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我以神明为食 > 第101章 佛陀一怒,只杀不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摘星宫,平台上,钟磬丝竹在响,干尸歌姬在舞!


        

四周那些披坚执锐的甲士们,以长戈杵地,发出有节奏的咚咚咚声,同时爆喝。


        

“勇否?”


        

“勇否?”


        

“勇否?”


        

“林神,怎么办?”


        

杜欣吓的瑟瑟发抖,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像被一群猛兽袭击的可怜幼兽。


        

“它……它不会一个个杀下去吧?”


        

顾蓉洁头皮发麻,看这样子,谁也跑不掉:“林神,快想个办法吧?”


        

呼!


        

一根长矛从鹿台上飞射而下,扎进了一个男人的胸膛,带着他滑出十多米后,摔在平台下。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你们男人快上去干它呀,这个家伙明显只杀男人!”


        

杜欣蹲在一张案几后,朝着汪铭夫这些男人吼叫,故意吓唬他们。


        

她其实很想催促林白辞和郭正出阵,但是她不敢,怕被揍。


        

“小心!”


        

林白辞提醒。


        

杜欣反应很快,猛的往旁边一扑,但还是慢了半拍,一根长矛射来,扎进了她的肚子。


        

噗嗤!


        

“啊!”


        

杜欣惨叫,双手下意识抓住了长矛,从肚子上传来的剧烈疼痛,让她整个人痉挛,瞬间出了一身冷汗。


        

“救……救救我!”


        

杜欣哀嚎。


        

她躲了一下,避开了要害,没被万人敌射中脑袋一击秒杀,但她躲的还是不够快,方向也不对,导致被射中了肚子。


        

“林……”


        

杜欣看向林白辞,想要求助,只是还没喊完,又一根长矛射来,精准地扎进了她的脑袋中。


        

噗嗤!


        

杜欣头颅像一颗被铁签子刺穿的鸡蛋。


        

顾蓉洁看到这一幕,犹如一只中箭的鹌鹑似的,往林白辞身边跑。


        

现在只有他身边是安全的。


        

顾蓉洁之前挺讨厌这个浑身散发着绿茶气息的杜欣,看她那身包臀裙配渐变色丝袜,就明白不是啥好货。


        

要知道女追男隔层纱,能抗住诱惑的男人可不多,顾蓉洁担心杜欣靠着不要脸得到林白辞的庇护。


        

现在,杜欣死了,顾蓉洁忽然觉得她之前对这个女人的厌恶毫无意义。


        

因为大家都是弱者,是食物链上最底层的菜鸡。


        

生来的命运,就是被人吃掉。


        

“聒噪!”


        

万人敌喝骂,因为没有一下秒杀杜欣,让它觉得丢了面子,所以它暴怒了,一把扯过插满长矛的武器架,开始杀人。


        

没有助跑,只是拧腰,摆臂,投射!


        

万人敌愣是靠着一身巨力,像连环弩车一样,将一根根长矛掷出。


        

咻!咻!咻!


        

长矛呼啸,速度极快,射向林白辞一行。


        

众人惊慌失措,彻底乱了。


        

有人往旁边跑,想躲出长矛的覆盖范围,有人往林白辞身边跑,觉得跟着他最安全,还有人把案几竖起,当做盾牌。


        

咔嚓!咔嚓!


        

长矛的力量很足,像捅穿一张白纸似的,轻而易举射穿了一掌厚的案几,又扎死了躲在后面的人。


        

一时间,人仰马翻,血流成河。


        

“躲我身后!”


        

林白辞爆喝,让花悦鱼赶紧过来,他抽出松木火把,拍向一支疾速射向他的长矛。


        

啪!


        

长矛被打中,向旁边一歪,擦着林白辞的耳朵射过。


        

“小白!”


        

花悦鱼已经躲到了林白辞身后,顾蓉洁速度也不慢,只是她看到这么多人都过来了,直接吓尿:“林神,不行的,这么多人,肯定会被盯上的!”


        

郭正本来打算和林白辞组队,见状赶紧往旁边闪。


        

果然,下一刻,站在鹿台上俯瞰众生的万人敌,朝着林白辞这边,唰唰唰,掷出十二根长矛。


        

长矛如林,死亡如云,要淹没它们。


        

林白辞来不及召唤肌肉佛了,但好在已经取出了王剑龙牙,于是他右手火把,左手龙牙,往前跨步,一步一挥舞。


        

砰砰砰!


        

林白辞踏出七步,打飞九根长矛,在身后守出一块安全区。


        

万人敌右手抓了一个空,它扭头一看,长矛射光了。


        

噹!噹!噹!


        

编钟的声音清脆、浑厚,仿佛能敲醒这沉睡的黄昏。


        

顾蓉洁她们双手抱头,躲在林白辞身后,呼哧呼哧的喘着喘气,吓的都尿了,现在看到万人敌不攻击了,心情一松,双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啪!啪!啪!


        

王拍手,抚掌大赞:“彩!”


        

这显然是指林白辞七步击飞长矛的雄姿。


        

那些宛若兵马俑一般站在四周的甲士,以长戈杵地!


        

“彩!”


        

“彩!”


        

“彩!”


        

齐声高喝,声震长空。


        

林白辞扭头看了一眼,一片狼藉,一地血腥,那位猛将这一波,杀了十八个人,除了杜欣,都是一击致命。


        

“尼玛!”


        

郭正看的头皮发麻,这万人敌好猛,难搞!


        

“我O!”


        

唐之谦看着林白辞,目瞪口呆,他居然把那十二根长矛都挡下来了?


        

虽然林白辞只打中九根,但唐之谦觉得,那是因为另外三根射的略偏,没有危险,所以林白辞没管,而不是他接不住。


        

事实上的确如此。


        

林白辞又吃下一块流星石后,身体再一次得到强化,包括六感的提升,尽管那位万人敌射出的长矛速度很快,但林白辞还是能看清楚的。


        

他格挡的那些,都是射过了他身边后,能够杀掉人的。


        

“林神!”


        

众人嘟囔着,看着林白辞高大宽阔的背影,突然觉得好有安全感。


        

“小白!”


        

花悦鱼担心,林白辞这么干,太显眼了,一定会被那些可怕的怪物盯上的。


        

“速速上来与我角力!”


        

万人敌叫阵。


        

只是不等林白辞回答,王先制止了。


        

“从那个贱民开始吧!”


        

王笑了,一手拥美人,一手执金樽,拿起喝了一口美酒:“好饭要留到最后吃!”


        

“……”


        

郭正嘴角抽搐,郁闷的吐血,因为王说的那个贱民是他。


        

“它要不上来,你便下去!”


        

王冷笑。


        

那个男子的心脏,他要在部将解决完这些人后,再一边赏歌舞,一边慢慢尝,免得出了什么纰漏。


        

“林神,反正都要打,不如直接杀王,你意下如何?”


        

郭正建议。


        

【烧不掉这座鹿台,杀不死王,而杀不死这位猛将,没机会烧鹿台!】


        

喰神突然开口。


        

“这座鹿台有什么特殊之处?”


        

林白辞诧异。


        

喰神没有回复。


        

“小林子,你什么想法?”


        

夏红药听林白辞的,他怎么说,自己怎么做。


        

“郭正,先杀这只猛将怪,辛苦你了。”


        

林白辞从黑坛钵盂中取出巨蝗之腿,抛给郭正。


        

郭正还要再劝,结果看到这件武器,大吃一惊。


        

“诶?你也有一把?”


        

郭正说完,觉得不对:“这……这不会是我那把吧?可你是怎么弄到手的?”


        

“上吧,注意安全!”


        

林白辞没解释。


        

郭正震惊过后,握着这件神忌物,冷静了下来。


        

“看我的!”


        

郭正走向鹿台,应万人敌之战。


        

自从遇到林白辞,这一路走来,大家连过四场神忌游戏,郭正已经打心底里佩服了林白辞。


        

叫一声林神,他心服口服。


        

现在看到林白辞突然拿出巨蝗之腿,郭正心中的佩服,又加上了一丝丝的崇拜,一丝丝的无奈。


        

什么叫强?


        

这便是!


        

什么叫龙级?


        

假以时日,林白辞就是!


        

郭正没有怨恨林白辞想吞下他的神忌物,因为猎手圈就是这样,以实力为尊,弱肉强食,更何况还是自己丢掉的。


        

能怨谁?


        

人家当时说帮自己保存这件神忌物,是自己担心,拒绝了。


        

他已经不再想林白辞是怎么拿回这件武器的,他现在只想干掉这只万人敌,再杀死那位王,走出这座神墟。


        

名为鹿台的阁楼下,有三百六十级台阶,上面画着猛兽凶禽,龙腾凤展,有野性的气息扑面而来。


        

郭正踩着它们,走了上去。


        

“林神,等回去了,我请你吃饭!再介绍我们馆主给你认识!”


        

郭正盯着万人敌:“我们馆主最喜欢栽培新人,像你这种超级新秀,一定能得到馆主的赏识,说不定你将来还有机会执掌九龙馆。”


        

万人敌拿起一把车轮战斧,刮了刮脸腮上的胡须,它看郭正的目光,如看一只虫豸,不屑,自大,狂妄!


        

“林神,你说它的弱点是哪儿?”


        

郭正问完这句话,也正好走完台阶,踏上鹿台,他便直接一个冲锋,扑向万人敌。


        

“给我死!”


        

郭正爆喝。


        

“哈哈!”


        

万人敌大笑,战斧迎头怒劈。


        

一人多高的战斧,超过三百斤,在万人敌手中,轻的好似没有分量一般,它刚刚斩出,斧刃已经到了郭正面前。


        

郭正激活巨蝗之腿。


        

唰!


        

他就像一只蝗虫,以一个普通人类完全做不出的动作,突然连续跳跃,躲开劈砍后,出现万人敌面前。


        

阿哒!


        

郭正怪叫着,巨蝗之腿横斩,砍在万人敌的脖子上。


        

咔!


        

万人敌的脖子被砍断一多半,猛的一歪,耷拉在一边。


        

“卧槽,牛逼!”


        

曾传震惊的眼球差点瞪出来。


        

“能赢!”


        

顾蓉洁兴奋了。


        

之前的规则污染中,林白辞的表现过于优秀,导致大家都忽略了郭正,现在想想,人家也是神明猎手。


        

或许脑子差一点,但是战斗力对得起他的身份。


        

万人敌脑袋掉了一多半,尽然还没有死,它的战斧继续挥砍,要剁碎郭正。


        

郭正早料到没那么简单,因此有防备,他身体忽然卷缩成一团,再像弹簧一样弹开,踢在万人敌胸前。


        

啪!


        

郭正像一枚弹力球似的,弹射出去。


        

唰!


        

万人敌斩空。


        

郭正啪的一下,撞在对面涂了红漆的柱子上后,又弹了回来,巨蝗之腿再一次,砍向万人敌脑袋。


        

咔!


        

精准命中。


        

万人敌的颈椎骨被彻底切断,整个头颅掉向地面。


        

“成了!”


        

郭正落地,再一次弹射而出,整个人在万人敌身周乱窜游走。


        

他的战术是,砍头斩杀,要是怪物不死,也没关系,怪物没了头,自然也没了耳朵和眼睛,无法迅速捕捉敌人位置,那么自己可以慢慢的收拾它。


        

当然,郭正依旧没有大意,防备着怪物其他手段,毕竟它也有可能靠其他办法捕捉敌人的踪迹!


        

但是他很快发现,多虑了。


        

这怪物没了头,虽然没死,但是就像个瞎子一样,根本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只会拿着战斧胡乱挥砍。


        

“赢了!”


        

郭正危机感大减,悄悄松了一口气,动作也不由得慢了半拍,毕竟全力爆发,也非常消耗体力。


        

可是就在郭正刚慢下来的下一瞬间,万人敌突然爆发了,左手加速一伸,啪的一下,抓住了的郭正的左腿。


        

“操!”


        

郭正刚发出这个音节,整个人已经被狠狠抡在地上。


        

砰!


        

郭正脑袋正中地板,顿时被开了瓢,血流满面。


        

“小林子!”


        

夏红药正要询问林白辞要不要上去帮忙,林白辞已经大步狂奔,冲向鹿台,同时左手执剑一掷。


        

“走你!”


        

唰!


        

龙牙脱手而出,带着一抹青铜色的残影,宛若盛夏时节划破夜空的流星,直射万人敌而去。


        

夏红药想都没想,立刻跟上。


        

短刀在手,身影如箭。


        

一个眨眼,夏红药已经出现在林白辞身旁。


        

单纯身体素质,这位五岁便吞噬过流星石的高马尾比林白辞强太多了。


        

郭正双眼被鲜血模糊了,他隐约看到战斧砍来,有凌厉的劲风扑面,他忍着全身的疼痛,全力一躲,但是因为被抓者左腿,没办法挣脱。


        

唰!


        

当青铜剑刺穿万人敌的左胸,一透而过时,这怪物的战斧也斩了下来。


        

咔嚓!


        

血光崩现,


        

郭正的左腿被斩下。


        

“操!”


        

郭正大骂一声,快速一滚。


        

他知道,要不是林白辞那一剑射穿了万人敌的心脏,这怪物一定不会失手,而是精准地剁下自己的脑袋。


        

林白辞右脚猛的一蹬地面,全力爆发,跃向空中,同时长臂如九天摘星一般,往前一伸。


        

啪!


        

林白辞抓住龙牙,准备再来一发,彻底了解这怪物的时候,夏红药杀到,整个人宛若飞燕惊鸿,掠过万人敌。


        

不过夏红药并没有出招,因为万人敌已经死了。


        

心脏,


        

是它的要害。


        

砰!


        

万人敌后仰倒地,摔了个结实。


        

“林神,干得漂亮!”


        

郭正大赞。


        

林白辞这出手时机,抓的妙绝巅毫,早一秒,怪物可能放弃斩杀自己,去挡飞剑,晚一秒,自己已经死了。


        

丢了一条腿?


        

这种损失已经很小了。


        

而且说实话,郭正知道最大的错误,是自己松懈了,至于埋怨林白辞捡便宜?


        

他要是真想捡便宜,完全可以等自己和那怪物拼个鱼死网破再来渔翁得利。


        

万人敌的身体迅速碎成尘埃,被风一吹,散的到处都是,只留下一枚婴儿拳头大的石头。


        

“流星石?”


        

郭正惊呼出声,继而嘴角裂开,笑的像一只河马,不过很快,他又心头一惊。


        

林白辞不会杀我,独吞战利品吧?


        

“放心,有你一份!”林白辞看向远处阁楼上的王,警戒它:“红药,去把流星石捡起来!”


        

林白辞说话的同时,已经拿着松木火把,靠近红漆柱子,要点燃这座鹿台。


        

啪!啪!啪!


        

王抚掌,点头称赞:“不错!不错!虽然是三人出手,但那毕竟是寡人的无敌猛将,而你们只是几个贱民,这个结果,寡人认了!”


        

“说吧,你想要什么?”


        

王看向林白辞,一脸戏谑,反正不管你要什么,待会儿本王都会拿回来,而且还会加上你的心脏。


        

“我想要那个领舞的歌姬!”


        

林白辞记得喰神说过,这个舞姬身上有流星石。


        

那些歌姬,不管舞台上发生什么,一直都在旁若无人的跳着一种宫廷舞蹈。


        

“呵呵,一介奴婢罢了,准了!”


        

王大手一挥,很慷慨:“还有吗?”


        

那位领舞歌姬听到这话,一直呆滞生涩的眼睛,突然诡异一转,盯向了林白辞,只是大家都看着林白辞和王,谁也没注意到这一幕。


        

“还有你的命!”


        

林白辞图穷匕见。


        

“哈哈!哈哈!”


        

王大笑:“想要寡人命的乱臣贼子多了去了,寡人给你,你拿的了吗?”


        

“杀!”“杀!”“杀!”


        

甲士们咆哮着,杀气腾腾的冲了出来,一部分人围杀顾蓉洁一行,一部人则是冲向鹿台,要拿下这些反贼。


        

它们会誓死守卫它们的王。


        

“林神,救命!”


        

众人慌了,被甲士们逼退到平台边缘。


        

“哈哈,来杀本王呀!”


        

王大笑,看着林白辞还在点鹿台的柱子,不由的一口酒水笑喷:“别白费力气了,本王的鹿台,乃是按照五行八卦建造,暗合天理之数,遇水不浸,遇火不燃,你……咦?”


        

王说到一半,愣住了,因为红漆廊柱被点燃了,而且火势肉眼可见的变大。


        

哗!


        

王惊惧而起,双眼怒瞪:“快,杀了它们,灭火!灭火!”


        

整个摘星宫,都是王的吼叫。


        

甲士们持戈冲向鹿台,身上的甲胄碰撞,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


        

咻!咻!咻!


        

已经弩箭和弓箭射来。


        

“杀出去,斩王!”


        

夏红药一马当先,要做开路先锋。


        

“别急!”


        

林白辞制止,抬脚踢在一柄战斧上:“留力!”


        

唰!


        

战斧打着旋儿飞出。


        

肌肉佛出现在台阶前,啪的一下,抓住战斧,直接一记横斩,像飓风一样,席卷一百八十度。


        

佛陀一怒,只杀不渡!