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98章 信林神,得永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怪树枯林里,食人鸦肆虐,数量多的就像闹了蝗灾时的蝗虫,一脚下去能踩死七、八只。


        

“救命!救命呀!”


        

周娅左手抱着头,右手拿着一支火把,用力挥舞,试图赶走这些食人鸦。


        

喳!喳!喳!


        

这种普通火把,食人鸦根本不怕,它们振动翅膀,躲开火把,朝着周娅猛的一冲,爪子顺势一抓。


        

撕拉!撕拉!


        

周娅的麻衣长袍很快被撕破了,身上也是一条条抓痕遍布,血迹斑斑。


        

一些大胆的食人鸦更是靠近她的脑袋,不停地用鸟喙啄食她的脑袋,有的想啄破吃脑浆,有的想吃眼球。


        

顷刻间,周娅就满头伤痕,鲜血横流。


        

杜欣看到周娅这么惨,赶紧躲远了,顾蓉洁暗骂一声周娅太笨,都不知道往夏红药那边跑。


        

以周娅和林白辞的关系,只要她跑过去,夏红药肯定会帮一把的。


        

当然也可能是周娅抹不开面子,不想麻烦别人。


        

顾蓉洁本来想提醒她往夏红药那边跑,犹豫了一下,放弃了。


        

接下来大家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规则污染,如果当自己和周娅同时遇到危险时,林白辞肯定会先救周娅,毕竟她们认识。


        

如果周娅死了,那么除了夏红药和花悦鱼,自己的顺位就是最高的,甚至比郭正都高。


        

我要是再年轻十岁该多好呀!


        

顾蓉洁郁闷,可惜林白辞不喜欢小阿姨,不然自己这容貌和气质,


        

秒杀。


        

“周娅,过来,快过来!”


        

夏红药在打鸟怪,看到周娅引了那么多食人鸦,立刻朝着她喊了起来,还朝着她跑。


        

“我去吧!”


        

郭正迈开大步,往周娅这边冲。


        

反正都是杀鸟怪,杀哪的不是杀?救一个周娅,还能给林白辞一个好印象。


        

其他几个被围攻的女孩,就没这种优待了。


        

“啊!”


        

一个海戏大三的女生惨叫出声,捂着右眼的右手指缝间,有鲜血流出:“走开呀!”


        

女生刚喊完,一只食人鸦又啄在她的左眼上,直接啄下了那颗眼球,脖子一扬,咽了下去。


        

“啊!”


        

女生发出凄厉的惨叫,整个人跌跌撞撞,踉踉跄跄,想要往人多的地方跑。


        

“救命!”


        

她很漂亮,一头黑色长发加上一张瓜子脸,有一种恬静娴雅的气息,像一个文艺少女,可是此时她那双本该坐在青草地上,拿一本泰戈尔的《飞鸟集》阅读的双眼,却被啄掉了。


        

只剩下两个血淋淋的大窟窿。


        

砰!


        

女生右脚绊了一下,摔倒了。


        

食人鸦们蜂拥而下,鸟喙像打桩机一样,猛啄她的脑袋和皮肉。


        

女生翻滚,挣扎,可是很快又不动了,因为有一只食人鸦啄破了她的后脑。


        

女生死了!


        

食人鸦们啄的更兴奋了,仿佛一去穷凶极恶的鬃狗,疯狂的撕扯她,蹂躏她,开始享受这顿丰盛的大餐。


        

还有三个女生更倒霉,各自被一群食人鸦叼着,硬生生拽上了天空,等飞到三十多米的地方,被丢了下来。


        

砰!砰!砰!


        

有两个女生直接砸在地上,当场死亡,还有一个先是掉在树上,被树枝刮出满身的口子后,才摔在地上。


        

她没死,但是骨折了,很难受。


        

“闪开!”


        

郭正挥舞火把,接近周娅后,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用力往远处一甩。


        

砰!


        

周娅摔在地上,滚翻出去。


        

郭正又跑了几步,调整了下位置,接着释放神恩!


        

呼!


        

蜥蜴头开火,火焰长龙横扫。


        

喳!喳!喳!


        

一地焦尸!


        

“夏红药,你别救人,先保护野味!”


        

郭正看到夏红药开始救人,气的吐血。


        

这些人死就死了,又不影响过关,但是野味儿没了,大家可是会死的。


        

夏红药没搭理郭正,一把短刀舞的飞快,宛若一道黑色闪电,每一次乍现,都会切断一只食人鸦的脖子,溅出的鲜血,宛若一团鲜花绽放。


        

只是食人鸦太多了。


        

夏红药一时半会儿也杀不干净,反而因为救人,被一大群食人鸦盯上了。


        

“过来!”


        

林白辞的声音,在远处响起。


        

夏红药立刻狂奔而去,因为跑的太快,哪怕是会飞的食人鸦都被她甩在了身后。


        

林白辞深吸了一口气,在和夏红药交错而过后,释放神恩!


        

浮生夜雨,野佛吹灯!


        

又一次群杀,又一次神赐力量的极致展现!


        

食人鸦们噗通噗通掉落。


        

喳!喳!喳!


        

剩下的那些似乎被吓到了,又或者袭击时间到了,它们升空,在这片肉林上空盘旋了两圈后,飞走了。


        

危机解除,大家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除了累,更多的是紧张和害怕。


        

“林神,火把和烟雾没用!”


        

杜欣头大。


        

“林神,这样下去不行的,你那个佛影,还有郭正的蜥蜴头肯定没办法频繁使用吧?要是你们哑火了,咱们挡不住那些鸟怪的!”


        

顾蓉洁分析:“这一场应该有一劳永逸解决它们的办法!”


        

“有什么发现吗?”


        

郭正已经懒得费脑了,直接询问林白辞。


        

林白辞没回答他,看着一片狼藉的现场,眉头大皱。


        

这是死了五个,伤了三个?


        

“小白!”


        

花悦鱼有夏红药保护,再加上很机智,负责点篝火扇烟雾,没招惹太多食人鸦,所以虽然狼狈,除了一身也不知道是累的还是吓出来的大汗,整个人还算安全。


        

“没事吧?”


        

林白辞问了一句,跑到周娅身边。


        

夏红药在给她上药,包扎。


        

“林学弟!”


        

周娅嗓音沙哑。


        

“坚持一下,很快就会结束了!”


        

林白辞安慰。


        

这位学姐头上,脸上,脖子上都是抓痕,长袍也破破烂烂了,看上去狼狈至极。


        

“我……我的脸是不是毁了?”


        

周娅哭了,泪水流出来以后,蜇到伤口,很疼。


        

她是普通人家出身,毕业找工作,父母帮不上忙的,只能靠自己,她学习成绩中等偏上,可专业不是太好,找个工作不难,但是想找个月薪高的好工作基本上没指望。


        

周娅唯一的指望就是这张满分能给七的容貌了,可是现在也没了。


        

呜呜呜!


        

周娅感觉人生完了。


        

我来棕榈港,不就是想找一个机会,为了以后的日子过的好一些吗?


        

这也有错?


        

为什么我要受这种罪?


        

“学姐,别哭了!”


        

林白辞叹气,这种事,没办法劝,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苦,每个人也有每个人的难!


        

方文看着周娅,很是羡慕。


        

毁容算什么?


        

活着才是第一位的。


        

看看死掉的那几个倒霉鬼,这个女生和她们唯一的区别就是和林白辞关系比较近,所以才会在遇到危险的时候,被那两位神明猎手救助。


        

“林神,有什么发现吗?”


        

郭正追问,他才不管这些人的死活呢,他只想知道林白辞有没有找到走出这场规则污染的方法。


        

“受伤的人留下休息,其他人和我去摘叶子!”


        

林白辞吩咐。


        

“叶子?”


        

杜欣大喜:“林神,你找到弄死那些吃人乌鸦的办法了?”


        

众人也是饱含期待的望着林白辞。


        

“别浪费时间了,赶紧走!”


        

林白辞带路,跑出大概七十多米,来到了一棵树下:“我上去砍树枝,你们负责搬运!”


        

林白辞说完,身手敏捷的爬上了一棵树,拿着龙牙,开始砍树。


        

这把青铜剑不愧是大师铸造的王之佩剑,当真是削铁如泥,锋利无比,林白辞不用怎么用力,随便一砍,成年人碗口粗的树枝就被斩断了。


        

哗啦!哗啦!


        

树枝掉在地上。


        

方文拿起一根树枝,看了看上面拇指盖大小,像榆钱树的叶子,再和四周那些树上的对比了一下,他没看出区别。


        

他想问一句,这到底行不行,别白费了力气,可是看到其他人都没询问林白辞,而是兴奋的搬运树枝,他明智的闭上了嘴巴。


        

哎!


        

咱啥也不知道,咱啥也不敢问!


        

既然这些人都信任林神,那我也随大流吧!


        

砍完了这棵树上长叶子的几根大树杈上,林白辞又带着大家转移地方,重新找了一棵,继续砍伐。


        

“……”


        

方文忍了忍,终究是没忍住:“林神,您这树应该不是随便选的吧?”


        

“哪来的那么多废话?赶紧搬!”


        

郭正呵斥。


        

“信林神,得永生!”


        

杜欣抓到机会,就送上马屁。


        

“搬吧,没问题的!”


        

林白辞很自信,他担心树叶不够用,打算多砍一些。


        

十多分钟过去了,林白辞还想继续,但是西边的天空,出现了食人鸦的身影,黑压压一片。


        

“林神,食人鸦来了!”


        

顾蓉洁大喊。


        

“我看到了!”


        

林白辞从五米高的树上一跃而下,扯上一根大树枝扛在肩上就往回跑:“快跑!”


        

众人都拽着一根树枝,跟在后面。


        

林白辞、夏红药还有郭正的速度很快,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把这些人甩开了二十多米。


        

“林神,等等我们呀!”


        

杜欣急哭了。


        

“红药,郭正,你们先回去,把那些树枝都点燃,分散到每一棵树下,然后再抱上一根最大的当做火炬用,去上风口,让烟往过飘,尽量覆盖到最大范围!”


        

林白辞交代。


        

“好!”


        

郭正立刻加速。


        

“明白!”


        

夏红药左手比了个OK的手势,不用等别人后,他们两个速度飞快。


        

“这就是神明猎手的体魄吗?”


        

方文震撼,他这几年虽然退役了,但是锻炼没有停,自认身体素质不错,可是现在和那个女熊大一比,被碾压呀!


        

因为方文是搞体育的,所以更能明白两个人之间的差距是何等的巨大。


        

如果我也成为神明猎手……


        

方文突然充满了期待,他想和两个女人打一整晚打扑克,第二天依旧能生龙活虎。


        

那该多爽呀!


        

食人鸦飞来了,最前面那十几只本来开始俯冲,准备啄食林白辞这些人了,但是冲到一半,又来了一个紧急刹车。


        

“怎么回事?”


        

方文目瞪口呆,难道这树叶真有用?


        

“有用!”


        

杜欣大喜:“林神,有用!”


        

“别愣着了,快过来,把树枝都点着!”


        

林白辞没敢用松木火把点火,因为这玩意点着的东西,都会很快烧成灰烬。


        

众人拿着的树枝着了,噼噼啪啪的燃烧,一缕浓烟升起。


        

喳!喳!


        

那些食人鸦的叫声,变得急迫和紧张了。


        

浓烟抟扶摇而上,又随着轻风扩散开来。


        

食人鸦都散开了,仿佛这浓烟有毒一般。


        

顾蓉洁一行精神大振,跟着林白辞跑回他们负责的肉林。


        

夏红药和郭正的效率很高,已经在大半的树下都放上了燃烧的树枝,它们冒出的浓烟,驱散了那些食人鸦。


        

“林神,成功了!”


        

郭正看到林白辞回来,立刻喊了起来。


        

他一个糙汉子,满脸开心,笑的见牙不见眼。


        

“小林子!”


        

夏红药比了一个大拇指。


        

她已经找不到称赞林白辞的话了。


        

总之两个字。


        

牛O!


        

“信林神,得永生!”


        

杜欣欢呼。


        

“别轻敌,注意火焰,哪里快熄灭了,就加树枝!”


        

林白辞不敢大意,一直观察着那些食人鸦。


        

食人鸦在天空盘旋,唳叫,看到下面浓烟滚滚后,飞往汪铭夫防守的那块肉林。


        

“欧耶,结束了!”


        

郭正欢呼。


        

每个人都喜笑颜开,夏红药和花悦鱼还举起右手,击了一下掌。


        

大家如释重负。


        

啪!


        

方文的心情松懈了下来,坐在了地上,长出了一口气,能活了,终于熬过去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好难受!


        

三次!


        

仅仅三次!


        

这位林神就找到了赶走食人鸦的方法。


        

这也太快了!


        

他不知道用活人做稻草人可以吸引食人鸦的注意力,守护野味儿的方法吗?


        

他知道!


        

但是他从头到尾都没想过用这种残忍的办法。


        

说实话,方文刚加入这个团队的时候,还担心被选出来当稻草人。


        

原来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再看看自己在汪铭夫那边经历的事情,简直就是地狱。


        

食人鸦群每一次来袭,都要牺牲一到两个稻草人,才能撑过去。


        

方文也不是喜欢杀人的变态,每次把人钉在木架上,他都觉得不舒服,可是没办法。


        

大家想活下去。


        

哎!


        

要是大家一进这里,跟着的就是林神,而不是汪铭夫的话,也不用死这么多人了。


        

“红药,你守在这里,郭正,还有你们几个,拿上树枝火把,和我去救人,保护野味儿。”


        

林白辞催促,一马当先的朝着汪铭夫那边跑去。


        

……


        

汪铭夫这边,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汪总,不行,挡不住了,上稻草人吧?”


        

曾传催促,他这话血淋淋的,和他戴在脖子上的玉石观音像一比,简直讽刺。


        

其他人也在催。


        

这一波食人鸦,实在太多了。


        

“赵彤,对不起了!”


        

汪铭夫说完,让人下手。


        

“不要,汪总,求你了,肯定还有其他赶走食人鸦的办法,再想想,求你了!”


        

赵彤哭喊,但是没用。


        

几个男人冲过来,抓住她,往已经准备好的木架那边拖。


        

“大家都抽过签的,认命吧!”


        

曾传劝说。


        

死到临头,赵彤扛不住这种巨大压力,开始挣扎,想跑,但是曾传可不会让她如愿。


        

几个人抓着她,用最快的速度把她拖到了木架前,就在曾传和另一个男人要把削尖的木楔子插进她的手腕,固定在木架上时,赵彤大喊了起来。


        

“鸟怪跑了!快看,鸟怪跑了!”


        

“你这谎话没用!”


        

曾传不信,但是有人震惊到脱口而出。


        

“卧槽,真的跑了?”


        

曾传扭头,看到那位林神带着一些人跑了过来,他们手中拿着燃烧的树枝,有浓烟升起。


        

凡是这些浓烟飘过的地方,那些鸟怪纷纷逃离,就好像这些浓烟有剧毒似的。


        

汪铭夫看到这一幕,瞳孔猛地一缩。


        

“都发什么呆呢?过来拿住树枝,绕着这片肉林跑,尽量让烟雾扩散到所有地方!”


        

林白辞大喊,看向被几个男人抓着的赵彤:“放开她!”


        

这位电梯女郎比起刚才的狼狈模样,更糟糕了,衣服被抓烂,腿上的丝袜上完全破了,一道道伤痕纵横。


        

曾传他们不敢耽搁,丢下赵彤,跑了过来拿过树枝,然后开始绕着这片林子疯跑。


        

浓烟滚滚,飘的到处都是。


        

一分钟后,最后一只食人鸦离开,怪树枯林里安静下来。


        

曾传这些人愣了愣,跟着开始欢呼,一声高过一声。


        

他们兴奋!


        

他们狂喜!


        

他们也痛哭!


        

因为用这些燃烧的树枝驱散那些鸟怪,不仅代表着大家这次又熬过去了,还意味着接下来的时间中,大家再也不用惧怕鸟怪们去而复返,自己不得不被做成稻草人,用来吸引它们别啄食破坏那些野味儿。


        

想到这里,众人看向林白辞,一些性子急的已经跑过去道谢了。


        

汪铭夫怔怔的站在原地,满脸失落。


        

他在今天,可是发了狠,下了好多让人去死的命令,什么时候用稻草人,都是他说了算。


        

听着些人被食人鸦啄食时发出的惨叫和哀嚎,汪铭夫也在心悸,害怕,颤抖,但是他告诉自己,这是为了救人。


        

没错,是死了几个人,可是活下来的更多。


        

自己救了很多人,自己是他们的英雄!


        

汪铭夫这样自我安慰着,才能减轻杀人带来的负罪感,他在期待着带着大家走出这片肉林,得到他们发自肺腑道谢的那一刻。


        

可是没有了!


        

那位林神来了,用一些树枝燃烧时冒出的浓烟赶走了那些怪物们,他让自己之前的一切应对和计策,都像个蠢货一样。


        

啪啪啪!


        

汪铭夫抬手,狠狠抽了他自己四个耳光。


        

不是自责,而是不甘心!


        

呼!


        

汪铭夫深吸了一口气,走向林白辞。


        

“林神,这树枝到底怎么回事?”


        

汪铭夫看着林白辞手中那根快烧完的树枝:“我也砍了树枝,尝试过用烟雾驱赶这些鸟怪,但是没用!”


        

“你砍的哪儿的树枝?”


        

林白辞其实猜得到:“是这附近的吧?”


        

“对!”


        

汪铭夫点头,然后一愣:“难道要砍别处的?”


        

“嗯!”


        

林白辞看着这些狼狈不堪的人:“你们再坚持下,等会儿再休息,咱们趁着鸟怪走了,赶紧再去弄一些树枝回来,以防万一!”


        

林白辞转身离开,众人赶紧跟上。


        

“要砍哪儿的?”


        

汪铭夫没放弃,还在追问。


        

“你跟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这种东西没必要隐瞒。


        

“林神!”赵彤一瘸一拐的过来:“谢谢你,呜呜,谢谢你!”


        

赵彤的眼泪决堤一般往出流,划过脸上食人鸦留下的抓痕,疼的她呲牙。


        

“没事了!”


        

林白辞安慰。


        

回到林地,林白辞看了下周娅的情况,喊上夏红药她们,去一百多米外砍树枝。


        

汪铭夫站在树下,一脸茫然。


        

“这些树有区别吗?”


        

曾传抬着脑袋,左看右看,也分辨不出来,感觉叶子都差不多。


        

“肉眼应该看不出来,但是气味,或者其他地方,应该是有的!”


        

林白辞解释。


        

“那你是怎么找到的?”


        

方文好奇。


        

“我刚才在这片林地检查,发现有几棵树,那些鸟怪飞过的时候,会绕开它们,还有两棵树上挂着的野味儿,鸟怪们完全不碰!”


        

林白辞的话,让大家愕然。


        

“就这么简单?”


        

汪铭夫有些不相信。


        

“不然呢?”


        

林白辞耸了耸肩膀


        

“……”


        

汪铭夫沉默了。


        

的确,这件事看上去简单,可谁有胆子在那些可怕的鸟怪来袭的时候,还敢一个人在林地里穿梭奔跑?


        

而且即便敢,也没时间,因为还要守护野味儿,等熬到了鸟怪们离开,还得抓紧时间休息,选做稻草人的倒霉鬼。


        

实际上,汪铭夫也没做错,做稻草人也是扛过这一关规则污染的办法,只不过要死一些人。


        

众人扛着大量的树枝回去了。


        

一刻钟后,食人鸦再次来袭,但是这一次大家早有准备,应付起来,格外轻松。


        

汪铭夫这边,一共经历了九次食人鸦的骚扰,这一回终于没死人,轻松过关。


        

那些接下来要做稻草人的人,一个个都在庆幸。


        

幸亏林神来了。


        

赵彤后怕之余,也在为前一个死掉的倒霉鬼遗憾,她要是再熬一下,就等来林神,不用死了。


        

又过了二十多分钟,林白辞一行没有等来食人鸦,而是看到了那个白脸阴柔的死太监,带着一队甲士来了。


        

------题外话------


        

五个小时,没离开电脑前,六千字,终于写完了,希望大家别嫌晚,看完早点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