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97章 凤箫声动,金乌光转,一暮游龙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方文这话,立刻让一众同伴的表情变得狰狞了,杀气腾腾的可怕。


        

他们为了活下去,连稻草人都做了,再杀几个人,完全没有心理负担。


        

“别乱来,还不确定!”


        

汪铭夫赶紧制止。


        

他看向了地上那些被烧焦的鸟怪尸体,这绝对不是靠几支火把能做到的,还有那一大片铺在地上像地毯一样的尸体,这都是怎么死掉的?


        

忽然,他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这些人中,难道有传说中的神明猎手?


        

想到这里,汪铭夫立刻看向林白辞,因为这些人唯他马首是瞻,然后汪铭夫的表情就变得恭敬了。


        

“请问大佬,您是神明猎手?”


        

礼多人不怪,汪铭夫能屈能伸。


        

林白辞咬了一口鸡肉味儿的眼球,一边咀嚼,一边审视汪铭夫:“你们做了多少稻草人了?”


        

汪铭夫赶紧露出了无奈的苦笑:“大家也是为了活下去,没办法的,而且我们都是经过了全体抽签的,公平公正,谁抽到当稻草人,只能说运气不好!”


        

虽然林白辞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但是他看到这些人听到‘神明猎手’这四个字后,没有任何震惊和意外的神情,这说明这些人已经知道了这个年轻人的身份。


        

汪铭夫这一刻的心情,突然五味杂陈了。


        

听说神明猎手拥有神秘强大的力量,非常厉害,远不是普通人可比,那么自己在这种危局下遇到一位神明猎手,应该开心才对,因为跟着他,应该能活。


        

可问题是,自己原本是团长,负责指挥一切,现在交出权利的话,在一些问题的决断上,就没发言权,自然也没机会为自己谋取福利了。


        

汪铭夫不是优柔寡断的人,他立刻不纠结了。


        

先看看这个青年的处世为人再做计较,只要是人,就有可以利用和掌控的机会。


        

要是他实在和自己不对付,大不了离开,甚至可以反戈一击。


        

汪铭夫想到这里,已经调整好了心态,他没有等林白辞回答,立刻恭维:“使用稻草人可以吸引这些鸟怪过去这件事,是您发现的吧?神明猎手果然厉害。”


        

“我没有要隐瞒您的意思,只是用人做稻草人太不人道了,我即便说出来,相信你们也不会接受的,所以我打算等你们见过了那些鸟怪的残忍可怕,接受现实后,再告诉你们!”


        

汪铭夫两手一摊:“只是没想到您居然是神明猎手!”


        

“行了,别在这表演了。”


        

郭正觉得这个汪总太虚伪,不过推理能力倒是很强,这么快就猜到了两人的身份。


        

“你来,把你们在这片肉林里遭遇的一切都说一遍!”


        

林白辞点了那个电梯女郎,经过这一波食人鸦的袭击,她的状态更差了。


        

他没让汪铭夫介绍,因为这家伙很可能说谎。


        

“我们醒了以后,在一片荒草地里,走了一阵没走出来,就像陷入了迷宫中,直到遇到一队甲士,它们把我们带来了这里……”


        

电梯女郎因为紧张和害怕,说话时有些哆嗦。


        

“喝点水吧!”


        

林白辞从背包里掏出一瓶农夫山泉,递给电梯女郎。


        

他的黑坛钵盂里有备用的双肩包,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而且看样子,还得多准备几个。


        

方文等人眼睛一亮,都盯着林白辞手中的矿泉水,舔了舔嘴唇。


        

电梯女郎神色一喜,立刻接了过来,一边说着谢谢,一边迫不及待拧开瓶盖,咕嘟咕嘟的往嘴里灌。


        

咳咳!咳咳!


        

因为喝的太急,一些水顺着干裂的红唇流了出来。


        

“大佬,能不能给我一瓶?”


        

方文忍不住了,开口求水。


        

林白辞看了这个壮汉一眼,明显是个练家子。


        

【一个拿过拳击冠军的男人,肉质太柴了,费牙!】


        

“呵呵!”


        

林白辞笑了,水我多的是,但凭什么给你?


        

刚才这些人虎视眈眈要动手的表情,他可看得一清二楚。


        

方文又看了一眼喝水的赵彤,开口了:“我曾经是拳击冠军,在棕榈港当了六年格斗教练,我很能打,我能不能加入你的团队?”


        

汪铭夫听到这话,眉头一挑,但是忍住没说话,其他人则是惊到了。


        

“方哥,别这样!”


        

“方哥,你走了,我们怎么办?”


        

“为了一瓶水,至于吗?”


        

众人七嘴八舌,都试图让方文留下,因为他是最能打的,要是少了他,团队战斗力大减。


        

方文没理会这些人,看着林白辞:“大佬,我的表现,绝对比你身边这些人强!”


        

这不仅仅是水的问题。


        

而是良禽择木而栖。


        

方文听说过神明猎手这个名字,但具体有多厉害,他不知道,不过汪铭夫的态度,让他有了一个直观认知。


        

这个家伙有多强硬、多狠,他是亲眼见识过的,为了让这个团队成为他的一言堂,汪铭夫还亲手砍了两个不听话的人立威,结果现在,他面对这个青年人,态度好的无以复加。


        

林白辞掏出一瓶水,一块巧克力,丢给方文。


        

“谢谢大佬!”


        

方文先道谢,接着才拧开瓶盖,喝了两口。


        

赵彤看到这一幕,僵住了,征怔地看了看手中的农夫山泉,再扭头看看四周那些盯过来渴望喝一口的目光,她突然意识到这瓶平时才卖两块钱的水,现在是什么价值了。


        

它能让平日里粗暴霸道的方文低声下气。


        

赵彤看向了林白辞。


        

咦?


        

这个青年我好想之前见过一眼?


        

林白辞坐电梯的时间,一共不到三十秒,所以赵彤记得不是很清楚,毕竟她的目标是那些有钱人,而不是一个被朋友带来棕榈港开眼界的大学生。


        

“润完嗓子就继续说!”


        

林白辞催促。


        

“哦!”


        

赵彤继续,但是这个女孩明显除了长得还行外,智商一般,讲话的时候,不知道抓重点。


        

“大佬,下一波鸟怪又快来了。”


        

汪铭夫掏出手表看了看:“当务之急,是确定一下驱鸟的战术,用最小的代价守住这些野味儿。”


        

“不用确定,还按照刚才的分配,你们负责你们那边的,我照看这边的!”


        

林白辞压根不信任这个汪铭夫,他说的话,很可能都是坑。


        

汪铭夫脸色一僵,不过他也明白,对方让赵彤介绍情况,而不是他,就说明人家对他有防备之心。


        

妈的!


        

太有能力了也不好!


        

汪铭夫叹气:“那我们先回去准备了!”


        

汪铭夫不敢再待下去了,不然大家都学方文投效这个青年,自己这边还怎么玩?


        

“去吧!”


        

林白辞对一个残忍到可以用活人当稻草人的家伙,没有合作的想法,至于这个方文。


        

自己主动送上门的打手,当然留着咯。


        

“走了!”


        

汪铭夫催促,但是这些人没动,有几个女人更是对视一眼后,突然冲了过来,跪在了林白辞面前。


        

“求求你,让我们加入你这个队伍吧?”


        

“我不想死,求你救救我!”


        

“靓仔,我把我所有的积蓄都给你,足足有二百六十万,你保护我逃出这个地方行不行?”


        

几个女人求助,哭得稀里哗啦,她们都是接下来要做稻草人的倒霉鬼。


        

汪铭夫见状,脸色一黑,沉了下去,他本来想喝骂,甚至殴打这些女人,给她们一个教训的,但是他瞟了林白辞一眼后,又压下了这个冲动。


        

现在,他不是话事人了。


        

“哈哈,二百六十万?很多吗?”


        

郭正吐了一口口水,乐了:“这点钱你想干啥?连我一条腿毛都买不到!”


        

“你们真的不来尝点儿?”


        

林白辞吃掉了最后一颗食人鸦的眼球,琢磨着是不是再来一波。


        

话说有点上瘾怎么办?


        

“滚!”


        

郭正大骂,这些女人的哭喊求助,让他心烦不爽。


        

尼玛!


        

明明都是神明猎手,为什么你们不来求我?


        

瞧不起老子呀?


        

女人们没动,只是看着林白辞,于是郭正更生气了,抬脚就踹。


        

“滚!滚!滚!”


        

女人们立刻被踹的东倒西歪。


        

“赶紧走,别在这里打扰大佬休息了!”


        

汪铭夫趁机驱赶众人。


        

玉石青年和汪铭夫交换了一个眼神后,也开始带着大家动手。


        

砰!


        

赵彤被汪铭夫踹了一脚后,总算反应过来了,她想往林白辞那边跑,只是刚迈了一步,被汪铭夫一把抓住了胳膊。


        

“你敢跑,信不信老子立刻把你做成稻草人?”


        

汪铭夫低声威胁。


        

赵彤悚然一惊,整个人都吓的像鹌鹑一样缩了起来,她在棕榈港打工,知道汪铭夫很严厉,也被他骂过好多次。


        

因此出于本能,她怂了。


        

汪铭夫手臂用力,赶紧扯着赵彤,带大家离开,他没有回头,因为他担心那个男生反悔。


        

等到离开一百多米,确定这些怪树挡着视线,看不到彼此了,汪铭夫立刻抬手,狠狠抽了赵彤两个耳光。


        

啪啪!


        

赵彤被扇懵了。


        

“怎么?都忘了你们之前能活下来,是托了老子的福吗?”


        

汪铭夫咆哮:“老子的为人,你们见过了,那个男生的为人,你们见过吗?更何况你们死了,老子还会给你们家里二百万,都是他们一群忘恩负义之辈。”


        

众人被汪铭夫骂的抬不起头。


        

赵彤捂着脸,火辣辣的疼,总觉得汪铭夫的话不太对,但是又找不到哪里不对。


        

“赶紧回去了,我估摸着再来一波,这些鸟怪也就该停止出现了,不可能这么没完没了。”


        

汪铭夫也不知道鸟怪的袭击什么时候结束,反正先稳住这些人再说。


        

“汪总!”


        

玉石青年凑到了汪铭夫身边:“神明猎手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


        

汪铭夫瞟了玉石青年一眼,又看了看其他人:“你们以为那个男生是好人?我告诉你们,他是一条腹黑狗。”


        

“这些女人求他,他嫌弃是累赘,根本不想要,但是他又不开口,因为一旦拒绝,会显得他冷血无情,降低大家对他的好感和尊敬。”


        

“我和他不同,我有什么说什么,而且我没骗你们,对吧?”


        

“你们也不用急,先看看方文在那边的情况,要是过得好,你们随便走,我不拦着。”


        

不得不说,汪铭夫的口才就是好,语气拿捏加上情绪煽动,三、两句话,便打消了玉石青年这些人效仿方文投靠林白辞的念头。


        

……


        

方文换了老大,也有点忐忑,别看他身强力壮貌似靠身体吃饭的,但是嘴巴也挺甜。


        

“你们能跟着大佬,太幸运了,那边的女人,很惨的,鸟怪来的时候,要是大家挡不住了,就要按照抽签的顺序,出去当稻草人吸引鸟怪。”


        

方文叹气,看似是感慨,可也不着痕迹的夸了林白辞一把,暗指他比汪铭夫有能力,有人性,而且还能安大家的心,让大家铁了心跟着林白辞混。


        

顾蓉洁瞄了方文一眼。


        

没看出来,这个肌肉男还是个心机鬼,他这番话可比赤果果的马屁更让人舒服。


        

周娅她们听到这话,都禁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想想被钉在木架上,被那些鸟怪啄食,那得多疼呀!


        

“林神,我想给你生猴子!”


        

杜欣妩媚一笑,这话已经很露骨了,但是林白辞无动于衷,眼尾都没夹她一下。


        

妈的!


        

这要是在酒吧里,老娘一套连招下去,能让你跪下来喊女神,刷光信用卡再给我来一个神龙套!


        

等等,


        

林神是神明猎手,肯定不缺钱吧?


        

想到这里,杜欣的心更痛了,你为什么就不能多看我一眼呢?


        

我的备胎是多了一些,但是我没打过胎呀,而且我保证以后只对你一个人好!


        

汪!


        

吕英曦抿了抿嘴角,这人情欠的好大,吕英曦感激,但是林白辞对她的无视,也让她不爽。


        

她觉得林白辞应该把她当做值得依赖的队友看待。


        

等我成了神明猎手,我会让你知道,


        

我也很优秀的!


        

“我们这边,也要抽签选稻草人!”


        

郭正呵呵:“不过你刚来,没贡献,所以下一个稻草人就是你了!”


        

“什么?”


        

方文一惊,跟着就露出了一个苦笑:“哥,你别吓我!”


        

“哼!”


        

郭正冷哼,你喊林白辞大佬,喊我哥,我不要面子的呀?


        

“别废话了,赶紧把你们遇到情况详细说一下,抓重点!”


        

林白辞催促。


        

方文当过教练,表达能力没问题,很快就把当前的危机讲清楚了。


        

“林神,你刚才是怎么守住野味儿的?”


        

方文好奇。


        

“很快你就知道了!”


        

林白辞望向西北方,一大群食人鸦出现了,黑压压的一片,像大一块乌云,汹涌而来。


        

“准备点火!”


        

林白辞起身。


        

郭正几人赶紧拿起早已点燃的火把。


        

“林神,这些鸟怪不怕烟熏,烟雾对它们没多大用的!”


        

方文提醒。


        

“嗯?”


        

林白辞眉头皱起,不对吧,喰神点评过,说这些食人鸦害怕火光和烟雾,怎么会没用呢?


        

喳!喳!喳!


        

食人鸦袭来,飞临树林上空后,立刻像轰炸机一样开始俯冲,啄食挂在枯木树枝上的野味儿。


        

“点火!点火!”


        

郭正催促。


        

堆在地上的篝火被点燃了,众人还往火里加了树叶烂草,一股浓浓的烟尘,立刻升了起来。


        

咳咳!咳咳!


        

杜欣一边咳嗽,一边抓着麻衣长袍的下摆,当做蒲扇扇风,想让烟雾快点扩散开。


        

“郭正,烧右边那棵树!”


        

林白辞吩咐,那棵怪树的食人鸦最多。


        

“上面的肉怎么办?”


        

郭正刚问完,就看到一颗颗飞石接连射出,打在吊着野味儿的那几枝树干上。


        

砰!砰!砰!


        

木屑纷飞,树干断裂,掉了下来。


        

“尼玛,我也是蠢!”


        

郭正看到这一幕,郁闷不已,自己能想到的问题,人家林白辞怎么可能想不到?


        

他决定不再费心多想,按照林白辞的吩咐去做就是了。


        

“快点!”


        

林白辞说完,又赶紧改口:“等等,换目标,去烧那棵!”


        

野味儿掉了,一些食人鸦落在地上,继续啄食,一些则是飞离,去找别的肉,结果怪树上没几只食人鸦了。


        

林白辞不想损失野味儿,看来行不通。


        

郭正冲到林白辞指的那棵树前面五米的地方,释放神恩!


        

呼!


        

蜥蜴头喷出火焰长龙,直接把怪树给点燃了。


        

噼啪!噼啪!


        

灼热的火焰燃烧,让它就像一根大火炬。


        

一股浓烈的黑烟立刻冒了起来,开始扩散。


        

喳!喳!喳!


        

食人鸦怪叫着,扑向郭正。


        

“林神,烟雾好像真的没用!”


        

杜欣急了。


        

林白辞的眉头皱了起来,可以夹死一只海蟹,一些食人鸦从烟雾中穿过,完全看不出受到影响。


        

怎么回事?


        

喰神的点评应该不会出问题呀?


        

“卧槽!”


        

方文看傻眼了。


        

这就是神明猎手吗?


        

真厉害!


        

然后下一瞬,他震惊地看向林白辞。


        

这个郭正能放那么大的火,一瞬间烧掉一棵树,可这么强了,居然还不是这些人的老大。


        

那这位林神该有多么恐怖?


        

方文看得出来,那个郭正很怕这个男生的。


        

食人鸦太多了,林白辞开始出手,准备先清理一波。


        

还是刚才的战术,用弩箭引怪,红土泥人躲藏在暗处侧策应。


        

很快,林白辞身边就聚集了好大一群食人鸦,像一个直径巨大的黑球,又像一团龙卷风暴。


        

喳!喳!喳!


        

食人鸦的叫声,刺耳又尖利。


        

方文要吓尿了,被这么多鸟怪围杀,


        

这……


        

这人还能活?


        

其他人刚才见过林白辞大发神威,完全不慌。


        

林白辞挥动松木火把,驱赶袭来的食人鸦。


        

呼!呼!


        

火光摇曳,带出一条条绚丽的尾焰,看上去宛若一条游龙,在这座枯树怪林中巡游嬉戏,凡是被它沾染到的一切,全部化为灰烬。


        

凤箫声动,金乌光转,一暮游龙舞!


        

方文目瞪口呆。


        

那支火把是什么?


        

为什么只要被它的火焰蹭到的鸟怪,都会瞬间燃烧成一个火球?接着不到三秒,又化成灰烬,再被其他鸟怪撞散在空气中。


        

“小林子!”


        

夏红药引着一群食人鸦过来了。


        

两人交错而过,在食人鸦撞到一起的瞬间,林白辞转身,释放神恩。


        

浮生夜雨,野佛吹灯!


        

呼!


        

食人鸦的生命之火熄灭,一只只突然暴毙,一头栽向地面。


        

砰!砰!砰!


        

如果说郭正的群杀,让尸体跌落,像下饺子一般,那么林白辞的群杀,就是冰雹灾害。


        

食人鸦成群成群的掉落,眨眼间便在地上铺了厚厚一层,像一层名贵华丽的黑羽地毯。


        

“……”


        

方文大张着嘴巴,差点把眼球都瞪出来。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看到了什么?


        

方文有点懵,下意识揉了揉眼睛。


        

那个林神背后,是不是出现了一尊佛影?还有刚才有一瞬间,好像下雨了?然后那个看上去很庄严肃穆的佛影吹了一口气,那些喜欢吃人脑浆和你肝脏的恐怖鸟怪就被秒杀一大片?


        

我的乖乖!


        

这就是神明猎手?


        

简直离了大谱!


        

你们还是人类吗?


        

“汪总,你可长点心吧!”


        

方文熟悉汪铭夫的性格,他肯定会算计林白辞,现在看来,汪铭夫要敢做,就是在找死!


        

“你们继续驱赶食人鸦,我去其他地方转转!”


        

林白辞离开。


        

一直在这里待着,收集不到多少情报的。


        

林白辞用最快的速度,在这片怪林间穿梭,零星的,有食人鸦冲下来,啄食他。


        

啪!啪!啪!


        

红土泥人飞石射杀,弹无虚发。


        

一只只破了脑袋的食人鸦尸体跌落,在林白辞身后淅淅沥沥的铺出一条死亡之路。


        

林白辞刚开始只在有食人鸦的地方转悠,跑了两分钟,忽然心头一动,开始去那些没鸟怪的地方查看。


        

林白辞走了,顾蓉洁一行的压力大增。


        

这个时候,没了林白辞的保护,就能看出个人能力的差距了。


        

像顾蓉洁这种,早就发现攻击食人鸦,会导致它们报复,疯狂进攻,所以她最多打两、三只,表明自己没偷懒就行了。


        

杜欣也看出来了,但是她胆小,只引了一只。


        

像周娅和其他十来个女孩,就比较平庸了。


        

她们在林白辞的庇护下,有些松懈,全指望着他,没有自己去观察,去搜集情报,所以这会儿因为驱赶食人鸦,一下子惹到了好多只。


        

周娅最惨,想好好表现,不要被林白辞看轻了,结果可好,引到了十八只食人鸦。


        

瞬间陷入死地。


        

------题外话------


        

想早点睡,结果反而失眠了,也是醉了,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