自己还是棋差一筹。


        

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就这么大吗?


        

“别走神了!”


        

林白辞提醒。


        

“妈的,看我表演!”


        

郭正开始全力以赴,准备让林白辞对他刮目相看。


        

“小林子,我干什么?”


        

夏红药等着林白辞给他分配任务。


        

“你去引怪,尽量带个两、三百只过来!”


        

林白辞说话的同时,也开始跑位了。


        

他快速装上一支弩箭,朝着一群食人鸦射出,接着是第二支,第三支……


        

报复性极强的食人鸦被惊扰,立刻飞了过来。


        

林白辞有些后悔了。


        

刚才选武器的时候,他觉得长弓没几年训练,肯定射不中,所以选了弩弓,但弩弓上箭速度太慢了。


        

而且不杀鸟,单纯只是引怪的话,弓箭反而更合适。


        

亏了!


        

林白辞砸了下嘴。


        

树林间,一尺高的红土泥人游走在林白辞附近,快速移动,它因为借着林木和草丛遮掩身体,食人鸦完全没有发现它。


        

砰!砰!砰!


        

飞石快速连打,要么帮林白辞引怪,要么击杀飞近林白辞,已经开始用尖锥一般锋利鸟喙啄他的食人鸦。


        

而且只要红土泥人出手,每一颗飞石都会打死一只食人鸦,并且只爆头,弹无虚发的离了大谱。


        

喳!喳!喳!


        

食人鸦们嘶吼着,在森林中扑击,一些落在树干上,撕咬挂在树枝上的野味儿,一些干脆就飞在空中,来回啄食野味。


        

啪塔!啪塔!


        

有一些野味儿掉在了地上。


        

“滚开!”


        

郭正挥手,想打开那些不停扑下来啄食他的食人鸦。


        

这鸟怪太多了,而且嘴巴很尖,啄在皮肉上,疼的要死,直接撕掉一块皮肉,还会留下一个青紫的印记。


        

它们的爪子也很锋利,就这么一会儿,郭正身上的麻衣长袍已经被撕了十几道口子。


        

“不能再等了!”


        

郭正深吸了一口气,回头看了一眼,调整好位置后,突然转身,释放神恩。


        

大量的红色气息从他的身上涌出,在头顶形成了一只蜥蜴头,然后这颗蜥蜴头张嘴。


        

呼!


        

一道火焰长龙喷射而出,足有五米长。


        

喳!喳!喳!


        

凡是被火焰吞没的食人鸦立刻被烧成了一团焦尸,像下饺子似的噗通噗通掉在地上。


        

它们冒着黑烟,不动了。


        

郭正转头,他头上的蜥蜴头也跟着转头,它持续喷吐的那道火焰自然也就横扫一百八十度。


        

于是围着郭正的食人鸦被烧死一大片。


        

空气中,有羽毛和脂肪烧焦后散发出的臭味,让人恶心,但是郭正却觉得美滋滋。


        

“爽!”


        

郭正猛的挥了一下拳头,看向林白辞,想炫耀一把,问问他有没有看到自己的惊艳表现。


        

只是看到现在的林白辞后,目瞪口呆了。


        

我……


        

我槽!


        

什么情况?


        

林白辞在林间奔跑纵跃,一大群的一大群食人鸦追着他,这数量铺天盖地,估计得有七、八百只了吧?


        

而且还在增加中。


        

这……


        

这是疯了吗?


        

“小林子!”


        

夏红药也引了三百只过来,她本来觉得引的不少了,结果看到林白辞身后那一大群,她想都没想,立刻开始往林白辞相反的反向跑。


        

“你不用管我,我自己解决它们,你快照顾好自己!”


        

夏红药觉得再把这些鸟怪给林白辞,他可能扛不住。


        

“过来!”


        

林白辞爆喝:“别自作主张!”


        

夏红药虽然智力D,但是足够听话,尤其是这种危急时刻,她没有磨磨唧唧,立刻照办。


        

高马尾一路冲刺而来,去和林白辞汇合。


        

“我O!”


        

抱着一捆干柴跑过来的杜欣看到林白辞后面追着那么多鸟怪,直接呆立当场。


        

其他人也是如此,毕竟这场面太凶险了。


        

林白辞却是游刃有余,偶尔有飞得快的食人鸦扑杀过来,林白辞抡着松木火把就抽了过来。


        

这火把非常给力,不用打死,只要让食人鸦沾到一些火焰,它们不等烧死落地,就会变成一团灰烬。


        

所以林白辞身边,不时地有一团团黑色灰烬被食人鸦们撞开,扩散的到处都是。


        

“往我左边跑,不要停!”


        

林白辞大喊。


        

五秒后,林白辞和夏红药以一个X的跑位,交错而过。


        

轰隆!


        

追着两人的食人鸦们,自然撞在了一起,有鸟毛乱飞。


        

林白辞回头转身,释放神恩。


        

一尊佛影在它身后浮现。


        

枯树怪林间,开始有细雨纷纷扬扬,落在那些食人鸦身上。


        

轰!轰!轰!


        

它们的头上立刻燃起了一团樱桃大小的火焰,在随风摇曳。


        

“阿弥陀佛!”


        

林白辞身后的佛影,俯身一吹。


        

呼!


        

浮生夜雨,野佛吹灯!


        

哗啦!


        

这一大群食人鸦头上的火焰,仿佛是雨夜忘了关窗,桌子上被雨打风吹去的烛火,全部熄灭了。


        

然后它们就像一架架失控的飞机,撞在地上。


        

砰!砰!砰!


        

顷刻间,一千多只食人鸦,横死当场。


        

“卧槽!”


        

“牛逼!”


        

“威武!”


        

杜欣一行叫了起来,丝毫没有女孩的矜持,要不是天上还有鸟怪,她们都想围着林白辞欢呼了。


        

这一击秒杀,简直帅的让人合不拢腿。


        

顾蓉洁舔了一下舌头,觉得心脏砰砰直跳,口干舌燥。


        

那么多长着黑色羽毛的鸟怪尸体堆在地上,就像铺了一层奢华的黑色地毯。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林白辞镇定自若地站在那块‘地毯前’望向空中的鸟怪们,顾蓉洁异常的亢奋。


        

喳!喳!喳!


        

食人鸦们突然死了这么大一群,也被吓到了,不再啄食吊在树枝上的野味儿,而是全部升空,绕着这片树林开始盘旋。


        

它们不敢进攻,也不甘心离开。


        

“我林神威武,永远的神!”


        

杜欣大喊。


        

“喊什么喊?赶紧收集木柴搭火堆!”


        

林白辞呵斥。


        

“小林子,你这神恩是真没谁了!”


        

夏红药赞叹,这群杀威力,恐怖的让人羡慕嫉妒恨。


        

“……”


        

郭正看看林白辞身前那一大堆尸体,再看看自己面前这些……


        

淦!


        

我刚想干什么来着?


        

朝他炫耀?


        

还好我没做,不然真他么丢死人了。


        

郭正扁了扁嘴,决定这辈子都不吃柠檬了。


        

因为酸够了。


        

食人鸦们盘旋了一分多钟,还是飞走了,目标是汪铭夫那边。


        

“哈哈,那位汪总这下子要倒霉了!”


        

郭正幸灾乐祸。


        

那个家伙耍心眼,不告诉大家怎么防备这些鸟怪,但他不知道,自己这边有林白辞,不仅看穿了他的战术,而且靠着强大的战斗力,没有照搬他的战术,依旧赶跑了这些鸟怪。


        

“那个汪铭夫真没人性,居然用活人做稻草人!”


        

郭正咒骂。


        

花悦鱼瞟了郭正一眼,想说你有资格骂他吗?


        

你刚才还想做稻草人来着。


        

……


        

汪铭夫负责的区域,每个人都在努力守护野味儿。


        

哪怕已经经历过几次鸟怪的袭击了,可是他们还在怕,很多人都手忙脚乱,不停得出错。


        

“别乱挥火把浪费体力,把它们引到稻草人那里去!”


        

汪铭夫大喊指挥。


        

“汪总,你看!”


        

那个电梯女郎突然指着西边的天空,脸色苍白。


        

汪铭夫扭头,看到一群食人鸦飞来。


        

“完了,那些人的野味儿被糟蹋光了!”


        

“一群废物呀,连一波袭击都没坚持下来!”


        

“我O他妈!”


        

众人咒骂,原本以为有人分担一些食人鸦,大家能轻松一些,没想到那些人都是废物。


        

“别骂了,有屁用?都快把火把点起来!”


        

汪铭夫大喊。


        

十来个身手敏捷的年轻人迅速爬上了枯树,去点早已经绑在树杈上的火把,那是他们早就准备好的应急手段。


        

虽然效果不大,但聊胜于无。


        

食人鸦飞来,开始俯冲,有一些干脆就是奔着人去的,显然要把刚才在林白辞那边吃的亏在这边发泄出来。


        

“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些鸟怪这么凶暴?”


        

“汪总,要顶不住了!”


        

“啊,好疼,救命!”


        

林间乱成一片。


        

“汪总,这样子下去不行,用最后的手段吧!”


        

一个脖子上戴着一块观音玉石的青年催了起来,听这话一出口,现场的氛围更压抑了。


        

所谓最后手段,就是放新的稻草人,吸引食人鸦的注意力。


        

这意味着要死人。


        

一个三十多岁,脸上和身上全是鸟屎和食人鸦抓伤血痕的女人,直接打了一个哆嗦。


        

汪铭夫沉默。


        

“汪总,别犹豫了!”


        

玉石青年大喊。


        

汪铭夫不是心软,而是觉得这么消耗下去,担心稻草人不够用,不过看样子也没得选了。


        

“操OO!”


        

汪铭夫骂了一句,看向那个哆嗦的女人:“抱歉,到你了!”


        

“不……我不要!”


        

女人转身就跑。


        

“抓住她!”


        

汪铭夫还没说完,玉石青年已经扑了过去。


        

这个一身鸟屎和伤痕的女人是之前抽签失败,被选出来的倒霉鬼。


        

“别杀我,求你们了,别杀我!”


        

女人哭喊。


        

“抽签决命,愿赌服输,不过你放心,按照约定,我只要活着出去,会给你家人二百万!”


        

这一刻的汪铭夫,冷酷,无情,像一台没有人情味的机器。


        

在发现稻草人可以引诱鸟怪后,他们这些人进行了抽签,被选中的人,将在没有办法的最后关头,被作为稻草人,用来吸引鸟怪的注意力。


        

“我不要钱,我想活!”


        

女人哀嚎。


        

“谁不想活?”


        

汪铭夫咆哮:“我也抽签了!”


        

汪铭夫的确抽签了,但那只是表象。


        

因为如果他抽到自己做稻草人的话,他会找借口推翻抽签的结果,如果抽不到,那么他参加了抽签,就会是一个让被选中的倒霉鬼闭嘴的最好理由。


        

女人的抽泣,让大家心烦意乱,更加焦虑了。


        

戴玉石的青年砰砰两拳,打在女人的太阳穴上,直接把她砸晕了,然后和几个男人把她放在早已竖起的木架上,最后将削尖的木楔子钉入她的手腕。


        

啊!


        

女人惨叫,木楔子扎进皮肉中,让她疼醒了。


        

接下来的过程,大家已经很熟练了。


        

食人鸦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开始啄食那个女人,因为数量太多,都把它盖严实了,成了一个球。


        

很快,女人的惨叫越来越弱,直到发不出声。


        

汪铭夫看着那些鸟怪,掏出手表看了一眼时间,祈祷着这一波快结束,不然还得做一只稻草人。


        

好在大家的运气不是那么糟糕,这一次,食人鸦袭击了大概五分钟,开始飞走。


        

可就是这五分钟,也就看两、三个短视频的时间,却让大家度日如年,精神和体力消耗严重,感觉头发都要白了。


        

当鸟怪飞走的那一刻,众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呜呜呜,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儿?”


        

那个电梯女郎把脸埋在膝盖里,抱着头哭了,因为再过三个人,就轮到她做稻草人了。


        

汪铭夫大喘了几口气,平复心情后,开始喊人:“走了,去看看那些人怎么样了?还剩下几个活口。”


        

“估计死光了吧?”


        

方文抹了一把嘴,他个头最大,体格最壮,是棕榈港格斗馆的教练,曾经是职业拳击手,拿过中量级的冠军。


        

“希望不要被鸟怪吃的太干净!”


        

玉石青年祈祷。


        

如果尸体完整的话,可以将就着,当稻草人用。


        

汪铭夫一行人走得很快,毕竟谁也不敢保证鸟怪会不会提前来袭,还是赶紧做好准备。


        

只是靠近那片林地后,他们听到了说话声,甚至还有笑声。


        

“怎么回事?没死光?”


        

方文惊讶。


        

“关键是为什么还有笑声?他们是变态吗?”


        

玉石青年惊讶。


        

“走!”


        

汪铭夫跑了起来。


        

……


        

“林神,你真的要吃这玩意?”


        

杜欣嘴角抽搐。


        

七堆木柴已经堆好了,只要食人鸦再来,立刻会点燃。还有一堆,已经点着了。


        

林白辞挑了几只食人鸦,把它们的眼睛挖了出来,用一根细木棍穿了,放在火烧烤。


        

“尝尝鲜!”


        

林白辞不想吃,但是喰神说这玩意是好东西。


        

【食人鸦的眼睛,拥有明目、治疗近视、青光眼等一些眼疾的效果,多吃,会让眼睛大而有神,更加深邃迷人。】


        

【它们的肉质也不错,只要烹煮方式恰当,很好吃,而且具有清洁肠胃,清除宿便的功效,是便秘者的福音。】


        

林白辞准备等下一波食人鸦再来的时候,让红土泥人打上十几只肥美的装到黑坛钵盂里,以备不时之需。


        

清楚宿便的功能不需要,便秘了,吃泻药,或者灌开塞露,都能解决,林白辞主要想要那个治疗近视的药效。


        

林白辞身为神明猎手,只要继续吃流星石和神骸,身体会继续强化,眼睛肯定不会近视,所以这些是留给他母亲的。


        

林妈因为上了年纪,而且用眼过度,眼睛已经开始出问题了。


        

而且万一以后交往的女朋友,是个近视眼呢?


        

自己送给她几颗食人鸦眼球,治好近视,这好感度还不刷爆了?


        

【其实可以生吃!】


        

“生吃达人,我很抱歉!】


        

林白辞撇嘴,他才不想当茹毛饮血的原始人。


        

“你们谁要试试?”


        

林白辞像吃烤串一样,从细木棍上咬了一颗眼球下来。


        

卧槽!


        

鸡肉味的!嘎嘣脆!


        

比预想中的好吃。


        

“我来尝一颗!”


        

夏红药不想吃,但身为团长,理应和队友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林白辞伸出细木棍:“挑一颗大的吃!”


        

高马尾这眼睛挺漂亮的,透着一股单纯,热情,而且她总是笑眯眯的,似乎没有烦心事,所以让人很有好感。


        

夏红药吃了一颗:“咦?味道居然还可以!”


        

“小白,这玩意不会有毒吧?”


        

花悦鱼担心。


        

“来一颗!”


        

林白辞劝说,明目呢,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话说这眼球肯定没办法长时间保存,因此还得赶紧收容神骸,离开神墟,回去买一台冰箱把这些食人鸦的尸体冰冻起来。


        

嚓!


        

我住宿舍的,往哪儿放冰箱?


        

看来赶紧赚钱,买一套房子的计划必须尽快提上日程了。


        

林白辞之前做过试验了,黑坛钵盂粮库里放的东西,也是会自然腐败的,没有保鲜冷藏功能。


        

“你们在干什么?”


        

突然响起的质问声,让林白辞一行齐刷刷转头。


        

汪铭夫带着一票人,又惊又怒还有一些不明所以的过来了。


        

“你们在干什么?”


        

汪铭夫又吼了一句。


        

“你吼那么大声干嘛?”


        

吕英曦不爽,骂了汪铭夫一句后,走到林白辞面前:“林神,能给我吃一颗吗?”


        

“你不怕?”


        

林白辞说这话,把一颗眼球递给吕英曦。


        

“不怕!”


        

吕英曦接过,把眼球丢进嘴里,她甚至忍着恶心,多嚼了几下。


        

在吕英曦看来,林白辞不是蠢货,也不是变态,那么他主动吃的东西,肯定是好东西。


        

“我说,你们在干什么?”


        

汪铭夫咆哮。


        

看着这些人待在这里,轻松的像郊游一样,他的心态崩了。


        

老子千辛万苦打鸟怪,为此不惜灭绝人性当恶人,都用上稻草人了,你们可好,在这里吃烧烤?聊闲天?


        

还有没有天理了?


        

话说这些人怎么一个也没死?


        

那些鸟怪没有攻击他们吗?


        

汪铭夫快速扫了四周一眼。


        

有鸟怪的尸体,不太多,不过地上那些黑乎乎的是什么?好像是烧过的灰烬?


        

“你们为什么一个人也没死?”


        

方文震惊。


        

“那些鸟怪没来袭击你们?”


        

玉石青年一脸惊诧。


        

其他人也在窃窃私语。


        

“我们没死,你们是不是很失望?”


        

郭正哈哈大笑,爽的一匹。


        

想看老子的笑话?


        

做你们的春秋大梦去吧。


        

“对了,你们用了几个稻草人?才扛过这一波鸟怪袭击的?”


        

郭正这问话,怎么听都是在嘲讽。


        

汪铭夫一行人,脸色立刻难堪了。


        

玉石青年大量这些人,眼珠子一转,走到汪铭夫身边,小声嘟囔:“汪总,他们都穿着这种长袍,身上还有一股酸呼呼的味道,好像是酒精,是不是这些东西,驱散了鸟怪?”


        

“要不抢几件?”


        

方文攥着青铜长戈,虎视眈眈。


        

------题外话------


        

写完了,去睡觉,明天大早上起床码字,看看中午12点前能不能完成!


        

还有求月票,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